“呀。”盧燕尖叫,掐燕喃一下:“死喃喃,專門烏鴉嘴。”

罵是罵,可就不提玩遊戲了,上樓洗澡,陽頂天先洗完了澡,到這邊來,擰一下浴室門,果然沒上鎖,不過燕喃兩個都洗完了,燕喃已經穿上了睡袍,盧燕還只穿了一隻低腰小內褲。

看到陽頂天,盧燕尖叫:“呀,流氓。”

推燕喃:“喃喃,去打死他。”

把燕喃直接推到陽頂天懷裏。

燕喃咯咯笑,讓陽頂天摟着出來,香香軟軟的,陽頂天便抱着吻,燕喃笑:“我吹一下頭髮。”

陽頂天拍馬屁:“我幫你吹。”

陽頂天拿了吹風來,燕喃站在窗前,陽頂天便細心的幫她吹了頭髮,俯身低頭之際,睡袍寬鬆的領子前頃,風光全露,燕喃知道陽頂天在看,卻也並沒有用手攔着,而是自顧自捋着頭髮。

她有一頭漂亮的過肩發,濃密烏黑,吹起來,就要費一點功夫。

這會兒盧燕出來了,表揚陽頂天:“今天大有進步,來,幫本女俠也吹吹。”

陽頂天又幫她吹乾了頭髮。

隨後閒聊一會兒,陽頂天道:“今天有點冷,要不我們三個一起擠被窩吧?”

燕喃俏臉一紅,眼晴眨巴兩下,沒吱聲,盧燕眼珠子一轉,卻搖頭反對:“不好,你噁心死了。”

“我保證不噁心。”陽頂天舉手保證。

“你根本沒信譽的好不好?”盧燕笑着,直接把陽頂天推進去:“走走走,一個人睡去。”

陽頂天愁眉苦臉,他本以爲盧燕會同意,燕喃最多不反對而已,結果盧燕居然直接反對,真不知這死丫頭怎麼想的。

“果然是女孩的心思你莫猜。”


陽頂天搖頭,也不勉強,回房一個人睡。

這邊燕喃兩個上了牀,盧燕咯咯笑道:“知道我爲什麼把他推出去不?”

燕喃白她一眼:“誰知你搞什麼鬼?”

“哼哼。”盧燕哼哼兩聲:“這是心理戰術,多釣他一會兒,釣得更牢,免得他把我們兩個都吃了,沒了餘味,就又到外面亂找女人了。”

還可以啊,不過燕喃只瞟了她一眼:“誰教你的?”

“就不能是我自己想的啊?”盧燕嘟嘴。

“就你那腦子。”燕喃哼了一聲。

“什麼叫我那腦子。”盧燕急了:“本姑娘是即有胸,又有腦好不好,可不是胸大無腦。”

不過隨即就嘿嘿笑了:“是佳佳她們幫我出的主意,你不知道,這次我們到巴黎刷了五百萬,把她們眼紅的啊,一個個幾乎都有火噴出來了。”

“叫你炫。”燕喃嗔了一聲。

“我就要炫。”盧燕得意:“陽陽除了個子矮點,其它什麼都好,這樣的男人,他肯爲我花錢,我爲什麼不炫?”

“當然了。”她接着又道:“我知道她們那點小心思,不過我不會上當的,陽陽我絕不會放手,只不過稍微吊他一下,該給他的好處,我一定給,絕不會給那些狐狸精機會。”

“還有今天,那傢伙爲什麼知道你住在這裏,還不是她們告訴他的。”她鼻子裏哼哼兩聲:“所以我實力輾壓,直接打臉,看他還有什麼臉湊上來。”

果然女人都是會宮斗的,哪怕盧燕這樣的大胸女。

燕喃就不吱聲,眼晴微微眯了一下。

她是比盧燕心志更堅定的女孩,陽頂天雖然還沒進入她的身體,卻已經鑽進了她心底,她當然也絕不會放手。

想着,她叮囑盧燕:“你別老是說他矮,小心傷了他。”

“纔不會。”盧燕咯一下笑了起來:“這一點我比你瞭解他,陽陽其實是個燒包的傢伙,他一矮個能吻到兩個高妹,不知多燒包呢,根本不在乎的,我們越高,他越得意。”

她這一說,燕喃也笑了起來,想一想,陽頂天還真是這性子,心寬,大方,但性子有些浮燥燒包。

第二天上午十一點半左右,陽頂天接到馬晶晶的電話:“小陽,中午有空沒有?我想請你吃個飯,順便再請你幫我做一個調理。”

她電話裏的聲音,比播音還好聽,陽頂天一是真的聽愣了,另一個,也是故意遲疑了一下。

“喂,小陽?”

馬晶晶在那邊果然就問了。

“哦,我聽着呢。”陽頂天笑道:“只是剛纔聽愣了。”

“什麼?”馬晶晶沒明白。

“馬姐,你電話裏的聲音,比電視裏還要好聽得多啊,這是爲什麼啊?”

這馬屁拍到了心尖子上,馬晶晶咯咯笑起來:“沒有了拉。”

“是真的啊。”陽頂天認真的分辨:“真是好聽醉了,剛剛那一刻,就好象飲了一杯超級好酒,一下就醉過去了。”

這下馬晶晶笑得更加歡暢,道:“其實是電話沒有電視那麼清晰,所以反而會有點蒙朧感吧。”

“這樣啊。”陽頂天裝出恍然大悟:“那我明天打市長熱線,建議調你去電臺當播音員好了,那不僅是東城的人,全國的人都會給你迷倒,十三億人都會成你爲你的粉絲。”

“哪裏會。”馬晶晶嬌笑,聲音確實比電視裏要好聽。

說笑一會,陽頂天說馬上過去,馬晶晶讓他去她住的地方,而不是去欣欣會所。

“卓姐開玩笑葷俗不忌,她是個優雅矜持的女子,可能有些吃不消。”陽頂天暗暗揣摸馬晶晶的心理,問清地址,隨即開車過去。

他以爲是去馬晶晶家,但到地頭一看,就知道不是了,因爲這邊是一個公寓小區,停了車,進去。 小區前面,有一片桂花林,是供人休閒散步用的,其中一條凳子上,坐着一個人,陽頂天沒扭頭看,如果扭頭看,他會認出來,這是那個想打肖媚主意的記者,戴飛揚。

戴飛揚脖子上掛着相機,手上還拿了張報紙,眼晴卻盯着小區這邊看,他一眼看到陽頂天,眼晴就猛地眨了兩下:“咦,這不是那個陽頂天嗎?他來做什麼?難道……”

他問陽頂天來這裏做什麼,那麼,他自己在這裏做什麼呢?

說起來好笑,戴飛揚賴蛤蟆想吃天鵝肉,他迷上了馬晶晶,竟是想打馬晶晶的主意。

馬晶晶在這邊有一套公寓房,經常會在這邊住,戴飛揚守在這裏,就是盯着馬晶晶。

馬晶晶在臺裏,風言風語比較多,這是任何美女都難以避免的,但說的雖然多,有的甚至有鼻子有眼的,真實證據卻一個也沒有。

就如紅星廠白水仙肖媚她們,各種傳聞都有,但乾貨誰也拿不出來。

戴飛揚守在這裏,就是想找證據。

兩個目地,一,他癡迷馬晶晶,但自家知自家事,他一個小記者,馬晶晶根本看不上他,不可能給他任何機會。


但如果能拍到馬晶晶跟人偷情的證據呢,以此相要挾,或許就能一嘗滋味。

他最癡迷的,不是馬晶晶的身子,而是馬晶晶的嘴,那張在電視上迷倒東城千萬人的紅脣,簡直讓他如醉如癡,要是能把馬晶晶按在身下,讓她那小嘴兒幫他吹上一管,他寧願少活十年。

另一個目地,則是想討好蔣勝耀,他拍了照片,有了證據,同樣可以去拿給蔣勝耀,蔣勝耀若是肯提撥他,弄個新聞部副主任給他噹噹,那就美死了。

如果蔣勝耀不識相,他也可以索性威脅蔣勝耀一下,無論如何,蔣勝耀現在和馬晶晶是沒離婚的,真要把馬晶晶偷人的證據弄出去,蔣勝耀這副臺長臉上也無光彩,他就不信蔣勝耀不妥協。

可以說,戴飛揚是把記者抓新聞的專業素養,用到了偏門上,而且用得極爲刁鑽。

馬晶晶在這邊的公寓,知道的人不多,她性子是比較清高的,蔣勝耀鬧了那一出後,臺裏看笑話的不少,這也讓她更加的不怎麼合羣。

她在這邊的公寓,從來沒有告訴過任何人,而且每次來,都先要繞一大圈,然後換個方向才突然拐過來,所以買了這公寓兩年多了,臺裏沒人知道,卻無論如何想不到,戴飛揚會打她的主意,給悄悄的盯上了。

陽頂天當然更想不到,停了車,就進了電梯,他並不知道,對面桂花林裏,戴飛揚借相機的長焦鏡頭,在看着電梯的數字。

“十五樓,他是去十五樓,難道是去找馬晶晶?”

戴飛揚只要有空,就會來盯梢,盯了馬晶晶快大半年了,沒有抓到丁點兒證據,這會兒居然看到陽頂天可能跟馬晶晶有關係,一時間又是疑惑,又是興奮。

“不可能啊。”他想想又搖頭:“這小子個頭還沒我高,也沒我帥,又沒什麼氣質,雖然是東興公司的廣告經理,手中握着幾個經費,可馬晶晶不是個愛錢的人,她清高的性子,更不可能幫着拉什麼單。”

左思右想,搖頭:“不可能。”

是的,無論從哪方面看,馬晶晶和陽頂天之間,都不可能有太密切的關係。

馬晶晶即便要找情人,也絕不可能是陽頂天這樣的,在戴飛揚眼裏,陽頂天除了是個廣告經理,幾乎一無是處,哪怕就跟他比,都完全比不上,更莫說電視臺裏帥哥如雲,東城這樣的省會城市,又是大款權貴雲集,馬晶晶要偷情的對象,多如過江之鯽,而陽頂天連小魚都算不上,撐死一隻小土蝦。

“馬晶晶要是偷上了他,那連我都要鄙視她了。”戴飛揚不屑的搖頭。

陽頂天不知道這些,坐電梯上去,這種公寓樓,塔式結構的,一梯三戶,馬晶晶的是1501。

按門鈴,沒一會兒,貓眼閃了一下,門隨即就開了。

“小陽,進來。”

馬晶晶一臉笑意,給陽頂天拿拖鞋。

她穿一件淺綠色的薄羊毛衫,下身是一條白色的高腰小腳褲,她個子比卓欣要高一些,一雙腿給小腳褲一裹,顯得極爲纖細秀美。

“你坐一下。”馬晶晶請陽頂天進屋坐下,又給他泡了茶:“飯菜馬上就好,最多十分鐘。”

“馬姐太客氣了。”陽頂天笑着客氣了一句。

“沒有。”馬晶晶笑道:“昨天你幫我調理,錢也不收,我請你吃餐飯,理所當然嘛。”

“這福利不錯。”陽頂天笑:“別人只能在電視裏聽到馬姐的聲音,我還能嚐到馬姐親手做的菜,突然有一種幸福爆棚的感覺啊。”

聽到他這話,馬晶晶便咯咯笑起來:“我手藝不太好的,呆會你別嫌棄就行。”


說着,轉身進了廚房。


陽頂天看着她背影,她身材極好,走路有一種韻律感,陽頂天不得不感嘆:“美人就是美人,哪裏都美。”

不過其實他知道,馬晶晶這樣的主播,都是受過儀態形體方面的訓練的,走個路都美,是因爲受過專業的訓練,但反過來又要說,也是她有着天生的底子,如果弄一個肥婆,哪怕訓練加倍,也不可能有馬晶晶這樣的效果。

陽頂天端起茶杯,順便看了一下房子。

馬晶晶這房子是兩室一廳的精裝房,精修得很有時代感,又帶着女主人獨特的品味,簡潔大方,卻給人一種賞心悅目的感覺。

這是一個有品味的女人。

當然,這是廢話,如果東城第一美女主播都沒品味,東城還能有誰有品味?

馬晶晶手腳很快,果然不到十分鐘,三菜一湯就出鍋了。

“色香味俱全啊。”陽頂天讚歎:“今天有口福了。”

女人都愛聽讚美,馬晶晶也絕不會例外,聽着陽頂天誇,她就咯咯的笑,道:“嘗一下看看,也不知合不合你口味。”

陽頂天夾了塊牛肉嚐了一下,連聲贊:“香,特別是嫩,這是我吃過的最嫩的牛肉。” “真的嗎?”馬晶晶非常開心。

這會兒的她,完全沒有平日的半絲高冷。

兩個原因,一是要感謝陽頂天,到家裏招待陽頂天,還端着架子,那肯定不行。

另一個,則是陽頂天的原因,昨天陽頂天按摩,給她體內輸了氣,並且是直入九宮。

同氣相親,所以她看到陽頂天,會自然而然的生出親切感。

戴飛揚認定,馬晶晶看不上陽頂天,他並不知道,這世上有氣這種東西,會讓人象磁鐵一樣,同氣相親,同氣相和,同氣相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