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對於葉一鳴的叫喊,皇甫靜琳還以為葉一鳴想霸佔如此世間的美味靈果,不但沒有停下來,反倒是速度加快了。

轟!

一塊方圓百米的土塊,突然震動一聲,脫離地面了。

好傢夥,這皇甫靜琳可是連泥帶土的將那棵晶靈青霜果,給拔出來了。

眼見就要將這世間少見美味靈果樹,收到自己的儲物空間了,這可是讓皇甫靜琳有些小高興。

不可否認,就算是擁有九陽天火之體,實力比一般人要強大得多。

但皇甫靜琳始終是一個小女子,有著自己的喜好。

與她不同,見到這一幕之後,葉一鳴眼神有些苦痛的搖了搖頭,然後更是有些不忍的閉上了雙眼。

嘩啦啦!

就在葉一鳴閉起雙眼的那一刻,還不等皇甫靜琳將那帶有晶靈青霜果樹的土塊,收入自己的儲物空間。那顆晶靈青霜果嘩啦啦的一陣搖擺。

然後,便在皇甫靜琳滿臉錯愕的情況下。整個樹的樹葉,瞬間變黃成為一片片枯葉。樹上結出的晶靈青霜果,更是直接枯萎,最終徹底敗壞。

緊接著,枯黃樹葉飄落,那顆晶靈青霜果樹沒一會,就變得枯萎起來,直到最後甚至直接變成一棵枯木樹了。

不帶一絲生機!

這期間的變化,只是在十數息當中發生的。

過程之快,讓人意想不到。更是讓皇甫靜琳徹底驚呆了。

這是怎麼回事?

如此情況,讓皇甫靜琳有些懵了。

直到這時,她似乎才明白,剛剛葉一鳴出聲阻攔她,恐怕就是為了避免這樣的情況發生吧?

但這究竟是為什麼?

望了一眼漂浮半空中那土塊上的枯木,皇甫靜琳直接來到葉一鳴身邊,問道:「小子,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唉!」

看了一眼已經變成枯木的晶靈青霜果樹,葉一鳴微微一嘆。然後對皇甫靜琳解釋道:「皇甫靜琳前輩,這晶靈青霜果樹一旦成群紮根的話,它們便會產生共生狀態。在這樣的共生狀態下,若是需要移植的話。 情深不壽:言總寵妻無度 一定要全部一起移植,要不然一旦單獨移植,結果你也看見了。就是直接枯死。」

「而且就算是移植,也需要一些特殊的手法。要不然,也會對果樹造成一些或大或小的影響。嚴重的話,也是枯死的結果。說起來,這晶靈青霜果可是十分的嬌貴呢!」

「晶靈青霜果?沒想到你小子知道的挺多的,老夫可是對你越來越不敢小瞧了!」

在葉一鳴解釋完之後,一聲爽朗笑聲響起,九長老皇甫赫泰瞬間出現在葉一鳴等人身邊了。

皇甫靜琳如此大的動靜,自然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在將這一處地方徹底的探查了一次之後,皇甫赫泰便向葉一鳴這邊趕來了。

這也讓他剛好聽到了葉一鳴的解說,不由的誇獎了一句。

這一次,不等葉一鳴含蓄兩句,他身邊的皇甫曦倒是直接笑著,對九長老皇甫赫泰說道:「太爺爺您老可不知道,葉大哥可是一名煉藥師呢,之前我們皇甫一族舉行的拍賣會,其中拍賣的大量丹藥,可都是葉大哥煉製的,那培源丹與元靈金丹也是葉大哥煉製的呢!」

似乎葉一鳴煉製的,就是自己煉製的一樣,皇甫曦說這番話的時候,就連她自己也沒察覺到了,自己的語氣當中帶上了一絲驕傲。

這一點,皇甫赫泰與皇甫靜琳沒注意到,事實上,他們二人已經被皇甫曦的話給震住了。

這葉一鳴還是一個煉藥師?

而且那培源丹與元靈金丹更是出自於他之手?

前段時間的拍賣會,可是轟動不小。

不過,這也引不起九長老皇甫赫泰這樣的大人物注意,讓九長老皇甫赫泰注意到的一點,那便是皇甫一天的妻子鳳夢菲,因為有了身孕,而被皇甫一族賜下了一枚神奇的培源丹。

一枚能讓嬰孩一出生,就擁有百重規則本源的丹藥,這自然讓九長老皇甫赫泰注意了。

可他萬萬沒想到的是,那樣的丹藥,居然是眼前的葉一鳴煉製的。

「葉一鳴,老夫不得不說一句,我越來越看不透你了!」

聽了皇甫曦的話,九長老皇甫赫泰不由的感慨了一句。

「哪裡,與九長老您老一比,晚輩可是差得多了!」葉一鳴謙虛了一句。

可這更加讓九長老皇甫赫泰滿意了。

之前他只是因為皇甫曦的緣故,這才注意到葉一鳴的,之後葉一鳴表現出來的情況,讓他也對葉一鳴本人滿意了不少。

最起碼,他老人家倒是認同了道風老人的那一句,葉一鳴有資格成為皇甫曦命中注定的那個人。

可現在所發生的情況,可是讓他有些震驚了。

他可是皇甫一族的第九太上長老,而皇甫一族更是混沌界十大族群的第三大族群,傳承悠久,知道一些外人所不知道的事情。

皇甫赫泰不敢說,自己知道混沌界所有的事情,但與其他人相比,他知道的事情,或是懂得的知識,絕對是一般人所不能想象的。

可剛剛他也看過了,那叫什麼晶靈青霜果的靈果,他根本不認識。

而且不但不認識,就連如此模樣的靈果,他還是第一次遇見。

可葉一鳴呢?

不但認識,甚至還知道這晶靈青霜果與其果樹的一些特性,而且從葉一鳴的回答解說當中,皇甫赫泰不難猜出,葉一鳴對於這晶靈青霜果,絕對是無比的了解。

而且最重要的是,恐怕不止是這些,對於其他的一些事物,葉一鳴知道,沒準比他這個皇甫一族的第九太上長老,還要多得多。

就像之前那個以神石煉製的玉石圓球,他老人家可是絲毫看不出什麼。

但葉一鳴卻說一眼,認出了那是以神石煉製出來的事物。

這已經不是一般人所能具有的知識了,甚至在皇甫一族當中,葉一鳴懂得,恐怕也沒幾人比得過。

這樣的人,一定要徹底加入我皇甫一族,絕對不能錯失。

此刻,皇甫赫泰心中泛起了一個念頭,然後看了看皇甫曦一眼。

嗯,好在有小曦兒在,這葉一鳴這麼說也可以算是我皇甫一族主要的成員之一了。

而且就算是一個小曦兒不行,那……

突然間,皇甫赫泰想到了什麼,目光不由的望向一旁已經纏上葉一鳴的皇甫靜琳一眼,心中暗暗的嘀咕了一聲。

似乎琳兒命中注定之人,與小曦兒有些關聯了。

難道……?

一個有些驚人的念頭,突然從皇甫赫泰心底冒了出來,最終讓皇甫赫泰看向皇甫靜琳的目光,不由的帶上了一絲耐人尋味的神色。

此刻,絲毫不知道被自己敬重的爺爺,此刻心中某處的某個念頭的皇甫靜琳,正在盤問著葉一鳴。

「小子,這果樹你懂移植嗎?」

「懂一些!」葉一鳴點點頭道。

「不會像我之前那樣吧?」皇甫靜琳不放心的又問一句。

「放心,作為一個合格的煉藥師,這些常識我還是清楚,讓我移植的話,絕對可以成功!不過嘛……」

葉一鳴安靜的回答道,可說到最後卻是話鋒一轉。

「不過?還有什麼不過,你倒是說清楚啊!你一個大男人婆婆媽媽的,墨跡什麼啊?乾脆一點,趕快說清楚。」

早就被晶靈青霜果的奇特美味,所徹底著迷的皇甫靜琳,見葉一鳴回答如此墨跡,她倒是有些忍不住了。

可她卻是不知道,在她說出這番話的時候,葉一鳴眼中卻是閃過了一絲陰謀得逞光芒。(未完待續。。)

… 「其實也沒什麼大事!」

葉一鳴輕輕一笑,不快不慢的說道:「就是這晶靈青霜果的果樹,需要在有些獨特的環境下,才能順利成長,若不然,會影響晶靈青霜果的開花結果,甚至延長其生長周期。而且若是嚴重的話,讓果樹直接枯死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皇甫靜琳也不笨,很快她也明白過來,葉一鳴說出這番話的用意。

「哼,你乾脆直接說,這果樹就你有何時的地方種植不就得了?還需要這麼拐彎抹角什麼啊?」

冷冷的哼了一聲,皇甫靜琳看向葉一鳴的目光,帶上了一絲不屑。

不過,她也么真的生氣什麼,而且從剛剛毀於自己之手的那顆果樹情況來看,她對葉一鳴的話,倒是有些相信了。

事實上,葉一鳴也確實沒怎麼說假話。

這晶靈青霜果樹,確實不能在一般地方種植,只不過沒他所說的那樣嚴重,會出現枯死的結果罷了。

晶靈青霜果的果樹,雖然嬌貴異常,但始終是靈果一級的果樹,只要放置在擁有濃郁混沌靈氣的地方,倒是可以順利生長下去開花結果。

這樣的環境,就算是用一些靈晶,那也是能創造出來的。

不過,葉一鳴倒是見九長老皇甫赫泰,似乎不在意這些晶靈青霜果樹,一時間他倒是有了一些心動,這才如此說罷了。

然而,皇甫靜琳的話,卻是讓他有些尷尬苦笑了。

畢竟這也算是揭穿了。他心底的小把戲了。

正當葉一鳴有些尷尬的時候,九長老皇甫赫泰大手一揮。決定了這些晶靈青霜果的歸屬。

「行了,這些果樹就讓一鳴收著好了。反正我們這裡也只有他對這些果樹,有些詳細的了解,琳兒你就別胡攪蠻纏了!」

自己九爺爺都這樣開口了,皇甫靜琳也沒在好對葉一鳴說些什麼了。

不過,她倒是機靈,趕緊將那些晶靈青霜果樹上,已經成熟的晶靈青霜果,全部採集了出來,當著眾人的面。來了個中飽私囊。

對於這一點,葉一鳴到也沒說些什麼。

畢竟他可是佔了大便宜,而且已經成熟的晶靈青霜果,也就是不足總數的兩成,這根本不算什麼。

倒是看向那可枯死的晶靈青霜果樹,葉一鳴眼中無比的惋惜。

好好的一個珍貴晶靈青霜果樹,就這樣沒了,這真是太可惜了。

那可是一件六階神器啊!

不一會之後,葉一鳴使用神國之力。將一整塊帶著十三棵晶靈青霜果樹的土地,收入神國,讓寶靈兒他們去處理了。

除了這晶靈青霜果樹,這一處果園還有其他不少果樹。

甚至其中九長老皇甫赫泰。還得到了三棵帝品果樹,雖然只是三顆帝品一階靈果的果樹,但這也算是一個大大的收穫了。

待最後結算的時候。除了葉一鳴那十三棵晶靈青霜果樹,與九長老皇甫赫泰手中三個帝品果樹。這一次的收穫,還有三十七棵皇品果樹。上百顆王品果樹。

此外還有若干少量的藥材不等,總的來說,這一次的收穫可是不小了。

可就在眾人準備離開的時候,地面卻是微微一震,似乎有什麼東西出土了一般。

而且地面的那股震動,越來越劇烈,很快大地裂開,出現無數條一米,甚至是數米寬的巨大裂痕。

早在地面震動的時候,葉一鳴與眾人就飛到了半空中。

看著地面多出來的無數條裂痕,眾人心中可是疑惑的很。

如此巨大的動靜,自然引起了其他兩方的人注意。

就算是不注意也不行了,因為這股震動,很快就波及到整個果園了,連帶大夏皇族與坤空一族分配到的地方,也都開始震動了。

而且隨著震動,他們那些分配到的地方,也都出現了一條條巨大的裂痕。

此刻,眾人飛至半空中,都是一臉的疑惑。

倒是少數幾人,像是九長老皇甫赫泰,與那大夏皇族的老者,還有那坤空長歌身邊的蔡老,似乎想到了什麼,臉色猛地一變,略微的驚喜起來,眼中爆發出陣陣精光。

「大家注意了,看這樣的情況,應該是這地底都什麼寶物出土了,你們要小心一些。」

很快,在葉一鳴與眾人驚疑的時候,九長老皇甫赫泰的聲音,在他們心底響起。

說到之後,九長老更是看著葉一鳴與皇甫曦兩人,然後對皇甫靜琳囑咐道:「琳兒待會若是出現了什麼狀況,你帶著一鳴與小曦兒趕緊離開!」

「九爺爺,我明白了!」皇甫靜琳輕輕的點點頭。

可他並不知道,此刻皇甫赫泰卻又是,暗中對葉一鳴一人傳音了。

「小子,你做好準備,一旦發生什麼意外情況,不要管我們,你與琳兒、小曦兒三人小心一些,若是情況不對,你直接帶著她們兩人離開瞬移出這座府邸。」

九長老皇甫赫泰的話,讓葉一鳴心中更加疑惑了。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讓九長老皇甫赫泰如此謹慎?

但很快,葉一鳴就明白了。

轟!

從開始到現在 突然一聲巨響,從地底深處傳來,爾後,一道巨大的光柱從地底深處深處。

衝天而起,直入虛空深處!

但更加重要的是,在光柱出現的那一瞬間,葉一鳴察覺到了,由那光柱所爆發的地方,突然出現了一股極強不同尋常的氣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