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在下面卻有一堆那些武器的人追趕著,這一幕極其不雅觀。

紫色身影蹦蹦跳跳的闖進了一片森林裡,而那些人卻不管不顧的直接跟了進去,一時間都沒來得及看周圍的環境。

那人在看到那些人跟著進來了,唇角勾起的笑意變得越來越深。

很好,魚兒上鉤了!這個森林她可以算是主宰,所以……

這些人會倒霉到透頂。

嗤!!!!!!!

腳步一劃發出摩擦著地面的響聲,整個人劃出了將近一米的距離,落腳的所過之處揚起了無數樹葉形成了一副美如畫的場景。

後面追趕著的一群人見前面的人停住腳步后,正準備一擁而上的時候從他們之中突然傳來了疑惑聲。

「樹林?遭了,這是森林!」

聽到這句話后,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死亡森林,那明顯帶著各種複雜的神色將目光停在那悠哉悠哉的紫色身影上。

只有那些眼神都帶有同樣的一種神色,似乎是在說前面的人瘋了才跑到死亡森林這裡。

一群人對上各自的視線,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將自己的武器握緊,然後朝著來時的路狂奔而去。

他們可還不想死,要死也是那個蘇骨去死!

只是……

「我有讓你們離開么?」當他們整體邁出第一個腳步時,一道無比溫柔的身影在他們的背後響起!

所有人的後背一僵,這話什麼意思?

但,他們一想到自己還有生命危險又落下了第二個腳步,就在落下的一瞬間周圍就發生了變化。

那是無數雙不同眸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他們,看樣子是將他們都包圍住了。

於是眾人想到了他們落下第一個腳步的時候身後傳來的聲音,不約而同的回頭或者轉身看去。

這一看他們集體傻眼了,他他他他們看到了什麼?

他們竟然看到了紫色身影坐在了一頭帶有王字的白虎身上,而且那人的身邊竟然全是統領級別的魂寵。

那人單手一揮道:「都給我上,撕碎他們!」

話音剛落,一股強大的威壓將在場的所有魂寵硬生生的壓住了,動都不能動一下。

就在這緊張的時刻,一顆毛茸茸的小腦袋上頂著一團幽藍色的火焰從紫衣人的背後探了出來,寶藍色的眸子帶著不滿意的神色看向紫衣人。

「不是說好不這樣的么?明明是你親口承諾的,為什麼要違反?」

聽著有些怒意和咄咄逼人的語氣,蘇冉冉蹙眉。

其他人目瞪口呆的看著染惜,這玩意居然開口說話了,我的天!這會說話的到底是什麼級別的魂寵?

某人摸了摸鼻子,無辜的看著站在自己肩上的某隻正在一臉嚴肅的教訓自己,結果……

噗嗤!

一陣銀鈴般的笑聲從她的口中溢出,不是她想笑而是染惜的這模樣實在是太逗了。

簡直是一臉呆萌的茸娃娃一樣,有木有? 「罷了,只要你們發誓追隨於本公子,便會放過你們!」

蘇冉冉擺擺手說道,眸子中有些星光的笑意,仔細一看似乎還帶有一絲狡猾之色在她的眸子中一閃而過。

眾人猶豫了起來,有些看著所有人的實力都不是很高,而他們的周圍被一些大大小小的實力魂寵所包圍,開始了猶豫。

畢竟就算他們突破這個重圍,那麼下一個重圍又如何突破?可別忘了,這裡可不是一般的森林而是死亡森林,那紫衣人能使喚這麼多魂寵想必實力也是頂尖的好吧。

如若這紫衣人的實力是十分的好,那麼他們便會一起追隨。

蘇冉冉揚唇,吐出張狂的話語:「如果你們不願意追隨於本公子那麼請自裁雙臂便可安全的走出死亡森林,但追隨於我的便是永久的追隨!」

轉眼看,那群人都是身著粗字短布的,看到這身打扮誰又能想到這些人其實就是各個世家或者王子、殺手之類的各種精英,

他們落入到這種地步也是因為被流放到了這個大陸,畢竟這個可這就有些奇怪了。

既然他們的實力很不錯為何在這個大陸上一直默默無聞,而且還穿著破舊的衣衫,仍誰也不會想到這群窮苦之人是一屆高手。

正所謂的高手在人間,就是這個道理把。

一群人不確定這紫衣人是否知道他們所有人的身份,所以一直徘徊不定,

沒錯,他們是能一舉突破重圍,然而關鍵就在於這個紫衣人會不會在關鍵時刻搗亂。

蘇冉冉就算是再坑他們,他們也會無力反抗且會乖乖順從的,因為他們不敢冒這麼大的風險。

大概是有人想通了一件事吧,伸出舌頭舔了舔乾裂的嘴唇,然後吐出一句話:「既然公子的實力這麼高,想必跟著也不虧吧,那麼就由我先來打個頭陣。」

一小部分人咬住自己的嘴唇,鋒利的牙齒咬破了嘴唇滲出了血珠。

不一會就有一大半的人都去了蘇冉冉那邊,而另一邊的人卻只有五個人了。

蘇冉冉的眉頭微微一挑,看來這五人便是最難搞定的人了。

「五位,這裡有五科顆晉級丹,若是你們願意追隨於本公子,那便省了你們砍雙臂之苦,若是不願意的話……」

話語戛然而止,一陣嗦動的響起,只見有兩人已經去你蘇冉冉的身邊。

其他三人也不笨,知道自己三人已經沒有破開重圍的希望的了,便有些不甘的恍恍惚惚的走了過去。

蘇冉冉的唇角一彎,眸子帶有笑意。

「好了,小白虎你們散去吧,謝謝你們了!」

拍了拍身下的白虎,然後附耳說了一句。

她從白虎身上躍下來,腳步落在地上,白虎便是一陣咆哮聲,僅是在眨眼間的時間所有魂寵便消失了。

這一現象引得其他人震驚不已,誰人能像這樣的使喚魂寵的王者?恐怕數都數不出三個人來吧!

他們開始慶幸自己選擇了一個對的方向,所以……

「吾等誓死追隨蘇骨,如若……」

「等等,叫我蘇冉冉!」用慵懶的聲音打斷了一眾人的發誓。

「吾等誓死追隨蘇冉冉,如若有違抗那麼吾等可去流放地磨鍊幾年再回來為主子打下手!」

幾乎是異口同聲的鄭聲說道,蘇冉冉點點頭,這才發現這批人很像是被人訓教過的人,眸子中有些欣喜之色。 「看樣子你們是經歷過訓教的人,既然如此,便通通的當初你們的所有等級實力不許隱藏半分!」

蘇冉冉審視了一群人,厲聲說道。

話音剛落,眾人的身上便顯示出屬於自己的等級實力代表的顏色,剎那間五彩繽紛的光芒照亮死亡森林。

看著那些人的實力不停的點頭,可見這些人的等級可是不一般的。

四個大魂師、兩個魂靈、一個魂念一個魂皇,還有八人看不到實力。

玉指點了點那八個毫無魂力波動的人:「你們八個出列!」

八人中有五人是之前最後猶豫的,其他三人便是隨著人流跟著一起流動的,而其中七個人的眼神是帶著輕蔑之色,一個人是帶有擔憂之色。

「其他人原地休息,你們八人跟我來。」

這語氣中沒有絲毫的商量之地,就是跟他們說一聲而已,而他們奈何於蘇冉冉手中的魂寵底牌只好不甘的跟著她走了。

來到一個瀑布的地方,水聲潺流出叮咚的聲音,那水竟是無比的清晰。

蘇冉冉望著瀑布,說道:「現在,你們一個個的將自己的異能展示出最強的實力,如果實在不行的話,那麼就由我來做你們的對手!」

聽到異能兩字,八個人的臉上同時閃過一絲異樣。

一個帶著擔憂之色的少年走上前來,抬起手臂之時,便有一股水流隨著他的手指變成了一個水柱。

手指緊握,只見那水柱變成了一根帶刺尖形狀的水元素。

少年將手指展開后,那刺尖便變成了一把冰刃之氣,足以凍死人也足以兩人射死。

蘇冉冉微眯眸子,一會搖搖頭一會點點頭。

待少年正要收回力量時,一道幽幽的聲音傳入八個人的耳中。

「不對,將冰刺換成連續突襲的冰刺!」

少年一愣,下意識將手猛的一揚。

噗嗤噗嗤!

瀑布最底下發出幾道聲音,待眾人回過神后便是看到了無數道巨大的冰刺從瀑布中拔地而起,而且還是連續的。

看到這個,蘇冉冉才重重的點頭:「做的很好,以後要多多練習練習!下一個!」

少年的眸子中有了複雜的神色,這蘇冉冉怎知自己會這一招?

一個清秀冰冷的女子從中走了出來,美眸中的寒冷之氣足以將人冰凍。

女子並未露出實力,而是將目光落在蘇冉冉的身上,輕聲的說著:「我的能力是毀滅,毀滅我想毀滅的一切東西!」

蘇冉冉唇角一勾,看來自己是撿到寶了,毀滅這個能力可是不可多求的能力。

而其他七人卻變了臉色,毀滅的能力?

「那麼,你現在將那個毀滅看看!」

說話間,手指指著一個方向,八人看去眼睛都瞪圓了。

那個方向是……一塊空曠的大地。

蘇冉冉知道有毀滅便有重生,只是不知這重生在不在這些人之中,

女子淡淡的看了眼空地,吐出薄涼的字:「大地毀滅!」

話音剛落,就見到那上一秒還近乎完整的大地下一秒就被掀起了黃土,那整個空曠的大地瞬間變成了一片光禿禿帶著裂縫。

這讓他們無比汗顏! 只是幾個字便能輕易毀滅一些無可摧毀的東西,估計這女子是世上第一人吧。

「下一個!」

蘇冉冉讓女子站在一旁,出聲道。

「我的能力是……殺生哦~」

娃娃音在寂靜的空間響起,顯得格外的不符合,可那聲音說的話語給人的感覺卻是無比驚心。

能力是殺人么?

女孩走出隊來,正好一隻魂寵路過,蹲下身子看著那魂寵便問了句:「你怎麼還不去死啊?」

話音剛落,一眾人就見到那魂寵直奔大樹一頭裝死了,然後集體抽了抽嘴角。

說好的落魄呢?說好的欺壓呢?

這麼牛逼本事的兩位居然還在這個破大陸待著還穿著一身破爛衣,這可讓他們怎麼活丫?

微微挑眉,這並不是殺生能力,而是一種聲音帶有攝魂的能力,這個能力與毀滅一樣是十分的強大。

於是還未等蘇冉冉開口,一個男子便站了出來,手裡拿著一條很平凡的鐵鏈。

男子的手輕輕一抖,將蘇冉冉套住后就發生了變化。

只見男子之前站著的地方變成了蘇冉冉,而蘇冉冉之前站著的地方變成了男子的所在地。

「子母鏈!」蘇冉冉的眸子一亮,一時間脫口而出。

這子母鏈有著改變別人的位置,或者是將自己的位置與別人的位置調換你能力,看來這是一個很好的作弊能力。

蘇冉冉不禁感嘆了起來,她還是第一次見到子母鏈,能不激動么?

男子的眼中有些驚訝,他在驚訝蘇冉冉是如何認得自己的武器的,他可不記得自己有說過這是子母鏈,如果這些排除的話就只剩下一個可能了。

那便是……這個紫衣人見識是十分的寬廣,甚至是說認知恐怖也不為過。

「下一個!」

蘇冉冉也知道不能透露太多子母鏈的東西,她之所以能知道這一般的東西是不凡的子母鏈也是因為在兩位上古神拼了命的將所有東西都傳授給了她。

「能力是……」

一位女子站了出來,蹙緊了眉目,說話聲變得越來越小。

「能力是什麼?」蘇冉冉追問。

女子輕咬唇角,繼續道:「我的能力是可以讀取他人的心理活動。」

其他人粉粉露出一個同情的眼神,這麼一個雞肋的能力簡直就是個弱者,可蘇冉冉的眸子閃過一絲不一樣的色彩,因為她看到那女子在說自己的能力時眼神有些閃躲。

如果她沒猜錯的話,這個女子還有一個底牌!況且這個讀心術的底牌並不是雞肋,相反可能是一個能幫助到一部分人的能力。

所以蘇冉冉伸手拍了拍女子的肩膀,勾起了一抹笑意,說道:「你很不錯,繼續提升自己的實力!不用管其他的閑言碎語,因為你只是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