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出乎意料,周陽看到大家還是依舊非常熱火的,接受了這個任務。

“那好。”看着這些人沒有退縮,勞瑞的聲音有些喜色,繼續說道:“哪一位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最在行的?”

“打聽事情,我最在行。”勞瑞的話並未引起他的反感,反而因此有些洋洋自得的說道。

“好,給你三天的時間,我們都在這個小鎮的酒館等你,我需要,該要的情報!包括聞人家的人被俘虜了多少,在什麼地方,有多少個守衛,都是什麼境界,多少時間一換班,休息的時間是多少,哪怕是送多少飯,我都要知道,能行?”


“OK,沒問題!”

話音落下,那人轉身就走,說幹就幹,看着他,周陽面帶微笑。

“好了,其他人現在跟我入住酒館,等待他的消息,我們再次商議事情。”

······

三天中,所有人,都在緊張的籌備自己的必須品。當然,周陽也給了他們許多的魔法卷軸,是周陽常用的卷軸,都給了。

“噹噹噹!~”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頓時傳來,勞瑞轉頭問道:“誰?”

“我。”

聽着這聲音,勞瑞點點頭,笑道:“進來。”

隨着那人進來後,勞瑞問道:“怎麼樣?”

“搞定!”

與此同時,所有人都聚集在桌旁,等待他的下文。

“不過城主大人,這次事情有些麻煩了!而且,我只是在兩處地方詢問,並未走完所有的看守之地。”

“到底……”

勞瑞沉聲喝道,話語未落,那人擺手打斷繼續說道:“您且聽我說完。不是我不想去,而是無法去,也沒有那麼多的時間,跑那麼多的路。”

“到底怎麼回事,你說。”周陽也是心中一涼,疑惑問道。

“被俘虜的聞人家的人,這些人被趙家和吳家,分別放在了十個地方關押。”

“十個地方?!”

“難辦了!”

看着周陽疑惑的再次問道,那人點點頭。

“確實難辦了,如果這樣說的話,我們只要營救一個地方的人,那麼其他地方的人,看守就會很森嚴。並且,轉移方向了的話,我們也根本不好弄清楚。”勞瑞點點頭,聲音冰冷的說道。

“還有,被看管的所有人,那些負責看管的人,根本就沒有人休息,而且一直輪流!其中,單單是神話鏡強者,就有兩位。每一個地方都最少有兩位!這還不說,還有一些隱藏在背後的天人合一境界的強者。”

“這樣的強者藏匿,根本是我問都問不出來的!”

聽着這人的話,一旁的聞人雪緊緊的攥着周陽的手,周陽甚至能感覺到聞人雪手中的冷汗。隨即,周陽拍了拍聞人雪的手背,給了她一個自信的微笑。

“勞瑞,你怎麼看?”

勞瑞沒有及時回答周陽,而是來回踱步良久,半晌後說道:“辦法是有,但是隻怕要犧牲一下其中的聞人家的人了。”

“就像是我剛開始告訴你的那樣,我們要搗亂,擊殺聞人家族的一兩個人!但是,這一次任務更加的困難!我們要把所有的看守的人,全部統統殺光,並且聞人家族的也要死。”


“爲什麼。”聞人雪一臉緊張的問道。

“做什麼事情都有犧牲,你認爲用一兩個人,換所有人的安全,值不值得?如果你覺得不值得,那麼,咱們就放棄計劃,都會雙峯城吧。”

聽着聞人雪的質疑,勞瑞有些不高興的說道。

聽出勞瑞那話中不好的音色,聞人雪轉頭看了看周陽,半晌後,看到周陽沒有說話,便轉回頭,對着勞瑞繼續說道:“那好吧。”

“這樣纔好嘛。”勞瑞輕聲一笑,對着那人繼續問道:“告訴我,你去過的兩個地方被看押的人是誰。”

“一個叫聞人光仁,一個叫聞人常林。”

那人點頭說道。


周陽感覺到聞人雪聽到這兩個人後,左手被他抓的更是一緊。

勞瑞點點頭,對着聞人雪問道:“好了,現在是你做抉擇的時候了,你想要誰死,誰不死?”

看着聞人雪一臉痛苦的抉擇,周陽無奈的搖頭,但是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他知道,如果不按照勞瑞所說的去做,那麼聞人家族的人,將一個也救不出來。

想到這,周陽先聲說道:“聞人常林吧!”

他知道,聞人光仁還是聞人雪的大哥,所以,周陽挑選了一個沒聽說過的名字,說了出來。

勞瑞也看向那人,那人看到大家的目光都盯着他,他笑着說道:“還好,這聞人常林所在的地方,其中的防禦,還沒有聞人光仁的嚴謹!可能是因爲聞人常林的境界不高的緣故,神話鏡強者的看守,我瞭解過就一位。”

“距離此地,只有三千公里。”

“好,就他了。”

勞瑞點頭,沉聲說道。 按照勞瑞的指示,所有人均是點點頭。

“勞瑞,咱們雖然解決了這一處,但,一共十處被圍困的人,咱們下一步,該如何進行?”

周陽看着勞瑞問道。

看了周陽良久,然後四處看了一下衆人,勞瑞聲音輕佻的說了兩個字:“祕密。”

······

衆人散去,所有人走後,周陽收起了勞瑞,把勞瑞放在了周陽的空間戒指之中。

雖然勞瑞吞噬了機械皇族的能力,但是他卻沒有佔用機械皇族的身體!也就是說,空有天人合一境界的能力,卻無用武之地!

並且,機械一族,境界越高,也就是程序越高,使用的機械化也就越強勁!並不是物理輸出,和魔法輸出的這種修煉者。

看着衆人離去,周陽把聞人雪關在了房間。這次是全面的屠殺,所以,周陽還是不希望聞人雪看到自己的親人死去。

並且,也不會讓她幫忙指定哪一個纔是聞人家族的人。

“勞瑞,確定要擊殺聞人家族的人嗎?不擊殺不好嗎?”周陽內心之中,是不想看到自己的女人傷感的。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如果你不擊殺,只是營救,那麼趙、吳兩家肯定會派人來搶回來,也會一直跟蹤着你!甚至用聞人家的人,要挾你,到時候,你怎麼辦?”勞瑞的聲音一頓,繼續說道:“而你擊殺了所有人,這性質是不一樣的!純屬一種搞破壞的行爲,而且,他們在明,咱們在暗,他們無法防禦你,並且,即便用聞人家的人,也無法要挾你。”

“各種問題都無法解決你,那麼他們會怎麼做?”

聽着勞瑞的話,周陽眉頭一亮,驚喜說道:“那麼他們肯定會把所有人都集中起來,不會讓我繼續搞破壞!”

“正解!所以,那個時候,咱們才能出手救人!再者說,你應該也知道!作爲聞人家族的人,你覺得他們能沒有高手麼?紫耀皇族,沒有高手麼?還記得褚宏宇麼?還記得‘穆’麼?”

“那時候,所有的強者,嚴陣以對,哪有時間會管理咱們?”

“好!”

聽着勞瑞的計劃,周陽是越聽越興奮,趁着這黑色的夜幕,騎上白靈,向着目的地而去。


······

夜色瀰漫,秋風瑟瑟,在這一片林地之中,卻有着一個篝火光亮如晝的營地。

營地之中,巡邏士兵嚴謹以待,來回穿梭,並有一絲一毫停下之意。讓一看之人,就知道,這是軍事重地。

“行動!”

看着遠處,十多裏地的營區,周陽沉聲的發出了行動的命令。

幾個人在周陽的聲音落下,如狼似虎的朝着營地衝去,臉上都帶着一絲竊喜之意,彷彿他們圍攻的並不是嚴謹以待的軍營,而是人聲鼎沸的集市。

“嗯,不對!”坐在白靈身上,呼嘯疾馳的周陽,眉頭一皺,在識海說道:“不是說,這裏只有一個神話鏡的人麼,此時,卻是有着五個神話鏡的強者!”

“不過,最高的卻也只是神話鏡中期的境界!”

要知道,周陽的神識已經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雖然,神話鏡內的強者能發現他,但是他卻是更能發現,神話鏡的強者。

這就是神識強大的優勢。

“不知道,不過咱們的兄弟應該不會說謊,這幾個人的到來,可能是有些事!你想,一個不到解脫鏡的聞人常林,怎麼可能需要五個神話鏡的強者看守!”

“當然,這也更好!全部殺了,把他們都留下來!”

“好!”

周陽目光一冷,速度更快的朝着營地衝去。

······

營地之中,五位老者坐在一個軍用帳篷內。

“嗯?有人來了,而且還不少,境界最高的一個是神話鏡初期。”那老者眉頭一挑,微笑道:“看來,聞人家是沒有什麼人了,竟然派這麼一些小蝦米前來,真是純粹找死!”

老者拂袖一甩,站起身來,冷笑說道。

“劉長老,如果不是您幾位,正好巡視而來,就是這些小蝦米,我一個人只怕也難以對付!而現在,咱們可以讓他們有來無回!”

一箇中年漢子,冷笑的說道。

“走,咱們去迎接這些小蝦米!”那老者冷笑點頭,轉身出了帳篷。

······

“滴。”

而周陽這邊,則是按照勞瑞的提示,周陽給每一個人都發送了一個信息。

那信息就是,全部擊殺!

所有人接收到周陽的信息之後,臉上也僅僅是一緊,突兀的,身體之上露出一股無形的殺氣,而這種殺氣,隨着越來越是臨近營地,那殺氣也越來越是濃郁。

卻根本看不到一絲害怕,和畏懼之意!

“殺!”

不知道是誰,第一個衝進營地之後,蕭殺的聲音一吼之後,整個營地之中的所有士兵,都是嚴陣以待,井而有序的朝着這人的身影之處聚集,從容的沒有一絲慌亂。

只不過,下一個人影出現的時候,便是手中的魔法卷軸丟了下來。

這魔法卷軸自然就是周陽的六陽鍾。

隨着六陽鐘的出現,瞬間更多的火球砰然爆發,對於這些僅僅只是生死境界都不到的士兵們,那無疑是摧朽拉枯一般。

火焰的爆發,一元破的膨脹,讓這原本就如晝一般的營地,一時間,猶如烈焰下凡,火焰的刺眼,根本讓這些士兵們睜不開眼。

當然,那驟聚的烈焰,更是暴怒呼嘯,電光火石間,猶如火浪洶涌,瞬間便是吞噬了無數的士兵。

而這些士兵的下場,不用想也便知。

“不作死便不會死!你們這些賊子,我今天便要把你們所有人全部湮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