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如果葉默不死的話,就絕對會成為冰蓮宮的隱患,他與皇甫嫣的關係,也會成為冰蓮宮與蕭家結成鐵打的同盟的最大障礙。

只是一瞬間,裴門主就把兩個決斷所得的利弊分析的清清楚楚,想都無須多想,自然是要出手的。

可他還是算漏了,算漏了這些老狐狸的反應,真的是不給自己一點點機會。

冷靜下來的蕭家家主也很快想通了,他活了幾千年,眼睫毛都是空的,這些老傢伙能看透的問題,他怎麼可能看不透。

很顯然,這些老傢伙選擇了放棄蕭恆宇,以保住他蕭家不變節。

蕭恆宇不死,他蕭家雖然沒什麼損失,卻給宗門派埋下一個巨大的隱患,這是宗門派各大巨頭不願看到的,因此果斷選擇了放棄蕭恆宇。

蕭家家主一來無力反抗大多數人的決定,二來也看得開,很快收斂起心情,充滿殺機的目光看向葉默。

這些人放棄了蕭恆宇,那就必然是做好了放棄葉默,給他蕭家泄憤的準備。

「蕭道友,勸你還是不要妄動的好,此子雖然不算什麼,但也是功德堂名正言順的長老,又和南魔關係不淺,這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蕭道友想做什麼?」

雷轟突然又開口了,眼神玩味地看著蕭家家主。

「你們……什麼意思?」

蕭家家主快瘋了,這還是跟自己一個陣營的嗎?

「只是一個提醒罷了,蕭道友可聽可不聽,想殺了此子泄憤也好,不過會有誰出來阻止,以及日後會有什麼後果,希望蕭道友能一力承擔。」

雷轟搖搖頭,表示自己不會再插手,其他人插手阻攔就與他無關了。

「那這與之前有什麼區別?」

塵緣從來都如水不數離別 蕭家家主聲音冰冷。

早在這之前,蕭家就懷疑葉默滅了自家派去東海的人馬,又知道葉默身上有那麼多重寶,自然覬覦不已,早就打算暗中滅掉葉默了,而現在卻還是不能立刻出手抹殺,這與之前有什麼不一樣?蕭家還虧了一個罕有天才reads();!

「若是得到九變神猿,蕭家有優先掌控三年的權利。」

雷轟答道。

「……成交。」

蕭家家主遲疑了一下,隨即答應下來。

可憐蕭恆宇,堂堂蕭家嫡系子弟,二十二輪戰力的天才人物,只換來掌控一隻猿猴三年的時間。

二人的談話都是神識交流,瞬息完成,誰也不知道,在這短短的時間裡,一樁隱藏在黑暗下的交易已經完成。

「恆衍,下來!」

一經談妥,蕭家家主當即傳音,喝令蕭恆衍下來。

「家主……」

蕭恆衍還想說什麼,聽到家主後面的話,雖然心中悲憤無比,但也只能遵令,收起兄弟的殘軀,回頭恨意滔天瞪了葉默一眼,衣袍鼓盪著飛了下去。

葉默見狀,也不知道這二人說了什麼,但一切都在意料之中,包括激怒蕭恆宇這廝。

殺蕭恆宇是葉默早有的決定,此前不曾了解過各家天才,功德堂總部接待大殿一事後,葉默就開始收集起各家嫡系子弟的信息來。

蕭恆宇此人是什麼性格,葉默也一清二楚,說他桀驁不馴、自高自大絕對沒錯,而且此人頗為風流,那種事上面還有一點小癖好。

本來這不是什麼大問題,可壞就壞在,蕭恆宇這麼桀驁不馴,骨子高傲的人,竟然能壓下骨子裡的傲氣,苦苦追求皇甫秋雨那麼多年,憑這一點,葉默就知道這人很危險。

越是心高氣傲的人,被壓的越久,心中的壓抑就越大,怨氣、怒氣越大,反彈越大。

這麼傲氣的人,卻低聲下氣、奴顏婢膝地追求皇甫秋雨那麼久,心中對皇甫秋雨沒有怨與恨,葉默一點不信,再加上此人在那種事上的癖好,二者加起來,若是皇甫秋雨真嫁給他,還能有好結果?

而且經過皇甫肥牛的調查,葉默也發現,這蕭恆宇在癖好方面已經越來越肆無忌憚,不加掩飾了,這也說明他極度壓抑。

就是在這樣的心境下,幾次三番以「煉體修士」和「女人」刺激他,不瘋了才怪。

「蕭家主,下一樣賭注是什麼?」

搖搖頭,拋開蕭恆宇不再去想,葉默面色平淡,徐徐問道。

「葉城主天縱神武,資質超絕,同盟相耗,實在於同盟無益,此次鬥法,就到此為止吧。」

蕭家家主不咸不淡地說了一句,就此坐下不再說話。

見狀,葉默眉頭卻是微微一跳,眼中充滿了戒備。

他不怕各大巨頭勢力不斷派出人車輪戰,就怕他們虎頭蛇尾,這證明他們根本不想跟自己耗了,不想動用正常手段了,只要暗中抹殺自己就好。

麻煩了!

正在這時,無數道艷艷光火劃破天際,而後停留在天字一號星辰島上空嗡嗡顫動,紅光大放,如此奇怪的景象,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暗自奇怪。

當看清這是什麼東西后,所有修士都駭然了,蔚家家主神色一動,揮手打出一道匹練,將島上的法陣與禁制撤掉reads();。

那片紅如鮮血的流星般的流光再無阻礙,紛紛飛落到在場的小部分修士手上,其中包括了六大巨頭,八大世家。

眾多修士將神識探入紅光大放的玉簡內,而後飛快退出來,神色怪異,帶著一股凝重肅殺。

作為今日此地的東道主與壽星,皇甫清炎一收傳訊玉簡,掃視一圈后道:「沒想到老身過個壽都不安寧。剛剛雷州各大要塞傳來消息,言稱發現東妖古界有大動靜,妖族開闢出來連接妖界與雷州的虛空通道有大異動,雷州的妖族舉動也十分詭異,恐怕有什麼謀算,要與我人族開戰也說不定,請求總部派遣大軍支援。」

這是在給南魔眾人和沒有接到玉簡傳訊的修士們解釋,隨後皇甫清炎繼續道:「消息幾經排查、取證,此次妖族的確有大動作,不過由於時間尚短,沒查到有大價值的線索,只知道妖界發生了獸潮與變動,除此之外還有一件秘事,但卻不知道是什麼。」

「此戰山雨欲來,絕無僥倖,因此,各位道友做好準備吧,同盟即日就將派出援軍,支援雷州各大要塞,年青一輩也好好準備,這是一場大戰,也是一次災劫,但同時也是一次機遇,把握好了,一飛衝天。」

眾修士依舊不知道妖族為何開戰,只隱約知道東妖古界出了問題,不過也足夠了,人族和妖族開戰,哪需要那麼多理由。

「各位南魔聖子,你們是南魔在北溟的代表,你們的意思是……」

皇甫清炎看向南魔眾人。

澹臺不破等人當即神識傳音交流起來,不多時便有了決定,說道:「仙城同盟與南魔已經正式結成同盟,此次人族與妖族大戰,我南魔自然也要出一分力,回去我等就傳訊回南魔,請南魔各宗派出大軍,支援雷州。他日鯤鵬神宗卷土歸來時,也要麻煩貴盟幫襯一二才是。」

「鯤鵬神宗從南魔方向還是從北溟方向歸來還未可知,也許是我同盟有求於各宗呢……二盟同族共體,若有朝一日各宗有求,同盟自然不會坐視。」

皇甫清炎笑道。

類似的問題,仙城同盟和南魔各宗早就談過了,此時只不過是應了計劃而已,也無須再聚集商量,南魔眾人相視一眼,長身而起,準備出發前往雷州。

「葉城主。」

皇甫清炎忽然叫道。

葉默奇怪,但還是來到近前恭敬行禮,道:「前輩有何事?」

「你的壽禮太貴重,方才一戰,老身也沒添點彩頭,倒是委屈你了,這是……老身年輕時使用的火系法器華清硯,妙用無窮,就送給你吧。」

總裁,一炮而紅! 皇甫清炎取出一方碧玉如潭,雕鏤奇獸,方方正正的硯台說道。

「前輩……」

葉默愣了,不知道皇甫清炎是什麼意思。

「娘,這是你最喜歡的法器……」

皇甫靈兒俏臉一變,眼中閃過一絲焦急。

「法器而已,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收下吧。」

一句話,算是回應了二人,態度堅定,不容反駁。

葉默默然了一下,只能接過華清硯,剛一觸及,就感覺硯台溢出的絲絲清涼,其中彷彿有一頭生靈般,湧出一股莫名的悲傷之意。 ?(女生文學)這是……十四階大神通法器!

葉默心下震動,萬萬沒想到,這位清炎尊座會贈予自己一件大神通法器,其中深意耐人尋味。

若以價值論,葉默的冥靈生元丹不比這華清硯差,只看是如何選擇。

如果是一個壽元將近的人,肯定是選擇冥靈生元丹,畢竟沒了命,要大神通法器又有什麼用。

如果是一個壽元很足的正值青壯年的修士,則會選擇後者,因為有大把時間尋覓天材地寶煉製丹藥。

可以說,二者是不相上下的。

不過,葉默能拿出冥靈生元丹這樣的神丹,足以證明其心意。

要知道,天地間天材地寶雖多,能煉製成丹,提升壽元的也不少,但大多能增加壽元的天材地寶都限制極大,而且增加的壽元並不多,如果其等階不夠,對於至強者這等境界的強者來說,也加不了幾年。

而冥靈生元丹卻不同,因為其本身蘊含的是死氣,煉製成丹的生命元力是死氣中誕生,能增加的壽元比一般的神丹強大得多,故此能和華清硯相比。

當然,華清硯也不凡,清炎尊座這樣的人物使用的法器,能簡單么。

葉默以冥靈生元丹作壽禮是證明心意,也是一番孝心,而清炎尊座贈予自己曾使用的法器,這就讓人猜不透了。

莫名詭異的態度,讓所有修士一時間反應不過來,皇甫靈兒也心下不滿,不明白自己娘親為什麼要送出這樣的大禮,難道是看好這個野小子?

她還想加以阻止,被皇甫清炎一眼瞪了回去,不敢再生異心。

「晚輩多謝清炎尊座賜法器。」

葉默不知道說什麼好,腦海里紛亂無比,只得訥訥地謝道。

「比起華清硯,冥靈生元丹於我用處大多了,無須謝老身,你們去吧。」

皇甫清炎擺擺手,示意葉默離開。

葉默和南魔眾人一同離開了,因為妖族突然來襲的事,本打算大辦九天九夜的大壽也至此結束,眾多修士匆匆散去。

不等蕭家家主和一些有心人有所行動,皇甫清炎就和女婿靈葫尊座宣布召令,召集同盟所有高層聚集商議開戰事宜reads();。

「你們立刻回去布置,恆宇不能白死,還有萬雷古樹、九變神猿、化神材料、空冥聖果、華清硯,統統拿回來,拿不回來,你們提頭來見!」

蕭家家主知道自己又被算計了,滿腔怒火地給家族中的一眾人吩咐道。

「你們立刻回去派遣人手,一路保護葉默,不,攔住蕭家和同盟的人即可,至於幻公子的襲殺,你們就不用理會了,此子能躲過算他命不該絕,躲不過也沒什麼,當本座賭錯一招。」

奇門裴家家主也對心腹傳音道。

「幻王一脈歷來聲名極響,此子能躲過一次二次,也躲不過一世的,為何還要保他?」

裴家主的心腹是一個看上去年齡極大的老者,不明白裴家主的決定是什麼,看上去完全是昏招。

「不讓他死,是因為要利用他來破壞冰蓮宮與蕭家的結盟,但也不好惹了幻王一脈,所以本座在賭,賭他本事不小,能躲過二、三次襲殺,只要二、三次就足夠了,就在雷州一戰中,本座要爭取把蕭家拉過來,而此子就是關鍵。」

「本座不但要保他,還要撮合他與皇甫家大丫頭,他們關係越好,二家結盟就越不可能。」

裴家主暗自冷笑。

「原來如此,老僕明白了。」

心腹微微點頭,隨著大流離開了星辰島。

葉默和南魔眾人從星辰島離開后,就返回了道衍峰,帶著屬於自己的東西,和小婉、殷九辰一同朝功德堂接待大殿飛去,他與南魔眾人說好了在此碰面。

「主人,有不少修士在暗中觀察我們。」

正品茶等待著,恢復了八臂魔猿模樣的殷九辰不動聲色地給葉默傳音。

醫生從開掛開始 「此次我擊殺了蕭家有數的頂尖天才之一,把他們都嚇的不敢派人與我鬥法了,自然不可能輕易放過我,隨便他們吧,不用理會,我們有我們的計劃。」

葉默聲音有些低沉,即使有人在暗中跟蹤、監察自己都不想去理會。

殷九辰張了張口,還想說什麼,看到葉默這個模樣,便沒有說出來,腦中一片紛亂。

血脈徹底復甦后,殷九辰的修為就一直在暴漲,而隨著修為的不斷提升,他腦海里的記憶碎片也越來越多,幾乎影響到了他的性格。

他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但也隱約能猜出,這很可能是前世,甚至是前幾世的記憶。

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他過去的身份似乎很恐怖,恐怖到他自己都不敢相信那是自己!

現在,他的修為是元嬰七階,但卻有著魔斗台二十輪的戰力,單論這一點,堪比當初的夏侯思羽!

葉默和殷九辰都各有各的心事,白小婉則以白皙如玉的藕臂撐著光潔的下頷,無聊地打量人來人往的接待大殿。

正在三人都出神的時候,一個聲音把三人都驚醒了:「姐夫……」

「秋雨?」

葉默猛地抬頭,眼中精光一閃,二話不說,拉著皇甫秋雨就向接待大殿後的一片小院走去,把殿內所有修士都驚傻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嫣兒她到底怎麼了?誰幹的?」

葉默一把關上房間門,凌厲的目光盯著皇甫秋雨秋潭般的眸子reads();。

「姐夫你不是猜到了嗎?」

皇甫秋雨臉色黯淡。

「那你是來送我走的?」

葉默冷笑一聲,他現在心情真的很差。

「三年前,嫣兒姐被大姨帶進了靈界,去見了一位你我都無法想象的大人物。」

「就是那個所謂的仙人轉世?」

葉默聲音更冷三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