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事實擺在眼前。五個人還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雲崢真的一招擊敗了五人。

就算是雲家年輕一輩公認最強的雲煙,也不可能如此輕易的打敗他們五人。雲鎮城意識到,雲崢絕對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天才。越級挑戰,和吃飯喝水一樣簡單。

「不愧是雲綵衣的兒子啊!」幾位長老心中,都有這樣的感慨。

「今天發生的事情,列為雲家的絕密。誰也不能說出去!否則,按叛族處理。」雲鎮城望著議事廳內的人,嚴肅的說道。

雲崢拍拍手,道:「族長,我可以參加武比了吧?」

雲鎮城瞪了他一眼,惡狠狠說道:「不行。從今以後,你就給我老實的呆在雲家。哪裡也不許去。沒有允許,不得擅自出手,讓人看出你的武功和境界。」

「對,」雲鎮江也出來幫腔,「以後再也不要隨便出手。再逞能就關你禁閉。」


大長老雲威遠安慰雲崢道:「族長和你六爺爺,是為了保護你。在你能自保之前,就聽我們的吧。」

雲崢當然知道族長他們是為了保護自己,但是他出手暴露自己,就是為了能參加武比。現在不讓他參加,眼看著雲家滅亡,雲崢無論如何也不能接受。

「不讓我參加也不行了。他們五個都被我打傷了。七天之內,都不能動手。沒了他們,族比只能讓我參加。」

「你,你這個小孽障!」雲鎮城氣的鬍子顫抖。

「就算雲家輸掉褲子,你也不能暴露!」 「怎麼能這樣?」雲崢惱怒,「難道你們要眼看著雲家滅亡嗎?」

「雲家,是我們說了算!」

「你是雲家人,也要聽我們的。」

「頂撞族長和長老,關禁閉五年。」

族長和長老,你一句我一句的呵斥雲崢。

雲崢胸中怒氣更勝,這些老頑固老迂腐,竟要眼看著雲家滅亡。雲崢若是有實力,一定會把他們揪下來。統統暴打一頓。

於是,議事廳內發生了奇怪的一幕。少年雲崢,和族長長老們大眼瞪小眼,全都怒氣沖沖的。氣氛像是一桶爆裂的火藥,一點就爆。

「諸位,」雲崢忽然轉身,面對議事廳雲家眾人。

「這群老頑固,」雲崢伸出手,指著身後的族長和長老,「要親手葬送雲家滅亡。雲家傳承千年,我們作為雲家人。難道要眼看著雲家滅亡在他們手中嗎?」

雲家眾人目瞪口呆的看著雲崢,這……這是公然造反嗎?太彪悍了吧!

族長等人也氣的火冒三丈。


「來人,把他給我關起來。」族長氣的大吼。

他們也只是氣雲崢不敬。他們依然愛惜雲崢的天賦,並看到他對雲家一片赤誠之心。所謂的關起來,也算是保護起來。

雲崢氣怒,但卻無力反抗。說到底他實力還是太弱,若是夠強,直接滅了楊劉周三家。

雲家眾人,沒有人為雲崢說話。族長和長老在雲家積威甚重,雲崢公然反抗,其他人卻不敢。

「慢著!」

就在雲崢快要被帶出議事廳時,一個蒼老沙啞的聲音響起。接著,一個佝僂的身形從議事廳後面走出來。

「老祖,您怎麼來了?」雲鎮城驚道。

「老祖!」

「老祖!」

……

在場所有雲家人,都對這老者鞠躬。雲崢回頭一看,這個老者正是雲煙的太爺爺。

「讓他參加明天的武比吧。」雲家老祖坐在上首,對族長和眾長老說。

「老祖,不可啊!」族長第一個反對。

雲家老祖看他一眼,道:「為何不可?」

雲鎮城微微一滯,答道:「他才貫通七脈。參加武比的,最少貫通十脈。實力相差太大。」

雲家老祖指著被雲崢打倒的五人,道:「他們聯手都打不過他,他實力哪裡差了?」

雲鎮江道:「老祖,雲崢天賦超群。是雲家崛起之希望,我們應該保護好他。」

雲家老祖嗤笑道:「這也算天才?算了,就算他是天才。可自古以來的天才如過江之鯉,夭折者九成有九。不堪經歷磨難的天才,還不如庸才。溫室里養出的嬌花,永遠也無法獨抗狂風暴雨。烈火煉真金,讓他去吧!」

「可是,楊劉周三家對我雲家虎視眈眈。如果他們知道雲崢的天才,他們會不遺餘力的毀掉雲崢。為了雲崢的成長,我覺得還是雪藏他兩年。」族長依然堅持己見。

雲家老祖微怒道:「不讓他出戰,雲家就要在你們手中敗光了。到時候,你們有何能力支持他成長。楊劉周三家只是山野刁民,小孽障要是連他們都對付不了,談何成為絕世高手,談何振興雲家。」

大長老雲威遠固執道:「錢財沒了,還可以再賺。人卻是關鍵。只要雲崢能平安成長起來,就算要了我的老命,我也在所不惜。」

「一幫鼠目寸光的榆木疙瘩!」雲家老祖怒罵,「若是你們眼中,還有我這個老祖。就讓他出戰。若是不幹,就革了你們的族長長老的頭銜。」

族長和長老臉色陰晴不定。他們都是保守派,做事求穩。從來不會激進。但是雲家老祖話都說到這份上,若是不答應,只怕雲家會分裂。

雲家老祖雖然真氣全失,武功全無。但在雲家的威嚴,卻是最強的。他的話,族長几人不得不考慮。

雲崢一直看著,一句話不說。他和這個雲家老祖之間有些嫌隙。直到現在,雲煙太爺爺還一口一個「小孽障」叫雲崢。他為雲崢說話。雲崢卻並不怎麼領情。

「好,」雲鎮江最先開口,「就讓雲崢出戰。楊劉周三家使用齷蹉手段,就讓他們放馬過來。就算是豁出性命,我也會保雲崢周全。」

族長看了看雲崢,道:「既然如此。我也答應。」

「哎,只能如此了。」大長老雲威遠無奈嘆氣。

族長和長老們,最終還是同意了。族長雲鎮城道:

「把他們五人治好,剔除最弱的一個,剩下的四人明天和雲崢一起出戰吧。」

「等等!」雲崢站出來,說道:「我說了,讓我代替他們五個。我要一個人出戰。他們去了,一定會輸。雲家經不起輸了!」


被雲崢打倒的五人怒視雲崢,雖然他說的是實話。可是實話當眾說出來,太過傷人了。

雲鎮城皺眉,「不要胡鬧!不然明天不讓你參加。」

「夠了雲崢,他們上場遇到實力弱的,說不定還能贏兩場。若你代替他們,打幾場,真氣耗盡,剩下的就全輸了。」

「你把武比當成兒戲了嗎?」

眾人紛紛呵斥雲崢,覺得他有些任性過頭了。

雲崢皺眉道:「對付他們,我不用消耗真氣。」

雲崢說的是實話,可在眾人眼中卻狂的沒邊。族長几人暗暗搖頭,或許讓雲崢去比武是好事。讓他見識見識世面。現在的他,太過驕傲自滿。無知自大,看不起別人,將來會吃大虧的。讓他吃點虧,受點挫折也好。

雲家老祖看了他一眼,對雲鎮城等人說道:「現在去變更比武人選吧!」

雲鎮城點點頭,寫了個名單,命人送到城主府。

「快些,不要晚了。若是過了今天,人選就不能變更了。」

雲崢看著名單都被送出去,自己再爭辯也沒用了。他眼珠一轉,心中想到一個辦法。乾脆不再爭辯,默認比武名額。

「哎,就算雲崢連勝十五場,我們也只能得到十分之一的賭資。相當於家族三分之一的家產,卻要被楊劉周三家瓜分。真是不甘心!」六長老雲鎮江緊握拳頭,眼中滿是恨意。

「武比結果我們無能為力,不過還有其他方法,能夠挽回一些家產。現在整個黑石城都在博、彩。我們也研究研究,買楊劉周三家的名次。再買些熱門人選的勝率。」

「只能如此。叫些頭腦靈活,消息靈通的弟子,再找些街上賭徒。籌備資金,挽回一些損失。」 聽著長老們商議,買楊劉周三家贏,研究他們三家參賽高手。雲崢憋屈的難受。

身為雲家人,他們卻買敵人。簡直是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雲崢很想告訴他們。自己會獲得全勝,會帶領雲家獲得第一。可惜,沒人會相信自己。

「等著吧!我說過,會帶領雲家走向輝煌。明天,就是第一步!」雲崢心中暗暗下決心。

會議結束,雲崢和另外四個參賽的人被族長和長老們保護起來。雲煙他們已經出事了,前車之鑒。族長等人怕雲崢幾人再出意外。

一夜無事,天亮了。

雲崢五人穿上雲家服飾,配上武器。跟著雲家隊伍來走出雲家,來到黑石城演武廣場。

廣場之上,已經是人山人海。武比賭鬥是黑石城一年一度的盛事,每當舉辦時,整個黑石城萬人空巷。

廣場上搭建了二十個擂台。一會比武時,所有選手都要一同上台。十五場比斗,是接連不斷的進行。比武的人根本沒有時間恢復真氣。所以,一般每個家族都會用田忌賽馬策略。

雲家來到自己的家族的位置,楊劉周三家都在那裡。

看到雲家人到來,城主楊威笑呵呵的說道:「雲族長,來了。」

「哼!」雲鎮城冷哼一聲,沒有理他。

楊威也不在意,看了看雲崢他們,帶著譏諷的笑容說道:「雲族長,你昨天突然變更參賽人選。可是嚇了我一大跳啊。害的我以前研究的策略都用不上了。昨天連夜研究,可是一夜都沒睡。」

劉慶坤笑道:「雲族長真是好計策啊。雲族長神機妙算,這次我們輸定了啊!」


「哎,要輸了,怎麼辦?怎麼辦呀!」周元明一副苦惱的樣子。

「哈哈哈……」

楊劉周三家的人,轟然大笑起來。看著雲家眾人,眼神像看一群傻子。

雲家人臉色立刻陰沉下來,憤怒的瞪他們。有脾氣火爆的,拔出劍來就要火拚。還好被身邊的人拉住。

「哼,盡情的笑吧。一會有你們哭的時候,讓你們想笑也笑不出。」雲崢站在雲家裡,冷冷的看著他們三家。

「呦,這是哪來的狂人,口氣這麼大。不怕閃了舌頭嗎?」

「你不知道吧。他叫雲崢,號稱雲家之恥。修鍊十年都沒練出真氣。是個不折不扣的廢物。」

「哈哈,雲家的人難道都死光了嗎?讓一個廢物來參賽?」

「或許,他們怕輸的太難看。若是公認的廢物輸了,他們還能有點面子。」

「哈哈哈……」

楊劉周三家的青年,又開始一**笑。

雲家年輕人憋得臉通紅。有人爭辯道:「雲崢不是廢物,他是天才。比你們都天才!」

「哈哈,雲家又傻了一個!」三家年輕人繼續嘲笑。

雲崢拉了拉那個為自己辯解的人,輕蔑說道:「讓他們笑吧。過會,他們會付出代價的。」

楊威,劉慶坤,周元明三人,看著鎮定自若的雲崢,然後對視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凝重和殺機。他們當然知道,雲崢不是廢物。他們第一眼看到雲崢的資料,看到那個「貫通七脈」時,差點以為自己看錯了。然後又覺得是雲家寫錯了。

可是詢問之後,得知雲崢真的貫通了七脈。這事雲家不能作假,因為第二天就要比武,真氣境界一眼就看的出來。

三人驚得食不知味夜不能寐,這雲崢的成長,太超乎想象了。他像是突然開竅了,忽然就一飛衝天。不到一個月,又貫通三脈。幸虧雲家人蠢,把這個秘密暴露出來。並給了他們正大光明下手的機會。

三人當天晚上就確定,比武之時,一定要下死手。不殺了雲崢,也要廢了他。

三人向自己家族年輕弟子望去。這些年輕人點點頭,表示記得他們的吩咐。

三人又對視一眼,嘴角流出笑意。再看向雲崢,笑的更加高興。

「雲崢啊雲崢,要怪就怪你生錯家族。雲家啊雲家,你們這是自尋死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