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風狼是你們殺的。”

許清竹歪着小腦袋,喏喏道

“好吧,你也可以把它當作是我拿了你的劍的補償。”

葉蕭尷尬的抽出了還帶血跡的劍,許清竹一看這不是自己尋找許久的劍嗎,原來是被這個怎麼看怎麼無恥的人給拿走了。

等等!這劍剛剛好像被他用來插。。。

“啊!!!髒死了!我不要!”

許清竹一臉鄙視的看着葉蕭,揹着手滿臉嫌棄的搖了搖小腦袋,

“小清竹啊,咳咳,這劍真心好使,可以當柴刀開路,可以當刀捅人。。咳咳,捅狼。那手感,嘖嘖,真不錯啊,下次還可以捅虎啊熊什麼的”

許清竹小臉緋紅小啐了一口,更加鄙視的看着葉蕭。

“你還可以更噁心點麼,哼,這劍我不要了!看在獸晶的份上,我們現在扯平!”

“那你後面有什麼打算,你一個獨行俠小心被人搶劫了,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吧。”

葉蕭一臉善意儘量溫柔的誘惑着

“切~~你是想找個免費打手吧。”

許清竹拱了拱小巧的鼻子,對葉蕭翻了翻白眼,這傢伙真夠無恥的啊。話雖這樣說,但心裏覺得眼前這兩人也不是很壞,就默許了答應。就這樣,三人小組成立,繼續着剩餘的冒險旅途。

“吼~~~”震天的吼聲突然在深林深處傳開,驚起飛鳥小獸無數,膽小的已經嚇的四肢顫抖,這絕對是高階兇獸,葉蕭一行人馬上提速向前奔去,眼前突然出現一片開闊之地,放眼望去,地上狼藉焦黑一片,看來戰鬥已經持續了一段時間了。


“是鐵背熊和閃電雕!小心,這是五級兇獸。”

楚南看到了場中那彪悍如小山一般的兇獸,小聲提醒道。鐵背熊和閃電雕都是五級兇獸,一個擅長防禦,一個擅長速度,同級下可以說是陸戰之王和空戰之王,從沒什麼交集的兩者不知道今天爲什麼發生了激烈的廝殺。

葉蕭突然感覺有人拉了拉他衣襟,回頭望去,只見許清竹用小手指了指場中唯一一顆倖存的巨樹,眯眼望去,乖乖,好大的樹,估計五人合抱才堪堪夠的樹幹沖天而起,視線隨着樹幹不斷上升,葉蕭突然眼睛一亮,原來樹上結了四顆晶瑩剔透的果實,散發着令人垂涎的成熟香味,雖然不知道這是什麼果子,但看鐵背熊和閃電雕斗的你死我活的那股狠勁,這肯定是好東西啊!

“是晶靈果!”

楚南一向冷漠的臉上出現了熾熱的渴望,呼吸都開始急促起來,這是晶靈果,還是四顆!一定要得到,有了它,五品修士靠它可以輕易破入六品,更關鍵的是,此果靈性溫和厚實,服食後根本沒有一般靈寶強行晉階後的留下根基不穩的後遺症,只會讓你原本的武道基礎更爲雄厚牢固。

要知道越是往後,晉階的難度也就越大,對於那些一生修煉最終也只能卡在五品巔峯的人,這樣的寶貝,簡直就是無價之寶。就算放在整個五極大陸,都是讓人眼紅的存在。

“六品啊。。。”

葉蕭舔了舔嘴脣,眼睛流露出火熱的光芒,這東西一定要得到!許清竹望着身邊二人臉上一模一樣的神情,看着四隻越來越熾亮的眼睛,不由扶額,頭冒黑線,二個堪堪二品的菜鳥,似乎已經完全忘記了他們的對手是誰啊.

“喂,你們兩個笨蛋,眼睛別冒光了,看看對面樹林!”

葉蕭和楚南聞言老臉一紅,凝神望去,對面林間人影攢動,看來想當黃雀的不只有他們幾個啊。閃電雕極速低空盤旋在鐵背熊上方,利用空中優勢不斷攻擊着鐵背熊。

“唳~~”

閃電雕從口中吐出了一道白色閃電,瞬間擊中了鐵背熊的左臂,頓時焦黑一片,雖然鐵背熊皮毛厚實,號稱防禦之王,奈何被閃電雕死死剋制,全然處於捱打的尷尬局面,這樣下去,落敗也只是時間的問題了。

“熊大爺看起來不給力啊,還想等它們兩敗俱傷然後做回黃雀呢”

葉蕭正有點遺憾想道,突然只見鐵背熊捨棄了閃電雕,轉身直奔晶靈果而去,每一步都在地上留下一個巨坑,速度之快,讓葉蕭一行人咋舌。

閃電雕一看自己垂涎已久的寶貝就要被對手奪走,急掠而來。眨眼間鐵背熊衝就衝到了樹下,一隻腳踏在樹上,然後它跳起來了,沒錯,小山般的身體直接借力直接彈了了起來,讓人意外的是它的目標並非是晶靈果,而是急速而來的閃電雕!閃電雕剛俯衝下來,就看到了一隻熊掌迎面扇來,來不及躲閃,就在空中硬生生扇了下來。

鐵背熊早就一肚子火,一看對手落在地上,趁你病,要你命!狂吼一聲,上前直接一腳踩在閃電雕的一隻翅膀上,擡起熊掌,就是一頓猛轟,場面煞是壯觀,地動山搖,塵土激揚,沉悶的打擊聲從灰塵中傳出,並不時伴隨着幾聲悽慘的鳥鳴聲,看來閃電雕這次是陰溝翻船凶多吉少了。

過了許久,終於不再聽到淒厲的嘶鳴聲,鐵背熊沉重的腳步聲漸漸響起,小山般的身軀從塵土中慢慢閃現,渾身焦黑,鮮血淋淋,看樣子甚是悽慘,雖然解決了閃電雕,但先前的爆發也付出沉重的代價,筋疲力盡的鐵背熊拖着沉重的身體慢慢走向晶靈果,靠着巨樹躺下恢復傷勢,然後準備享受最後的勝利果實。

“差不多了,趁現在上!”

剛纔還緊張兮兮的許清竹現在卻是興奮的躍躍欲試,不禁慫恿着葉蕭和楚南,葉蕭好氣又好笑的看着許清竹,

“別急,鐵背熊狡猾的狠,說不定在裝死,不要做冤大頭。”

話音剛落,對面林子衝出了十三個人影,一看都是些熟悉的面孔,都是參加考覈的新人,領頭的是個白衣清瘦男子,棱角分明的五官的透露着少年所特有的銳氣,被衆人衆星拱月着出場,一看就是這些新生中實力最強的,看來晶靈果的誘惑實在太大,他們已經無視鐵背熊的存在,按捺不住了! “那人叫楊銳,四品中級,暴力好戰,是個狠人。”

許清竹望着一臉冷漠的楚南,好奇寶寶般問道: “你怎麼什麼都知道?”

楚南此時卻將注意力全部集中對面的十三人上,無暇回答她,隱約間好像覺察到了什麼,雙眼死死盯着那狼藉異常的泥地,眼中閃過一絲凝重之色。


“葉子,你有沒有感覺到?”

葉蕭舔了舔嘴脣,“恩,貌似還有個傢伙埋伏着啊。”

雖然只是輕微小幅的震動,但還是被葉蕭和楚南察覺到了,四周空曠一目瞭然,沒有藏身之處,只能來自地底下了,這隱藏的傢伙纔是最大的威脅。

楊銳盯着看重傷垂死的鐵背熊,皺起了眉頭,形勢明顯對自己一方應該有利。

“不應該,鐵背熊已經夠不成威脅了,爲什麼還會有這種芒刺在背的不安感覺。”

“等等!”

臉色越來越白的楊銳果斷制止了身邊的人,不安感越來越強烈,可是在利益面前,慾望往往會衝昏頭,只見三人從人羣中衝出急速向晶靈果飛掠而去,後面又有五人遲疑着緊緊跟上,楊銳咬了咬牙,雖心中很是不甘,但以往救了他許多次的直覺卻將他死死按在原地。

身旁楊銳的堂弟楊彪看着滿臉是汗的楊銳,小心翼翼的問道:“銳哥,你這是怎麼了?”

“有個很恐怖的東西在附近,別輕舉妄動!”

楊彪吞了吞口水,面色不安望向衝向晶靈果的八人,雖然不是很明白,但對於家族裏年輕一輩最強大的楊銳卻保持着絕對的信任。

八人速度很快,幾個呼吸間就來到了樹底下,不料突生異變,腳下泥土如有生命一般開始翻滾流動,最後變成一個巨大的泥土漩渦!不少人來不及反應就被捲入深陷其中,隨之慘叫連連。而鐵背熊彷彿看到了什麼恐怖的東西,原本半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它竟然靈活的翻身而起,哪裏還看到半點萎靡之色,抱頭狂吼着撒腿就跑!


“靠!”

場中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這一幕,這該死的熊,居然在裝死,要不是半路殺出了個更恐怖的存在,估計要被它陰慘了!楊銳不忍看着同伴就此死去,怒吼一聲,氣息不斷攀升,四品實力全部爆發,護住了周身要害然後狠狠衝入了漩渦!

一隻腳剛踏入,楊銳就感覺到了怪異之處,好大的粘力!泥土彷彿有生命般緊緊裹着雙腳,小腿處不斷有刺痛傳來,下面有東西在咬他!楊銳咆哮起來,忍着劇痛,將八人一一甩出,最後自己才狼狽衝出!雙腿卻早已是鮮血淋淋,佈滿了密密麻麻細小的傷口。衆人驚恐不已,遠遠的避開這個詭異的漩渦。

葉蕭看着越來越大的泥土漩渦,忍不住吞了口口水,這場面好壯觀啊,這大傢伙的出場派頭真大啊!

這時感覺有人在後面緊緊的抓住了他的衣袖,回頭望去,只見許清竹緊張兮兮拽着他的衣袖,躲在他的身後不時探出頭張望。這讓葉蕭很是無語,明明三人中你實力最強好吧。

“等等,楚南呢?!”

葉蕭猛然一驚,身邊空無一人,急忙問許清竹,後者朝着左前方努努嘴,葉蕭轉頭望去,只見一個人影正蹲在閃電雕的屍體邊上,這纔想起閃電雕體內五階獸晶的事,這貨看來很是擅長悶聲發大財啊。不消片刻,楚南起身快速飛掠回來,攤開的手心裏靜靜躺着一顆鴿子蛋大小的一顆發光獸晶。

對面的楊銳此時才發現楚南和葉蕭一夥,不由暗恨不已,那可是五階獸晶啊,本想處理完晶靈果再去取獸晶,結果現在居然就這樣白白送人了。葉蕭注意到了楊銳不善的眼神,大方的朝對方揮揮手,楊銳強行轉過頭不去看這個可惡的傢伙,實在是太憋屈了。

“哈哈,你們兩個笨蛋,剛纔不是還兩眼冒光嗎,現在沒轍了吧?”

許清竹在一旁幸災樂渦笑到,葉蕭看了看楚南,無奈道:“楚兄,有沒有什麼對策?”

楚南盯着那個巨大的漩渦半響,又看了看手裏的獸晶,眼睛不由一亮,然後轉身目不轉睛的盯着許清竹,小姑娘剛纔還在嘲笑楚南和葉蕭,正沒心沒肺的笑着,突然發現氣氛很奇怪,擡頭就看到楚南緊緊的盯着自己,心裏突然升起一股寒意。

經過幾天的接觸,她已經對葉蕭和楚南有了大致的瞭解,葉蕭看似輕佻浮誇但骨子裏還是個好人,楚南看似沉穩冷靜中卻做事瘋狂,擅於心計,一不小心就着了他的道,所以,許清竹心裏還是提防着楚南多一點。

“你。。你。。想幹什麼?”

許清竹完全忘了自己是三人裏面實力最高的,完全可以輕鬆幹翻眼前兩人。

“我這裏有個計劃,大概有五成的機率可以得到全部那晶靈果,幹不幹?”

楚南惡魔般的聲音慢慢誘惑到,許清竹瞥到那不斷翻滾流動的泥土,總覺得底下是藏着一個張着血盆大口的怪物,不由堅決搖了搖頭。

“別緊張,底下的東西,如果我沒猜錯應該是三級兇獸赤蟻,但不是一隻,而是一羣!雖然數目龐大,但有着致命的弱點,它們只能在泥土中活動,速度緩慢,這就是我們的突破口。”

“等等,想要擺脫那些赤蟻,至少需要四品實力和速度,我們兩人二品巔峯,清竹四品中期勉強夠看,可還有個楊銳盯着呢,別說搶了,根本就靠近不了晶靈果!”

葉蕭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誰說我們這邊只有一個四品?”

楚南笑着拿出懷裏的五階獸晶,露出了瘋狂的神色

“你瘋了,你才一隻腳踏入三品,現在服用五階獸晶,會直接暴體身亡的!”

許清竹滿臉不可思議的看着楚南,這人完全是個瘋子啊!

“那這樣呢?”

沉默着的葉蕭突然抽出短劍,狠狠的劈了下去,“咔嚓” 清脆的碎裂聲傳來,五階獸晶已變兩半,然後楚南和葉蕭一人一半!

許清竹張大嘴巴的看着面前的兩個男人,明白了他們要做什麼。她很瞭解,雖然只是半顆五階獸晶,可對於兩個一隻腳剛剛踏入三品的人來說,卻依然兇險異常,因爲在這過程需要強大的意志力才能承受獸晶中磅礴靈力的衝擊,一般人服用獸晶都是有長輩看護着,就是爲了防止煉化吸收獸晶過程被外界打擾或是出現靈力溢出而暴走。

可這兩可惡的傢伙卻是想借獸晶的靈力強行進入暴走而短暫提升自己的修爲,再這過程中一旦因爲痛苦而失去意識,絕對會暴體身亡的!這是兩個瘋子!

“恩,基本上就是這樣了,等會按照計劃行事,清竹你明白了嗎?”

葉蕭和楚南望着這個皺着彎彎眉頭的小姑娘,微微一笑,然後將獸晶一口吞下!

許清竹氣的跳腳罵到:“啊!你們!真被你們氣死了,哼!等會被撐死活該!”

葉蕭擺擺手示意安心,獸晶入腹後,只感覺一股脹痛開始蔓延,靈力隨着經絡洶涌而出,先是小腹,然後胸口,最後至全身,撕裂般的疼痛感開始不斷衝擊他的大腦神經,他覺得此時的自己很像一座即將噴發的火山,如果再找不到火山口,就要自爆了!

葉蕭喘着粗氣,看向楚南“開始吧!”後者點了點頭,兩人身體在龐大靈力的衝擊下不斷顫抖,眼神卻依舊清亮無比,最終在許清竹憂喜半摻的注視下,開啓了暴走的戰鬥! “唰 唰”兩道黑影如閃電般掠出,每踏一步,都在地上留下了驚人的腳印,由速度激起的勁風捲着泥土如同兩道黃龍,向黃色漩渦狠狠扎去!

“還不夠!遠遠不夠!”

葉蕭撕裂般疼痛席捲全身,暴漲的靈力繼續在身體內肆虐,

“轟”

速度又提升了幾分,二道黃龍,帶着隱約閃現的人影,在全場一干人的驚愕目光中,如兩把利劍狠狠刺入那巨大漩渦中!

“銳哥,剛纔是什麼情況,那兩個猛人是誰啊!”

楊彪嚥了咽口水,速度太快根本看不清啊。

“應該是楚南和葉蕭那兩個傢伙,看樣子他們應該是分食了閃電雕的五階獸晶。”

楊銳舔了舔嘴脣,在這時刻借獸晶提升自己的實力去戰鬥,堵上自己的性命去戰鬥,很符合自己的口味啊!他到想看看這兩傢伙是怎麼對付那詭異的漩渦。

葉蕭先楚南一步狠狠扎進黃色漩渦,剛衝進三分之一距離,強大粘力從雙腳上傳來,身形一滯,然後就被硬生生困在漩渦中,甚至有些赤蟻順着他的腳開始往上攀爬撕咬,就在所有人以爲他們行動失敗時,另一條黃龍瞬息間來到了漩渦邊,然後一個人影騰空而起,在空中滑翔一段時間後,力竭而下,那人自然是楚南,但衆人目光追隨着他身形望去,愕然發現下落點剛好是先前葉蕭被困的位置!只見葉蕭半蹲着,額頭青筋暴起,雙手猛然往前一搭,狂吼一聲:

“給我起!”

就這樣,楚南借力再次騰空而起,瞬息間身行如飛鳥般靈活輕輕落在巨樹上,在衆人目瞪口呆中迅速的將四顆晶靈果收入口袋中,成功了!

赤蟻羣先是一愣,然後發瘋似的舍了葉蕭,全部衝向巨樹,黑壓壓的一片涌向樹上的楚南,後者微微一笑,無視離自己越來越近的蟻羣,將裝有晶靈果的布袋用力朝樹後扔去,一道嬌小的身影凌空而出,輕鬆接住,然後朝後密林閃身飛躍,幾息時間就沒了身影,正是許清竹!

楊銳在楚南將晶靈果得手的時候就已經沉不住氣了,當看到許清竹帶着晶靈果離去,果斷提速飛身追去,可沒追出多久,只覺後方勁風激盪,一個拳頭帶着凌厲的拳勢狠狠轟了過來,心底嘆息一聲,回身一拳全力轟去。

“彭!”

兩道身影各自向後退了十丈,楊銳站起身,陰沉的目光直視對面的那個人,正是葉蕭!

“楊兄,女孩子可不是這麼追的,我們還是先來好好交流交流心得,談談人生,談談理想。”

葉蕭揉了揉有些酸脹的手腕,露出了雪白的牙齒,眯着眼睛笑對着楊銳說道。

“額,如果你不想談人生道理,無論你想做什麼,我也樂意奉陪。”

葉蕭看着對面臉色黑沉的楊瑞,戰意開始飆升,正想找個人來發泄發泄,快被靈力脹死了啊!楊銳不是傻子,早就看出葉蕭現在處於暴走狀態,當然不會傻傻去當沙包陪練,看了看許清竹離開的方向,知道再追已經無望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