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就是這麼容易評上的專家,他在這裡混了二十多年,關係沒少走,卻愣是沒有能夠評上,所以,他做夢都想著要評上專家,每當聽到有人喊他專家,他都是特別的高興,尤其是這次馬上又面臨一次評審了,這次他吸取了以前的失敗教訓,關係走得更多了,方方面面都已經打點得差不多到位了,是很有希望評上的。

因此他的內心之中,好幾次做夢都夢到他真正的被評上專家,他的相片貼在醫院門口的專家欄上的情形,從夢中笑醒了過來,這護士其實只是為了托高他的身份來譏誚打擊蕭易的一句話,卻讓他感覺整個人都舒坦了開來,心中暗暗決定,這個醒目的小護士,回頭要是評上了專家,一定要好好提拔提拔。

「不好意思,我沒有在醫學院聽過課。」

蕭易搖了搖頭,有些遺憾地道,「而且,我知道你是個東西,但是你也不用拿我是一個人這個事實來強調襯托這一事實的,我感覺很委屈,你這麼一個東西,我實在襯托不起,而且,誰規定人不可以和醫生探討病情的?除非,那個醫生和你一樣,也是個東西而不是人?」

「噗哧!」

聽到蕭易的話,旁邊的王青青再也忍不住的噗哧一聲笑出了聲來,但馬上,她便又警醒了過來,趕緊的掩住了自己的嘴唇,心中暗暗的著急了起來,蕭易替她出氣,她當然是高興的,可是二嬸的病還是要救治的啊,得罪了醫生回頭延誤了病情怎麼辦? 「你……」

護士沒有想到蕭易這麼伶牙俐齒,一時間不由得被他氣得臉色青一陣白一陣,話都說不出來了,眼裡更是簡直要噴出火來,但馬上,她便反應了過來,對那醫生道,「王醫生,這種不配合治療的病人,我們還是不要管了,免得惹火燒身。」

「你們不用去交費了,你們打哪來,給我滾回哪去,護士,叫下一個病人。」蕭易的話,可不僅打擊到了護士,還連帶著打擊上了醫生,不用護士說,王醫生的臉色,也已經氣得如同豬肝色一般了,聽到護士的話,毫不猶豫地道。

旁邊的李小梅和王青青兩人聽到醫生的話,頓時臉色一變,王青青變得臉色煞白,旁邊李小梅的神情,也已經有些責怪蕭易了,雖然她也對這一對醫生護士有些生氣,但是她現在痛得要命,這醫生就是她的救命稻草。

「你不用著急趕我們走,我問完幾個問題,也就會走了,我們辛苦的排隊挂號,交了錢,問幾個問題,總不算為過吧,就算是鬧起來,我們也不理虧。」

王青青正要說幾句服軟的話,同時提醒一下蕭易,不再要得罪這個醫生,但時她的話還沒有說出來,蕭易已經搶先一步說話了,他的臉上,絲毫沒有被醫生和護士嚇倒的樣子,臉上依然平靜地道。

「哼!」

王醫生聽到蕭易說鬧起來,心裡一個激靈,頭腦清醒過來,他現在正在評級的關鍵時期,要是真的鬧出了點事來,不管最後處理結果,自己是有理沒理,都肯定會給評審委員會留下不好的印象,搞不好評級的事就要泡湯了。

趕病人走的事情,他也便不敢再提,只是卻也不願就這麼服軟的回答蕭易的話,只是鼻子冷哼一聲。

蕭易見王醫生的神情,便知道自己擊中了他的軟肋,他也怕鬧起來,對他的態度也不以為意,嘴角浮起一絲輕蔑的笑意,開始問了起來:「我想請問醫生,你究竟是根據什麼認定病人是急性闌尾炎症的?」

「這是我的專業。」

王醫生冷哼了一聲道。

說話的時候,他的眼角露出一絲不屑,要是別的複雜一點的病症,他還真不一定能診查出來,但是像這種急性闌尾炎症,他已經治過好幾例了,而且,就憑這小子,也配質問他?又能質問出什麼來?

他和那個護士一樣,都覺得蕭易應該就是附近什麼醫學院的學生,上了幾堂課,聽過幾個病名和藥物,便自以為已經是一個神聖的醫生了,能夠救死扶傷了那種,但凡聽到點什麼,都要插上一點嘴,表現一下自己的實力那種。

「專業,好牛的專業!」

蕭易嘴角浮起了一絲冷笑,卻並沒有繼續糾纏下去,繼續目光炯炯的問道,「如此說來,你確診為闌尾炎了?」

「不錯!」

王主任不知道為什麼,看著蕭易炯炯的目光,聽到他多次問起這個,心中忽然一虛,生出一絲疑惑,難道自己診斷出錯了?但馬上,他便把這種可能拋出了腦後,理直氣壯地直視蕭易的目光道,他不信,他會診斷出錯,那女人的癥狀,明顯就是急性闌尾炎症的癥狀,不會有錯的。

而且,就算真的錯了,這個小毛孩懂個屁!

「那麼,這上面的藥物,都是治療急性闌尾炎症的了?」

聽到王主任再次點頭確定答案,蕭易嘴角的譏誚之色,越發的濃郁了,他又揚了揚手裡準備去交費的藥物單。

「不錯。」

王主任心猛的跳了一下,這上面的藥物,除了治療闌尾炎的藥物外,還加了兩三個葯,都是保健性質的,沒有任何的作用,但是價值卻不菲,就算是那幾個闌尾炎症的藥物,他也是往貴了開的,明明有些國內的便宜的處方葯,可以搞定的,他全開了昂貴的國外進口藥物。

很多的醫生,開貴葯都是對著那些權貴開的,但是他卻一直都恰恰相反的,越是一眼看去,就知道是平頭老百姓的,他的葯,就往死里開,原由很簡單,他很清楚,若是對那些權貴們下手的話,搞不好他們哪天找個同行一問,知道自己黑人家,很可能就惹大禍了,但是這些平頭老百姓,哪裡有幾個認識什麼醫生的?

就算真的運氣不好,遇到了這樣的,那也無所謂,他們能把他怎麼樣?

而且根據他的經驗,通常這些平頭老百姓,見到他們這些大醫院的大醫生,根本都連個屁都不敢放一下,把他們當成大神醫一般的奉承著,喘口氣都生怕得罪了他們,哪裡敢多廢話,去質疑一下他們所開的葯?

助理媽咪:總裁爹地,乖乖投降 這也是他總結出來的,這些平頭百姓,骨子裡都是犯賤的,就是不能態度太好,一定要冷面相對,越是態度好,反而人家越是覺得疑神疑鬼的,怕你不是個醫生,這也是為什麼他一開始就對李小梅冷冷淡淡的原因之一。

他不知道蕭易怎麼會這麼問,但是他還是咬著牙,點了點頭。

他就不信了,蕭易這種毛頭小孩,看年紀,充其量也就一個大二的學生,有那水平會認得出來那些藥物。

「你確定全部都是?」

蕭易眯起了眼。

「確定,你要治就快點去交費,在這裡羅嗦這麼多幹什麼,拖延了病情可別怪我!」

王主任心再次跳了一下,但他還是堅信,這小子不可能知道自己開的藥物,而且就算真的看出了,那又怎麼樣?想到這裡,他也厭煩了蕭易的這種問話了,厲聲喝斥道,說話的時候,他也感覺出來了,旁邊的王青青和病人,看起來比較軟一些,因此,他的目光也狠狠的瞪了一眼兩人。 「蕭易……」

王青青不明白蕭易剛才幹嘛這麼問,但是看到現在那王醫生已經開始忍耐不住了,目光向自己和嬸嬸瞪來,連忙扯了一下蕭易。

「你放心吧。」

蕭易輕輕的拍了拍王青青的肩膀,向她投去了一個放心的眼神,然後朝王醫生的胸前的牌子望了一眼,嘴角浮起了一絲淡淡的冷笑,「王兆國是吧,你很好,果然是醫術高明,醫德高尚,人民醫院的專家水平,果然非同凡響。」

「你什麼意思?王專家的醫術,當然高明了,還需要你來說嗎?」

那護士沒有聽出蕭易語氣中的譏諷,聽到蕭易的話,還以為他真心的服了他呢,立時在旁邊譏誚地道,目光中帶著一絲冷笑,小子,現在才拍馬屁,晚了,你,哦不是,你就準備好錢包吧!

她跟在這個王醫生時間不短,對他的行為還是知道些的,就算你對他恭恭敬敬的,他都是要宰上你幾刀的了,你現在把他得罪的這麼慘,和他硬碰硬,那還不把你宰到吐血,看他們這衣著打扮,搞不好都要傾家蕩產。

「呵呵。」

蕭易淡淡的一笑,沒有再理會兩人,轉過頭,走到李小梅的面前,望著對他和王青青投來責怪的目光的李小梅,也不以為意,笑了一下道,「阿姨,我叫蕭易,是王青青同學的校友,也是她的朋友,你別擔心,你的病症不嚴重,我馬上就能治好,不過暫時,還要再委屈你一會。」

他說的並不是安慰她的話,他其實剛才第一眼,便看出她什麼病症了,正是看出了她病症不嚴重,才沒有這麼著急,不然的話,他早就出手了。

你能治好?

牛皮吹得倒是夠大的。

旁邊的王主任和護士聽到蕭易的話,瞪時嘴角浮起了一絲冷笑。

急性闌尾炎雖然不是什麼大病,算是人群中比較常見的疾病,但是卻也不是像是傷風感冒那樣,喝個小柴胡就治好的日常疾,搞不好,還是要做手術進行切割手術的,眼前這個,從目前看,倒確實不算是很嚴重,還不至於要去做切割手術的樣子,但他們絕對不相信,眼前這個小毛孩能治好。

要是隨便一個醫學院的學生,都能治病的話,那醫生這個職業也未免太簡單了。

「蕭易,你說真的嗎?你真的會治病嗎?那太好了!」

王青青也瞪大了眼睛,一臉不可置信的望著蕭易,隨即臉上露出驚喜的神色地道。

但驚喜不到一會,她的臉上,便又露出了狐疑的神色,「可是我記得你上次說,你是數學院的,不是醫學院的啊?」

「嗯,我確實不是醫學院的,我看病是跟著我爺爺學的。」

蕭易笑了一下,想不到王青青還記得他上次過的事情,他都不記得和她說過他是數學專業的了。

跟著爺爺學的?

這也敢拿到這省人民醫院來炫?

王醫生和那個護士聽到蕭易的答案,兩人差點沒有噴出來,他們剛才聽蕭易咄咄逼人,還以為蕭易是附近什麼大學醫學院的學生呢,想不到,就這,還是高看人家了,人家壓根就不是醫學院的學生。

對於蕭易說的跟爺爺學的,他們的腦海里情不自禁的浮起一幅圖畫,一個頭髮發白,穿著破爛的落魄的赤腳醫生,在教授蕭易什麼叫感冒,什麼叫小柴胡沖劑的情景。

王主任更是徹底的放下了心來,鄉下的赤腳醫生,能有什麼見識?恐怕都不知道什麼是安利,什麼是湯臣倍健吧?哪裡有可能認得出來他開的那幾味進口葯,只怕連藥物名都沒聽說過。

「啊!」

王青青聽到蕭易答案,臉上也不由得愕了一下,露出了一絲猶豫之色,目光望了一下二嬸,見二嬸已經使勁在搖頭了,明顯的是不相信蕭易的醫術的,只得咬了咬牙,心中有些內疚地對蕭易道,「蕭易,那個……」

說話的時候,她的眼睛都不敢去看蕭易,畢竟,人家這麼信任她,這麼努力幫她,她卻不信任人家。

要是我自己的話,肯定相信他的,可是二嬸不相信他,我也沒有辦法。

王青青在心中這樣的安慰自己。

可就在她的話還沒說完間,卻忽然聽到二嬸發出了一個恐懼的「啊」的一聲。

她也顧不得說下去了,趕緊抬起頭向二嬸望了過去,這一望之下,她不由得徹底驚呆了。

只見二嬸的眼裡帶著驚恐的神色,而蕭易正手持一根閃閃發光的銀針,刺在她的腹部。

「蕭易,你幹什麼?」

好一會,王青青才回過神來,對蕭易大聲的道,她的語氣中也帶著些責怪的意味了,他怎麼能這樣魯莽呢,要是她的話倒沒關係,可是二嬸要是出了點什麼意外的話怎麼辦?

「好了,現在已經基本不會再痛了。」

蕭易聽到王青青有些責怪的語氣,看著她有些責備的眼神,卻並沒有責怪她,他知道她的顧慮,卻也沒有回答她,而是輕輕的撥出了自己的針,對坐在椅子上的李小梅微笑道。

「啊?」

李小梅聽到蕭易的話,如夢初醒般的醒了過來,發出了一聲驚呼,然後似乎是在感應蕭易的話,又似乎是在感應剛才那一針,有沒有傷到自己,畢竟,剛才她親眼看著那麼長的一根針,整個插入了她的腹部。

「我……真的好了?」

可是當她感應了一下之後,她的臉上,頓時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彷彿見鬼了一般的望著蕭易,一軲轆的從那張躺椅上站了起來,大喊了一聲。

她的這一下,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呆住了。

每個人都露出不可置信的目光的望著李小梅。

王主任和那護士兩人都知道,急性闌尾炎是怎麼回事,怎麼可能這麼刺一針就全好了?

可是要說假的,這個女人,怎麼又好像真的沒事般的站了起來呢?

王青青也怔住了,蕭易居然真的治好了嬸嬸?而且,治得這麼簡單?就這麼一針就好了? (感謝書友好耶!的打賞支持,拜謝!)

——————————————好在,就在眾人感覺精神受不住刺激的時候,蕭易出言安慰眾人了。

「還沒有好,我只是把痛止住了,病要等真正的醫生來看,你們等一下,我現在就叫醫生過來。」

蕭易看著李小梅和王青青兩人不可置信的神情,笑了一下,說到後面的時候,他的目光又若有深意的望了一眼如釋重負的坐了下去的王主任,他這個病症,其實,他自己就可以治好,但是他已經決定了,絕對不能讓這個叫王兆國的醫生,繼續這麼逍遙下去,這一次,一定要狠狠的打擊一下這個醫生中的敗類,給他個一生深刻的教訓。

說完,便掏出了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王青青聽到蕭易的話,不由得愣了一下,什麼叫現在就叫醫生過來?現在這邊不是有一個醫生了么?

但是看到蕭易手裡拿著電話,她也不好意思去打斷他,只得等他打完電話再問了。

李小梅聽到說自己的病沒有好,也一下子沒有了剛才的驚喜,望著蕭易,想要問清什麼,也是看他拿著電話,不好意思問。

「喂,是安爺爺么,我是小易呀,嗯,我現在在省人民醫院,不是我,是我一個朋友,嗯,在急診室這邊,嗯,有個叫王兆國的醫生的這邊,好的,那我等你!」

蕭易的電話講得很快,只講了幾句便放下了電話,轉過頭對李小梅和王青青笑道,「好了,我已經打電話叫了醫生過來了,他們還有十分鐘就過來了。」

「你有認識這裡的醫生嗎?」

王青青吃驚地問道。

「也算是吧,其實是我爺爺認識的一個人。」

蕭易笑了一下。

「耶,那太好了,二嬸,我們等一會吧,這個醫生,一看就不是什麼好貨色,我們不要讓他來治了。」

王青青聽到蕭易的話,估計就是蕭易認識個和他爺爺有過一面之交的醫生,也不是那什麼特別熟的,也就不再多說,生怕掃了蕭易的面子,一臉高興地道。

她的高興倒不是裝出來的,雖然蕭易和那個醫生可能交情泛泛,但是他好賴已經答應過來治病了,而且好賴認識,估計怎麼也好說話些,再說,就算是再來個態度更差的,她也覺得寧願要那個來治,眼前這個王醫生,她已經討厭到骨子裡了,反正現在二嬸看起來也不痛了。

「嗯,這位同學,真是謝謝你了。」

李小梅也對那個醫生一直就沒有好感,只是剛才苦於生怕沒人給自己治病,才一再忍氣吞聲的,現在聽到有認識的醫生來治,頓時便高興了起來,只是神情望著蕭易微微有些內疚,剛才她還不相信人家,還責怪人家來著。

「哼,你們要是不治病的話,就趕緊出去,還有人在門口等著!」

旁邊的王主任也沒有想到蕭易這個樣子,居然還認識醫院的人,頓時臉色鐵青了起來,看著他們幾個欣喜的神色,更是直接怒不可竭的地道。

「好了,我們出去吧,在門口等,不要影響這位王大神醫看病了。」

蕭易淡淡的笑了一下,便轉身走了出去。

「走吧,二嬸,我們到門口去等。」

王青青拉著二嬸跟著走了出去,出去的時候,還狠狠的向著那個醫生哼了一聲。

「真是豈有此理!」

王醫生看著王青青那個哼的眼神,氣得眼睛都幾乎要翻白了,再也忍不住的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

「王主任,你別生氣,為這種鄉巴佬生氣,不值得,再說了,我看,他們回頭就得乖乖的來找您?」

護士望著門外的方向,冷笑了一聲道。

「怎麼說?」

王醫生有些不明白地望著護士,他還是不明白人家都說了找了熟人了,怎麼還會回來找他呢,再說,他們怎麼還可能回來找他呢?

「王主任,你在醫院工作這麼多年,你想,咱們醫院,有個姓安的醫生嗎?反正我是沒有想到有。」

護士帶著一絲討好的笑容道。

「啊,我怎麼沒想到這點呢,敢情那小子是在吹牛的呢啊!」

王主任一聽護士的話,立時反應了過來,猛的拍了一下後腦勺,驚喜的笑了起來。

「正是,那小子,就是想在他那個女朋友面前顯擺一下罷了,哼哼,我看他等下怎麼圓場。」

護士冷哼了一聲,不屑地道。

「哈哈,不錯,你不錯,夠醒目,專業水平高,好好乾,我一定不會忘記你的好處的。」

王主任點了點頭,滿意的對這個護士道,說完,目光望著門外,眼裡露出一絲猙獰,「這幾個鄉巴佬,不回來便算罷,要是等下他們真的回來,老子讓他們不死脫層皮!」

蕭易和王青青還有李小梅三人出來門口說了會兒話,王青青問了會李小梅怎麼突然生病,又問了會她過來看病的過程之後,才幾分鐘不到,便聽到前面的走道上,傳來一陣的轟動,兩人連忙停下說話,轉過頭向著走道望了過去。

一轉頭,兩人便見到一個頭髮花白,戴著一副學者型的眼鏡,但是腰板兒筆直的老人,大踏步的向著這邊走了過來,他的身後跟著十幾個人,全部都是身穿著白大褂的,靠他最近的,是一個年輕人,他的手裡拎著一個有些陳舊,現在已經很少能夠看到,只有在一些古裝電視劇中的那些大夫身上才會看到的那種老式藥箱。

難道這邊有什麼大人物生病了嗎?

剛才好像也沒有見到啊。

王青青看著這個陣仗,不由得生出了一絲好奇和八卦,這樣的場景,她並不是第一次見到,以前在影視劇中,也經常見到,通常影視劇中,有什麼大人物生病了,進入醫院之後,醫院就會雞飛狗跳的,醫院的院長親自指揮著一群醫院的專家,小心奕奕的對病人進行會診,認真詳細的排查,診斷病情,最後還要進行開會總結最佳的治療方案。

眼前這場面,雖然不知道是不是院長親自出馬,也沒影視劇中那種院長臉紅脖子粗,雞飛蛋打的局面,可也差不多,這群人所過之處,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過去。 「小易啊,可算是又見到你了,真是想不到,你還記得我這個老骨頭啊!」

就在王青青在心中暗暗的揣測著究竟是什麼大人物生病,要勞動這麼大的陣仗的時候,一幕她這輩子都不可能想象到的,本世紀最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只見那個走在最前面的頭髮花白的老頭子,在快到他們面前的時候,猛的像是吃了興奮劑似的,一臉激動的,以趕緊劉翔的速度,直奔著蕭易沖了過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