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就是在怒沙蒼狼駕著一片黃沙飛到了半空中的事後,忽然有一大片樹木,竟將地上的那些大螞蟻唰唰唰的刺成了碎片,眨眼間又蜂擁而至的將鐵不問和怒沙蒼狼,纏住后托回到了地面上。

而那時候萬劫剛好將明心的法術封印完畢了,而且還隨手向他的身上釋放出了一條金剛鎖鏈,將他牢牢地鎖在了一顆大樹上。

那時候費理等人也飛到了萬劫的身旁,頗為無奈的向明心看了過去。

當時將明心的事情解決了之後的萬劫,在聽到了怒沙蒼狼還有鐵不問那些兇狠的喊叫的時候,忽然頗為平靜地向費理等人說了句:「麻煩你們暫時先將明心帶到,北冥前輩和鍾離前輩那裡去,一會兒我處理完了怒沙蒼狼的事情之後,咱們立刻就和他們去補償一下,明心所犯下的罪孽!」

說完后他便在小雪等人投給他的那種,不太理解的眼神的注視下,向怒沙蒼狼哈有鐵不問足了過去。

注意到萬劫走到了自己面前的鐵不問,忽然放下了所有反抗的舉動,任由著那些大樹將她緊緊的纏繞了起來。

對於他那些舉動似是有所明白的萬劫,微微皺著眉頭看了看他們,忽然滿含霸氣的向他們怒喝道:「你們這兩個作惡多端的賊人,你們以前有想過也會這樣敗在別人的手上嗎?」

他的話剛說完鐵不問忽然語氣強硬的說道:「死小子,我知道你有著那雙,比明氏一族的百靈之眼還要厲害的瞳術,而且你還是一個在體內封印著世間所有神獸之首的,東方神龍的印壇,而我鐵不問雖然作惡多端,但也僅僅是一個沒有任何瞳術,而且也僅僅是擁有怒沙蒼狼這一位神獸的印壇,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敗在了你的手裡,那根本是毫無懸念的。」

他的話剛說完怒沙蒼狼忽然怒吼著說道:「臭小子,雖然你把我們從明心那混蛋的奪心術中解救了出來,但我也很清楚,僅憑著在你少年的時候,我們將你最重要的那個人殺死了那一件事情,無論怎樣你都是不會放過我們的,而現在我們被你困住了也正是你報仇的大好機會,現在你如果想要殺我們的話那就趕緊動手吧!我們保證不會向你做出任何抵抗的!」

說完后他和鐵不問竟凜然無懼的瞪向了萬劫。

那時候真的很想將他們立刻除掉,從而為東方得土報仇對萬劫,看著他們那滿含豪情的樣子,一時間竟對他們生起了一些佩服之意。

畢竟向他們那種敢作敢當的壞人,在某種程度上真的比那些,平日里總是擺著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在人前晃悠著,世界上卻是一個陰險至極的偽君子,要光明磊落得多。

而那也正是世間很多人都寧願和真小人結交,也不遠和那些偽君子有任何瓜葛的原因所在。

面對著怒沙蒼狼和鐵不問那種相當倨傲的態度,當時已經飛到了萬劫身後的北冥幽殘,忽然冷冷的說道:「你們這兩個陰險狡詐的小人,現在已經被這個小傢伙制服住了,難不成還有什麼不服氣的嗎?」

聽了他那些話萬劫也頗為平靜地,向怒沙蒼狼還有鐵不問說道:「雖然我和你們有著血海深仇,但我東方萬劫向來做事光明磊落,你們如果現在對於這樣的結果感到不服氣的話,盡可以將你們的意見全部說出來,只要你們說的在理,我一定會按照你們所說的那些要求,和你們進行一場公平的較量的。」

他的話剛說完鐵不問忽然頗為不相信的說道:「小娃娃,你不是在和我們開玩笑吧?我們可是你的生死大地好不好?難不成你真的為了那所謂的公平,寧可不是用你那雙奇怪的瞳術,單單憑藉著你自己那些普通的招式,來和我們較量?」

聽了他那些話就在萬劫剛要說話的時候,也已經站在了萬劫身旁的鐘離百樂,忽然頗具警示性的向怒沙蒼狼還有鐵不問說道:「你們這兩個作惡多端的匪類,現在既然已經敗在了東方之城的這位小先生的手裡,就應該心服口服的任憑人家對你們處置,何必要逞一時的口舌之爭,來掩飾你們那無能的手段呢!」

可他的話剛說完,萬劫忽然將他的開悟之瞳眨了幾下,眨眼間他的眼睛便恢復成了一副,黑白分明的正常人的眼睛,而那時候他也頗為爽快的,向鐵不問還有怒沙蒼狼說道:「既然你們說我使用我的瞳術對付你們,你們感到很不服氣,那現在我就不使用我的瞳術,只是用其他的本領來和你們較量,如果你們再一次敗在我的手上的話,那時候你們不知道還有什麼話好說嗎?」

對於他那個決定當時就很不贊同的北冥幽殘和鍾離百樂,在看到了他收住了自己的開悟之瞳之後,立刻有所擔心的看向了他。

可那時候鐵不問卻相當爽快的說道:「好!小娃娃,你果然是一條響噹噹的英雄好漢,更不愧是我鐵不問多年前最欣賞的衣缽傳人,現在我就答應你,只要你不使用那種瞳術來和我們交戰,如果我們再次敗在你的手上的話,我們一定心服口服的聽后你的發落!」

他說完后怒沙蒼狼也非常爽快的說道:「小娃娃,你果然比那個卑鄙無恥的明心夠男人,現在老子也答應你,只要你不使用那種瞳術來對付我們,哪怕是我們被你殺掉了我們也會毫無怨言的。」

聽了他們那些話萬劫立刻慎重的點了點頭,然後語氣冰冷的說道:「我在這裡事先聲明,咱們之間這場戰鬥,就只是咱們之間的事情,你們一會兒在和我交戰的時候,決不能去攻擊我的那些朋友們,如果你們膽敢向明心那樣,對我的那些朋友突下殺手的話,我一定會讓你們承受到,比剛才明心所承受的那些痛苦更加凄慘的痛苦的。」

聽了他那些話怒沙蒼狼和鐵不問一下間立刻想到了,剛才明心遭受那些痛苦的時候發出的慘叫生,一時間都心驚膽顫了起來,但他們卻強作鎮定的齊聲說道:「小娃娃你就放心吧!我們向來說話算話恩怨分清,在和你交戰的時候,我們一定不會去攻擊其他人的。」

聽了他們那些話萬劫才較為放心的點了點頭,然後他便頗為禮貌的向鍾離百樂和北冥幽殘說道:「兩位前輩!麻煩你們暫行迴避一下好嗎?我現在要和怒沙蒼狼還有鐵不問,解決我們之間的事情了!」

他的話剛說完鍾離百樂立刻語氣強硬的說道:「這裡是我中原帝國的邊境重鎮,你們現在要在這裡解決你們的私人恩怨,本座絕不會放任我中原帝國一城百姓的生命安危不管,單憑你的一句話就貿然離開的!」

他說完后北冥幽殘也冷若冰霜的說道:「東方先生,在明心的事情上,本座已經向你做出了讓步,直到現在還沒有向他清算,我國那數千條人命的那筆賬呢!而怒沙蒼狼和鐵不問這兩個匪類,在多年前就曾率眾侵犯過我國邊境,無論如何本作現在都不能放任他們和明心,不明不白的從本座的眼前逃走。」

說完后他們二人便很有默契的將明心押了起來,轉瞬間飛到了一旁的高山上,和費理等人又一次做起了壁上觀,想要再一次看看萬劫,除了他那雙令人敬畏的開悟之瞳以外,到底還有怎樣高深的法術。

而那時候看到了,北冥幽殘和鍾離百樂帶著明心離開的怒沙蒼狼,忽然將他們心裡懸著的一顆大石頭放了下去。

說實話他們對於北冥幽殘還有鍾離百樂,以及大地麒麟和玄武那絕對是相當的忌憚的,尤其是對於北冥幽殘和玄武。

在看到他們的那一刻,怒沙蒼狼一下間便會想到了,在很多年前他們一族的生靈,差一點被玄武所施展出的那滔天的洪水,全部淹死的凄慘景象。

也就是在北冥幽殘等人走開的時候,萬劫看了看東方那初升的太陽,忽然目露凶光的向鐵不問還有怒沙蒼狼冷冷的說了句:「現在新的一天已經開始了,咱們也快些了斷咱們的恩怨吧!」

說話間他便負手而立的飛到了空中。

那時候鐵不問和怒沙蒼狼,同時極為霸氣的怒喝了聲:「好!」

說完后他們也飛到了空中,和萬劫相對而立的對峙了起來。

!! 眼看著萬劫又要和怒沙蒼狼還有鐵不問打起來了,就在費理等人極為擔心的注視著他們的時候,明心忽然有所擔心的說道:「東方萬劫自從再次現身後,直到剛才的時候都已經和老夫打了那麼長時間了,現在的他就算是能力再強大,公里在怎麼身後,如果不憑藉著他的開悟之瞳的話,他能夠贏得了和那兩個傢伙的這場大戰嗎?」


聽了他那些話杜文文忽然言辭譏諷的說道:「明先生,想不到你這位明氏一族的大將,現在竟然也為東方萬劫擔心起來了,這可真是天下奇聞哦!」

他說完后費理也頗為輕蔑的說道:「可不是嘛!據我所知,你們明氏一族的人好像自從萬劫現身之後,就一直有著想要見他除之而後快的意思吧!而且他現在不但破壞了你的好多事情,而且還將你大部分的法術封印了起來,現在你為他擔心?這是不是有點黃鼠狼給幾百年的意思啊?」

就在他們說話的時候,小雪和真真卻一直全神貫注的看著萬劫呢!

也就是在費理的話剛說完的時候,明心忽然頗為平和的說道:「文文,費理,我知道你們因為我做過的很多事情,對我都很不滿,而且也對我非常的不屑一顧,但無論你們怎麼理解我,這次我是真的在為東方萬劫而擔心呢!而且我也盼望著他能夠堂堂正正的,將怒沙蒼狼還有鐵不問一舉幹掉!」

聽了他那些話費理立刻很不理解的說道:「為什麼啊?難道你就不盼著他們儘快的大哥兩敗俱傷,然後由你去簽字將他們解決掉嗎?」

他的話音剛落明心登時蠻狠仇恨的說道:「因為在以往鐵不問率眾偷襲咱們東方之城的時候,曾多次殘殺過我們明氏一族的人,而且我唯一的兒子明復邦,在前幾年就死在了鐵不問的利爪下,如果我兒現在還活著的話,他已經和我們家復祖差不多大了,而且以他的才能,肯定可以和復祖光大我們明氏一族的!」

聽了他那些話費理等人一下子都頗為同情他起來了,而那時候他有神色倨傲的說道:「最主要的是現在東方萬劫,是以東方之城的勇士來和那兩個傢伙進行戰鬥的,而且現在在這裡觀戰的,就是名動天下的北冥公子和南宮先生,這一戰無論怎樣,東方萬劫都不能丟掉咱們東方之城,乃至整個東方帝國高貴的尊嚴,所以他必須要贏得這場戰鬥的勝利,而且必須要將那兩個傢伙的腦袋親手斬下來!」

說到最後的時候,他的雙眼中忽然閃動出了一道寒意森然的冷光,一下間讓杜文文很不自然的渾身抖動了一下。


而那時候北冥幽殘和鍾離百樂聽了明心那些話,相識了一眼什麼也沒說,便繼續向萬劫還有怒沙蒼狼與鐵不問看了過去,他們也在等待著那場戰鬥的最終結果呢!

就在萬劫和怒沙蒼狼還有鐵不問,在那逐漸升起來的驕陽中,神情嚴肅的對峙了好一陣子之後,鐵不問忽然目露寒光的怒喝了一聲:「末日黃沙!」

說話間他的兩條手臂忽然變成了兩條洶湧澎湃的黃沙,夾雜著地動山搖般的轟鳴聲,眨眼間將萬劫裹到了一片熾熱難當的黃沙中。

而那片黃沙在將萬劫裹在了裡面之後,竟然還聲勢浩大的向更遠的方向卷了出去,當時已經感受到了那片黃沙所蘊含著的壓迫感的小雪,忽然地喝了一聲:「冰晶神殿!」

說話間她便將雙掌向頭頂上一舉,眨眼間在他們的周圍竟出現了一做晶瑩透明的冰晶宮殿,牢牢的將他們保護在了裡面。

見識到了小雪那一手高招的北冥幽殘和鍾離百樂,一時間都頗為讚許的對著他點了點頭。

可那時候怒沙蒼狼忽然怒喝了一聲:「噬魂銀狼!」

說完后他忽然間,他前面那對巨大的狼爪啪的一下在在胸前一合,眨眼間伴隨著一片銀色光芒,從它的雙爪尖閃動了一下之後,平空中忽然撲出了數以百計的,身披銀色鎧甲怒目圓瞪齜牙咧嘴的銀色蒼狼,揮舞著它們那鋒利的爪子,猶如一群地獄餓鬼一般,在漫天的黃沙中呼嘯著向,已經被卷在了一片黃沙中的萬劫撲了過去。

可就在那些銀色蒼狼即將撲倒萬劫的面前的時候,忽然聽到萬劫頗為霸氣的在那片黃沙中低喝了一聲:「翠竹清宇!」

話音未落平空中忽然出現了一大片翠幽幽的竹林,眨眼間不但將那片末日黃沙全部壓了下去,而且還極為銳利的,將那些銀色蒼狼橫七豎八的刺死在了裡面。

當時本以為萬劫的能力就算是再怎麼強大,如果他不是用開悟之痛的話,無論如何也是抵擋不住,自己所發出的末日黃沙的鐵不問。

眼看著那些翠竹在將那些蒼狼刺死了之後,竟迅速地將它們轉化成了自身的營養,猶如一跳跳兇猛異常的靈蛇一般,夾雜著大量的露水,呼呼呼的向他和怒沙蒼狼翻飛著刺了過去,眨眼間竟將他的衣袍上刺了幾個窟窿。

還好他反應得快,就在其他的翠竹將要此種他的時候,他立刻化作了一片飛沙飄向了遠方。

可面對著那些銳利的翠竹怒沙蒼狼,卻渾不在意的低喝了一聲:「枯朽狂沙!」

說完后它忽然向已經現出了真身的萬劫,噴出了一大片慢慢的漂浮在了空中的細微微的沙粒,轉瞬間那些沙粒竟將那片生機盎然的翠竹,消化成了一大片腐朽枯萎的碎屑。

見識到了那些沙粒的可怕威力的萬劫,忽然將雙手快速地在胸前捏了幾個法訣低喝了一聲:「風遁,流風飛龍!」

轉瞬間在那片黃沙中,忽然出颳起了一條威力驚人的龍捲風,夾雜著轟隆隆的雷電之勢,眨眼間將那片黃沙卷到了天際的同時,還非常威猛的分別向怒沙蒼狼,還有剛剛現出了真身的鐵不問席捲了過去。

可就在那條龍捲風席捲到了怒沙蒼狼和鐵不問的面前的時候,他們忽然同時大喝了一聲:「土遁,金剛蒼狼壁!」

話音未落在他們的面前忽然從地底下,轟隆隆的冒出了一座足有五十多丈高,厚度最少也有三十丈之厚的金剛狼頭牆壁,相當巍峨的在轉瞬間便將那條龍捲風給擋住了。

可就在那條龍捲風撞在了那面牆壁上之後,它竟然嗤嗤嗤的冒出了一陣陣的白色煙霧,然後經快速地凝聚成了一條,只有一個成年人手臂粗細的黑色龍捲風,咔咔咔的向那面牆壁上鑽了進去,時間不長竟在那面金剛牆壁上,鑽出了一個十幾丈深的大深坑。

當時正在遠方看著他們那場戰鬥的鐘離百樂,登時有些驚訝的說道:「不想這東方小娃娃,除了擁有者那樣一雙威力驚人的眼睛之外,他在其他方面的修為也已經如此可觀了!」

可他的話剛說完北冥幽殘卻略微提醒著他說道:「鍾離賢弟,君子之道處萬事而不驚,咱們還是繼續觀戰吧!」

就在他們說話的時候,原本以為總算逃過了一劫的怒沙蒼狼還有鐵不問,剛剛在那面金剛牆壁後面鬆了口氣,卻聽到已經飛到了那面牆壁上方的萬劫,頗為隨和的說道:「想不到你們二位竟然會使用這種,將蘊含在沙粒中的金剛礦物質,快速的凝聚成這麼一座厚實的牆壁的法術,看來我以前還真是小瞧你們了!」

聽了他那句話,怒沙蒼狼忽然在那面牆皮上狠狠地拍了一下,然後極為威猛的怒喝了一聲:「金遁,金剛銀鳳!」

!! 眨眼間那面金剛牆壁,竟變成了一隻銀光閃閃的巨大的鳳鳥,目露寒光的向萬劫撲了過去,那時候怒沙蒼狼和鐵不問也有些疲憊的落在了它的身上,快速的調息起了自己的真元。


可那時候萬劫一邊飛快的躲閃著那隻鳳鳥,向他展開的瘋狂的攻擊,一邊卻又神色泰然的說道:「不錯哦你們兩個傢伙,不但十分擅長土遁術中的沙暴法術,而且竟然能夠將金遁術使用到了這種地步了,看來我也得和你們動點真格的了!」

說完后他忽然將左手一招,眨眼間在他的左手上忽然出現了一把,三尺多長的古樸寶劍,那時候正在調息當中的怒鐵不問,忽然頗為不屑的說道:「小子,難道你僅憑你手中的那把破劍,就想來取下我們的首級嗎?你是不是他高估自己的實力了?」

他的話剛說完,萬劫忽然揮出右掌轟隆的一下子,和那隻鳳鳥的巨爪對了一招之後,忽然飛到了高空中極為自負的說道:「雖然我用這把劍來對付你們,有點殺蟲用龍刃的意思,但現在我也不想和你們有太多的糾纏了,無論怎樣你們就安心的去吧!」

說完后他忽然將右手按在了那把長劍的劍柄上,隨即以所有人的眼睛都難以看清楚的速度,快速絕倫的向那隻鳳鳥還有怒沙蒼狼與鐵不問,刷刷刷刷的劈出了十幾劍,隨後他便刷的一下間飛到了遠處。

可那時候就連北冥幽殘和鍾離百樂也沒有看清楚,他到底有沒有揮動過他手中的長劍。

也就是在所有人都非常疑惑的時候,那隻巨大的鳳鳥和怒沙蒼狼還有鐵不問的身上,竟然爆發出了一陣陣毀天滅地般的轟鳴聲,伴隨著那些猛烈的爆炸聲傳出的同時,他們的身上竟爆射出了一道道深紫色的霹雷,眨眼間就將那隻鳳鳥打成了一片金屬碎片,快速的消失在了一片深紫色的火焰中。

而那時候鐵不問和怒沙蒼狼更是被打得,渾身冒著黃色煙霧,跌跌撞撞的墜落到了一片沙漠中。

看到了那種強橫絕倫的威力的時候,明心忽然極為驚恐地大喝了一聲:「天雷神劍!」

說完后他竟渾身發抖的癱在了那裡,而聽到了他說出的那四個字的,鍾離百樂還有北冥幽殘的臉色,也一下子變了幾遍。

那時候的小雪等人,早已經被那些雷電所發出的驚人威力,震懾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與此同時玄武和大地麒麟還有九尾靈狐,也頗為驚恐的不自覺得渾身抖動了一陣。

眼看著怒沙蒼狼和鐵不問,渾身冒和濃煙,極為狼狽的墜落到了黃沙中,萬劫一閃身便落在了他們的面前目露凶光著說道:「剛才我並沒有使用開悟之瞳的瞳術,而你們卻敗在了我的手裡,現在你們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當時已經感受到了他的身上,散發出去的那種濃烈的霸氣的鐵不問,一下子急火攻心的狂吐了一陣鮮血,看他那樣子就知道已經收了很嚴重的內傷了。

!! 雖然怒沙蒼狼還有鐵不問,真的被萬劫打得受傷不輕的落在了地上,可那時候怒沙蒼狼卻一邊大口大口的喘息著,一邊語氣強橫的說道:「小娃娃,想不到你表面上是一個坦誠真實的漢子,原來骨子裡竟和明心一樣,乃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偽君子!」

聽了它那些話萬劫登時臉色微怒著說道:「手下敗將怎敢口出狂言?我曾經答應過你們,不會使用我的開悟之瞳來和你們對戰,而我剛才也的確沒有食言,你那些話究竟是什麼意思啊?」

說話間他邊將手上的寶劍,重重的壓在了它那顆巨大的腦袋上,目露寒光的瞪向了它。

可那時候怒沙蒼狼卻毫無懼意的說道:「你雖然答應過我們,不適用你那種瞳術來對付我們,剛才也的確沒有食言,可你現在卻用你手中這把世間第一寶劍天雷神劍,來對付我們兩個手無寸鐵的生靈,難道你就不覺得你這樣做勝之不武嗎?」

它說完后剛剛調息完畢的鐵不問,也語氣強橫的說道:「現在你手中有著這把世間第一寶劍,就算是我們在功力最強的時候,也很難抵擋它的威力的,雖然我們這次落敗了,但我們卻不是敗在你這小娃娃的真本事上了,而是敗在了這把世間第一寶劍上了,縱然你現在殺了我們,我們還是不服你!」

他的話剛說完,怒沙蒼狼緊接著便氣喘吁吁地說道:「可不是嘛!我們都是光明磊落的時間英雄,現在我們敗在了世間第一寶劍上面,我們敗的也不冤枉,而且我們雖敗猶榮我們白的坦坦蕩蕩,但我們不服你,我們就是不服你這個陰險卑鄙的小娃娃……」

說著說著他們竟極為自得的大笑了起來。

聽著他們那滿含諷刺意味的大笑,萬劫在心裡思量了良久,忽然將長劍收了起來語氣平和的說道:「既然你們不服氣,那你們就再次說出你們的理由來吧!我東方萬劫雖然早有去了你們性命的心思了,但我一定會讓你們敗得心服口服以後,再取掉你們的性命,有什麼條件你們現在儘管說出來吧!我還是那句話,只要你們說的有道理,我一定會滿足你們所說的所有要求的。」

當時本來就是用剛才那些話,想方設法的讓萬劫再次繞過自己的性命,從而尋找機會一舉將他除掉的怒沙蒼狼和鐵不問,在聽了他那些話以後忽然十分歸一的對視了一下,隨後怒沙蒼狼便一邊不停地喘著粗氣,一邊語氣微弱的說道:「好!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們就在相信你一次!」

他的話剛說完,鐵不問在艱難的坐在地上之後立刻神色委頓的說道:「小娃娃,既然咱們都是天地神獸的印壇,雖然咱們的年齡有所差距,但說實話,你畢竟是這世間威力最為強大的東方神龍的印壇。」

當時萬劫看著他還想要說些什麼羅里八所的事情的時候,忽然冷冷的說道:「有什麼話,你們就乾脆利索的說出來,不要總這樣拖延時間了,現在我真的沒有太多的耐心,再聽你們說那些無聊的廢話了!」

說話間他便將手上的天雷神劍,在鐵不問的面前晃動了幾下,一下子嚇得他渾身發抖的說道:「好好好!你然你想要聽重點,那我也就不和你廢話了!」

看著他那非常害怕的樣子,萬劫立刻不冷不熱的說了句:「那樣最好!」

說話間他便將天雷神劍隨手一擺收了回去,那時候怒沙蒼狼和鐵不問,才較為放心的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

當時已經知道了他們非常忌憚天雷神劍的威力的萬劫,立刻頗為鄭重的說道:「既然你們不願意,讓我使用那把寶劍來和你們交手,那我在下次和你們交手的時候就不使用它了,這下你們總該放心了吧!」

說完后他便負手而立的看向了它們。

那時候怒沙蒼狼慢慢地坐在了地上之後,忽然頗為鄭重的說道:「好的,那既然你和這個小子都是我們天地神獸的印壇,下一次咱們交手的時候,你除了可以使用你平時練成的那些法術以外,完全可以使用你體內的那條死龍來和我們交手,那樣一來咱們也算是公平較量,即便是我們如果不幸再次敗在你手上的話,我們也會毫無怨言的,我這個提議你覺得怎麼樣啊?」

說完后它和鐵不問便靜靜地看向了萬劫。

那時候萬劫雖然在前幾天已經和,封印在他體內的青龍和混沌進行了適當的交流,而且它們也很願意幫助他,可問題是他直到那一刻還不太確定,自己究竟能不能很好的運用,青龍和混沌的威力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