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是現在她的勢力被削弱,但是依舊在2205的姐妹面前營造穩坐“一姐”寶座的假象。

只是,她騙得了2205的小姐妹,卻逃不過鄧藝璇的火眼金睛。

鄧藝璇隨口一句話,就能讓她的心口隱隱作痛。

即便是這樣,她還是在臉上擠出一絲笑容,若無其事地說道:“如果舒顏的想法真的可行,倒也不錯。反正大家都是雜誌社的人,只要肯爲雜誌社謀福利,受益的是咱們大家。”

鄧藝璇緊接着附和道:“確實,想不到米主編這麼大度。當初,舒顏在會議上可是句句都在針對你!現在看來,我當初真的應該繼續堅持自己的觀點,如果那樣的話,我們現在也不至於這麼被動。”

米可聽罷,終於會心一笑:“是啊,我也沒想到‘上流感’突然要將廣告轉投《名尚》!而且,在此之前,他們也沒有透露任何風聲。我一直以爲,舒顏和‘上流感’的負責人關係好,能搞定呢!結果現在,她突然就搞不定了!現在出了這樣的問題,我們只能跟着遭罪。”

“米主編,你打算怎麼辦?”鄧藝璇再次將目光投向米可。

米可頓了頓,說道:“‘上流感’突然撤出,我倒是聽到一些風言風語……”

“什麼風言風語?”鄧藝璇連忙問道。

米可回答道:“前不久我們和‘黛絲’解約,這個消息不知道被誰給擴散出去了,一直傳到了‘上流感’那邊去,‘上流感’的負責人聽了,就認定是我們《時尚今典》出爾反爾不講誠信。所以,這才提出提前解約,從而轉投《名尚》的……”

米可話還沒說完,鄧藝璇就瞪大了眼睛:“真的?”

米可笑了笑:“是不是真的,我也不敢確定,總之啊,現在這個消息在‘上流感’已經傳開了。就算不是真的,最後也會變成真的。”

鄧藝璇想了想:“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以後我們再想找新的合作商,豈不是就被動了?”

米可無奈地攤了攤手:“可不是嘛!所以啊,當初舒顏只是想要針對我,沒想到,現在把壓力都轉到你那裏了!”

鄧藝璇仔細一想:可不是嘛?舒顏畢竟不是廣告部的人,不管她手裏的合作商丟了多少,最後許英傑都不可能拿她問罪。 鄧藝璇越想越覺得後怕:“不行!我得主動找許總彙報情況!以免到時候出了問題,他怪罪於我。”

鄧藝璇說罷,就徑直朝着許英傑的辦公室走去。


米可看着鄧藝璇的背影,勾起脣角笑了笑。

這件事,她一直在想着應該怎麼跟許英傑開口。

想不到,現在竟然有人替她開口了,還真是可喜可賀啊!

……

鄧藝璇去到許英傑的辦公室的時候,許英傑正在沖茶。

她開口之前,特地觀察了一下許英傑的表情。

本以爲突然丟了一個大客戶,許英傑會不高興的,然而並沒有。

許英傑面色如常,就連開口說話都是淡淡的:“鄧總監,突然來找我,有什麼事?”

鄧藝璇調整了一下情緒,纔開口道:“許總,我聽說‘上流感’不再跟我們合作了?”

“嗯。”許英傑說話間,端着一杯茶在沙發上坐了下來,“這件事,你有什麼看法?”

鄧藝璇馬上開口說道:“許總,當我聽說‘上流感’要撤出之後,我一直在想辦法找問題,看看對方爲什麼突然撤出。”


許英傑抿了一口茶,然後笑了笑,問道:“找到了嗎?”

鄧藝璇輕咳了一聲,回答道:“許總,問題確實找到了一些。但是,至於真實性,還需要做進一步的判斷。”

許英傑蹙了蹙眉頭,放下了手裏的茶:“說說看。”

鄧藝璇回答道:“我聽說,‘上流感’之所以撤出廣告,轉投《名尚》,是因爲‘上流感’的負責人聽說我們此前和‘黛絲’簽訂合同之後又出爾反爾,從而認爲我們《時尚今典》不講信用……”

鄧藝璇一邊說着,一邊觀察許英傑的表情,一看到許英傑臉色有變,就馬上停了下來。

許英傑問:“那我們《時尚今典》有不講信用嗎?”

“這……”鄧藝璇搖了搖頭,“當然沒有!”

許英傑一邊悠然自得地轉動着手裏的茶杯,一邊說道:“既然沒有,何必考慮那麼多?”

鄧藝璇不知道許英傑腦子裏到底在想些什麼,停下來沒再說下去。

許英傑道:“鄧總監,你作爲雜誌社的總監去了解這些情況本來沒有錯的。但是,我覺得你完全可以利用這些時間去尋找新的客戶!‘上流感’撤出現在已成定局,現在是不可能挽回的了。所以,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要去尋找更多的潛在客戶,尋找更多的廣告合作商,你覺得呢?”

“許總您說得是。”鄧藝璇怎麼也沒想到,她本來想借機邀功的。結果,功沒邀到,反而被許英傑給教訓了一頓。

鄧藝璇見勢不妙,想快點兒撤退。

就在她剛想站起身的時候,許英傑再次開口了:“鄧總監,你在廣告部總監這個位置上呆了很多年了,但是一直沒有發力。所以,關於你的負面言論一直沒有斷過。我作爲社長,其實,我一直在等着你能出一些成績。這樣一來,既可以堵住衆人的悠悠之口,也能替我證明一下,我選人的眼光並不算差。”

許英傑說這番話時,從始至終都帶着笑。

然而,鄧藝璇的臉上卻是火辣辣的。

這麼多年來,她很少主動來找許英傑談工作。

今天一來,就碰了一鼻子的灰。

就在鄧藝璇在思索着該如何表決心的時候,又聽到許英傑說道:“鄧總監,不管如何,現在對你來說都是一個機會,你是時候表現一下了。”

“謝謝徐總提點。”

鄧藝璇從許英傑辦公室出來之後,才發現米可一直在不遠處等她。

米可將鄧藝璇出來,馬上迎了上來,低聲問道:“怎麼樣啊?許總有沒有表揚你?”

鄧藝璇沒有回答,而是有些尷尬地笑了一下:“接下來,我的壓力可真的大了。”

“爲什麼啊?”米可不解。

鄧藝璇一邊走一邊嘆着氣:“‘上流感’撤出,那麼多篇幅不能空着吧?總得找新的廣告商補上……”

鄧藝璇話還沒說完,米可就連忙問道:“鄧總監,因爲我們之前我們毀約壞了名聲,新的廣告商一時半會兒很難找得到。這些,難道您剛纔就沒好好跟徐總提一提?”

鄧藝璇搖了搖頭:“該提的我都提了,可是……許總他對着這個問題有自己的看法,哪裏能聽我的。如果我說得多了,反而會讓他生厭。”

鄧藝璇說罷,就走開了,大概是因爲心情不太好,一直低着頭。

米可看着鄧藝璇的背影,不屑地冷哼了一聲,低聲道:“草包!該說的不說,該提的不提!許英傑討厭你,也是你活該!”

因爲鄧藝璇的表現不佳,米可有些失望。

但是,這個時候,她是肯定不會再找許英傑說多一次的。

剛剛之所以對鄧藝璇旁敲側擊讓她主動去找許英傑說明情況,並且再一次強調取消合同的弊端。其主要原因是當初和‘黛絲’取消合作協議,雖然是舒顏的主意,但是最後的決定者仍然是許英傑。

除非許英傑主動怪罪起舒顏,她就可以在一旁加把火,進一步打壓舒顏的氣焰。

否則,她是不會輕易挑戰許英傑的權威的。



和“上流感”取消合作協議之後,舒顏突然聽到一個不太好的消息:“上流感”的創始人倪敏查出患有ru腺癌,正在醫院接受治療。

舒顏得知這個消息之後,迅速查到了倪敏說在醫院的地址,然後第一時間趕了過去。

她這次過去,並不是爲了挽留客戶,或者讓倪敏改變主意,純粹是從個人感情出發。

當舒顏趕到病房的時候已經是中午十一點多了,剛走到病房門口,就聽到了爭吵聲。


首先聽到的是一個年輕女子的聲音:“…..你這樣做,就是害了自己!我爸早就有他自己的生活,你到這個時候,竟然還想着他?你不覺得這樣很傻嗎?”

“我一直都很傻,可是我不想自己不完美。”是倪敏的聲音,聲音低低的,帶着幾分幽怨。

“何苦呢?他早就變心了! 乖乖不就範 ,去傷害你自己!如果你不做手術,癌細胞很快就會擴散全身,這樣你的性命都保不住,還去談什麼完美?”

舒顏聽到這裏,基本明白了。

早知道倪敏是個工作狂,而且追求完美,卻沒想到她竟然有如此固執的一面。

在此之前,她就聽說過有人爲了保住ru房即便是患癌也不做ru房切除手術的,想不到,今天還真遇到了。

舒顏正想着,倪敏的聲音再次傳了出來:“即便是死了,我也要做一個完整的女人。”

她的聲音並不高,但是卻帶着堅決和執着。

彷彿這一切,她早就想好了,根本不可能被改變一樣。

舒顏正準備敲門,門突然一下打開了。

一個高挑時尚的女孩子站在她面前,沒等舒顏開口,那個女孩就先開了口,語氣很不好:“你是誰?爲什麼站在病房門口?”


舒顏看了看眼前的女孩,又看了看躺在病牀上的倪敏,主動介紹道:“您好!我叫舒顏,是《時尚今典》的副主編…….”

舒顏話還沒說完,高個子女孩就突然皺了一下眉頭,很不耐煩地問道:“《時尚今典》?你該不會是來說服我們改變主意的吧?”

舒顏連忙搖了搖頭:“不。我只是想要過來看看倪女士。畢竟,《時尚今典》和“上流感”合作多年,雖然現在“上流感”已經不再是《時尚今典》的客戶,但是人非草木,孰能無情?我得知倪女士住院了,就想過來看看。”

舒顏說得很認真誠懇。

“行了,現在我媽正在休養,不希望外人打擾。”高個子女孩兒說罷,就準備關上病房的門。

就在門被關上之前,倪敏終於開口了:“慢着…..讓她進來。”

女孩兒這才突然停住了手,用警惕的眼光上下打量了一番舒顏,重又將門打開。

舒顏進去之後,將果籃小心翼翼地放在倪敏的牀頭。

團寵妹妹六歲半 ,說道:“這是我的女兒方婧。”

“您好,方小姐。”舒顏笑着打招呼。

方婧點了一下頭,然後對倪敏說道:“如果沒什麼事,我先出去了?”

“嗯,去吧。”倪敏應道。

然後轉過頭看了看舒顏,指了一下牀頭的椅子,說道:“坐吧。”

舒顏落座,剛準備開口,就聽到倪敏說道:“真的很抱歉,舒小姐。其實我並沒想要取消和《時尚今典》的合作。現在我身體不好,‘上流感’由我的女兒接管。她的脾氣你也見到了,我說什麼她都聽不進去。”

舒顏聽罷,才知道誤會她的不單單是方婧一個,就連倪敏也以爲她是來找生意的。

舒顏連忙解釋道:“倪女士,我今天來,真的不是爲了談合作的事情。只是單純的想來看看您。”

倪敏看了舒顏一眼,然後淡淡地笑了笑:“即便是你來談合作,也不奇怪。我記得當初我們能夠合作,也是在醫院促成的。那個時候婧婧在國外讀書,我在國內也沒親人,是你照顧的我。”

“都過去了,不提了。” 倪敏道:“如果‘上流感’突然撤出,對你有不好的影響,我可以勸勸婧婧,反正我們在別的地方投放廣告和在《時尚今典》投放廣告並沒有什麼不同…..”

倪敏話還沒說完,舒顏就連忙說道:“謝謝倪女士,您的心意我領了。但是,真的沒必要。‘上流感’雖然是《時尚今典》的大客戶,我們一直也都很珍惜這個合作機會。但是《時尚今典》想要長久地發展,總不能單單依靠某一個公司的廣告業務來支撐。所以,現在‘上流感’撤出,也等於是給《時尚今典》一次接受考驗的機會。”

舒顏的反應,倪敏有些意外。

畢竟,當年舒顏爲了取得和“上流感”合作的機會,可真是煞費苦心。

而現在,她卻有了完全不同的想法。

倪敏稍作沉思,隨即便說道:“那好,我尊重舒小姐的選擇。”

舒顏很快便將話題岔開:“倪女士,我剛纔在門口聽到您和方小姐在討論手術的事情。冒昧地問一句,爲什麼您不肯接受手術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