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那隻雜毛烏鴉,從空中飛過來,帶著一大幫烏鴉,鋪天蓋地的,黑壓壓一片,雜毛烏鴉先用餐,它好像特別喜歡啄食眼睛,吃得津津有味,而對其他部位不感興趣,等它吃完之後,其他的烏鴉一窩蜂撲到屍體上,不斷啄食,很快,屍塊成了一堆白骨。

「靠!你們還真會撿便宜,一點力氣不花,就有大餐可吃。」秦嵐數落一下,那隻雜毛烏鴉呱唧呱唧,算是回應。

秦嵐神念一動。

三柄二指寬半尺長的小飛劍飛了回來,秦嵐一把抄住拿在手中,心中想,這東西還真是不錯,用了神鐵打造的飛劍確實鋒利無比,哪怕對手使用了五品的符紙。

「嵐弟,你又學會了飛劍?」秦雷湊過來看著這烏黑的小飛劍。

「現在還只能操控三把,有點遺憾,差點讓他跑掉!」秦嵐將小飛劍放進背部的箭囊。

「我要是能用一把已經是很高心了,能不能教我?」秦雷羨慕道,這飛劍殺人也太刺激了。

「可以,那看你什麼時候練到練氣期吧!」秦嵐拍拍秦雷的背部。「你不也才練體期嗎?怎麼就可以使用飛劍?難道你已經達到練氣期?」秦雷更是好奇。

「雷哥,這你就不懂了,嵐哥是誰?他是天才,天才還用練氣期才會御劍嗎?」秦毅搖搖頭說道。

「好了,你們去清理下,看看有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收取來交給我,到時候入庫房!」秦嵐吩咐道。

秦雷帶了幾個人去收集,將被殺掉的修士搜了一番。「我呸!都是幾個窮修士,難怪到秦家寨來搗亂。」秦雷很不爽,這些人除了幾副骰子,還有一張人皮面具,黃不拉嘰的,估計都是賭鬼,輸慘了才狠著心來秦家寨碰碰運氣,做修士窮到這個地步也真是服了,秦雷將那張人皮面具準備丟掉。

「給我,說不定有用!」秦嵐將黃不拉嘰的人皮面具放進納戒。

「真搞不懂你,一張死人皮多晦氣!」秦雷搖搖頭說道。

秦嵐也不做解釋,他有個計劃在心中形成,該去雲陽城出售金創葯,把隋家經濟搞垮。 帶上黃皮面具,秦嵐就好像一個中年修士,他大搖大擺地出現在雲陽城中。

先去打探一下隋府的情況,秦嵐穿過幾條大街,在東城區找到了隋府的高宅大院,真是闊氣,整個隋府佔了幾十畝地,門樓高聳,一邊一個石麒麟獸,路過的時候,秦嵐在隋府門口略作逗留,靈識一掃,裡面的情況基本都搞清楚了。

除了隋府的家丁護院上百人以外,還雇傭了不少的死士和高強修士,真捨得下本錢啊!這不是自己現在能對付的,先從搞垮隋府的經濟入手,秦嵐籌劃已定,去萬寶樓一趟。

萬寶樓三樓一間雅室,當秦嵐將十萬顆金創葯拿出來的時候,花滿天驚喜萬分,這金創葯現在非常走俏,有上萬的修士去崑崙獵取靈獸,需要很多金創葯,整個雲陽城已經斷葯了。

「山老闆,你真是及時雨啊,本店正需要大量的金創葯,你就雪中送碳。」花滿天嫣然一笑,使人如沐春風。

「花姐替我做了很多草藥,我還得感謝你啊!」秦嵐誠懇地說道。

「能在短短時間內煉製十萬顆上品金創葯,看來需要不少的煉藥師才可以做到,看這成品,比隋府的要好上一倍,療效肯定不錯!」花滿天微笑道。

「也就是請了幾個厲害的煉藥師幫,才在短時間完成。」 帝寵之養鬼成妃 秦嵐淡淡地說道。

「山老闆,這批貨我們萬寶樓會馬上推出,滿足上萬修士的需要,每顆金創葯我們按十個銀幣出售,對你的收購價每顆我們給八個銀幣,你看怎麼樣?」花滿天略微計算了一下。

「那是當然的,你們完全可以抽取兩個點。」秦嵐漫不經心,這一下子就到手八十萬,來錢真是容易,可以說是個不大不小的土豪。

「我們先預付十六萬,請你將金卡給我!」花滿天也有點興奮,這一筆就輕鬆賺了二十萬銀幣。

秦嵐遞過金卡,花滿天拿出另一張卡,手指輕輕划拉,靈氣涌動,就將錢款如數劃撥給秦,秦嵐靈識一掃,金卡中就多了十六萬銀幣,非常便利。

「山老闆,希望我們繼續合作。」花滿天微笑道。

秦嵐點點頭,走出萬寶樓,他想去看看秦雷的小姨趙小娟,不知道她現在生活的怎麼樣,最主要相去她家看看趙曉雅,那個像仙女一般的少女。

青獅子街張家衚衕,就是毛皮商人張大畔的家,他是本地一個不大不小的財主,因為有錢,納了趙小娟為妾。

秦嵐走了不到半個小時,就來到張府門口,門口站著一個家丁,「幹嘛呢,別在這裡東張西望,這是你來的地?」家丁看到秦嵐一個鄉下人打扮,不耐煩地趕他走。

「我找人,趙小娟是我親戚,麻煩通告一下。」秦嵐說完就要往裡面走。

「親戚,我們小姨娘有你這樣的親戚,你撒泡尿照照!」家丁鄙夷地看了他一眼。

「小子,是不是不想幹了,讓你去通知一聲推三阻四的!」

「張三,幹嘛呢?外面吵吵鬧鬧的。」一個丫頭過來問道。

「他說是趙姨娘的親戚!我看他是冒牌的。」張三回答。

「主人說過了,再也不允許她家的親戚來,就是她家的親戚又怎麼樣,把他趕走!」門口出現一個胖胖的丫頭,橫眉對著秦嵐。

「滾遠點,說你呢,你家親戚趙姨娘都不能出門,何況是你!想進就進?」張三開始推搡秦嵐,可是紋絲不動。

秦嵐惱了,他們竟然這麼對付趙小娟,看在小碟嬸子的面上也不能不管,輕輕一推,張三就倒退三尺,從門檻上摔了過去。

張三掙扎著爬起來,「小子,還有點門道,張四張五塊出來,有人鬧事了!」一邊把門關上,準備關門打狗。

一下子擠出來幾個彪形大漢,看到秦嵐走了進來,不由分說,向前就要抓住秦嵐的衣襟,想要將他暴打一頓。

張四的肥手剛伸過來,秦嵐輕輕一點,他的手腕就骨折了。

「哇! 八零小後娘:發家致富忙 這人會妖法!給我一起上!」張四痛得嘶聲裂肺。

這些家丁一擁而上,秦嵐輕輕掄起手掌,速度極快地在他們臉上甩了一掌,這伙家丁被打的暈頭轉向,頭冒金星。

「滾!我找張大畔!」秦嵐在他們恐懼的目光中走進大廳,那些女僕到處躲藏,連聲呼叫。

秦嵐也不管他們,向後院走去,迎面匆匆走來的就是張大畔,一個矮挫矮矬的胖子,嘴唇有稀疏的八字鬍。

「喂!你是誰?憑什麼闖入我家!」張大畔色厲內荏地喊道。

「我找趙小娟,她是我親戚!」秦嵐準備往裡走。

「小娟的親戚?我吩咐過了,她家的親戚不許上門,給我滾出去!」張大畔大聲喊道。

「看來你對小娟不好啊,我是她娘家人,今天來給她討個說法!」秦嵐一把扯住張大畔肥肥壯壯的身體,將他提了起來。

張大畔雙腿踢蹬著,「好漢,有話好好說,好好說!」

秦嵐將他一丟,張大畔滾了幾滾。

「張大畔,你竟敢欺負小娟?老子剝了你的皮!」秦嵐掄起手掌給張大畔甩了幾個耳光,打得他口鼻流血,慘叫連連。

「好漢,我再也不敢了,你饒過我吧!」張大畔求饒,他本來就是一個外強中乾,欺軟怕硬,專門欺負女人的沒用男人。

「小娟在哪裡?」秦嵐問道。

「被我禁足,關在她的房裡!」張大畔膽戰心驚地說道。

「靠!你把小娟關起來了?」秦嵐走過去又甩了幾個耳光,張大畔被打得暈頭轉向。

「我錯了,我不該打小娟,也不該關她!」張大畔哭訴著。

「你還打了她?」秦嵐抬起腳就要踩他,真想一腳將他踩死。

「我再也不敢了!」張大畔嚇得魂不附體。

「小娟在那間房?」秦嵐問道。

張大畔指了指後院一間偏房,秦嵐放過他,向那間偏房走去,門口還掛著一把銅鎖,秦嵐輕輕一扭,銅鎖斷了。

秦嵐走了進去,卻發現木柱子上用繩子吊著一個頭髮蓬亂的女人,看到來人,眼神有點痴獃,不像是以前那個風情萬種的女子。

「娟姨,我是秦嵐!」秦嵐將她解救下來,放到床上。

「你是秦嵐?雷兒的堂弟?」趙小娟一臉蒼白,身上有很多傷痕,雪白的皮膚上鞭痕累累。

秦嵐看得一股火冒出來,就想將張大畔五馬分屍。

「娟姨,你受苦了,我帶你回家,離開那個沒有人性的東西。」

「可是我回去又能去哪裡?我已經嫁出來了,家裡人還覺得我享福,就不知道我過的不是人過的日子,娘家那麼窮,我回去又能怎麼樣?」趙小娟落寞地說道。

「娟姨,你不是很有商業頭腦嗎?不如也在雲陽城開家毛皮店,這樣也有個營生。」秦嵐勸道。

「可是我哪有本錢?」趙小娟搖搖頭。

「這個你不要擔心,我給你想辦法。」秦嵐安慰道。

「你年紀輕輕的,又哪裡有錢了?」

「這點錢我還是能給的,娟姨,曉雅呢?她不是也來雲陽城了!」秦嵐問道。

「曉雅來過一次,張大畔動了心思,我就沒有再讓曉雅過來,他就逼著我,想辦法讓曉雅過來,我早就吩咐過曉雅,說什麼也不要過來,他的姑父是個禽獸!」趙小娟述說著。

「真是個禽獸不如的東西,娟姨,你當初怎麼會嫁給他呢?」

「還不是因為家裡窮,都揭不開鍋,張大畔有次來山裡收毛皮,看上了我,就將我買了去。」趙小娟羞愧地說道。

「娟姨,你是怎麼想的,如果你想離開,我會帶你走,你也看到了,我有這個實力!」

「那真是太好了,你看看我這身傷,都是那個畜生打的,那個畜生不行就每天凌辱我,我恨不得讓他死。」趙小碟哭訴著。

「娟姨,我帶你走!」秦嵐幫她整理好衣服,梳理頭髮,將她抱起來向外面走去。

張大畔哆哆嗦嗦地站在後園中,那些家丁女僕都躲了起來。

「你,你要帶她去哪裡?」張大畔畏懼地問道。

「你不需要知道,從今以後,跟你沒有任何瓜葛,在走之前,我跟你算筆賬,你將小娟打成這樣,該怎麼賠償?」秦嵐眼神犀利地看著張大畔。

「我賠,我願意賠償!」張大畔膽怯地說道。

「你賠多少?」

「一千個銀幣。」張大畔伸出一個手指。

「什麼?就這麼點!」

「當初我買她來也不過三百個銀幣。」張大畔顫抖著。

「你把她打成這樣,一千個銀幣就了結了?」

「那你說要多少?」張大畔一臉苦相。

「一千個金幣,一個子都不能少!」

「這麼多,我怎麼拿得出來!能不能少一點?」

「張大畔,這不是跟你做生意,再啰嗦,我一把火燒了你張家!」秦嵐怒道。

「我想辦法,我想辦法。」張大畔跟他躲在一邊的大老婆說了一聲。

那個又高又壯的女人趕緊去房間翻箱倒櫃,好不容易湊出一千個金幣,哆哆嗦嗦遞給秦嵐。

「張大畔,你不要以為小娟娘家無人,就可以為所欲為,剛才那一千個金幣是給小娟做補償的,我呢,今天一進來費了不少的力氣,你看怎麼辦?」

「我已經拿不出什麼了,所有的錢都買了毛皮。」張大畔辯解道。

啪啪啪!張大畔的臉上挨了數下,鼻血直流。

「你別打他了,打死他也拿不出錢來!」張大畔的大老婆跪過來勸解道。

秦嵐一腳踢開她,這女人也不少欺負趙小娟。

秦嵐找到一根鞭子,不斷抽打趙大畔和他大老婆,抽得他們皮開肉綻,哭喊的像殺豬一般。

「今天就給你們一點小小的懲戒,你們還是去報官,知道後果,小心全家!」秦嵐丟下一句話,抱著趙小娟一腳踢開大門,大步走了出去。 「娟姨,我們先去一個客棧,你養好傷,我們在做打算!」秦嵐摟著趙小娟,輕輕地說道。

趙小碟在秦嵐結實的懷抱里,感覺非常安全,這種安全感以前從沒有過,她甚至想一直就在他溫暖的懷抱里。

福來客棧,雲陽城最好的客棧,秦嵐要了一間上房,他吩咐夥計請來大夫,好好照顧,畢竟由他照顧有所不便,又安排一個夥計,去請萬寶樓的趙曉雅姑娘過來。

不到一刻鐘,趙曉雅就坐著馬車匆匆趕過來了,見到秦嵐的那一刻,她的身體微微有點顫抖,但是很快變得淡定起來。

「謝謝你,救了小姑!」趙曉雅一進到房間,看到趙小娟的模樣,那個漂亮的小姨,現在變成了這副模樣,她的雙眸湧出淚水。

「小姑,我不好,沒有及時去看你!」趙曉雅撲倒趙小娟的身上,哭叫著。

秦嵐守在門口,讓兩個女人訴說,發泄她們的情緒。

「曉雅,沒事,小姨就是一點皮外傷,現在敷了葯,已經好多了。」

「小姑,都怪我,沒有能力保護你,讓你受這麼大的苦。」

「你還是個孩子,怎麼保護我,倒不如嫁一個強大的老公,那就可以保護小姨了。」趙小娟瞟了一下外賣面。

「小姑,你說什麼呢!都傷成這樣,還取笑我。」

「曉雅,我已經離開張大畔,他再也不敢欺負我了,以後我就在雲陽城盤個店,到時我們就可以經常見面!」

「真的?小姨,那太好了,如果你錢不夠的話,我這裡有點,都是我攢下來的,都有三百多個銀幣呢。」趙曉雅高興地拿出一個錢包,塞到趙小娟的手中。

「傻孩子,哪用得著花你的,秦嵐給我爭取了一大筆錢,你的錢自己花,攢夠了就寄給家裡。」趙小娟寵溺地看著曉雅。

「不,我就要給小姑花,小姑對我最好,我以後要掙很多,要讓自己變強大。」趙曉雅任性地將錢袋塞給趙小娟。

「這孩子,那好,小姑先幫你收起來,以後給你買嫁妝。」

「小姑,你取笑我,我才不想嫁人呢!」

「呵呵,那是沒有找到合適的人,要是找到了,我看你飛得比誰都快。」

「小姑,我還小,先在萬寶樓做事,那裡有個長老,要幫我找個老師教我,說我的血液跟別人不同,有什麼一絲鳳凰血脈,我真的不懂哎,不過我還是想試試,說不定就像那個長老一樣厲害!」

「鳳凰血脈?曉雅不就是從山溝溝里飛出的金鳳凰,這麼小就能賺錢,比小姑強多了。」

「小姑取笑我,那個長老跟我說過,只要覺醒了鳳凰血脈,修鍊的速度會很快,說不定很快就可以保護小姑了。」

「曉雅,女孩子太厲害就沒人敢娶你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