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人厲喝一聲,飛身便要衝上來,雲淺只是冷笑,待他靠近之時,她驟然發力,舉劍朝對方刺了過去。

三招過下來,倒是讓那大乘期巔峰的男子佔了上風。

這一戰,似乎輸贏結果已定,雲淺能堅持多久。

所以眼下的問題是,她還能僵持多久。 「她應該還能撐個十來招吧。」

萬慕寒出聲,看著不遠處的戰況,估摸著下評語。

「下一招結束。」

夜老大冷漠地扔下幾個字,話還沒說完,雲淺已經一招揮出,打中了對面大乘期巔峰的男子。

男子下意識地防禦,卻沒有擋得住,直接被打得倒飛出去。

眾人驚得快要把下巴掉下來,剛剛的情況,落下風的難道不是她么?怎麼一招反敗為勝了?

萬慕寒也盯著她:「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雲小姐走回來,彎著唇角扯出一抹詭譎的笑意:「這叫兵不厭詐。」

醉殘年 她話音未落,耳邊忽然響起了某位老大的冷哼聲:「這叫得意忘形,明明可以一招解決,卻故意拖到十招。」

雲小姐聰明地選擇了閉嘴。

「你們究竟是誰?來闖我創世神族,究竟是為何事?」

被打趴下的兄弟倆捂著胸口爬起身,有些憤恨地盯著雲淺:「別以為你們有些本事就能如何,我神族可不是你們想闖就能闖的地方,立刻退走,我們可以不為難你,否則便別怪我們刀下不留情。」

「我們自然是萬赫城的人。」雲淺哼笑,「聽說有人謠傳我萬赫城背叛創世神族,投靠夜修,我也沒其他要求,是想找那一位出來對質。」

「這……」

兄弟倆對視一眼,面露難色,「其實我們一開始也不願相信,可這指正你們背叛的人是……」

話未說完,忽然有一道暴怒的冷喝聲從後面飄過開來,緊跟著,便是一股強大的令人窒息的威壓。

「是誰在我創世神族撒野?」

雲淺忽然覺得背後一涼,緊跟著,一道勁風便從後方襲了過來,她下意識地轉身去擋。

雙方對上,她被震得虎口一麻,對方明顯是一位王境的強者,單從從實力等級上來說,她根本不是對方的對手,在這種關頭,她肯定不願意示弱。

強大的威壓一波一波的襲來,她一咬牙,將全身的勁氣都灌注到手中,猛的朝對方推了出去。

轟隆一聲炸響。

她被震得倒退幾步,對方的情況也好不到哪兒去,各自都是氣血翻湧,明顯,這邊的情況稍微嚴重些,喉頭一甜,差點嘔出血來。

也是這會兒的功夫,她終於看清,那忽然衝出來攻擊她的人的長相。

是個約莫五六十歲的老頭,瞧這架勢和實力,雲淺估摸著,這人在創世神族的地位應該不低。

「三長老!」

剛才和雲淺打架的兄弟倆率先跪倒下來,周圍的一群人紛紛跟隨。

三長老?

雲小姐忍不住挑高了眉梢,從這個稱呼上來看,就證明著族內至少還有大長老和二長老咯?

而且這排位應該不可能是按照年齡來排位,若是按實力,那兩位長老應該也不在他之下。

要來看創世神族總體的戰力,似乎還不錯,但前提是不要成為她的敵人……

「萬赫城來的人?」

那老頭上下打量著她,眸光如鷹隼般銳利,又忽而冷哼一聲:「小小年紀,本事倒是不錯,竟敢闖我創世神族。」 「在下萬慕寒,是萬赫城的現任少城主,三長老有什麼事可以跟我說。」

萬慕寒提步上前,將雲淺拉到身後,拍保護的架勢:「請三長老莫要為難一個弱女子。」

「她都打到本長老頭上來了,還算弱女子?」

三長老臉色發青,似乎還有些扭曲:「不過你來也好,萬赫城背叛創世神族,本長老正欲帶人過去拿下你們父子,你倒是自己送上門來了,來人,給我拿下他,按照族規處置!」

「說的好,按照族規處置,不過我倒想問問,究竟是誰規定的族規?」

雲淺冷笑一聲,抬眸之間,正好和那位三長老投來的視線撞上,她笑得愈發譏誚:「這創世神族做主的究竟是誰?」

三長老微微揚起下頜,冷漠哼笑:「廢話!這族內做主的,自然是創世神選定的繼承人。」

「那麼,那位繼承人此刻在何處?」雲小姐涼涼地環起胸,笑得意味不明,「都說捉賊拿贓,在定罪之前,我想看看那位繼承人是什麼說法,應該沒有問題吧?」

「這……」

三長老還在遲疑,那邊一個獐頭鼠目的男子已經領著一群人過來:「這是怎麼了?怎麼這麼吵?是誰在我神族鬧事?」

看見這人的那一刻,雲小姐的臉色扭曲了。

雖然她對長相併不那麼挑剔,但是你至少得長得像個人吧?

獐頭鼠目,鬼鬼祟祟,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就這人,也配當創世神的繼承人?

這姑娘向來是個實誠的孩子,心裡有什麼,她便直接說出來了。

「不好意思,我請問一句,三長老,請問這族裡有人見過創世神嗎?」

「沒有。」

三長老不知她葫蘆里賣的什麼葯,還是選擇一口回絕:「創世神是何等尊貴的存在?豈是一般人想見就能見的?」

「原來如此。」

雲小姐做恍然大悟狀,故意認真的點了點頭:「照這麼看來,那位創世神應該是個瞎的。」

眾人齊齊愣了數秒,一時之間,誰都沒有反應過來。

「大膽,竟敢污衊創世神!你這臭丫頭簡直罪該萬死。」

那張頭鼠目的男子憤怒一指雲淺,尖聲怒吼:「神尊的威嚴,也是你能褻瀆的?」

「照各位這意思,原來那位創世神不瞎啊……」

雲小姐摸著下頜,眉心緊擰,故作沉思狀,「那就更奇怪了,他既然不瞎,怎麼會選了你這麼個人當繼承人?哦,我說錯了,你這長相實在也不像個人,究竟是個什麼物種,可能要等變回原形才能確認。」

那獐頭鼠目的男子被她一通明嘲暗諷,氣得臉都綠了:「你,你簡直放肆,竟敢侮辱創世神,還敢爬到本王頭上來,你……」

論起拐彎抹角的罵人,這創世神族恐怕也沒有幾個能與雲小姐相比的。

萬慕寒不客氣地笑出了聲,旁的人也是想笑,卻沒有這個膽子,只能憋到臉紅脖子粗。

夜老大輕咳一聲,抬眸瞧她一眼,提醒她適可而止。

雲小姐眼觀鼻鼻關心,默默地將話題從眼瞎上岔開。 「其實,我在想,堂堂創世尊神,眼光應該不會這麼差,會不會是有些人狼子野心,故意冒充神尊的繼承人?」

雲小姐自言自語,邊說邊還煞有介事的點了點頭。

那獐頭鼠目的男子有片刻的心虛,為了掩飾,他故作憤怒的揚起下頜:「放肆?你什麼意思?難不成你想說是本王冒充創世神的繼承人嗎?」

「我可沒有這麼說,這是你自己承認的,不關我事。」

辛夷傳 雲小姐灰常無辜地搖頭,那表情,卻成功的將對方氣得夠嗆。

「不過你這麼一說,本姑娘倒是覺得也有可能,既然要給萬赫城定罪,你至少要證明你便是創世神選定之人,否則你憑什麼再次對大家指手畫腳?」

「簡直是無理取鬧,來人,還不立刻給本王拿下她們,竟敢褻瀆神尊,就地格殺,不必留情。」

「慢著……」

雲淺等人還會說話,先前跟她切磋一場的兄弟倆倒是主動站了出來。

「我們覺得這位姑娘說的有道理,萬赫城畢竟可我們相交多年,萬城主的為人,我們也知曉,如今要說萬赫城投敵,怎麼也要拿出真憑實據,不能僅憑一個猜測便冤枉了好人。」

「好人?你們眼睛瞎了?」

那獐頭鼠目的男子咋咋呼呼的叫了聲,破口大罵:「她侮辱本王,褻瀆神尊,這在場的人都是聽見的,難道你還要為她辯解開脫不成?」

兄弟倆沉默片刻,對視一眼:「其實她也不曾說錯,王上有何證據證明,你就是創世神選定的繼承人?又有何確切證據表明,萬赫城通敵背叛?」

「本王手上有水靈珠,早就給三位長老驗看過了的,難道還能有假?」

那獐頭鼠目的男子抬著下頜冷笑一聲,旁邊站著的三長老立刻出來為他作證:「老夫的確是見過,主上手上有水靈珠,你們就算信不過別人,難道連老夫的話也不信了嗎?」

旁邊眾人被他一番訓斥,齊齊的低下了頭,似有妥協之意。

卻在此時,一聲不客氣的冷笑從人群中傳了過來,眾人抬眸看過去的時候,便看見雲淺臉上的諷刺。

「那可未必,三長老年邁昏聵,也不是沒有可能老眼昏花看錯,又或者說,其實三長老已經被人收買,拿人錢財幫人說話,也不是沒有可能,三長老,您覺得小女子說的對嗎?」

「簡直是一派胡言!」

三長老厲聲怒喝,恨不得在她身上盯出一個洞來,冷哼著拂袖。

「主上的實力你們也是見識過的,主上未到二十五歲,便有王境的實力,如此成就,如此天賦,可以算是神創大陸上數一數二的天才,創世神可不像你們這般膚淺,只會看長相,神尊看上了主上的天賦,選他當繼承人,有何不妥?」

張頭鼠目的男子聽到這話,立刻得意的揚起頭,一臉毫不掩飾的驕傲:「就是,本王是憑實力拿到的位置,創世神可不像某些頭髮長見識短的無用婦人,只會以貌取人。」 那獐頭鼠目的男子說的理直氣壯,聽在雲小姐耳中,卻直接變成了笑話。

「二十五歲就晉入王境,的確是厲害,真的不錯。」

她囂張一笑,忽然抬了手,一副哥倆好的架勢勾住萬慕寒的肩:「萬少城主,告訴他,你今年貴庚?」

萬慕寒看她一眼,雙眸立刻被笑意浸染:「在下不才,二十三才剛剛進入王境,自然是無法跟創世神選定的繼承人相比的。」

他說得謙虛,可這話落在那獐頭鼠目的男子和三長老耳中,就變成了赤果果的炫耀。

他們才剛說這假繼承人二十五歲就進入王境非常了不起,結果就冒出了個比他更年輕實力卻不比他差的,這不是打臉是什麼?

「行了,我們謙虛點,實話就不要說出來了,免得打擊了那位絕世天才的迷之自信。」

雲小姐安慰地拍了下萬慕寒的肩,似模似樣地搖頭。

「不過日後我們若是見到那位創世神,倒是可以跟他商量把繼承人換成少城主,畢竟你都超過那位繼承人了,想必神尊也會比較著選擇更好的。」

「你……」

那獐頭鼠目的男子憤怒的指著她,咬緊了后槽牙,瞧那神色,估計恨不得從她身上咬下一塊肉來。

「你少在這危言聳聽,神尊選繼承人,自然不可能光看靈力,人品和執政能力也相當重要,否則又是將族人交給一個只會蠻幹的莽夫,」

「這會兒又變成人品了,你這人可真是一會一個說法,弄得本姑娘都不知道該信哪一句了。」

緣落韓娛 雲小姐拍手,那神色卻是諷刺至極:「你是不是要告訴我們,你二十五歲的年紀,人品修鍊也已到王級?要和我們比試比試?」

眾人鬨笑。

聽到這會兒,眾人也覺得這獐頭鼠目的男子頗有問題,忍不住將探尋的視線投到他身上,神色頗有些怪異。

那男子徹底被激怒,一掌拍開身邊的侍從,暴跳嘶吼。

「我看你們根本就是無理取鬧,胡攪蠻纏,本王是繼承人,這一天有三位長老為證毋庸置疑,來人,給我拿下他們,如有反抗,格殺勿論。」

他明顯是惱羞成怒,揮手之間便是一聲令下,想要狙殺雲淺的人滅口。

雙方劍拔弩張,三長老明顯是和那獐頭鼠目的男子統一了戰線,想要置雲淺的人於死地。

「我看誰敢?」

卻在此時,後方傳來一聲威嚴的低喝,那語氣平靜得近乎沒有起伏,可聽在眾人耳中,卻如悶雷一般,一直敲到了他們的心底,讓他們的心臟都不由自主的跟著顫抖了下。

不怒自威,說的大概就是這種感覺。

眾人循聲看過去,便瞧見一直安靜站在後方看戲的夜琰提步走了過來。

男人一出場,便自帶了一股王者的威嚴,甚至不必舉手投足,只一個眼神,便能讓你明白到什麼叫做霸氣側漏。

君臨天下,大抵也就是這種感覺吧。

那獐頭鼠目的男子分分鐘被他秒到塵埃里去了,這真的不用比較,完全沒有任何可比性…… 如夜琰這般自帶光環加持屬性的存在,應該是站在人群中一眼就能吸引全場視線的存在。

但是剛才明顯是雲淺的主場,於是他故意收斂氣勢,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再加上小雲淺剛才連晉四階的氣勢太嚇人,才讓眾人忽視了這個最危險的存在。

「本尊今日倒要看看,誰敢在我眼下動手。」

夜琰冷哼一聲,提步走到三長老和那獐頭鼠目的男子跟前,居高臨下地俯視,完全沒有將他們放在眼裡。

「創世神的繼承人,憑你也配?」

他一聲哼笑,依舊是平淡得沒有任何起伏的語氣,卻差點把那假繼承人氣得跳起來。

「你算是個什麼東西,也敢在本王面前叫囂?」

假繼承人怒喝一聲,吆喝旁邊的人:「你們還愣著做什麼,萬赫城犯上作亂,給本王拿下他們,全部殺無赦。」

「是。」

跟著他來的那群人高聲應著,夜琰緩緩攥緊了手指,指縫之間,血色的霧氣輕輕流轉著,明顯是隨時可以發動攻擊。

「慢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