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被黑風長腿掃中的橙航喊了起來,他顯然不是對著籠子里的三人喊得,而是對著在籠子外面看熱鬧的唐浩三四人叫囂。

「老大,要不我給他點顏色看看?」海妖笑道。

唐浩搖頭道:「等一會兒。」

「嗯。」海妖心道,老大夠壞的,現在的橙航已經受了輕傷,再等一會兒,他必然傷勢慘重,等我進去和他一對一,依然沒有公平可言。

「砰砰砰……。」

黑風、赤兵和赤勇三人越來越默契,橙航連連中招,他仗著強悍的身體素質,才沒有倒下。

「你去吧。」唐浩突然說道。

「好了!」海妖興高采烈的來到籠子門口,對著裡面喊道:「你們三個出來吧。」

三人很聽話,齊齊停手,向後一退,走出了籠子。

海妖則步履穩健的走進了鐵籠子,她站在籠子的一邊,看著另外一邊的橙航。

橙航抹了一把嘴角的鮮血,露出了一絲不屑的笑意。

「敢笑話我。」

海妖話音未落,人已經出去了。她穿著一套紅色的勁裝,整個人宛若一柄紅色的長劍,在狹小的籠子劃過一道閃亮的紅色軌跡。

「砰……嗖……咣。」

海妖一腳踹中了橙航的胸口,橙航的身體被踹了出去,撞得鐵籠子晃動了一下,險些翻過去。海妖落地,橙航還沒有落地。

「嘭。」

橙航落地之後,臉色慘白,右手捂住了胸口,左手撐住了地面。

「如果不是老大讓我饒你一命,我就踹死你。」海妖話雖然有些誇張,但也差不多。她的能力本來就比橙航強,再加上橙航被黑風三人折磨了一通,如果她盡全力,殺橙航只是舉手之勞。

黑風、赤勇和赤兵三人看見海妖這驚魂一腳,他們都在心底里暗暗的佩服,三人的目光中都露出了熱烈的光芒。就連鷹王羅力都感到震驚,他之前也知道海妖是個高手,可是他卻沒想到海妖強大到這個地步。如果自己和海妖對上,輸贏只能是各半。最主要是,他覺得自己不如海妖洒脫。

「咣。」

大鐵籠子門關上了,海妖對籠子還未緩過氣的橙航說道:「你好好養傷。」

橙航抬起頭,目光在海妖身上掃過,最後落在了唐浩的臉上。

唐浩很隨意的笑了一下,根本就沒有理會橙航,而是對身後的陸含說道:「走吧。」

「嗯。」

於是,唐浩和陸含先走,海妖跟在後面,羅力跟在海妖後面,四個人走了。黑風、赤勇和赤兵三人沒有離開,他們三人守在了鐵籠子旁邊。

橙航終於喘上來這口氣了,他咬緊牙關,忍著疼痛,緩緩站起,雙手扶著籠子,看著外面的三人,突然問道:「你們是我的兄弟吧?」

黑風、赤勇和赤兵三人聞言,都是一愣。

「你放屁。」黑風先說話了。

「你傻了。」赤勇笑道。

「想討好我嗎?」赤兵大眼睛一瞪。

橙航眉頭緊鎖,他覺得自己不會感覺錯,這三人身上的氣息和自己很像,他們一定和自己有關係。他又說道:「你們確定你不是我的兄弟嗎?」

「我在告訴你一次,你放屁。」黑風斥道。

「我也再告訴你一次,你做夢。」赤兵不屑的說道。

「哼,想逃走,門都沒有。」赤勇不屑的笑了。

「你們醒醒好不好?」橙航繼續努力。

「你再跟我廢話,下次我可不手下留情了。」黑風威脅道。

「你說你想幹嘛吧?」赤兵問道。

「你如果想逃走,我勸你還是死了這條心,老大、海妖還有鷹王,隨便一個人都能把你從天邊抓回來。」赤勇警告道。

橙航莫名的看著三人,難道我真的感覺錯了嗎?不會的,他們身上的氣息是那樣的熟悉,他們和自己肯定有聯繫。

唐浩等幾人走出了酒窖之後,唐浩對海妖說道:「我先走了。」

「老大,我送你。」

「我感覺橙航似乎看出來黑風他們三個的身份了。」陸含突然說話了。

其實唐浩也看出來了,但是他並沒有在意,他不認為橙航能翻起多大的風浪。

陸含看了唐浩一眼,繼續說道:「留下來吃晚飯吧,吃過了飯,問問橙航都跟黑風他們三個說什麼了。」

「你做飯嗎?」海妖面帶笑容的看著陸含。

「嗯。」陸含點了點頭。

「老大,別走了,我也借光吃點好的。」海妖看著唐浩。

「好吧。」

「我去了。」陸含說著向書房走去。

海妖看著陸含那秀氣安靜的背影,莫名的說道:「我怎麼覺得陸含有點不對。」 「別琢磨了。」唐浩嚴肅的說道。

「老大,你也發現了吧?」

「好了,我去跟我老爸說說話。」唐浩說完向別墅大門走去。

「老大,用我跟你去嗎?」海妖問道。

「不用。」

唐浩說著走出了別墅大門,站在台階上,望了一下,見老爸唐健濤正和荊海在修剪樹枝。兩個人都比剛來到莊園別墅的時候胖了一些,臉上也都更有光澤了。

「唐浩,你來了。」唐健濤看見了唐浩,停下了手中的活。

唐浩快走幾步,來到了樹叢旁邊,笑道:「老爸。」

「你工作都還順利吧?」其實唐健濤也感覺到了,唐浩的工作似乎很特別。若是從前,他也許會刨根問底,但是在豪門呆久了,他的心胸也開闊了,也不那樣膽小了,至少他已經接受了唐浩和別墅主人海妖是朋友的事實。

「都挺好。」唐浩笑道。

「老爺子、唐浩,你們聊,我去那邊了。」荊海說道。

「不急,歇會吧。」唐健濤笑著說道。

荊海聞言,笑道:「我去那兩個凳子。」

「好。」

唐浩見老爸這個「好」字說的很順口,他心中暗道,看來老爸的感覺越來越好了。等荊海走遠了,他笑著問道:「老爸,你是不是經常使喚荊海啊?」

「怎麼會呢?我們都是普通工人,我哪有權利使喚他。」唐健濤立刻否認,不過隨即又想起了什麼,便笑道:「不過荊海對我確實非常尊重,總是擔心我累著,對我十分的照顧。」

「老爸,看來你和荊海的友誼很深啊!」唐浩看見老爸如此舒暢,他也非常高興,讓老爸到這裡來,是最正確的決定。

唐健濤笑道:「在整棟別墅里,我們兩個最聊得來。」

唐浩笑道:「老爸,如果你想換工作,隨時告訴我。」

「不用,我在這挺好。」唐健濤忙擺手拒絕。

「老爸,看來你想一直在這幹下去了?」

「嗯,吃得好,住得好,工作輕鬆,還沒有人管,再也沒有比這更好的工作了。」

唐浩看得出來,老爸的感受是發自內心的,這也難怪,有海妖看著,哪有人敢大聲跟老爸說話。一個老人,能夠如此安逸,他又怎能不高興。

這時,荊海拿著三個塑料凳子過來,三人就在樹叢旁邊坐下。沐浴著秋日陽光,高高興興的聊著天。在這個世界上,能夠享受兵神陪聊待遇的人,只有唐健濤一個。只是他根本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在他眼裡,唐浩就是他的兒子。

荊海是個非常溫和的人,他坐在一邊陪著,不問到他,他從不主動插話。因為荊海把老爸哄得很開心,唐浩自然也關心了一下荊海,順便了解一下荊小雨在學校的情況。他告訴荊海,如果有什麼困難,可以找他。

海妖站在三樓的窗前,看著唐浩和唐健濤聊天,她很羨慕唐健濤,在這個世界上,能夠讓兵神說這麼多無聊話題的人,只有唐健濤一個,絕對是前無古人,后也不會有來者了。

一個小時后,唐浩才回到了別墅內,他走進主卧室,海妖立刻給唐浩倒茶,並且笑著問道:「老大,唐老伯還滿意吧?」

「嗯。」唐浩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海妖笑道:「老大,你真是有眼光,把荊海領回來,不然我覺得老伯一定會覺得悶。」

唐浩很隨意的笑了一下:「你覺得荊海這人怎麼樣?」

「很老實的一個人。」海妖答道,她話一出口,覺得唐浩這話好像有別的用意,忙問道:「老大,難道荊海有什麼不對嗎?」

「沒事。」

「哦。」海妖覺得老大沒說實話。

太陽落山的時候,陸含的飯菜做好了,海妖見唐浩坐在那裡不想動,她便讓人把飯菜端到卧室里。當然了,也要給唐健濤一些嘗嘗。

頃刻之間,近百平米的卧室里香氣瀰漫,讓人口水直流。

本來陸含不想上來吃,不過被海妖硬拉來了,她知道現在陸醫生非常重要,她不但能讓老大的胃舒服,也能讓老大的心裡舒服。

三人坐下,開始吃東西。海妖對陸含做的飯菜讚不絕口,唐浩也偶爾讚揚兩句。陸含的表現則很平淡,她沒有因為讚揚而面露喜色,只是平靜的吃著東西。

唐浩和海妖都已經習慣了陸含這安靜的樣子,兩人也不在意,只管敞開了吃。

吃過了飯,按照陸含的意思,三人到書房裡,把赤兵、赤勇和黑風三人叫來,詢問了一下橙航的反應。三人便把橙航不斷的和他們套近乎的事情說了,當然他們也把他們三人對橙航的態度說了。

唐浩對這三個天真的速成戰士很滿意,這三人不但把他們之前的身份忘得差不多了,而且還如此的忠貞,絕對是合格的手下。

海妖更是高興,她認為這三人就是合格的兵神團神兵人選,只是數量太少,等人數上百之後,唐浩不想重建兵神團恐怕都不行了。

只有陸含的表現稍微有點嚴肅,等黑風三人出去了,她對唐浩說道:「看來橙字頭的速成戰士智力比我們想象還要高,要想讓他們完全屈服,不太容易。」

海妖很輕鬆的說道:「早、中、晚,一天打三頓,我看他還能尖挺幾天。」

陸含點了點頭:「只能用這個方法讓他們屈服了,不過要想讓他們完全忘記過去,很難。」

「不能忘記就不忘記,只要他們聽老大的就行。」海妖霸氣的說道。

陸含眉頭一皺:「無法忘掉過去,就意味著他可能會叛變。」

「不會的,我會讓他不敢叛變。」一直沒說話的唐浩開口了,他的語氣雖然平和,但是意思卻透著無與倫比的威壓。

陸含抬眼看著唐浩:「不早了,我去忙了。」

「你也不要太累了,該休息既要休息。」唐浩笑道。

「我知道。」

陸含走了,海妖給唐浩倒了一杯茶,問道:「老大,你說這個速成戰士組織是不是自信這些傢伙會回去?」

唐浩喝了口茶,說道:「一方面他們認為速成戰士會回去,另一方面,他們也認為速成戰士離開了他們的藥物就會死去,所以他們才會如此放肆的讓速成戰士出來鍛煉。」

「嘿嘿,他們沒想到,咱們有陸醫生,她能讓速成戰士忘記過去,也能讓速成戰士擺脫對藥物的依賴。」海妖得意的笑道。

「是啊,擁有陸含,是我們的運氣。」唐浩也贊同海妖的話。

「是老大的運氣好,所以我才不離不棄的跟著老大,打死我都不走。」海妖故作誇張的笑道。

唐浩看了海妖一眼,說道:「把青狼叫來,我想問他點事。」

「好。」海妖立刻打電話。

不到兩分鐘,書房門外就有人敲門。

「咚咚。」

「進來吧。」海妖很隨意的說道。

門開了,青狼健壯的身體走進了書房,他看見唐浩也在,眉頭一皺:「浩哥。」

「嗯。」唐浩知道,像青狼這樣的人,雖然沉浮了,但是他短時間內肯定無法忘記他從前的主人。

「浩哥,找我有事嗎?」青狼對眼前這個叫唐浩的年輕人從內到外的有一股懼意,他永遠也忘不了自己面對人家時的無助。

唐浩平靜的問道:「你在藍十字家族,算什麼水平的高手?」

「藍十字家族的高手分為三個等級,狼、虎、龍,我是高手裡面等級最低的一個等級。」青狼答道。

「虎和龍比你厲害多少?」唐浩問道。

「其實我們平時都是分開訓練的,我們狼級的高手對虎級和龍級的高手了解不多。 生死帝尊 只有三位老大了解我們之間的差別吧。」青狼答道。

「這三個級別的高手一共有多少人?」

青狼猶豫了一下,答道:「狼級的高手應該有五百個吧,至於虎級和龍級,肯定更少,具體多少,我不知道。」

海妖在旁邊一聽藍十字家族的高手竟然有幾百個,她很詫異。要知道像青狼這個級別的高手,已經很厲害了。如果放在從前,基本夠格做兵神團預備役神兵了。看來這個藍十字家族的實力很強啊!

「你去看看你的兩個同伴吧。」唐浩平靜的說道。

「同伴!」青狼吃了一驚。

「你們藍十字家族,又有兩個人被我們老大抓來了。」海妖不客氣的說道。

青狼一聽這話,臉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他是藍十字家族的男人,別人抓來,被迫離開藍十字家族已經讓他很難堪了。現在聽說藍十字家族有人被抓來,他不但沒有半點要見到夥伴的喜悅,反而覺得更加難堪。

其實青狼的這種表現,倒是讓唐浩對藍十字家族的人高看一眼。只有那些有血有肉的真漢子,才配做他的手下,他可不喜歡牆頭草。 海妖繼續對青狼的說道:「你是奚問山的手下,這次的兩個是莫歸鵬的手下。」

「大爺也來了!」青狼吃了一驚。

「奚問山算是識時務,可是這個莫歸鵬,卻一點也不識時務。」海妖說道。

青狼不解的看著看看海妖,又看看唐浩,他不明白這兩人是誰,更不明白為什麼大爺莫歸鵬也來了。

「你下去吧。」唐浩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