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將你釀造好的酒拿來,本駙馬把把關……!”

趙寅將書信握成一團,丟向對面的李家酒坊,而後吩咐道。


“你們倆,快去,給駙馬爺拿酒……!”


林伯叫了兩個小夥計去取。

沒一會,兩人就跑回來,每人手中都抱着個小酒罈。

“駙馬爺,您給瞧瞧……!”

林伯親拿來了碗,小心翼翼的給趙寅倒上,昂着頭,期待的望着趙寅。


“嗯……!還行!”

趙寅接過酒碗,品了兩口,微微點頭。

他內心其實是十分滿意的,不過爲了防止他驕傲,才故意說的含糊一些。

林伯釀酒的手藝是祖上就傳下來的,按照自己給的方法改良後,甚至比現代人釀造的還要好!

“多謝駙馬爺,多謝駙馬爺……!”

得到了趙寅的誇獎後,林伯喜笑顏開:“那美酒的釀造方法,駙馬爺什麼時候傳授給我?”

“這個就看你表現的怎麼樣了……!”

趙寅含含糊糊的說道。

那可是他發家致富的搖錢樹,怎麼可能傳授出去。

“那……!能否讓小老兒再嘗一次?”

林伯舔着老臉,開始討要起來。

自從上次嘗過那美酒之後,他再喝其它的酒,怎麼都覺得不對勁,寡淡無味。 “沒問題……!”

趙寅點點頭,漺快的答應了。

想學釀造之術是不可能了,但是喝點是沒問題的,畢竟這老頭釀酒的本事還是不錯的。

“福伯,明天過來時候給他拿一罈!”

“是!”

福伯應了一聲,而後又開始犯愁,“少爺,您得想想辦法啊!咱這酒坊總這麼下去也不是辦法啊!到現在一罈都沒賣出去,新的一批酒馬上也要釀出來了,在賣不出去的話,新酒都沒有地方放了!”

“呦,呦,這不是駙馬爺嘛!今兒這是什麼風把您給吹來了?”

就在這個時候,李管家從對面跑過來,陰陽怪氣的說到:“依我看……!駙馬爺這酒坊的生意好像不怎麼樣啊!不如趁着現在賠的不多,轉給我李家酒坊吧?”

趙寅手捏着下巴,上下打量着他,“幾日不見,李管家的臉好了?”

他這一句話,讓原本得意的李管家,頓時臉色鐵青。

“少逞一時的口舌之快,與我李家作對,我會讓你一罈酒都賣不出去,哼……!”


李管家冷哼一聲,繼續說道:“如果你不講價,就等着關門吧!到時候可別來求着我李家,收購你的酒坊。”

李管家擡頭看了一眼匾額,忽然笑起來,“呵呵,如果過幾天你關門大吉,不知道皇上會怎麼想?”

起什麼名字不好,偏偏用“貞觀”兩字,若他酒坊關門大吉了,他這個駙馬,乃至皇上,不就成了長安城的笑柄了?

“那我們來打個賭吧?就賭本駙馬會不會關門?還是老規矩,如果你輸了,就像上次一樣,學狗叫,爬出去,如果我輸了,任你處置!”

“你……!”

剛剛順過氣的李管家,聽到他在揭自己的傷疤,差點氣背氣,“好……!不用你嘴硬,你給我等着,我看你還能撐幾天。”

“林伯,咱們現在的定價是多少?”

趙寅回頭問身邊的小老頭。

“駙馬爺,咱們的桃花釀和貢酒,都是一百五十文一斤。”

林伯恭敬的說道。

“好,一會就去修改一下定價,改成三百文一斤。”

趙寅當着李管家的面,直接將價格提高了一倍。

“啥?駙馬爺……!小老兒莫不是耳朵不好使?聽錯了?您是說三百文一斤?”

“對。”

“您是不是搞錯了?現在一百五十文都沒賣出去,漲到三百文,豈不是更賣不出去?”

“是啊少爺!咱們後院的酒再不出手的話,新釀好的酒就沒有地方放了,更何況,後院倉庫裏還有許多糧食,不釀成酒的話,就要發黴了。”

林伯和福伯都在勸趙寅。

對面的酒十文錢,而他們這裏不單不降價,反而漲成三百文,傻子纔會來這邊買酒。

“馬上照辦,少廢話!”

見兩個老頭磨磨唧唧,趙寅有些不耐煩。

“額……!好!”

兩個老頭見趙寅發火,馬上識趣的將嘴巴閉上。

“另外,貼一張佈告,每人買夠千斤普通酒,就有資格購買本駙馬親自釀造的美酒一斤。”

“好,小老兒馬上就安排人去辦。”

林伯聽到趙寅親自釀的美酒,立馬來了精神。

他對這種酒是念念不忘,剛烈醇香,絕非市面上的普通酒可比。

如果以這種酒作爲誘餌的話,那後院的酒,就不愁銷路了。

現在他終於明白,趙寅爲什麼要漲價了。

因爲那美酒,根本就是有價無市,有錢都買不到。

“還有,通知駙馬樓那邊,從現在開始,不再售賣美酒,全部改成桃花釀和改良後的貢酒,若他們想要買的話,就告訴他們酒坊的地址,讓他們自己過來。”

趙寅繼續吩咐道。

駙馬樓的會員,全都是有身份的人,他們之所以在那裏辦會員,美酒是佔了一半的功勞。

只要他那邊一停,估計就會有人跑過來買酒!

“高,少爺真是高明啊!”

林伯現在開始越發佩服趙寅了。

“一會派人去找寶琳,讓他帶上些錢,再多買些糧食回來,繼續釀酒!”

“駙馬爺放心,我們幾個這就開始幹活,一定不會誤了產量。”

林伯領命,一刻都沒耽誤,立馬就召集了人,去後院忙活了。

“呵呵……!還買糧食?駙馬莫不是瘋了?就你後院的這些酒都賣不出去,還繼續釀?”

李管家看完趙寅的這波操作後,冷笑幾聲轉身走了。

如果不降價的話,他連一罈酒都賣不出去,還拿什麼和他李家爭?

再買糧食無疑就是自尋死路!

更何況現在已經被他漲到三百文一斤,傻子纔會過來買。

他不過就是在異想天開罷了!根本不必理會。

“一會你再去找人做一批精美的瓷瓶,大小約能裝下一斤酒爲宜,並且要留下貞觀酒坊的名號,另外咱們的貢酒得改個名字才行,就叫特供御釀……!再將咱們的兩種酒,給長安城內知名的酒樓和青樓送去兩斤,一定是免費送。”

趙寅沒理會李管家的譏諷,繼續對福伯說道。

現在後院堆滿了酒,如果只靠駙馬樓的那幾個會員根本銷不完,只有多做宣傳,才能財源滾滾來。

所以,這酒樓和青樓,就是最快的推廣渠道。

來這些地方消費的,都是些當朝權貴和鄉紳富豪,只要酒好,他們根本不在乎多花幾個錢!

他將原來的貢酒改進後,無論是口感還是酒精度,都比之前有很大的提高。

桃花釀更是他家獨一份,最適合女人喝。

他根本不打算理會對面的挑釁,直接將酒提價,走高端路線。

“少爺,這其它事情都好辦,可是……!長安城酒樓和青樓衆多,如果免費送的話,我們恐怕要損失個幾千斤!”

一聽說是免費送,福伯很是心疼。

現在酒坊本來就不賺錢,現在又要免費送,那豈不是雪上加霜。

“幾千斤算什麼?以後,我們從這些酒樓青樓身上賺的,遠遠不止這些。”

趙寅捏着下巴,意味深遠的笑着。

無論是古代還是現代社會,你有再好的東西,如果不去宣傳,又有誰會知道呢?

他這次免費送,不過就是爲了宣傳而已。

他相信,只要那些人喝過自己的酒,便再也不會去買李家的酒了。

“額……!好。”

見自家少爺都這麼說了,福伯也沒敢耽擱,立馬就安排人去辦。 “駙馬爺,可讓我們好找啊……!”

趙寅剛將事情交代完,就見一個小太監和兩名隨從,匆忙的從外面跑進來。

“你是……?”

趙寅上下打量了他一圈,覺得此人並不眼熟,似乎從前在李二身邊沒有見過他。


“回駙馬爺,小的是東宮太子殿下的人……!”

小太監見趙寅問起,便恭敬的回道:“小的今天來,是奉了太子殿下之命,請駙馬到東宮參加繽紛品酒會……!”

“噢!這事兒啊!”

半月前,趙寅確實收到過太子派人送來的邀請函,但是,他壓根沒當回事,早就忘到腦後了。

沒想到,這李承乾還挺執着,又派人來請。

“噢!我差點忘了,昨日太子哥哥就讓我轉告你,可是讓我給忘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