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就在這個時候,塌方現、場忽然「轟隆」地滾來一大塊岩石,以勢不可擋的衝量,「霍」一聲就朝夏馬威撞去!

這塊大岩石的衝擊力和速度實在太厲害了,大到「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都沒明白髮生了什麼事,就看到夏馬威「咚」一聲被撞到了他后腰受了槍傷的位置!

要知道,夏馬威即便身體彪悍,力大無窮,但說到底還是血肉之軀,再怎麼強壯也經不起大岩石如此猛烈地撞擊傷處!

霎時間,夏馬威只感到胸口一陣氣血沸騰,眼前「唰」地驟然一黑,緊抓天梯的雙手情不自禁地一松,整個人立刻和這一塊大岩石一起跌回到雪之國女皇墓裡邊來! 看到這極度危險的一幕,從「麒麟號」軍用直升飛機上緊張地往下張望的「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都「啊!」一下驚叫出聲!

要知道這個時候,夏馬威已經爬到了塌方缺口最上邊的位置,距離地面上差不多有六七十米高,如果從這樣子的高度直接摔下來,那夏馬威真的會在「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眼前活活摔死!

就在「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都認為夏馬威的性命這下絕對保不住了,一出悲劇就要這樣子在「指南針」探險隊的眼前悲情上演的時候,半空之中忽然「嗖」一聲閃出了一隻手臂,在夏馬威即將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之前,硬生生地揪住了下馬威的身軀!

「啊,這是誰幹的?!」「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不禁感受到極為錯愕!

在這樣子千鈞一髮之際,居然會憑空出現一隻手臂,冒著巨大的危險揪住了下落的夏馬威的身軀,先別說做出這一個舉動的準確度和力量感了,單單是被夏馬威下墜的龐大身軀帶動這一隱患,就對自身具有巨大的危險啊!

實際上,還能有誰喲,不就是在夏馬威身後的陳天啊!

是陳天,在下邊看到了夏馬威失手跌落天梯,於是在最關鍵的時候毫不猶豫地伸出了自己的手臂,在夏馬威即將墮入無間地獄的前一刻毅然出手,從一旁「霍」一聲愣是伸出了自己的手掌,極為精準地凌空揪住了夏馬威的身子!

可夏馬威下落的勢頭實在太強大了,電光火石之間抓住夏馬威的陳天只感到一股極為強大的力量驟然傳來,猛地將自己揪住夏馬威的手掌往下邊一扯!

只聽到「嘩啦!」的一聲,夏馬威巨大的下墜之勢悍然帶動了陳天下落,陳天只感到自己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往下邊一沉,懸在長長天梯上的大半個身子立刻閃出在半空之中!

巨大的衝擊力扯動陳天身體的同時,也帶動了陳天的傷口!

陳天只感到一陣劇痛,如同電流一般「唰」地從他的傷口傳遍了

長長的天梯雖然說結實牢靠,但在這樣子巨大的衝擊力作用下也「唰」一聲被被綳得直直的,然後如同鐘擺一般在半空之中搖晃起來,整個場景看上去顯得岌岌可危!

「我戳,好危險啊!」看到陳天和夏馬威在半空之中如同盪鞦韆一般不斷「咻」、「咻」、「咻」地來回搖晃的場景,「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紛紛感到自己的胸口「咚」、「咚」、「咚」地狂跳不止,差點就直接蹦出了自己的胸腔了!

如果不是天梯的結實程度和容納寬度最多只能搭乘一、兩個人,此刻坐在「麒麟號」軍用直升飛機上的「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絕對會「嗖」、「嗖」、「嗖」地搶著下來,爭先恐後地將陳天和夏馬威拉上「麒麟號」軍用直升飛機!

但是目前來說,天梯依舊在大幅度地搖晃,陳天和夏馬威只能無奈地隨著天梯來回擺動,任憑「咻」、「咻」、「咻」的風聲在耳畔不斷響起,真是驚心動魄!

此時此刻,更多的沙土「撲簌」、「撲簌」、「撲簌」地掉落,「噼里啪啦」地打在了陳天和夏馬威的腦袋上,把掛在天梯上陳天和夏馬威打得昏頭轉向。

在這樣急迫的情形之下,陳天也只能靠一隻手牢牢地抓緊狹長的天梯,權當用來穩住自己的身體,另外一隻手死死地揪住了夏馬威的后領,然後大聲地對如同風箏一般飄飛在外邊的夏馬威喊道:「夏馬威,你給我撐住啊!」

正在對抗離心力的夏馬威聽到陳天這一句話,艱難地叫道:「陳隊長,我……我撐得住,反倒是陳隊長你可可得抓牢,不然我們兩個就會一起摔下去啦!」

陳天也知道此刻形勢所迫,一切只能靠自己了,只好忍著胸口和腹部的劇痛強撐著,可這個時候一陣強風帶著雪花「轟」、「轟」、「轟」地從塌方的缺口處急速沖了進來,呼嘯著席捲著整個地下雪之國女皇墓的上空!

原本就岌岌可危的天梯在這一陣颶風的吹拂之下,擺動的程度變得越來越誇張,陳天和夏馬威只感到自己就像坐在了洗衣機裡邊似的,身不由己地隨著天梯不斷盤旋、轉動,眼前頓時一片天旋地轉,壓根看不到畫面,只好緊抓著天梯隨波逐流!

此刻在從「麒麟號」軍用直升飛機上往下望的「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眼中,陳天和夏馬威簡直就像是暴風雨夜驚濤駭浪之中的一葉扁舟,隨時隨地都有傾覆、沉沒的危險!

「快救救陳隊長,快救救大笨馬啊!」這個時候,白天娥忍不住撕心裂肺地發出一陣悲鳴,聲音帶著無限的痛苦和煎熬,聽起來真的令人肝腸寸斷!

真的,已經差一步就可以逃出生天了,但是卻在最後那幾十米處耽擱了下來,放任誰都不願接受這樣子的一個殘酷的現實啊!

可是即便是聽到了白天娥這一陣揪心的呼喊,「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卻一點辦法都沒有,因為此刻不但塌方的位置和範圍越來越廣了,甚至尼泊金高原上空越來越多的強對流開始朝地下雪之國女皇墓這裡灌入!

只見尼泊金高原的天空不知在什麼時候,已經布滿了滾滾的烏雲,空中那洶湧的氣流夾著雪花、沙土席捲整個雪之國女皇墓的上空,威力強大,「咻」、「咻」、「咻」地直往塌方缺口裡邊灌,霎時間形成了一個恐怖的喇叭口!

這……這簡直就是要把天梯上的陳天和夏馬威撕成碎片的節奏啊!

在這樣子的劇烈的天象變化之中,就算是坐在「麒麟號」軍用直升飛機上的「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都能明顯感受到這氣象的劇烈變化,不由得大驚失色!

這個時候,坐鎮「麒麟號」軍用直升飛機上的趙國欽老將軍也真切地感受到恐怖的氣象變化,忽然一雙鷹眼精芒四射,緊張地叫道:「啊,這……這是天機變!」

「什麼,天機變?」坐在「麒麟號」軍用直升飛機上的「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聽到了趙國欽老將軍的這句話,不由得也目瞪口呆。

要知道,天機變一般只有在烽火連天、王朝更迭的戰禍之中,或者民不聊生、生靈塗炭的亂世之中才可能出現,一般都是上天對愚昧、貪婪、好戰的人類的懲罰!

但是「指南針」探險隊的所有隊員就百思不得其解了,因為天機變怎麼可能在冰天雪地、毫無生機的尼泊金高原雪之國的中心——絕霜城這裡發生呢?

難道說,「指南針」探險隊這一次的「無忌」行動,侵犯了「雪之國」雪女祖祖輩輩的領地,打擾了長眠於地下墓地的女皇,乃至惹惱了上蒼,導致了出現如此嚇人的天象變化?

我戳,用不用這麼嚇人啊?

面對著這無比嚇人的氣象變化,就在「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陳天和夏馬威都不知所措的時候,這時忽然從天梯的正下方發出了「看我的!」的怒吼,穿透了「呼」、「呼」、「呼」的那些風聲,直抵陳天和夏馬威的耳朵!

「這……這是誰?」處於風雨飄搖狀態的陳天和夏馬威聽到這雷鳴一般的爆喝不由得心頭一愣,下意識地低頭往下望去,立馬在雪之國女皇墓的地面上看到一個矯健高大的身影!

陳天和夏馬威馬上就發現,這身影的主人不是別人,赫然就是「指南針」探險隊的副隊長許正陽!

原來作為負責在「指南針」探險隊最末的位置殿後的許正陽,一直還在天梯的最下方,還沒有跟著上來,只能在下邊乾瞪眼等待。

但是看到了在「天機變」如此嚇人的氣象變化,許正陽立刻明白,如果這個時候自己還不出手相助的話,頂多再過幾分鐘,陳天和夏馬威肯定撐不住,絕對會從高高的天梯上摔下來,那結果必定是萬劫不復!

所以在這種極為危急的情況下,許正陽豁出去了!

只見許正陽深深地蹲了下去,旋即雙腿猛地往地面上一蹬,整個人如同騰空的火箭一般「唰」地直插天際,立刻「啪」一聲用雙掌揪住了在颶風和砂石之中不斷飄飛的天梯!

「墜!」飄搖之中的許正陽聲嘶力竭地發出了這麼一聲爆喝,瞬間使出了「千斤墜」這一招許正陽自己賴以成名的獨門絕學!

許正陽的這一招「千斤墜」實在太厲害了,啥時間許正陽整個人「唰」、「唰」、「唰」地暴漲了好幾圈,看上去好像有成百上千斤的重量,原本在空中飄搖個不停的天梯在許正陽的絕學作用之下,綳直了不少,原本巨大的擺度頓時變得小了很多!

好一招「千斤墜」,真的是重千斤,瞬間就見成效啊!

陳天和夏馬威原本被甩得昏頭撞向,只得苦苦支撐,就差「啊嗚」一聲嘔吐了起來,可就在他倆就快撐不住的時候,忽然發現自己身體的擺度忽然變得沒那麼劇烈,就好像是正在親臨的那一場巨大的暴風雨忽然變成了一陣溫柔無比的和風細雨似的!

就在陳天和夏馬威還搞不清楚狀況的時候,下邊的許正陽立刻蹙著嗓子大喊道:「陳隊長,夏馬威,你們還愣著幹什麼,快往上爬啊!」 在聽到了許正陽這麼一陣呼喊之後,陳天和夏馬威這才恍然大悟,明白了原來如同鐘擺一般不斷飄飛的天梯為什麼會突然之間變得垂直了起來。

但是陳天和夏馬威也不是白痴,自然第一時間明白許正陽這樣做的危險性!

那就是如果等陳天和夏馬威穩住了陣腳,朝上邊的「麒麟號」軍用直升飛機爬去,時間肯定會被花掉不少,換句話說那就是留給許正陽攀爬的時間不多,情況也會更惡劣!

許正陽是何等的人才,立刻知道了陳天和夏馬威這個時候發生猶豫,心裡頭想的到底是什麼,馬上惱火地大喊道:「嘿,嘿,嘿,你們還愣著幹什麼啊?我快頂不住了,再不抓緊,大家一塊死!」

聽到許正陽的這句話,陳天的內心更加不好受了,不禁痛苦地叫嚷道:「許隊副,我知道你的意思,可……」

陳聽到話還沒說完,夏馬威馬上焦急地開口打斷了陳天的話:「陳隊長,你比我和許正陽更加清楚,這個時候我們究竟該如何做呀!」

面對著下邊的許正陽和身旁的夏馬威的呼喊,陳天只好低頭朝身子底下的許正陽喊了一句:「那你可得給老子頂住啊!」

說完這一句話,陳天便放下了顧慮和內疚,咬緊牙關使勁緊抓著夏馬威的衣領,朝夏馬威低吼了一句「注意了!」,說完奮力地將自己的手臂用力一揮!

夏馬威在陳天手臂用力的拋擲下居然如同騰雲駕霧一般「噌」、「噌」、「噌」地高速飛升,在那些不斷往下掉落的沙土之中猶如逆水行舟一般往上直竄,眨眼功夫就往上飛升了大概有十幾米,簡直就神了!

誰想得到,陳天還有這麼大的能量喲?

夏馬威只感到自己的身子不斷朝上躥飛,耳畔「呼」、「呼」、「呼」的風聲不絕於耳,等到上升的勢頭減退了,夏馬威立刻伸出了自己的手掌和雙腳,如同一隻大壁虎似的「啪」一聲附在了長長的天梯之上!

「陳隊長,」夏馬威馬上高興地高喊道,「我上來了!」

「快爬呀,還廢話個屁!」陳天沒好氣的朝上邊的夏馬威大吼道。

「是!」夏馬威心頭一凜,再也不敢有半點廢話,使出了吃奶的力氣就朝上邊的「麒麟號」軍用直升飛機奮力地爬去。

要知道,夏馬威再怎麼說也有「西北軍第一勇士」之稱,雖然說自己的腰部受了槍傷,但是在關鍵時刻卻從來沒有掉過鏈子,絕境之中更是迸發出更加強大的能量!

只見夏馬威生龍活虎在天梯之上高速攀爬,不一會就和高處負責接應的蔡虛坤碰頭,旋即艱難地爬上了「麒麟號」軍用直升飛機,和「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成功會師!

看到「麒麟號」軍用直升飛機上「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那些熟悉的面孔,夏馬威不禁十分感動,但是他還是第一時間把自己的腦袋探出「麒麟號」軍用直升飛機的機艙外邊,對下邊的陳天大喊道:「我上來了,陳隊長,現在到你了!」

黑色帝國:總裁的冷酷交易 「好!」陳天朝上邊的夏馬威扯開嗓子回了一句,又朝下方正拚命使用「千斤墜」壓陣的許正陽喊道:「許隊副,我先走,你可要頂住啊!」

說完,陳天也顧不上謙讓和遲疑了,忍著身上那些大大小小的傷口的劇痛,雙手交替用力,雙腳猛地往下蹬,沿著天梯不斷朝上迅疾地攀爬!

「麒麟號」軍用直升飛機的「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看到這個場景,也緊緊地攥住自己的雙拳,齊聲對身形不斷往上移動的陳天加油助威道:「陳隊長,加油!陳隊長,加油!陳隊長,加油……」

實際上,這個時候陳天可謂傷痕纍纍,精疲力竭,但是在求生欲、望的強烈驅使下,陳天的速度快得令人咋舌,看上去就像是一條越傷越勇的升龍似的,以遠遠超越「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的速度攀上了「麒麟號」軍用直升飛機!

「麒麟號」軍用直升飛機上的「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只看到自己的眼前一花,還沒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事,就聽到「霍」的一陣旋風刮進了「麒麟號」軍用直升飛機的機艙!

「我噻,真快啊!」「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又驚又喜,不由得發出了由衷的感慨!

陳天卻沒有顧著跟「麒麟號」軍用直升飛機上的「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發表感慨,甚至沒有與好久不見的「指南針」探險隊的總指揮趙國欽老將軍寒暄,只見他「咻」地一個翻身,一個卧倒就把自己的身子平躺在「麒麟號」軍用直升飛機的機艙內甲板上!

只見陳天把自己的雙眼瞪得如同銅鈴那麼大,然後把自己半個身子伸出了機艙外,朝塌方處缺口下邊的許正陽拼了命地嘶吼道:「許隊副,到你了,快上來!」

到了這個時候,你不能怪陳天太不淡定、太不從容,因為在「天機變」這樣子的詭異氣象變化之下,一切都陡然朝完全不可控的方向去發展!

別說那些漫天飛舞的雪花和呼嘯奔襲的寒風了,就是那些不斷「簌」、「簌」、「簌」朝下掉落的大小沙土,就把最後一個困在雪之國女皇墓下的許正陽淹沒在視線範圍內!

要知道,許正陽可是負責保衛華夏政要的「御林軍」特種兵部隊的隊長,「指南針」探險隊的副隊長,武功、見識和謀略等並不弱於陳天,對於「指南針」探險隊來說絕對是中流砥柱一般的超級存在,深受「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的愛戴和信任!

如果這一次出了什麼岔子,許正陽無法通過天梯爬到「麒麟號」軍用直升飛機,和「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勝利會師,那對於「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而言絕對是一個無法接受的事實,對於「指南針」探險隊來說更是一筆超級巨大的損、失!

所以你就不難理解陳天此刻的心情了!

說一句真心話,此刻同樣在「麒麟號」軍用直升飛機的「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心情也和陳天一樣焦灼和緊張,都瞪圓了自己的眼珠子朝塌方缺口處的下方望去,幾乎就要「唰」一聲撲上去,順著天梯下去把許正陽拉起來!

在「麒麟號」軍用直升飛機上的陳天和「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都如此緊張了,實際上在下邊雪之國女皇墓的許正陽的心情更是慌亂!

換位思考一下,上邊是兜頭而下的瓢潑砂石雨,呼嘯盤旋的恐怖暴風雪,自己孤身一人掛在凌亂地飄飛的繩梯上,完全失去了控制,你說身處在這樣子的環境之下會不會害怕?

簡直就是和死神在跳舞好不好!

別說害怕了,在這樣子的情況之中,往上的每一步都無比艱難!

每一步所要付出的體力,需要的毅力,都是平時難以想象的!

別說往上攀爬了,你就是掛在上邊堅持一分鐘……哦不,十秒鐘,三秒鐘都做不到!

要知道這一失手,跌入暴風雪之中,那就是一輩子的事情了!

陳天也感受到了這種危險,扯開嗓子大聲催促道:「許隊副,快上來啊,快!」

「明白,我能行……」許正陽一邊費力地攀爬一邊朝上頭喊道,可是許正陽那呼喊的聲音很快就消散在「嗚」、「嗚」、「嗚」不斷瘋狂叫囂的暴風雪之中!

形勢實在是太緊急,太危險了呀!

「麒麟號」軍用直升飛機上的「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已經開始了祈禱,甚至有些隊員已經開始感到絕望!

就在這個十分危急的時候,「麒麟號」軍用直升飛機上焦急地等待的「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忽然感到自己的身子劇烈地搖晃起來,身子底下的「麒麟號」軍用直升飛機也「嘎」、「嘎」、「嘎」地猛烈顫抖起來!

「啊,這是……這是怎麼回事呀?」坐在「麒麟號」軍用直升飛機上的「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感到一陣震驚,不由得詫異地叫道。

這個時候,坐在「麒麟號」軍用直升飛機最前邊的駕駛室,負責駕駛「麒麟號」軍用直升飛機的趙大鵬「嗖」一聲回過頭來,焦急地對「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大喊道:「不行了,『麒麟號』的右邊出現……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龍捲風!」

「什麼,龍捲風?!」聽到了趙大鵬的這一句話,「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頓時大驚失色,立刻朝「麒麟號」軍用直升飛機的右邊望去!

果不其然,此刻在「麒麟號」軍用直升飛機的右邊駭然出現了一個威力驚人、體積龐大的龍捲風,正攜帶著滔天的風雪和沙石,浩浩蕩蕩地朝「麒麟號」軍用直升飛機襲來!

那種驚天動地的架勢,簡直就是「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

這個時候,坐在「麒麟號」軍用直升飛機里的趙國慶老將軍一雙劍眉「唰」一聲猛地一挑,厲聲喝道:「不好,這是天機變引起尼泊金高原氣象劇變,形成的超級龍捲風!」

納尼,超級龍捲風?

「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都不是傻子,誰都知道不斷襲來的這一股超級龍捲風對許正陽來說,意味著什麼! 超級龍捲風,足以毀掉所波及的一切的龍捲風,天空為之變色,大地為之顫抖!

別說天梯下的許正陽了,如果還不趁著現在超級龍捲風還沒過來之前趕緊撤離,待會等這威力巨大的超級龍捲風波及到,那就連坐在「麒麟號」軍用直升飛機里的「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都會無一倖免,統統死在這恐怖的天機變之中!

但是此時此刻,「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都瞪圓了眼珠子看到,許正陽還在艱難地順著天梯,十分緩慢地朝「麒麟號」軍用直升飛機的位置吃力地爬行!

可天梯此刻被外圍的颶風吹得時而「呼」、「呼」、「呼」地向左,時而「霍」、「霍」、「霍」地朝右,一點都沒有有利於攀爬的垂直形狀,看來面對恐怖的天機變,許正陽的絕招「千斤墜」再厲害,也沒什麼作用了,只能死命撐著!

那場景簡直是戰戰兢兢,朝不保夕啊!

「怎麼辦?」「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看到這個場景,也都感到極為無奈和痛心!

「指南針」探險隊裡頭,就沒有誰敢拍著自己的胸口說,自己的實力比許正陽還高!

貴為「指南針」探險隊副隊長的許正陽都如此如履薄冰了,其他隊員就更別提了!

這個時候,面對著眼前威力大到足以毀天滅地的超級龍捲風,一向冷靜從容的方冰冰再也無法保持淡定了,焦急地「咚」、「咚」、「咚」跑了出來,站在趙國欽老將軍的面前帶著哭腔叫嚷道:「趙老將軍,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呀,總不能丟下許正陽不管吧?!」

聽得出來,同為「御林軍」特種兵部隊,視許正陽為自己親哥哥的方冰冰真的慌了!

趙國欽老將軍沒有直接回答方冰冰的問題,而是緊緊地咬住了牙關,嘴唇和下巴上花白的鬍子因為臉皮的緊繃而微微地顫抖著,看得出趙國欽老將軍看似嚴肅冷漠的面孔底下,正在經歷著怎麼樣劇烈的心理鬥爭!

照理說,此刻最應該做的,就是命令負責駕駛「麒麟號」軍用直升飛機的趙大鵬撇下許正陽不管,開足馬力離開這天機變的波及範圍,保全「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

這是最理智、最優化的做法,但是勢必犧牲許正陽一個人!

但是如果不及時離開天機變所在的位置,等待許正陽晃晃悠悠地爬上來,那估計超級龍捲風肯定會狠狠地刮過來,把「麒麟號」軍用直升飛機和「指南針」探險隊一股腦卷進他的懷裡,然後兇悍地撕成碎片!

要不就犧牲許正陽一個人趁超級龍捲風還沒過來前趕緊撤退,要不就「指南針」探險隊的所有隊員大家摟在一塊全軍覆沒,這兩種結局的選擇對於趙國欽老將軍這樣子叱吒風雲、見慣生死的名將來說,其實不該有半點的遲疑!

但是趙國欽老將軍還是猶豫了,因為他實在捨不得許正陽!

對於一個有功之臣,這樣子拋棄他,實在太過於殘酷,太過於無情!

但是又能怎麼辦呢?理智最終還是必須戰勝情感的呀!

眼瞅著趙國欽老將軍躊躇不決,方冰冰也急了,想要開口勸阻趙國欽老將軍再等幾分鐘,可就在這個的時候,「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忽然感到身形的一陣傾斜。

「啊,這風實在太大了呀……哦,不是?」「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原本以為是超級龍捲風的威力越發強大,吹得「麒麟號」軍用直升飛機搖晃得厲害,可當「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看清楚駕駛艙裡邊的一個場景,不禁都「啊!」一下驚叫出聲來!

「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都愕然地看到,原來整個人趴在「麒麟號」軍用直升飛機機艙的甲板上往下邊呼喊的陳天,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進入到了「麒麟號」軍用直升飛機的駕駛艙裡邊,此刻正和負責駕駛「麒麟號」軍用直升飛機的趙大鵬湊在一塊,埋頭操作著些什麼,剛才機身那一陣巨大的傾斜,原來就是陳天有意為之的。

這就奇怪了,陳天為什麼要進入到駕駛艙呢?

夏馬威禁不住好奇,大聲地對陳天問道:「陳隊長,你……你在幹什麼呀?」

「控制直升飛機!」陳天頭也不抬一下就回答了夏馬威,然後自顧自地將抓著方向把手的手往前一推,「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只感到一股極強的離心力從腳底下傳來,下盤一陣不穩,頓時踉蹌了起來!

猝不及防的夏馬威差點「撲通」一下甩出「麒麟號」軍用直升飛機的機艙,還好用手「啪嗒」地抓住了座位的把手,這才勉強穩住了自己的身形,這不馬上用手扶著自己受傷的老腰,有些不理解地質問陳天:「陳隊長,操縱直升飛機的事不是由趙大鵬來負責嗎?怎麼你也來摻一腳呀?」

「什麼叫做『摻一腳』啊,」陳天一聽夏馬威這話馬上不樂意地反駁道,「我這是為了救許正陽!」

可這個時候,方冰冰忽然跳了出來,指著陳天就厲聲斥責道:「你胡說!你這怎麼是救許隊副?你這是在控制直升飛機逃離雪之國女皇墓啊!」

「啊,陳隊長在控制直升飛機逃離雪之國女皇墓?」「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聽到方冰冰的這句話,也是愣了一下,然後扭頭朝外邊一看,發現還真的如方冰冰所說,「麒麟號」軍用直升飛機正在快速地離開雪之國女皇墓。

這樣子做,「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姓名是可以保留下來,但是對許正陽來說就是一個極為不利的做法,簡直就是要拋棄他一樣!

所以你就不難理解,這個時候方冰冰的心情有多不爽、有多憋屈了!

面對方冰冰的指責,陳天並沒有分辯和爭吵,只是自顧自地緊張操控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