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倒是月華,情況似乎比祝贛要好那麼一點兒,但也好不了太多,也是一副快要堅持不下去的樣子。

“別胡說!”反手將人背到背上,雲落天小聲的對着他呵斥了一句。

只是動作上卻顯得小心翼翼,顯然是嘴硬心軟的典範:“只要你還是我雲落天的夥伴,我就不可能中途把你放下去,除非你已經徹底沒有救了!”

邱落也準備將月華揹着走,卻被一旁的袁信攔了下來:“我來吧,你和樓尋的實力更強一些,到時候要有什麼突發狀況,還需要你們來應付!”

說着,不由分說的將人接了過去,背到了自己的背上。

有人自動把活接了過去,邱落也就沒有再多說什麼,默默的走到隊伍後面斷後去了。

“我看這裏應該不會再有那些巨獸了!”一行人有走了一會兒,打頭陣的樓尋突然停了下來,伸手將大家攔下。

轉頭看了一眼分別背雲落天和袁信揹着的兩人一眼,發現他們的情況已經相當的危及了,即使是沒有靠近,也很明顯的能夠感受到他們已經是出氣多進氣少了。


而云落天和袁信兩個人的臉色也越來越難看,很顯然也同樣處於毒素瘋狂擴散的時刻了!

“他們已經快要堅持不住了,我們必須趕緊想辦法離開這裏,你們都有備用機甲嗎?”

發現現在的情況已經相當不樂觀,他們身上卻根本就沒有合適的解毒藥劑,擺在他們面前唯一的生路,就是離開這顆星球!

這個時候,樓尋已經顧不上在這顆星球的外面,是不是還有帝國軍隊在守株待兔了,他能做的,只能是先帶着大家離開這顆不知道還潛藏着什麼危險的星球。

樓尋想到的,邱落自然也想到了。

“有!”還能夠正常說話的人,都紛紛表示自己身上還有這備用機甲。

邱落則是直接將機甲放了出來。

“就我們兩個人駕駛機甲帶大家離開吧,一架機甲勉強裝載三個人,希望不會出現什麼意外!”看了一眼除了樓尋意外的四人,邱落提出了他的建議。

樓尋點點頭:“好!”

順便制止了還想要說什麼的雲落天和袁信兩人:“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最大限度的保證大家都能順利活下去!” 聽到樓尋這麼說,明白他也是爲了大家好,雲落天和袁信也只能默默的接受,分別帶着自己背上揹着的人,跟着進入了兩人的機甲中。

原本只是用於個人駕駛的機甲艙,一下子擠進去三個大男人,哪怕祝贛和月華的身材都要稍微嬌小一點兒,也顯得十分的擁擠了。

就連空氣都有種稀薄的感覺。

好在樓尋和邱落兩個人的駕駛技術還算得上相當過關的,面對現在這樣的情況,也顯得遊刃有餘。

小心翼翼的衝出星球大氣層,卻意外的發現想象中,就算因爲了解星球狀況,不直接降落星球抓捕他們,也應該在星球外面守株待兔的帝國軍,竟然全部都消失不見了。

不過現在卻不是想這些的時候,趕緊往聯盟駐地趕去纔是最要緊的事情,畢竟人命關天,可不是開玩笑的。

根本來不及去探究這些帝國軍是遇到了什麼意外,還是有別的什麼原因。

更何況,如果有什麼意外發生的話,逃命也是最重要的。

因爲已經明顯的換過了機甲,加上昨天晚上休息的時候也換了衣服,根本不用擔心之前冒充“貓眼”星盜團的事情被人發現,樓尋和邱落兩人當機立斷的駕駛着機甲朝着聯盟軍的駐地飛馳而過。

爲了保證能夠在抵達的時候就得到救治,樓尋第一時間通過個人端,朝着這次行動的組織者發送了通訊請求。

簡單的將事情的經過訴說了一邊之後,得到對方會安排下去的允諾之後,樓尋這才掛斷了通訊。

雲落天在這個時候,已經感覺到有些昏昏沉沉了,通過爲了方便聯繫,早就已經連通的機甲內置通訊,聽到了他們的通話。

卻總覺得哪裏有些怪怪的。

“好的,我知道了,我們會立刻安排的!”

和樓尋通話的那個人的聲音,和他說過的話,在雲落天本來就一片混沌的腦海中不斷的迴響。

猶如魔音貫耳,偏偏他卻什麼都做不了,根本就不能夠阻止這個聲音的出現。

他很清楚,除非他想明白到底哪裏不對勁,不然,他肯定得被吵到無法忍受的地步。

可是這句話,稀鬆平常,到底是哪裏不對呢?

想不出來的雲落天,忍不住使勁敲了敲自己的腦袋:“到底是哪裏不對?”

“什麼哪裏不對?”邱落聽到雲落天的嘀咕聲,問了一句。

雲落天這才意識到,自己竟然因爲太過在意,而不自居的問出了聲音。

“我總覺得剛纔和樓尋說話的那個人,似乎有哪裏不對!”

“嗯?”聽到雲落天這麼說,樓尋也發出了疑惑的聲音。

“但是具體是哪裏不對勁,我卻說不上來!”雲落天皺着眉頭,有些難受。

“這個好辦!”邱落卻立刻給出了一個主意:“你覺得有問題,那我們就要做上兩手準備!”

“不過現在聯繫不上易鶴大人,小天你要是還認識其他什麼人,又能夠保證能夠對我們的安全負責,可以聯繫一下,將我們的情況告知,這樣就不用擔心那邊出什麼狀況了!”

“是個辦法!”樓尋顯然也很認同這個觀點。

雲落天一聽,瞬間福至心靈。

信任、可靠的人?

在易鶴不在的情況下,除了那個人,還能有誰?

眉頭一挑,雲落天撥通了對方的通訊。

“是誰?”那邊,剛剛接到已經回到聯盟的易鶴和龍牧兩人的龍岑,聽到了個人端傳來的通訊提示。

在兩人詢問的目光下,龍岑挑挑眉,看了一眼備註,接通了通訊。

通訊接通的那一瞬間,雲落天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伯父,我是落天,我們現在遇到了緊急情況,要臨時返航,可能需要伯父關照一下!”

他的情況明顯不太好,聲音裏面的虛弱,隔着通訊都能夠聽的一清二楚。

而云落天話外的意思,卻也讓龍岑領會到了什麼。

易鶴眉頭一皺,似乎想要說什麼。

龍岑不愧和他默契十足,立刻領悟了他的意思:“你們現在在哪裏,我直接去接你們,而且我的飛船上也有一些急救箱!”

雲落天這邊已經完全沒有說話的力氣了,好在通訊沒有掛斷,邱落接過了話頭:“我是邱落,我們現在在……”


一邊查看了具體的星圖,一邊向龍岑彙報了座標,同時將他們現在的移動方向和時速也一起說了出來。

“等我!”龍岑留下兩個字,就直接掛斷了通訊。

聽到這兩個字,還保持着意識的雲落天四人齊刷刷的送了一口氣。

看了一眼已經徹底陷入深度昏迷的祝贛和月華,大家充分感受到了時間的緊迫。

當標誌着龍翼圖案的戰艦出現在他們的眼前的時候,所有人都顧不上驚訝,來和他們匯合的竟然是龍翼戰隊指揮艦。

直接在信號接洽的那一瞬間,順從的按照龍岑的命令進入到了戰艦中。

這個時候,就連樓尋和邱落兩個負責駕駛機甲的人,都是勉強打起精神來了。

而此時,他們距離聯盟駐地卻還有好一段距離,要是按照他們原本的計劃,最後的行程估計只能設定好路線讓機甲自動駕駛了。

一旦這樣做,那就真的是生死不由人了。

“快,先把他們從機甲艙裏面撈出來,擡到醫務室,傳喚龍翼號專屬軍醫龍溟過去,速度!”早就等在一旁的龍岑,在看到他們六個人在兩艘打開了倉門的機甲裏面擠作一團,連離開的力氣都沒有的時候,立刻對着一起來的人吩咐到。

面上滿是焦急。

看到龍岑這副樣子,加上他們及時對雲落天沒有什麼好感,但是卻沒有想要讓他死的地步,面對這種一看就相當緊急的情況,其他人完全不敢怠慢。

當六個人都成功被送進醫務室,龍溟也帶着他的助手,進去之後。

所有人暫時鬆了一口氣。

而接下來,就是漫長的等待……

包括雖然已經回到了龍翼號卻一直都沒有露面的易鶴和龍牧兩人,也過來了。

大家等在醫務室的外面,看着醫務室亮着的代表情況緊急的紅燈,焦急不已。

不知道過了多久,醫務室的紅燈終於變成了綠燈,龍溟從裏面走了出來,指揮着助手將人送到空着的休息間去。

“怎麼樣?”易鶴難得的率先開口。

“還好龍岑讓龍翼號直接過來和他們對接,要是再晚一點,情況比較緊急,體能等級比較低的那兩個人估計就救不回來了了!”

龍溟取下手上還沾滿血污的手套,丟到身後助手端着的托盤上面,先回答了易鶴的問話。

隨後對着助手交代:“所有的東西,都要經過特殊處理,才能再次使用!手套也要處理之後才能遺棄,聽到了嗎?”

“是!”助手行了一個軍禮,帶着托盤下去了。


他又轉頭看向了易鶴他們三人:“雖然都已經沒有性命之憂了,但是其中有一個的情況比較嚴重!我想你應該知道我說的是誰纔對”

這話,龍溟是直視着易鶴的眼睛說的。

“雲落天?”易鶴微微眯起眼睛,帶起一絲危險的感覺。

“是的!”龍溟沒有絲毫忌諱的給出了肯定的回答。


看到易鶴瞬間有些壓抑不住情緒的感覺,當即伸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不要激動,你現在的情況,不適合有太過激烈的情緒波動!”

“你的冷靜自持都到哪裏去了?”說着,順便站在朋友的立場調侃了一句。

看到易鶴暫時平靜下來之後,這才繼續往下說:“你也知道,他是長期服用了禁藥的人,不僅天賦被限制了,就連身體本身也會隨着體能等級的提高,逐漸走向崩壞!”

“之前禁藥的作用被暫時壓制了,但是並不是完全不受禁藥的影響了!如果他想要成功排除掉禁藥的影響,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最快的時間內晉升到S級體能!”

“而這件事情並不容易!”龍溟眉頭皺了起來。

似乎在思考應該怎麼講雲落天的問題說出來,會更加讓易鶴不那麼激動。

“而現在,雲落天因爲從‘迷’身上萃取的高濃藥劑,還是沒有去除掉迷獸晶核的藥劑,強行提高到了十級體能者!並且成功在之前的一段時間之內壓制住了禁藥普羅利達的影響!”

“但你應該知道,這一切都是暫時的!等到他體內的藥劑完全失去作用,被壓制久了的普羅利達就會瞬間反噬……”

龍溟還想要繼續說,卻被易鶴擡起的手製止了。

就連他身後的龍牧還有龍岑兩個人也是對着龍溟連連搖頭,示意他不要再繼續說下去了。

“所以現在,普羅利達已經開始反噬了是嗎?”易鶴看起來還比較的平靜。

“龍翼……”只是龍溟看着易鶴板起的臉,卻忍不住的擔憂,小聲的叫着易鶴的名字。

“你只需要回答我,是或者不是就可以了!”易鶴沒有理會欲言又止的龍溟,表情相當的嚴肅。

“是!”

“還有多久?”

“這個……”龍溟猶豫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