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訓練騎兵這種事要等到以後再說。當務之急是兼并部落擴張自己的地盤。增加自己的勞動力。

洛風有費了很大力氣,親自做了一輛,戰車。向部落的子民演示。這次,自己只帶了部落之中一半的兵力。也就不到百人。她向留守在部落里的士兵說道:「我已經向你們演示了戰車是如何做成,你們如果誰能在我回來之際做出一輛戰車。便可提升為長官。可以命令其他一些士兵!」

命令其他士兵,這是所有士兵,都,夢寐以求的事吧!

有了獎勵就有動力,當時就有人開始製作。

出征之際,洛風,和長老坐在戰車上,戰車是用獨角獸來拉的。站車兩邊有尖銳的鐵器。戰車的戰法,也叫做衝車戰法,不過,洛風自己那個時候是用馬來拉戰車的。就是戰鬥的時候,駕駛著戰車沖向敵軍。威勢非常兇猛。

首先來到了一個部落,遠遠望去,貌似只有三十幾個草篷,只是一個小部落罷了。

越走越近,以至於那個部落的人民都持著石槍,看著眼前這些奇怪的人。拿著,光芒閃閃的武器。一直向自己的部落靠近。

三十幾個精壯男人,擋在了部落的前面。那個部落的長老走了出來。

「你們是什麼人?」長老問道。

洛風飛出戰車。聚起漫天烏雲說道:「我乃大洛部落大法神。現在來,兼并你們的部落,你們只有兩條路可以走,要麼,併入我們的部落,要麼,就接受上天的懲罰。」大洛部落,這是洛風之前改的,原本自己的這個部落名叫做古塔克部落。但是因為洛風姓洛,所以若風將部落的名稱改為大落部落。

「……」長老見到滿天的黑雲夾雜著閃電,又望著飛在天上的洛風,頓時跪了下來。後面的石槍兵看到長老都跪了下來,自己也就跟著跪了下來。

「我們願為大法神效力!」那個部落的長老此話一出,士兵也都跪下說道:「願為大法神效力!」

…… 洛風以神的名義,征服了三個小部落之後,讓那些部落的子民都跟在自己的軍隊後面,舉族遷移。修整過後,來到了這裡比較出名的塞坦部落。根據哨兵打探,這裡有大巫師坐鎮。

根據時空法則上面的記載,大物師就相當於魔法時空二十級的魔導士的程度。具有簡單操控風雷雨電的能力。而洛風恢復過後,也不過二十五級魔導士。這個大巫師,洛風也沒有必定的把握!能把他消滅。

如果他是才新晉大巫師不久的話,那麼自己倒是有必勝的勝算。因為,新晉大物師也不過才二十級,魔導士的程度。

但是如果做認這裡的大巫師,已經是修鍊巫術多年的早已晉級的大巫師的話,那麼自己,可就要掂量掂量,到底是自己的魔法更勝一籌,還是這個時空的巫術更加厲害。

來到了塞坦部落,發現這裡的文明要比其他部落好一些,而且這個部落的規模也比其他部落要大很多。比自己的大洛部落,還要大一些。

塞坦部落的一人發現了洛風和他的軍隊。眼睛瞪得很大,不過下一刻,他轉頭就走了,著急忙慌的,跑近了部落裡面。

洛風看著他,卻有自己的弓箭手,想要射他。但是卻被洛風阻止了,因為每一個其他部落的子民,都是自己珍貴的勞動力。

在戰車之上,等了片刻之後。便有百於名石槍兵沖了出來。前面,還站著一個穿著法袍的傢伙。

「想必,那人就是大巫師了!」洛風心裡想著。拿過弓箭,對著那穿法袍的人射了一箭。洛風此舉是想試試那巫師的巫術,到達了何種程度。

一道天雷,劈了下來,將飛過來的箭斷成兩段。

「哼!哪裡來的傢伙,你們想幹什麼?」大巫師問道。

「我乃是上天派來的大法神,是來兼并你們的部落的。」洛風厲聲道。因為他剛剛看這個,大巫師的程度。竟然可以控制一道天雷。想必,修鍊巫術也有一段時間了。應該是個才進階不久的,大巫師。所以也就放心這麼說了。

「笑話,:上天派來的大法神,那就讓我大巫師看看你的法術到了啊什麼程度吧。」大巫師手中閃爍著銀色。閃耀的雷電,似乎像一條小蛇一樣,圍繞著這大巫師的右手。

洛風銀袍舞動,飛上了天空。

「精靈巫師?」大巫師看到洛風飛上天空,似乎很驚訝,因為在他的認知里,只有精靈巫師可以達到勉強飛上天空的地步。而眼前這個自稱大法神的人,竟然能,隨意的飛上天空。他看起來不過只是個孩子啊!

大巫師現在有些開始懷疑人生,如果連這麼小的孩子都能到達精靈巫師的話,那麼自己豈不是早就進階精靈巫師。

「不會讓你得逞的。」大巫師雙手之中,凝聚出一道寒芒。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響。

「讓你看看我的天雷之術吧。」大巫師現在想著,就算眼前這個孩子是精靈巫師,那麼自己也拚死一搏,發出最強的攻擊,看看他到底能不能接住!

凝聚出的一團白光,右手將白色光團舉上天空,天空之中紫雲驟現,星星點點的白光閃爍在其中,散發著讓人畏懼的顏色。

士兵們都是戰戰兢兢的。他們不知道,洛風能否擊敗這大巫師。

「天雷之術嗎?」洛風覺得非常好笑,那就看看到底誰的法術更強!

「法印!驅雷策電!」洛風喚出法陣,大巫師本來即將控制的雷電,此時竟然落不下來,死死的釘在天空一般。

「怎麼會這樣?」大巫師驚訝道。

「我說了,我是上天派來的大法神!天地萬物,皆繫於我手。你控制不了的!」洛風神說道。

「不可能!」大巫師不信邪,加大巫術控制力,此時,連洛風都感覺到了一絲不妙。

「呵!原來你這是在和我較量法術!好,那就看看,誰的法術更甚一籌!」大巫師繼續加大控制力。雷雲緩緩的往大巫師那邊聚去。

「休想!」洛風也開始增加魔法能量!雷雲又停了下來,法陣的光芒,此時,也變得格外耀眼!

「法印!驅雷策電!」洛風再次大喊一聲!雷雲又向洛風那邊移動。此時,誰堅持的久,雷雲就會到那邊去。這樣,才能控制雷雲。

「……」大巫師頭頂上不斷冒出汗來。

「不好!大巫師堅持你自己不住了!大家快進攻!」塞坦部落的士兵里,有人教唆道。

「!」洛風一愣,看來,此時是展現自己軍隊威嚴的時候了。

「弓兵營!給我放箭!射死那個試圖挑起爭鬥的傢伙!」洛風向著自己下面的軍隊大喝道。

「是!」五十名弓箭手朝著那人射出亂箭,經過這幾個月來的不斷提升!弓箭手們的精準度,也是增加了許多,。

塞坦部落望著滿天飛來的箭矢,不知道這是什麼,自然也就沒有多,但是寒光從箭頭冒出,直到射穿那個教唆的塞坦部落民身體時,從箭頭上,落下滴滴血跡!

「!」大巫師和塞坦子民都是一驚。連那些跟在洛風軍隊後面被征服的其他部落子民,也是心頭一顫!

終於,大巫師堅持不住,敗下陣來!雷雲終歸洛風控制!

「怎麼樣?還不歸順嗎?」洛風看著塞坦子民說道。

塞坦部落子民見到大巫師都失敗了!而且,和那些軍隊打起來,也不一定能贏,都朝著洛風跪了下來。

「參見大法神!」

「參見大法神!」

「參見大法神!」

塞坦子民經過三次叩拜。終於歸順了洛風。

而洛風,此時看著大巫師,也是想起時空法則上的一句話。

「正義的巫師往往只想做精靈巫師,造福部落子民!而只有邪惡的巫師,才想著成為那黑巫術大成的地獄巫師!」

「大巫師!你可願意追隨我?」洛風看著也是跪在地上的大巫師說道。

「我無心跟隨大法神!我只想為這世上的人民做點貢獻!」大巫師說道。

「那就對了!你就是去我的部落,造福那些,被我收服的人民。你可願意?」

…… 洛風與大巫師僵持甚久,魔法能量也耗損了好一些,需要回去部落修養,所以最後一個部落的兼并,就暫且放棄了。

回到大洛部落,洛風大喜過望,部落里竟然有心靈手巧的人造出了十輛戰車!

而那些被兼并的部落子民,看到洛風部落里的情況,都不禁為止一怔,這裡有很多他們見都沒見過的新型武器!工具,而且看起來是那麼的神奇,那麼的方便!

「好了,長老,這些被兼并的人民,就勞煩你安頓一下了,該充兵的充兵,該去建立城牆的建立城牆!」洛風對長老說道。

「法神放心!」長老說著,拄著杖就下去了。

……

又是一年的繁雜事務,洛風部落的城牆建立完成,方圓圍繞一百里。城牆很堅固,而且,那些一年之前兼并的部落,都學會了洛風部落里的科技!洛風覺得,現在是時候對城池有一個規劃了。

要是按照魔法時空的城池規劃,這裡的人民,又沒有那麼高度的文明。自己故土的的城池秩序。那這裡的人民倒是可以適應。

於是,自己召集了五個長老,和大巫師共同商議建城之事。

「參見大法神!」眾人見到洛風后,第一反應就是!

「好!這次召集各位長老和大巫師前來,是為了商議我們城池的建立之事!」洛風開門見山的說道。

「法神大人!城牆,不是都建立好了嗎?」一位長老問道。

「我說的是城池,不是城牆!城池的規劃好了,可以讓我們的部落迅速進入下一個時代!」洛風說著,開始在一塊兒木板上畫著自己對於城池的規劃圖。當然他想著按照自己故土京城的分佈,來規劃自己的部落。

先是把一圈的城牆畫了出來。洛風說道:「這是我們建立起來的城牆,他包括了我們的部落。我們可以先設置城防!」洛風說著,在東南西北四個城門的兩邊都畫了一個城防營。

「我們可以再設立一個城防營!讓責任心強並且有力量的子民上任城防官!東南西北一共八個官職!分正副!每個城防官目前手下有二十名士兵可以聽用。」洛風說著,便有長老提問道。

「法神大人,你說的太快,我們有些聽不懂!」

「嗯!那好,我再解釋一下城防官。城防官就是像現在這樣,我管理你們,而城防官可以管理二十名士兵!守衛城門。副的城防官,可以管理十名士兵,而副城防官,必須聽從正城防官的調遣!所以,四座城門,就有八名官職!」洛風說道。

「那麼,法神大人,這些官職,由誰來上任呢?」大巫師問道。

「現在有五名長老,和一名大巫師,共六個人,你們每人可以推薦三個子民,到時候,再用比武的方式,確定誰是城防官!」洛風說著,各個長老都不禁為之動容,這樣的話,只要自己推薦的人成為了城防官,那自己,豈不是就有幾十名士兵的掌控權!

「好,記住,必須推薦有力量,有擔當的人!」洛風說道。

「請大法神放心!」眾長老說道。

「好,今天就先說到這裡。你們先去安排吧!每天早晨太陽升起的時候,把你們推薦的人帶來!你們可以去軍營之中選拔!」洛風說道。

「是,法神大人!」眾長老開始前往軍營。

軍營經過部落之中的人口增加,軍營也是增加了不少人,現在士兵,多達八百人。鐵匠有一百人,工匠也有一百人。還有五十名採礦的人。五十名伐木的人。可以說,洛風現在的部落,幾乎可以說是這個時代的強大的象徵。

各個長老來到軍營,挑選自己中意的人。

士兵一聽說城防官這個職位,都想著參加城防官的考核!

「法神說了,我們也不會對你們不公平,我們現在一共有十八個推薦名額,分出六個,現在部落里的人,只要被公認為最有力量,最有威信的人,才能擔當!」長老說道。

……

第二天商議,洛風又對長老們說出了自己新的規劃,城防營還需要巡城官員,帶領士兵巡視城中,因為現在,城中的草蓬,很容易著火,所以,巡視城的人,就要負責救火,也防止城中的一些暴亂,所以,還需要再加四個官職,分佈到東西南北巡查,每人分士兵十名管制,當然,這城防營還需要兩名主管,所以,洛風又分出了正副城防主管,這兩個管制其他城防官和巡城官的主管,每日要向洛風稟報情況,城防官和巡城官,向主管稟報情況!於此,城防營的制度終於確定。城防主管,洛風安排兩名長老去當,這也是最好的選擇。

終於,十二個部落的勇士誕生了,經過層層的挑選和比試,他們成為了一些低級的官。也獲得了一些威信。

隨著軍營中的兵力,不斷擴充,洛風又分出了五十名士兵,將造好的戰車,交由他們使用。五人一輛戰車。共十輛戰車,當然,洛風的那一輛,被改裝成了專門坐的駕車。

「明日就要商議城中之事了。集市,民居。等都要建立,草蓬改木房,還有,燒窯制陶器之術,也要教給他們。」洛風對著天空長長的嘆了一口氣,自己要教給他們的還有很多,自己這是第三世為人了,幾乎無所不精。

燃起篝火,冥想了起來,雖然部落諸事要管理,但是自己的魔法能量,也要精修,雖然自己的等級是魔法時空聖法神,但是魔法能量,只相當於26級的魔導士,畢竟,弱小的身軀,承受不住聖法神巨大而浩瀚的魔法能量!

「法神大人,該休息了。」草蓬之中一個女孩兒走了出來,對洛風說道。

「……」洛風沒有回答她,因為在冥想的洛風,是聽不見外界的聲音的。

「法神大人?」女孩再次試探的叫著!洛風還是沒有回答。

女孩兒也不再叫了,走進了草蓬,這一年,長老們又向洛風進獻了幾個女孩兒,都是長老們千挑萬選的。不過,洛風並沒有心思。因為。現在的部落,才剛剛起步而已。 洛風設置城防營以來,十二個官員都已上任,又派遣工匠建立城防所,共有兩位長老擔任正副城防主管。城防所共兩個樓層,是目前城中最好的建築。

但是,洛風從自己故土京城的布局意識到,城池中的貿易必不可少。但是現在自己沒有發現銀礦,不能製造錢幣。雖然時空法則上有顯示銀礦的位置,但是距離自己的部落,太遠,一時之間,難以運回銀礦!

但是,洛風想到,雖然此時沒有銀礦來製造錢幣,但是可以以物易物。所以,集市的發展,還是必要的。這天,洛風再次召集五大長老,以及大巫師共同商議集市問題。

「各位長老,大巫師,今天叫你們來呢,是為了集市的事情!」洛風對著坐在草席上的各個長老說道。

「法神,何為集市?」自己大洛部落原本的長老問道。其他長老也都是互相對視。面面相覷。

「在解釋什麼是集市之前,我先跟各位長老說明一種問題!那就是,比如,一個子民,他有很多的肉食,但是卻沒有足夠的毛皮來保暖,你們說,那該怎麼辦?」

「這……」長老們都解釋不出來。

「對,你們不知道該怎麼辦,但是,有另一位子民,他有很多的毛皮保暖,卻沒有足夠的食物充饑,這又怎麼辦?」洛風看著眾長老,笑著問道。

「誒!可以讓那個食物多的子民,用多餘的食物,去和那毛皮多的子民交換啊!」反應最快的是大巫師。其他長老也都是點點頭。

「這個辦法好啊!這樣各自拿各自需要的,再把多餘的東西換出去。」一位長老也是說道。

「嗯!」其他長老也都是點點頭。

「對,沒錯,這就叫做各取所需!」洛風說道。

「那,法神大人,您說這話,又是準備怎麼辦呢?」大巫師問道。

「對,可能部落的子民已經有了這個想法,並且私底下也交換過。但是這種交換,實在麻煩,只有互相親近之人,才願意交換,所以,我們要設立集市,將這些交換統一。這樣,各取所需的辦法,就能普及。」洛風說著,眾位長老也都表示贊同。

「好,既然長老們都贊同,那麼我們就開始實施。」洛風又拿出前幾日劃過地圖的木板,說道:「我們設立東南西北四大集市。可以讓子民帶著自己的東西來集市,統一交換,每天太陽升起之時,集市便開放,太陽落下之時,集市便關閉!長老們,覺得怎麼樣?」

「法神所說,乃是讓我們子民大利大惠的好辦法啊!」長老說道。

「那法神大人,這集市也要設立官員嗎?」另一位長老問道。

「不用,集市的秩序,交給巡城官管理,他帶著士兵巡視的時候,也順便管理集市的秩序,若是有人覺得換算不公平,就找巡城官說就行了。」洛風說道。

「法神所言極好!」大巫師也是開口說道。

「嗯!其實我本想介入集市,用貨幣來控制集市的經濟,但是銀礦離我們很遠,我們一時間,難以運回那麼多的銀礦石!」洛風又說道。

「銀礦?難道是和鐵礦一樣的東西?」大洛部落長老問道。

「不是,雖然樣子很像,不過,銀礦石比較珍貴,拿來做貨幣再好不過。」洛風說著,便不等長老開口詢問,自己就先解釋道:「貨幣其實就是一種,子民各取所需的時候,一種中間物質,每戶人家裡,根據情況,分發不同數量的貨幣,用貨幣,可以去代替任何物品交換,同樣,獲得貨幣的人,也可以拿著這些貨幣,再去和其他人交換自己想要的東西!這樣,也就不用為了換什麼東西,而非要去找交換的人需要的東西!很是方便!」

「那,法神,既然貨幣這麼方便,您打算何時打造啊?」有些長老問道。

「這個不急,等我們修養一些時日,就會去運輸那些銀礦,這樣再打造也不遲!」洛風說道。

「是!」長老們都答應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