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逸少笑道:「哈哈哈,說的對,兄弟你這樣做,也算是做做全了萬全的準備。可以啊,沒想到你這龍的腦袋不錯,考慮的這麼周全!」

小白龍道:「我馬上要落地了,你做好準備,最好是記得,我跟你說到過的話!」

「呃你跟我說什麼話了?你不是說馬上要落地了嗎?你還說什麼了?」

小白龍:「嗷嗚……你這小子想幹什麼?我剛才跟你說的好好的,你沒有聽懂嗎?還是怎麼樣?還是說我現在把你殺了,最好是1了百了,別給我自己惹事生非?」

「呃,龍哥饒命呀,還是放了我吧,我當然知道是什麼,我只不過跟你開個玩笑,你何必這麼動怒呢?你說的不就是讓我在妹妹面前幫你美言幾句,幫你說說好話,不要說壞話,這個我懂,大家都是混日子的,我怎麼不懂這些呢?」

小白龍道:「呵呵,你這小子倒是會來事一會的見風使舵,牆頭草一下子就轉了,變了方向,不過這樣我很喜歡你,最好是一直保持這樣,別到時候惹得我發怒!」

古逸少笑道:「呵呵,這有何難,大家都愛聽好聽的話再說了,我在薇薇面前多說你幾句話話,到時候你還能把我送回到未來世界呢,我看你這本事挺大,我怎麼會浪費了,這等大好的機緣,你就放心吧,我說了這個你應該可以放心了吧,看你這麼害怕,又何必瞞著薇薇呢!」

「呃,呵呵,不錯就是這樣,你這麼一說的話,我還真是放心了不少,那請跟我來?太子殿下……」

小白龍,沒想到來到了一處院子,是一個大戶人家的院子,這或人家富貴的假山,亭台樓閣可是比街市的房子,漂亮富貴的多了。

小白龍停在屋頂上,古逸少驚道:「呃,大哥,你這把我弄到這個人家樓頂上不會被人當做賊吧?你好歹找個沒人偏僻的路上,把我放到平地上呀,這麼高我也下不去啊,你這不是又想害我吧?」

小白龍道:「你愛不下,不下,關我什麼事情?女人是不下了就站在這裡一輩子吧,反正也沒人管你,我就要從這下了,難不成我要變成龍站到人家院子里嗎?你要是下到街市道上的話,你還能進得了這個院子嗎?你能找到這婉兒的房間嗎?他們家這院子這麼大,比你們難找。」

古逸少傻眼道:「呃,兄弟,敢情,你這是到人家房頂上,偷偷來到人家院子里,根本不受人家待見,人家家裡面人都不知道,你連大門都不敢說呀,你是感情弄的怎麼這麼糟糕呢?和公主約會也是偷偷的,和婉兒約會也偷偷的,你特么,也太窩囊了吧!」

小白龍道:「呃,可是他們家人不知道有我這個人,我如何能夠專門拜訪呢?我就是一條龍,從來都沒有人的規矩,我怕我說錯話怕做錯事情,到時候惹得人家不待去,恐怕再也沒有見到婉兒的機會了,就這樣我還能見她一面!」

古逸少納悶嫌棄道:「呃,真是服了,就沒見過你這麼一個妖精,你們妖精,都像你這麼沒自信嗎?」

「呃,怎麼了?」

古逸少笑道:「呵呵,你還敢問怎麼了你也不好好照照鏡子,看看你什麼樣子……」

小白龍道:「照鏡子,我照了呀!怎麼了?」

古逸少苦笑道:「啊!我真是被你弄瘋了,你這樣一個翩翩公子,我們就是從正門進,他誰能不讓你進,你這個樣子幾時能夠得到婉兒的心呢,婉兒看到你這個樣子恐怕都噁心的!」

小白龍道:「呃,我真的可以從正門大搖大擺的進,什麼都不用考慮?」

「廢話,我說可以就可以,怎麼就不可以從大門進了,你今天從大門進,我看誰把你的腦袋砍下來,你好歹也是堂堂7尺男兒,這麼又高又帥的高富帥,長得這麼好,又穿的錦衣玉服,怎麼就不能從他們家大門進了呢?你跟我走我帶你去……」 「呃,這真的可以嗎?這樣不好吧,我都沒有告訴婉兒,今天要來。就從大門走,到時候他們家人怪罪下來,連累了婉兒可怎麼辦?」

古逸少拉著他到:「你這個人就是笨呀,什麼東西都要出其不意,這女人的心你以為她就喜歡你這樣,老老實實的嗎?你要給她來點驚喜,他才會對你死心塌地,才會對你有興趣啊,你怎麼老老實實的樣子,誰會喜歡你,就連我都不喜歡,不是我在這打擊你!」

「呃,你說的這個驚喜是什麼呢?該怎麼樣製造驚喜啊?」

小白龍白景天,這時心中覺得馬上就見到婉兒了,心裏面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那你還能管得了,什麼驚喜,驚喜到底是什麼?他也沒有太在意故意上說的話,只不過覺得他說得好像有道理。

古逸少來了興緻,呵呵,沒想到自己來到古代之後,我居然還要做別人的感情顧問,愛情專家,這可好。給他支上一招,說不定他會對於我感恩戴德,以後回到現代之後捨不得要他幫忙,許多事情呢!

古逸少笑道:「哈哈哈,兄弟,比如說你平時都是從這房頂上,偷偷溜到她的院子里,不去大院,不去大門進而是,從這裡偷偷來,那你今日就要出其不意,和平日里往常是不一樣的出現在婉兒面前,而且要讓全世界的人知道,這一下子就是一箭雙鵰,做了好幾樣事情呢,你可不是給他兩樣驚喜啊?」

「呃你再說慢一點,我好像沒有聽得太明白,這從大門進也算是驚喜,那你說的一箭雙鵰兩樣驚喜,第2樣是什麼呢?」

古逸少笑道:「呵呵,大哥,你說你憨不憨呀?到現在還沒聽懂我說的話,你從他們家進門進遇見了他的父母長輩,又見了他們家的活人,像他們家這麼有錢,肯定是有僕人了,要讓所有人都知道婉兒,有了你這個朋友。」

白景天道:「呃,所有人都知道幹什麼呀,有什麼好處嗎?這樣做婉兒會高興嗎?」

古逸少無語道:「呃,當然會高興,哪個女人不會讓所有的人都知道,有個人喜歡自己呢,到時候大家都知道有一個,這麼風度翩翩的少年在追求婉兒。特別高興那大傢伙都高興了,婉兒在大家面前豈不是很有面子,這種有面子的事情她能不高興,她能不樂意?」

「呃我明白了,這下我你說的我都明白了,你是想要讓我製造聲勢,所有的人都知道我喜歡她,她也會高興,而且別人也沒有再插手的機會了!」

:「哈哈哈,孺子可教也,我才跟你講了一下,你就明白了,真的是太好了,我以為你這輩子都無法明白了,自然是聽懂了就更好,就是這樣,我的意思就是這樣你這樣宣布出去就等於著李婉兒就是你的人了,其他的你們都給我滾蛋,就這意思!」

「如果是不及你的人,他自然是害怕就跑了,像他看見你這樣風度翩翩氣度不凡的公子哥,他們有幾個有自信再來挑戰了,你也不想想,這找對象也要花心計,哪能就隨便亂來呢!」

白景天道:「哈哈哈,我明白了,太子殿下,沒想到你還這麼,對這些事情精通,你在空中和在山谷中好像都沒什麼機會接觸這些事情。」

古逸少沒面子道:「呃,你看你說的,我可是堂堂的孩子,臉上這大夏朝的太子殿下,身邊能缺了女人,怎麼我就沒時間接觸這些事情了,這十年中我不是一直在慢慢長大嗎?現在長大了其實有女人不是很正常嗎?難不成那十年我也要去談對象,真是笑話!」

小白龍白景天道:「呃,呵呵,宮中的女人不都是對你獻媚的,哪裡需要你去討好呢?你怎麼就懂這些了呢?」

古逸少洋洋自得道:「呵呵,說的是宮中那麼多女人,哪一個見了我不是泡媚眼的,不是對我下面的,還能用得著我去哄她們,真是殿下,還用得著我去動心思哄她們!」

白景天道:「呵呵,說的也是,做為太子殿下,你可算是過得很滋潤啊!」

古逸少笑道:「哈哈哈,這來到古代之後也就這一點比較爽快了,其他的還真是沒什麼,不過就算是再多的女人在我身邊獻媚都比不上一個人,那就是我的玥垚。」

「我是不會亂來的,你可別以為我沒找到玥垚,我就在宮中回來呀,我沒有喜歡上任何人,也沒有接受任何人的獻媚,你可不要到時候,在玥垚身邊亂說我!」

白景天道:「哈哈哈,剛才是誰叫我?好像說我一直緊張,這件事情說你不會亂說,說我大驚小怪的,現在可好,你這可不是和我一樣,怕我在玥垚面前說你壞話嗎?」

古逸少:「呃還真是,呵呵……」

白景天:「這也真是的,我剛才怎麼就沒想到,我們倆完全可以互相威脅,玥垚身邊我也可以說的上話。我又何必怕你在婉兒面前胡亂說話呢,哈哈哈,你要是在晚上面前胡說,我可就去玥垚面前胡說了,我現在已經答應你,怎麼樣?這個辦法好吧?」

古逸少笑道:「呵呵,最好這個辦法誰也不怕誰,誰也可以牽制的住誰。」

「嗯……」

「那走吧,我帶你,去正式登門拜訪你這個人偷偷摸摸的總會壞事的,你看你不剛才就把公主給弄沒了,你要是從正門進,不過公主的門,你要是從正門進也進不來,除非你考上狀元成為一個作大官的,那還差不多,只可惜你不是的。」

白景天道:「嗯,說的是!這皇宮中再怎麼樣我也進不去!」

古逸少笑道::「那也不一定可以想辦法呀,如果真不去想個辦法總能可以進去吧,對了你們妖精不是都會變化之術,難道你不能變成?那些大官的模樣或者變成個女官,接近公主也是有可能的,幹嘛一直總是偷偷去呢?」

「殿下,沒想到你這麼聰明,找早叫我我可就會了,只可惜認識的遲了,公主現在說什麼都不會原諒我了!」 小白龍,白景天,這個覺得太子殿下懂的實在是太多了。

這個太子殿下,沒想到對付女人還挺有一手,怎麼以往的時候就不知道,要是知道的話,這十年間去山谷中,和他交個朋友,看看他說不定也能有些交情。

只可惜當年被董父控制,現在可好,怎麼樣也都是遲了!

古逸少笑道:「呵呵,你這小子還挺貪心嗎?有了晚了不說,還想要去招惹公主,不是你說你趁早死了這條心,不然的話我也不會管你,不會叫你的再說了我難道教上你,讓你騙我兩個妹妹嗎?一個是我來說的妹,妹一個是今生的妹妹,你覺得我會這麼傻嗎?」

白景天尷尬道:「呵呵……」

古逸少:「好了好了,現在我們就從正門進登門拜訪……」

都兩個人從后牆上下來,當然是白景天有輕功,一般的飛了下來,把古逸少拉了下來,古逸少再怎麼樣也沒什麼本事,從時之終都是個平凡的普通。再怎麼樣也不能從人家這個,兩層樓的房頂上,飛下去了。

古逸少,跟著本景天繞了幾圈,看樣子薇薇在古代的家,還真是闊氣,這麼一連走了好幾圈,找了半天才找到她家的正門。

她家這正門都這麼難找,說明這院子很大,從中間的一戶處房屋,繞過來都走了這麼久那要是整個繞上一圈豈不是要把人累死嗎?

不過這也說明,薇薇在古代的家,也有錢得不得了,她怎麼就這麼好命,前世和今生都這麼有錢。

古逸少,本來要上門去敲門的,結果發現對自己手中一瞧,感覺自己手裡什麼都沒有,這樣進人家,家門,恐怕有點不好吧,而且人家又是大戶人家就隨便去的話,那也太沒禮貌了。

「呃,我怎麼感覺好像是缺點什麼呢?」

故意是想提醒一下白景天,不應該就這樣空著兩手就去了,這個白景天,哪裡能懂得這些人情世故,自然是聽不懂他說的什麼。

「太子殿下,有何不妥的,你覺得吃了什麼呢?你看我也不懂,我只不過是一條龍,這人間的這些規矩什麼的,我都不明白,還是在殿下明示?」

古逸少笑道:「呀!對了,去人家家裡面,還要買些東西,總不能兩手空空的去吧?」

「呃,這,殿下,我不懂,還要有這些東西,可是買東西需要錢,我身上沒錢呀!」

古逸少直接無語了,這傢伙這麼愣,這在古代如何去惹這些女人的,連一分錢都捨不得花,真是不得了,也不知道紅袖是怎麼看上他的。

那泰安公主難道附體之後,泰安公主一點的心思,都沒有了。

一點她自己的,個人主觀意識,都沒了嗎?

「那你沒錢,你平時怎麼買東西的難道你在人家不怎麼生活呢?你買東西都不需要買嗎?」

古逸少,實在是無語的很,這還了得呀,怎麼這麼就不入呢?如果他平時在人間生活,難道他也不買東西了?

「殿下我不懂,你說的是買什麼東西啊?」

「呃……」感情這是個憨憨呀,平時都沒看出來,來世的時候,看他聽說也是個風流開朗的人,怎麼就這麼糊塗呢?連這些事情還要讓我再吩咐。

白景天道:「他在幹啥?你說的買的東西要買什麼呀?」

太子殿下:「呃,白景天我對你實在是太無語了,你說你不買東西,那你平時的衣服首飾什麼的,你總得買吧?你是從哪來的?你吃的喝的,不用買這些日用品總得買吧?」

白景天道:「哦,我懂了,原來太子殿下說的是衣服呀,你看著這東西哪需要去買呢?我隨時就可以換好幾身呢!」

古逸少傻眼道:「呃!換好幾身?」

「當然,你看……我變給你看……」

估計少就再白景天的解釋下,一會的功夫,換了好幾套衣服給古逸少看。

白色的錦袍,金色的,藍色的,……

應有盡有,什麼樣顏色的什麼樣樣子的都有,這可把古逸少給氣壞了,這傢伙我跟他說的是什麼,他說的是什麼呢?我是想讓他買點東西去人家家裡面方便,結果他就來這個。

古逸少氣不打一處來:「呃,停,你不要再變來變去了,我眼睛都快看花了,我又不是個女人,你這樣在我面前這麼擺弄,是何居心……」

白景天道:「呵呵……」

古逸少笑道:「對呀!你竟然能變得出來衣服,那你其他東西,也能幹的出來了?」

白景天道:「殿下請說,殿下想要什麼,我這就變給殿下看看?」

古逸少笑道:「呵呵,我能變什麼呀,我還不是想給你變變,你要是能拿上好東西去他們家的話,豈不是能給你臉上抹金,讓你到時候在薇薇面前揚眉吐氣,在他們家人面前都想的特別有派頭,就不想想這個?」

「比如?」

古逸少笑道:「比如說一些你變出來一些好酒,好肉一些,好的點心,什麼的好茶葉,拿到他們家去,卻不是特別有面子,如果要是有這些寶貝的話,那就更上檔次了!」

「寶貝是什麼?是不是有了寶貝,比這些平時的酒肉,點心,茶葉什麼的更上檔次了,更有面子了?」

古逸少笑道:「呵呵,那是當然了,是可惜,現在這麼急,手上也沒錢,上哪去弄好寶貝呢?」

古逸少想想,自己作為太子殿下真是有點讓人生氣,就說是富可敵國,手上卻沒什麼錢,有什麼用啊?

這好不容易出門一趟,連錢都沒有想買什麼也買不了了,想幫人也幫不了,還能幹什麼呀?

這太子殿下富可敵國,這整個天下都是自己的事,還不就是說說罷了,沒有前任誰認識你是誰呀?

而且最氣人的是,白景天這小子這小白龍,怎麼真的是不諳世事,糊裡糊塗的,他活得好像還很單純,難不成這條龍平時也不出門,只是暗中行動?

古逸少,這時候發現了,白景天確實是對人情世故一竅不通,什麼都不懂。

白景天道:「殿下,是不是對我很失望?呵呵,電視上的其實我根本就沒有在人間走幾回,當然是不懂這些,還請殿下見諒!」 「呃,白景天,我發現你這個人好像真的是沒有在人間混過,你平時都是住龍宮嗎?那你龍宮與難道沒寶貝嗎?那些奇珍異寶,什麼珊瑚寶石,什麼才金銀財寶,玉石法器,都是寶貝呀!」

白景天道:「殿下說真的,這些東西都是寶貝嗎?那我白龍洞實在是太多了,我這就去的找,還請殿下多多耐心等待!」

完全沒料到,這些東西,也是寶貝。珊瑚寶石,奇珍異寶,金銀財寶,玉石法器。

那白龍洞中,就是寶貝太多了,根本堆都沒處堆呢。

古逸少:「呃大哥這都什麼時候了,已經來到人家門口,我們再回去,又要多少個來回啊,還是算了!」

白景天道:「可是沒有寶貝,如何登門拜訪?」

古逸少:「你就隨便變點什麼好酒,好肉的,我們拿去應應景也算數,在說第一次登門拜訪,人家能不能讓我們進門還是個事呢,你拿上這麼寶貝的東西。難免不會被人家覺得,好像脅迫了人家!」

「怎麼會脅迫呢?只好寶貝送給他們,他們不是喜歡這時怎麼就又不行呢?」

古逸少:「,你說你拿這麼好的寶貝送給人家,第一次登門,無事不登三寶殿。你拿著這麼好的寶貝,大家都知道你要有事相求,你要是有事相求豈不是送了這麼好的寶貝,根本不敢拒絕你?那這不是脅迫是什麼呢?」

白景天道:「嗯,殿下,說的有道理,那就聽點啥吧,我現在就變出來好酒好肉……」

白景天,果然伸出手來就是境界,好像身上有給他掉餡餅掉肉什麼的,一下子手邊掉滿了這些東西,又好像是憑空就遞給他了,也不知道無形之中是不是有什麼收入,比如說五鬼運財什麼之類的。

果然白景天,眨眼的功夫就變了許多東西,大包小包的還真像那麼回事,當然是古代的這種用布錦包裹起來的包裝。

「呀!真是太好了,沒想到什麼東西都可以變出來,那我們這就去吧,有了這些東西就會顯得好多了,不會那麼寒酸!」

白景天道:「呵呵,那真是太好了!多謝多謝指點……」

古逸少突然想到了這些包裹裡面真的有東西嗎?真的有東西的話能不能吃了,別說這小子,就變個包裹,到時候裡面空空如也,豈不是要鬧糟嗎?不檢查一個拆開來看看,看看裡面到底有沒有東西,這就放心了!

「呃白景天,你等一下,我隨便找個包裹打開,你看看裡面有沒有東西,別到時候鬧出許多洋相了,這一包裡面裝的是什麼,我這就打開看看,而且這些東西就真的能吃,別只是管得了一時半會,等我們走了之後,他又變成石頭土塊什麼的,那可就完蛋了!」

白景天笑道:「呵呵,電話殿下請放心,這些東西都是真的,並不是我隨意變化來的,這就跟那種五鬼運財是一個道理都搬給我,我這可是真實的東西,這一包是一個燒雞,你打開看。」

古逸少:「呃,還有這種法術?厲害……」

結果古逸少一層層的把這個包袱打開之後,發現裡面我還真是一隻燒雞,這果然是不錯呀,不過這燒雞,聞起來味道這麼好,真的能吃嗎?

古逸少撕了個雞腿。那果然還是真的,這雞腿真好吃呀,居然可以做的這麼好,要是有這手本事,簡直是餓不死啊,就算是天天什麼都不幹,只要拿來吃喝就可以了,這可是卻有人夢想妹,妹以求的功夫呀!

「唔,好吃,好吃!真的是太好吃了,等我把這雞腿吃了我們就進去罷了,雞腿味恐怕不能送人,你也吃一口吧,我們把這雞吃了,然後就進去!」

兩個人,當街就坐在台階上吃起肉來,吃的津津有味,吃了雞腿之後發現這麼好的肉,沒有酒怎麼能行呢?然後又把酒打開吃了到最後把雞也吃了,酒也吃了,包裹還很多。

但是沒吃雞沒肉沒酒不行啊,白景天又憑空變出來這兩樣東西,然後兩個人有正式去敲門?

門上有兩個門童攔著去路道:「我有你們二位是從何而來哪裡的貴客?來到我李府有何貴幹?」

主要是。古逸少本來是太子唱的,就錦衣玉服,這小白龍又是一條龍,他自然穿的也是綾羅綢緞。

所以給這看門的門童一看,果然就是來了貴客,再說他們家貴客不斷,這又來的哪一家,叫什麼名字,有什麼辦事辦?,這都是公式化的,要趕緊報給老爺的。

古逸少笑道:「呵呵,我們乃是慕名而來,這裡可是李府李家?」

「呵呵,這門頭上掛著李府二字,肯定是李府,錯不了的,不知你們來這裡要做什麼。」

古逸少笑道:「我們是有樁生意要和你們老爺做。難道,我們有著生意,還要告訴你不成?你就告訴你們老爺,就說我們有些寶貝的生意……」

「二位果然是貴客,我就覺得是你們氣質不凡,而不是普通人,那我這就去報告我們老爺,而且二位在此稍候……」

白景天道:「不知道你們小姐,現在可在?」

「呃我們家小姐有好幾個,不知道你們說的是哪位?」

白景天道:「李婉兒,婉兒姑娘……」

「呃,你們到底是來做生意的,還是我來打聽我們小姐,我們小姐那可是遠近聞名的,大別人到現在這服上每天眼看著都要踏破門檻了!可不是,我們小姐可不是隨便就可以嫁人的,你們還是去趁早死心,別怪我沒提醒!」

古逸少笑道:「唉?白兄不要說話,我們此次出去,做生意要緊。小姐嗎?我們只是慕名而來,聽說小姐生得十分花容月貌,當然如果是生意能做成了,兩家能夠攀成親家,那豈不是更好啊?」

「我看你這個人說話還是挺老實的,你叫什麼名字,我這就去通報我們老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