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趙靜給自己一個小小的機會的話,楚風覺得自己一定能夠讓讓這個女生喜歡上自己的,不管趙靜剛剛說的對還是不對,趙雄覺得至少現在自己是喜歡這個女孩子的並且還對這個女孩子是越發的有興趣了,小的時候,就是自己的父母也是不捨得打自己的臉不是?

但是,今天,這個趙靜竟然狠狠的給了自己一巴掌,真的是讓他十分的“驚喜”啊!

趙靜跑開了以後,想着剛剛自己打的哪一張好像真的是挺狠的,但是,即使如此的話,自己還是不後悔的,誰讓那個小子一直有危難楚風呢?

趙靜想着忽然之間臉就紅了,最近一段時間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了竟然越發的在乎楚風的感受了,甚至有的時候,自己就會不由自主的想着關於楚風的事情,讓自己也是十分的差異,自己最近到底是怎麼回事的。

就這樣,趙靜一下子就一路給跑回去了,她都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是可以跑這麼長時間的,到了門前以後,趙靜便敲起了門,本來以前的時候,她都是喜歡自己一個人開門的,但是自從思思來了以後,從什麼時候開始,她也是一個有人給開門的人了。

“誰啊?”思思的聲音從裏面傳了出來。

“是我啊,思思!”趙靜大聲的說道。

“啊,是趙靜啊,你怎麼這麼晚纔回來啊,楚風很早就已經回來了呢。”思思看見了趙靜以後笑眯眯的說道,雖然那件事情給了思思很大的大家,但是隨着時間的流逝,思思已經對於那件事情,完全不在意了,似乎相比金鈴帶給自己的傷害,她更加在意的則是和自己一起生活的趙靜和楚風兩個人。

“唔,趙靜你你怎麼纔回來啊?”楚風竟然也是穿着一個做飯的那個圍捕,其實楚風本身還是會做幾個小菜的,只是不喜歡做而已,但是,因爲老是吃着人家思思做的飯菜,心中自然有的時候也是多少會不好意思的,所以,楚風則是給思思有的時候打個下手什麼的。

趙靜進來以後,看見竟然擺了滿主子的菜,十分驚訝的說道:“今天是什麼大日子啊,竟然做了這麼多的好吃東西?”

看着趙靜驚訝的表情,思思笑着說道:“也不是什麼大的日子,只是我最近一段時間一直都是和你們生活在一起,我十分的開心呢,正好今天我有事情要和你們說的,所以就做了很多的菜,咱們邊吃邊說好嗎?”

趙靜聽了思思的話,自然也是十分的不客氣的,畢竟,現在已經說得十分的明顯了,就是思思有話和他們說呢,只是趙靜覺得思思的話應該是關於這一段時間的事情吧,不然的話,她還真的沒有什麼事情要和自己和楚風兩個人說的呢。 趙靜和楚風他們都做過來以後,思思也坐下了,她看着趙靜他們說道:“最近一段時間裏面,我的人生之中發生了很多的事情,這些事情我就是做夢都沒有想到竟然會發生在我的身上的,只是覺得十分的驚險,就好像是做了一場夢一樣呢。”

“但是,幸好,在這場很可怕的夢裏面,我遇見了你們,竟然能夠成爲你們的好朋友我真的是十分的開心呢,只是,你們也知道的,我不能夠讓你們養着我的,之前的時候,我花着蕭寒的錢,是因爲我是他的妻子,但是現在,只是朋友這樣的話,我是不安心的。”

說着,思思的眼神變得十分的暗淡。

“不會啊,你有什麼好不安心的呢?難道你忘記了嗎?你現在也是每天都十分勤勞的啊,你看看,你把房間打掃的這樣的乾淨還給我們做那麼好吃的飯菜,難道這都是不需要錢的嗎?”

趙靜趕緊說道,其實她說的北都是自己的真心話,之前的時候,她和楚風兩個人都是不會做東西的,但是現在卻可以在自己的家裏面吃東西,而不用去外面買這個事情可是讓趙靜十分的享受呢。

“是啊,趙靜說的對呢,你現在完全就不是靠着我們養你的,你也是有着自己的勞動成果的,要是說謝謝的話,我們還要和你說呢,一切都總是拜託讓你幫忙呢不是?”楚風笑着說道,其實思思是一個十分單純的人,一般這樣的人都是溫室的花朵,但是思思卻不是,他還真的是難以想象,一個從孤兒院出來的孩子竟然可以這樣的單純,也許是因爲她很小的時候,就跑出來的話緣故吧。

不然的話,楚風還真的是想不出來爲什麼思思可以這樣的單純了。

“砰砰……”

就在楚風他們幾個人一邊吃東西一邊說話的時候,忽然之間傳過來了敲門的聲音。

“好像是有人敲門呢,我去開門吧。”楚風聽了那個敲門的聲音心中微微的疑惑,他覺得剛剛那個聲音敲得十分的急促,讓他覺得很是好奇到底是誰竟然這樣瞧人家的門板呢?

“砰砰……”

楚風剛剛起身那個急促的敲門的聲音竟然又傳了過來,楚風說道:“是誰啊,等等不要敲了,都讓你敲壞了啊。”

但是,門外的人就好像是沒有聽見楚風的話語一樣依舊是自顧自的敲着門板。

“砰砰砰……”

“到底是誰啊,不是你們家的門就這樣不甚惜啊?”楚風真的的是無語了,怎麼自己從桌子那裏站起來走過去還不到十幾秒這個傢伙是要作死還是想要幹什麼啊,一直敲啊敲得。

他知道,這個人一直這樣急促的敲門說不定是什麼壞人,雖然現在是白天,但是最近一段時間已經是發生了太多的事情了,所以,楚風覺得自己還是應該要小心一點的,所以,他並沒有馬上給這個一直不停敲門的傢伙開門而是從貓眼看向了外面,想要看看外面到底是什麼人。

“誰啊?”楚風一邊看一邊問道,但是外面的那個人就是不說話,而是接着敲門“砰砰砰……”

而且他敲門是一次比一次用力,一次比一次急促了。

“我暈,楚風外面是誰啊,怎麼這樣敲門的啊,都把門板給弄壞了啊,雖然這個房子是咱們組人家的,但是也不能夠這樣人人破壞啊不是?現在咱們還是要住的啊!”趙靜也是對那個在門外就是不說話,但是卻不停地敲門的傢伙十分的生氣,她不明白到底是誰這樣的討厭啊!

“是蕭寒。”楚風從貓眼看見的是一張十分頹廢的面孔,本來一張白淨清秀的臉龐此時竟然佈滿了鬍渣不說,眼睛也是又黑又腫的,明顯已經好長時間都沒有好好的休息過了,讓人一看就知道這是一個休息十分不給力的人。

“什麼?”趙靜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剛剛聽見楚風好像說是什麼,蕭寒?

“就是那個傢伙,你見過的,蕭寒。”楚風又說了一遍,而後便一直看着思思似乎是在詢問要不要開門一樣。但是思思卻是沉默着也不說話,似乎也是在想着什麼事情的樣子。

楚風見思思不說話,就只奧她應該是不想要看見這個男人的吧,也是,這樣的一個人渣,就是自己看見了都噁心呢,更何況是一個受害人思思呢?

“思思,你先回去吧,這個男人讓我處理就好了。”楚風對思思說道。

“恩,謝謝你楚風,你幫我告訴他,婚我一定要離的,你讓他自己好自爲之吧。”思思說完以後就起身離開了桌子,而趙靜也跟着她走進了臥室。

楚風見兩個人都離開了纔打開門,而他打開門的時候因爲十分的突然,所以,似乎有想要繼續敲門版的小蕭寒差點就敲到了楚風的身上。“呵呵,我還以爲你不會給我開門呢。”蕭寒的聲音也十分的沙啞,渾身都散發着濃濃的酒味,很顯然是喝了不少的酒。

“你醉了,我建議你現在還是趕緊回家,然後好好的休息休息再過來吧,我可不想要和一個酒鬼說話。”楚風冷冷的說道,通說捂住了自己的口鼻,沒有辦法,那酒味實在是有夠刺鼻的,弄得楚風難受的不得了。

“呵呵,我只是喝了一點點的酒而已,我現在根本就沒有喝醉,我回家幹什麼?我回家幹什麼?我現在是來找我的老婆的你趕緊給我起開,該滾那就滾哪去!”

說着蕭寒就想要把楚風給撞開,但是,他本身就是一個不怎麼運動的辦公室白領再加上現在他完全就是一個酒鬼一般的存在,自己渾身都是沒有什麼力氣的這樣的一個存在又怎麼可能能夠撞得開楚風這個練家子呢?

所以,直接的結果就是,蕭寒並沒有把楚風給撞開而是自己一給做到了地上。

“你看看你自己是個什麼樣子,我告訴你,思思讓我和你說,她一定是要和你離婚的,還有你是一個犯了錯的男人,不但沒有一點擔當的去承認自己的錯誤,現在竟然還想着要思思和你一起走,把之前的錯誤當做什麼事情也麼有發生過的樣子,你還真的是十分的丟我們男人的臉啊!”

楚風十分不屑的說道,他本身就對這個蕭寒沒有什麼好感的,但是現在看着他這幅更加頹廢的樣子,更是瞧不起這個男人了,因爲這個男人現在的樣子就好像是完全不敢承擔自己之前犯下的錯誤,而且還想要把之前的帳給一筆勾銷了。

和思思兩個人繼續這樣生活下去,真不是普通的不要臉啊!

“我告訴你,不要以爲你自己有什麼了不起的,我其實早就已經看出來了,你其實是喜歡思思的對不對?!對不對!?”


蕭寒十分的受不了楚風眼中的不屑,他不明白一個外企精英一般的自己今天竟然回到了這樣的地步,自己怎麼回城了現在這副樣子呢?而且,昨天的時候,蕭寒去公司上班的時候,自己的頂頭上司竟然讓自己寫辭職報告,當是看在自己這麼多年的**勞,不讓自己丟臉!

現在,蕭寒竟然連工作都沒有了,他覺得自己要是在失去了思思的話,自己就真的是什麼都沒有了,所以,他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和思思離婚的就是自己死也不!

“我告訴你,我是一定不會和思思離婚的,你就不要想了!”蕭寒滿眼都是恨意就好像是楚風拆散的他和思思的一樣,要是不知道的人的話,還會以爲是楚風這個人使得蕭寒和自己的老婆鬧離婚的!

“你這個人還真的是十分的奇怪我,我真的是十分的不明白你的腦子裏面到底是怎麼想的呢?要是你當初真的是愛着思思的話,你又怎麼會爲了金鈴那個女人而傷害思思的呢?那個時候要不是我碰巧路過的話,現在思思很有可能已經和你是天人相隔了,現在你竟然完全就好像是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過不說,還一副你纔是那個被人家拋棄的人,你不覺得自己是十分的可笑的人嗎?”

楚風現在甚至覺得,這個蕭寒是不是在做戲啊,怎麼完全就和金鈴那個女人一樣把自己完全的弄成了受害人的姿態呢?

尊貴庶女 ,要是你聰明的話,就趕緊滾蛋,要是你不夠聰明的話,我也不建議幫助你變得聰明一點!”楚風本身是不喜歡使用暴力的,但是有的時候,對於有些人你要是不使用武力的話,那些人的腦子就好像是鏽掉了一樣,怎麼都是不能開竅的,真的是讓認識的苦惱啊。

“怎麼,你是想要打我嗎?有本事你就打我啊,有本事的話,你就打死我啊!”蕭寒的眼神之中一點害怕的意思都沒有,有的只是瘋狂,楚風記得這樣的眼神自己好像是在那個叫做金鈴的女人身上見過,現在竟然在蕭寒的身上也看見了這樣的眼神,楚風真的是不由的惡寒啊……

而就在楚風不知道應該怎麼做好的時候,思思的聲音忽然之間就響了起來:“蕭寒,你要是不想要讓我看不起你的話,我覺得你還是去看看金鈴的好,畢竟,現在她懷的那個孩子是你的!” 楚風是真的沒有想到,思思竟然會出來,剛剛時候她明明說的是自己不想要看見蕭寒這個男人的不是,怎麼忽然之間就改變了自己的想法呢?

而在思思的身邊,趙靜也跟着呢,楚風疑惑的看着趙靜,似乎是想要讓趙靜給自己解釋一下是怎麼回事,但是趙靜卻是搖了搖自己的頭。

“楚風你不要問趙靜了,是我看你一直都不會來,我想着肯定是蕭寒不願意走吧,很多事情我還是自己面對的好。”思思因爲和蕭寒之間已經多了很多年的夫妻了,所以,她對這個男人相對還是十分的瞭解的。


本身思思也覺得自己是一個“膽小鬼”不管遇見什麼事情都不說,而是自己一個人默默承受,不是她這個人本身就是一個十分沉默的人,而是因爲她十分的害怕受傷,害怕會因爲自己的抱怨而讓自己愛的人厭煩自己。

在孤兒院的日子其實也是給觀她帶來了很多的負面影響的,只是她不說並不是就真的是沒有了,這點上其實楚風本身就想到了,因爲孤兒院的孩子肯定會比一般家庭中的孩子要早熟很多,這個就是有父母和沒有父母的區別。

“思思,你終於願意見我了,我現在已經什麼都沒有了,你不要離開我好不好?”蕭寒看見了思思以後,眼中竟然迸發出了駭人的光芒,就好像是一個頻臨死亡的人看見了一棵救命稻草一般。


楚風覺得這個蕭寒還真的是一個禁不起一點點打擊的人,他現在真的是十分的懷疑這個男人當初到底是怎麼在那個外企中佔住腳的,雖然楚風不得不承認這個男人確實是一個有才之人,但是同時不可否認的是,這個男人的心理素質也真的是弱的可以啊。

“蕭寒,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你當初那樣的對我,現在你怎麼還能夠期盼我陪在你的身邊呢?”

思思看着蕭寒就好像是說這一件和自己完全沒有任何關係的事情一樣,並且可以用面無表情來形容,但是,此時的蕭寒可能是因爲喝了點酒的緣故,竟然完全沒有發現思思的異樣,只是自顧自的說着自己最近一段時間裏面的不順利。

“思思,你趕緊回來到我的身邊吧,現在我已經沒有工作了,但是我們可以一起到別的城市去,以我的才華,找到一份滿意的工作肯定是不再胯下的,只要你和我在一起就好,好不好?”

蕭寒似乎已經想好了未來的事情了,現在要的就是讓思思同意和自己一起離開這個地方,到外地去,楚風想想也知道,現在蕭寒已經算是完全的臭了,畢竟,雖然小三什麼的已經不是什麼奇聞異事,但是,大家還是爲了各種的原因不能讓自己在外面的出現在公衆的視線前的。

而現在,蕭寒的不只是在大家的面前露臉了,而且還做出了那樣過分的事情,就連帶着蕭寒也是受到了很大的牽連的。

“我真的是十分的不明白到底是爲什麼呢?爲什麼我不管說什麼話你都聽不懂呢?我不是和你說了嗎?我不會和你在一起了,我們肯定是要離婚的,我不會和一個曾經那樣傷害我的人,並且還和別的女人在一起的男人接着過日子的!”

思思看着蕭寒十分堅決的說道,她現在已經下定了決心了,就在這個男人一次次的傷害自己的時候,自己就已經對這個男人死心了,是啊,不死心又有什麼辦法呢,自己要是不死心的話,就只能夠默默的承受了,但是她先是那顆已經不佈滿了傷痕的心臟已經受不了丁點的傷害了啊!

“不,不要這樣!思思啊!”蕭寒沒有想到思思竟然會拒絕自己,瞬間就想要上前摟住思思,但是,卻被一旁的楚風給一把推開了。


“蕭寒,你要是一個爺們的話,就不要在這個地方裝可憐,我告訴你,自己做的事情就是再怎麼樣也要自己承擔起來,自己選擇的路,就是跪着也要走完!”

毫無疑問的,曾經的蕭寒是十分的意氣風發的,但是現在他就好像是灘爛泥一樣,讓楚風十分的看不起,要是這個男人真的有覺悟的話,楚風覺得他現在要做的可不是要帶走思思,而是應該好好的想想自己接下來應該怎麼做纔對的。

“蕭寒,我看你也是一個十分有才華的人,但是,你要是真的是一個男人的話,就把自己的過錯都承擔起來,不要在這裏拖拖拉拉的,智慧讓人覺得你這個人一點也沒有男子氣概,並且讓人看不起你而已!”

楚風都覺得自己看不過去了,這個蕭寒竟然因爲思思的話語,忽然就哭了起來,並且哭的那叫一個慘,鼻涕眼淚都是嘩啦啦的往下流,讓楚風很是汗顏,楚風覺得要是讓金鈴那個女人看見了自己深深愛着的男人竟然是現在這幅窩囊的樣子,不知道她會怎麼想呢?

“都是你!都是你!一定是你和思思說了什麼對不對,不然的話,我的思思那麼的愛我,她是那麼的愛我啊!”蕭寒完全就是趁着自己的酒勁在發瘋,趙靜都看不下了說道:“楚風,你趕緊的把這個瘋子給處理了吧,不然的話,讓人家看見了像是什麼樣子啊,不知道得還以爲咱們怎麼他了呢!”

楚風聽了趙靜的話,看了一眼思思,而思思一直都沒有什麼表情,只是呆呆的樣子,楚風知道,思思現在不說話就是間接的同意了剛剛趙靜說的做法了,既然如此的話,他決定還是趕緊處理了這個“酒鬼”吧,省的一會兒了,要是人多了還不知道會出現什麼麻煩呢。

楚風看見思思也不反對,然後一下子就上去把似乎還想要說什麼的蕭寒給打暈了過去。

“蕭寒!”思思見楚風竟然將蕭寒給打暈了,眼中的心疼一閃而過,雖然速度十分得快,但是,楚風還是看見了,看來雖然蕭寒那麼對待思思,但是思思還是對蕭寒這個傢伙有這感情的,只是現在這份感情變得不是剛剛那般的單純而已。

“沒事的,我只是打暈他而已,一會兒他就會醒過來的,並且還不會有任何的不適,放心好了,這點你完全可以相信我的,不然的話,你也可以問趙靜的。

楚風本身就是一個練家子,而且他的速度非常的快,屬於是一個速度型的“打手“往往在你還沒有看清對方是怎麼回事的時候,楚風已經把自己的對手給解決了,當然這一點的話,還不算什麼真的讓人十分的詫異的是。

有的時候,楚風速度使得你都看不清他是怎麼打到自己面前的那些人的!

而剛剛思思只是覺得自己的眼前一花,竟然就看見蕭寒暈過去了,幸虧是楚風給接住了,不然的話,還不知道蕭寒會不會一下子就給摔倒了地上成爲一個腦震盪呢!

“我不是這個意思,剛剛卻是是蕭寒不對的,謝謝你楚風。”思思也不是一個不明白事理的人,現在楚風他們一直都是幫着自己的,要是自己現在因爲蕭寒說楚風什麼的話,就真的是有點,不!應該是十分的不知好歹了!

“呵呵,沒事的,思思你不要那麼緊張啦,楚風不是那麼小氣的人。”趙靜看見思思十分着急的和楚風解釋,便趕緊走到了思思的身邊說道,然後又對着楚風說道:“還有你這個傢伙,趕緊去把那個自大的豬給我處理掉!”

趙靜完全就是自己是老大的樣子,看的楚風覺得十分的有趣,而剛剛楚風也確實是沒有生思思的氣的,而他之所以不說話,只是想要看看思思是不是也在慢慢的相處中對自己越發的關心了呢?

而結果自然也是讓楚風十分的滿意的,畢竟,思思和蕭寒這個傢伙想出了那麼長的時間要是她對這個男人一點點的感覺都沒有會對這個人完全的漠不關心的話,楚風覺得這樣的一個人纔不應該讓自己那麼費心的幫助。

楚風覺得一個人的才能固然是十分的重要的,但是更爲重要的還是這個人的品德啊,看看自己抱在懷裏的蕭寒,楚風覺得這個傢伙還真的是十分的臭啊!也不知道這個小子到底是幾天沒有洗澡了,竟然可以讓自己變得就好像是臭一樣的臭氣熏天!

“好了,思思你不用擔心我的,我是真的沒有生氣的,只是,這個傢伙我覺得還是讓我趕緊把他給送走吧,他真的是好臭啊!”

楚風說着還露出了一個十分滑稽的表情,就好像是自己都快要被人家給薰死了一樣。

“哈哈,你還真的是搞笑啊,你也覺得這個味道十分的受不了吧,告訴你楚風,你要是以後也是這麼臭的話,你可不要想着靠近我和思思兩個人哦!”趙靜一副你自己也好不到什麼地方去的表情說道,弄的楚風更加的鬱悶了。

話說,他這個人還是十分的愛乾淨的好不好,身上要是出汗什麼的都會趕緊的去衝個澡的,完全就不會是蕭寒這個傢伙這樣樣子,完全就是自暴自棄,現在什麼都沒有了,纔想起來自己其實還是有一個妻子的,想要讓自己的妻子回到自己的身邊。

現在的問題是,你要是真的是這麼愛的你妻子的話,你早幹什麼去了,還有就是金陵肚子裏面的那個小孩是不是你的啊,要是這樣的話,你的愛還真的是讓人覺得十分的廣大啊!

就這樣,楚風和思思以及趙靜說完以後就快速的帶着讓他感覺味道十分難聞的蕭寒離開這個地方了,而之後他又很快的回來了,思思雖然樣子還是十分的想要知道蕭寒到底是被楚風送到了什麼地方去了,但是現在的話,她覺得自己還是不說的好,畢竟,要是自己現在再關心蕭寒的話,似乎就表現的有點關心過度的感覺。

要是讓楚風和趙靜誤會了自己其實還是十分的喜歡着蕭寒那個傢伙的話,思思覺得就真的是有點得不償失的感覺了。


所以,最終還是沒有像楚風問出口。

“剛剛我打了車子,讓那輛車子送他回家了,畢竟我也有看那個資料的,上面有寫這個傢伙的地址。”楚風知道現在思思是想要知道自己是怎麼對待蕭寒的,但是又不好意思問出口,所以,他覺得還是自己和他說得好。

“恩。”思思聽了楚風的話,自然是十分的感動的,畢竟現在楚風做的一切都是在爲了自己。

“呵呵,沒事的,我們回去吧,你們剛剛都沒有看見,那個出租車的司機在那個小子上車以後的那個表情是多麼的糾結……”

楚風就這樣和趙靜、思思兩個人一起進屋了,而後一邊笑着一邊說着自己剛剛送蕭寒上出租車的時候,就連人家出租車的司機明顯都是覺得蕭寒這個傢伙的味道十分的夠嗆,要不是楚風從蕭寒的口袋中掏出了足夠的money的話,楚風覺得那個司機一定會讓蕭寒滾下去的! 自那天以後,蕭寒沒有再來趙靜這個地方找過思思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天的打擊太大了還是怎麼着這個男人竟然就這樣的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視線裏面,當然他還是沒有帶走金鈴那個女人,那個女人現在就是她的養父母似乎也不想要看見她了,總之她就是一個人在療養院裏,也是十分的可憐的。

因爲找不到蕭寒的緣故,思思想要趕緊和這個傢伙辦離婚手續也沒有辦法實現了,現在唯一能夠做的就是從現在開始算起,到時候看看能不能單方面的申請離婚了,楚風可不希望要是那個傢伙躲一輩子的話,難道思思就要成爲一個一直都是在法律上有丈夫不能夠再次選擇自己幸福的女人嗎?

當然了這些事情現在都是要放下了,因爲還有一件更爲重要的事情要楚風幫忙一起做的,就是思思現在想要看看自己的親生父母,想要問問他們到底當初爲什麼把自己給丟在了孤兒院的門口呢?

要是他們不是故意的話,就好像是那個時候金鈴說的一樣的話,爲什麼已經這麼多年了,爲什麼他們沒有繼續的找尋自己呢?

思思心中有着太多的疑問要合去問問自己的親生父母,她其實就和所有的小孩子是一樣的,想要得到愛自己的父親和母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