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剛走了幾步。

迎面就對上了凌修司。宴會大廳。

長長的紅色地毯。

林子凡倒吸一口氣。

「我擦,這排場也太大了一些吧。」林子凡有些驚訝的看著肖北,「有錢人的日子就是這麼奢侈。」

肖北忍不住一笑,主動挽著他的手臂:「不要緊張,凡是都有第一次。」

「嗯。」林子凡點了點頭。

兩個人一起走進宴會現場。

宴會廳中金碧輝煌,此刻已經有了很多達官貴人。

肖北帶著林子凡,直接走向了宴會的主人,章閔那邊。

她順手拿了兩杯香檳,遞給林子凡一杯。

最基本的禮儀林子凡還是懂的。

「章總裁。」肖北走上前,禮貌的叫著他。

「是肖總到了。」章閔顯得很熱情,「今天你簡直是太漂亮了,完全可以碾壓全場。」

「哈哈,很高興可以得到章總裁的肯定。」肖北盈盈一笑,笑起來的樣子是真的很美很璀璨。

「對了,你們凌董事長怎麼還沒有來?」章閔左右看了看。

肖北一愣。

凌雲洛還沒有來嗎?!

她以為他早就到了。

她不動聲色的微笑著,「應該是在路上了,CAS的宴會,董事長一定會親自參加的,儘管他這段時間身體有些不適。」

「他的身體出什麼問題了嗎?」章閔關心道。

「小問題,就是需要多養養。」

「是啊,到了我們這歲數,確實應該多注意身體了。」章閔笑著說道。

肖北笑了笑:「章總裁還很年輕,正值壯年。」

「哈哈,是嗎?」

「男人四十一枝花。」肖北盡量說些好聽的。

章閔今天心情倒是不錯,而且很是隨和,和肖北多談了幾句。

陸陸續續,來大廳的人越來越多了。

「章總裁,你好。」身後傳來一個有些熟悉的聲音。

肖北微微轉身。

禮節性的還稍微讓開了一些。

有人來敬主人的酒,自然應該騰出位置。

她眼眸看著凌修司,凌修司也看著她。

兩個人就這麼短短几秒對視了一眼。

彼此自然的移開了視線。

「恭喜CAS的電渠招標項目的成功,也很高興我們凌氏可以和您合作。」凌修司很熱情地看著章閔。

「我也很期待。」章閔笑了笑。

肖北看著凌修司和章閔聊著天,看著其他賓客頻繁的來敬酒章閔,也找了個借口,帶著林子凡走向了一邊。

「我去找個洗手間,你多了解一下宴會裡面的人,這裡面的差不多都是商業圈的大佬們,有個基礎印象,對以後你的發展有幫助。」

「好。」林子凡點頭。

也知道肖北給了他絕好的資源。

肖北點了點頭。

雖然林子凡很年輕,但是林子凡做事情還是很穩重,她很信任他。

她離開宴會大廳,直接去了洗手間。

她走進一間馬桶,蹲在馬桶旁邊,忍不住乾嘔起來。

嘔了兩下,胃裡面的東西就稀里嘩啦的吐了出來。

吐得有些多。

她隱忍了很久,才讓自己緩過神來。

她走向洗漱台,擦了擦嘴巴,又補了補妝。

她看著自己有些蒼白的臉蛋,看著依然平坦的小腹。

她轉身,直接走了出去。

走出去的時候,拿起電話撥打。

「董事長。」

「你到了嗎?」凌雲洛問。

「我已經到了,凌修司也已經到了。」

「好的,我馬上就到。」

「那我在大廳門口等您。」

「好的。」

肖北掛斷電話。

按照凌雲洛的性格,應該不至於遲到這麼久。

她直接朝著大廳門口走去。

可是剛走了幾步。

迎面就對上了凌修司。宴會大廳。

長長的紅色地毯。

林子凡倒吸一口氣。

「我擦,這排場也太大了一些吧。」林子凡有些驚訝的看著肖北,「有錢人的日子就是這麼奢侈。」

肖北忍不住一笑,主動挽著他的手臂:「不要緊張,凡是都有第一次。」

「嗯。」林子凡點了點頭。

兩個人一起走進宴會現場。

宴會廳中金碧輝煌,此刻已經有了很多達官貴人。

肖北帶著林子凡,直接走向了宴會的主人,章閔那邊。

她順手拿了兩杯香檳,遞給林子凡一杯。

最基本的禮儀林子凡還是懂的。

「章總裁。」肖北走上前,禮貌的叫著他。

「是肖總到了。」章閔顯得很熱情,「今天你簡直是太漂亮了,完全可以碾壓全場。」

「哈哈,很高興可以得到章總裁的肯定。」肖北盈盈一笑,笑起來的樣子是真的很美很璀璨。

「對了,你們凌董事長怎麼還沒有來?」章閔左右看了看。

肖北一愣。

凌雲洛還沒有來嗎?!

她以為他早就到了。

她不動聲色的微笑著,「應該是在路上了,CAS的宴會,董事長一定會親自參加的,儘管他這段時間身體有些不適。」

「他的身體出什麼問題了嗎?」章閔關心道。

「小問題,就是需要多養養。」

太子殿下你正經點 「是啊,到了我們這歲數,確實應該多注意身體了。」章閔笑著說道。

肖北笑了笑:「章總裁還很年輕,正值壯年。」

「哈哈,是嗎?」

「男人四十一枝花。」 朱門惡女 肖北盡量說些好聽的。

章閔今天心情倒是不錯,而且很是隨和,和肖北多談了幾句。

陸陸續續,來大廳的人越來越多了。

「章總裁,你好。」身後傳來一個有些熟悉的聲音。

肖北微微轉身。

禮節性的還稍微讓開了一些。

有人來敬主人的酒,自然應該騰出位置。

她眼眸看著凌修司,凌修司也看著她。

兩個人就這麼短短几秒對視了一眼。

彼此自然的移開了視線。

「恭喜CAS的電渠招標項目的成功,也很高興我們凌氏可以和您合作。」凌修司很熱情地看著章閔。

「我也很期待。」章閔笑了笑。

肖北看著凌修司和章閔聊著天,看著其他賓客頻繁的來敬酒章閔,也找了個借口,帶著林子凡走向了一邊。

「我去找個洗手間,你多了解一下宴會裡面的人,這裡面的差不多都是商業圈的大佬們,有個基礎印象,對以後你的發展有幫助。」

「好。」林子凡點頭。

也知道肖北給了他絕好的資源。

肖北點了點頭。

雖然林子凡很年輕,但是林子凡做事情還是很穩重,她很信任他。

她離開宴會大廳,直接去了洗手間。

她走進一間馬桶,蹲在馬桶旁邊,忍不住乾嘔起來。

嘔了兩下,胃裡面的東西就稀里嘩啦的吐了出來。

吐得有些多。

她隱忍了很久,才讓自己緩過神來。

她走向洗漱台,擦了擦嘴巴,又補了補妝。

她看著自己有些蒼白的臉蛋,看著依然平坦的小腹。

她轉身,直接走了出去。

走出去的時候,拿起電話撥打。

「董事長。」

「你到了嗎?」凌雲洛問。

「我已經到了,凌修司也已經到了。」

「好的,我馬上就到。」

「那我在大廳門口等您。」

「好的。」

肖北掛斷電話。

按照凌雲洛的性格,應該不至於遲到這麼久。

她直接朝著大廳門口走去。

可是剛走了幾步。

迎面就對上了凌修司。 宴會大廳。

長長的紅色地毯。

林子凡倒吸一口氣。

「我擦,這排場也太大了一些吧。」林子凡有些驚訝的看著肖北,「有錢人的日子就是這麼奢侈。」

肖北忍不住一笑,主動挽著他的手臂:「不要緊張,凡是都有第一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