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是家裡有些資本的李庄,在確認了這就是自己一直有聽說的百金屋后,也不免感慨:「這地方,據說入場消費的最低限額就要十萬,而且還是得有推薦人的情況下,才能入場消費,換而言之,能進這地方的,都是些有身份的,普通人拿著十萬塊想進去,連門都找不到在哪兒。」

「哈哈!莊子說的沒錯,這裡的確要些關係才能進,畢竟不是能擺在明面上的地方,不過我駱某人在這也還算有幾分薄面,今天大家敞開了玩,所有的一切消費,都算我的。」 駱天行豪爽的拍了拍胸膛,引得眾人一陣歡呼雀躍,李庄卻是苦笑道:「何止是薄面,我聽說這地方,就是荊山市幾個老大合夥開的,駱老大在這裡面,肯定也是有股份的吧!」

因為家庭的關係,李庄能接受到的信息也更廣,了解的東西會比其他人多一些。

他所說的這些東西,也是從幾個拖別人關係,進過這座銷金窯的朋友嘴裡,聽來的。

只是其他幾人聽了這話后,頓時就更加不淡定了。

能在這種日流水輕鬆過千萬的地方有股份,哪怕只是一個點,分紅也絕對是恐怖的,最重要的是,這裡面象徵的身份地位,絕不是那點金錢可以比擬的。

擁有著這麼個地方,簡直就相當於有了一個與荊山市各界大佬打交道的平台,極大的提升了自己的人脈關係網。

對於上流社會的人來說,這才是最重要的東西。

「駱老大,厲害!」

想到這兒,幾個人紛紛豎起了大拇指,毫不吝嗇自己的讚美之詞。

而駱天行卻是謙虛的擺了擺手,看了眼李凡,說道:「我這點小生意不值一提,讓李先生見笑了。」

一番恭維之下,李凡平靜如初,李庄幾個人再看向李凡時的眼神,已經充滿了濃濃的好奇,以及敬畏。

駱天行能夠手掌一方,在百金屋都擁有股份,已經足以證明他的地位,而能夠讓駱天行畢恭畢敬的李凡,又該有怎樣恐怖的能量!

「走吧!」

見幾個人突然有了提問的意思,李凡抬腳便向小屋裡走了進去,而駱天行見狀,忙是在前面充當了領路人。

極為普通的小屋裡,沒有什麼豪華的裝飾,只有一些最普通的擺件。

唯一讓人注目的,只有坐在角落裡的一名老者,他耷拉著雙眼,看起來似是在睡覺,但在李凡等人跨進門的一瞬間,老者淡淡的聲音,卻響了起來。

「哪兒的人?」

聞言,駱天行忙是恭聲回道:「周老,我是駱天行。」

駱天行可不敢憑著自己的身份,就對這老者頤指氣使什麼的,他可是清楚這老者的實力,外勁巔峰的武者,一般人可不敢輕易招惹。

要不是因為謝余之花了重金想聘,這麼一位武者,怎麼也不可能在這看門。

聽到駱天行聲音的老者抬了抬頭,只是輕飄飄的掃了眼,確認來者后,便不再出聲。

而駱天行這才自己打開了角落裡的一扇暗門,露出一條綿延數十米的暗道后,對著李凡抬了抬手,說道:「李先生請!」

跟在駱天行的身後,眾人花費了幾十秒的功夫走過這條通道后,一副震撼的畫面,便出現在了眾人眼前。

有人說,某些地方的繁華,無論你用多少語言文字來描繪,都會顯得蒼白。

李庄覺得,這大概說的便是此時出現在自己眼前的場景。

過萬的酒水隨處擺放,更有各類名酒鎮桌,瘋狂的舞池裡,甚至有熒屏上的女明星縱情歌舞,引來旁人陣陣荷爾蒙升騰。

一擲千金的賭桌上,有讓人眼熟的荊山市頂尖人物,也有眾人從未見過的陌生面孔,但從那些人手腕上隨便戴著的腕錶,也能看出身價的不菲。

在李庄等人的眼裡,這哪兒是戴的腕錶,簡直就是舉著一座別墅四處招搖。

「怎麼樣……」

看著李庄等人驚訝的表情,駱天行忍不住想要炫耀一番,可話到嘴邊,卻又止住了,只是用眼神表達著自己的得意。

他看得出李凡始終平靜的模樣,似乎對這一切早就習以為常。

這樣的表現,讓駱天行更加堅定了李凡絕非普通人的信念,也加深了與之交好的心思。

李凡斜撇了駱天行一眼,沒有出聲,不過還是頗有興緻的打量著周圍的環境。

醉上軍老大 而李庄等人的表現,就更加真實了些,他們毫不掩飾自己的驚艷,一雙眼睛看不夠似的打量著周圍的環境,欣賞著這些在他們之前的人生中,從未見過的精彩畫面。

這裡的紙醉金迷,甚至讓李庄等人有了一絲不真實的感覺。

「不用掩飾自己的驚訝,實不相瞞,我第一次來的時候,也不會比你們表現的多好。」

看著眾人一臉好奇,又想掩飾自己沒見過世面的樣子,駱天行卻平和的開解了起來。

聽著駱天行的安慰,原本還有些緊張的眾人,頓時一陣寬慰。

連駱天行第一次過來都慫場了,他們幾個有什麼不好意思。

李凡也頗為欣慰的對駱天行投去了一個讚許的眼神。

他這簡單的一句話,倒是避免了讓他這幾個同事尷尬的可能。

見李凡還算滿意,駱天行的心情也好了些,大手一揮,說道:「哥幾個想玩什麼,隨便玩,待會兒直接報我的名字就行了,大家玩的開心就成。」

「去吧!」

李凡也笑著說了一聲,眾人頓時歡呼了起來:「李隊威武!」

做出了承諾后,為了讓眾人玩的開心,駱天行還特地叫來了幾個穿著旗袍的美女接待,一人跟了一個,方才讓眾人離去。

看著那幾張興緻勃勃的臉,李凡只能無奈的笑了笑,他知道,今天晚上,估計這幾個傢伙都回不去了。

「希望明天上班別遲到了。」

李凡搖了搖頭后,乾脆也不去管李庄他們準備怎麼玩了。

「李先生,您想玩點什麼?要不要先叫幾個美女過來?」

浩浩蕩蕩的一行人,現在,就只剩下了李凡和駱天行兩人。

見李凡有些無聊的四下顧盼,駱天行熱情的招呼了起來,臉上露出了一副大家都懂的表情。

「隨便逛逛吧!」

聞言,李凡卻是搖了搖頭,拒絕了駱天行的提議。

他對這種地方的女人,沒有太大的興趣。

說完后,李凡就真的開始漫無目的的閑逛了起來,駱天行見狀,也只能老老實實的跟在李凡的後面。

越過一片由數名三流明星鎮場的舞區后,距離李凡最近的,是一片玩牌玩骰子的地方。

看著那一片玩的不亦樂乎的人群,李凡突然就起了玩兩把的心思。 「李先生,您要玩兩把嗎?」

似是看出了李凡的想法,駱天行輕聲詢問道。

「有點想法。」

見李凡點了點頭,駱天行立馬叫來了旁邊的一名侍者,豪氣道:「去換一千萬的籌碼來。」

那侍者顯然是認識駱天行,聞言立馬轉身便欲離去,卻又被李凡給叫住了。

「去給我取五十萬就行。」

李凡掏出了一張銀行卡,遞到了侍者的手裡,猶豫不決的侍者,不由看向了駱天行,詢問著他的意思。

「李先生,我……」

駱天行想開口勸兩句,他巴不得李凡在這裡面多些消費,這樣才能多承他的情,日後想找李凡辦事的時候,才能更好開口。

但李凡顯然不想承這個情,駱天行剛開口,李凡便堅持道:「取五十萬就行。」

見李凡態度堅決,駱天行也只好妥協,向那侍者吩咐了一句后,沒過一會兒,便有一小捧各色的籌碼送來了。

拿著一堆在這個地方,可以說最小面額的籌碼,李凡開始挨個在每個桌子上下點注,待一會兒,每次下的注也不多,十萬塊,翻個倍就走。

沒一會兒的功夫,李凡便逛完了這地方的所有桌子,手裡的籌碼,也有了幾百萬左右。

在這個過程中,有一個細心的女孩,發現了舉止怪異的李凡,跟著看了幾次李凡的下注后,便果斷的跟在了李凡的屁股後面。

凡是李凡下注的地方,她都跟著押上去,沒一會兒的功夫,那女孩手裡的籌碼,也變的多了起來。

對於這麼個跟屁蟲似的女孩,李凡也沒多管,只是自顧自的下著自己的注,但玩了幾十把后,那女孩終於忍不住走上前來,和李凡搭起了話。

「帥哥,認識一下,我叫於貝貝。」

女孩很漂亮,有一雙明眸,兩排潔白的貝齒,微微一笑,還會露出兩個淺淺的酒窩,十分好看。

「李凡!」

李凡一向不會拒絕認識美女,不過對這樣帶著明確目的性的美女,還是有些抗拒的,介紹了個名字后,就不再主動說話。

「帥哥,你是傳說中的賭神嗎?玩那麼多把都沒輸過,我拜你為師好不好,你帶我一直贏,一直贏。」

於貝貝眼神微亮,看著李凡的眼神,就彷彿在看一張行走的軟妹幣。

然而李凡的拒絕,也像軟妹幣般無情:「不行!」

「為什麼啊!」

於貝貝委屈的撅了撅嘴,有些不甘。

她今天跟著幾個朋友過來玩,帶的錢也不多,沒遇見李凡之前,就已經輸的差不多了,雖然後來跟著李凡又贏回了些,但加起來也才幾十萬,遠遠達不到她的心理預期。

看著這張楚楚可憐的俏臉,李凡卻只是微微笑了一下,徑自走開了。

而一直跟在李凡身後的駱天行,到了這會兒也已經被震的說不出話了。

他全程觀看了李凡在每個桌子的戰績,幾十種玩法,李凡全都參與了,且沒有輸過一場,這樣的戰績,恐怕拿到賭城那種地方,都能橫掃一片了。

如果李凡剛才不是有意的控制自己的下注量,而是每把都梭哈,恐怕到了現在,李凡手上的籌碼,都能多到拿不下了。

「李先生,您還會玩牌呢!」

駱天行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詢問著。

「怎麼了?」李凡皺眉。

憑藉著過人的眼力和聽力,李凡只需要知道規則,就基本上能贏。

「沒什麼,李先生的牌技,讓我佩服。」

駱天行訕笑著,他也看出來了,李凡不是沒實力贏更多的錢,而是不想引起轟動,否則以他剛才把把連勝的戰績,把這地方榨乾都不是不可能。

沒有理會駱天行的馬屁,李凡走到了最後一張還沒玩的桌子前,於貝貝也亦步亦趨的跟了上來。

她已經做好了打算,這把要跟著李凡梭哈,把手裡的籌碼全壓上去,那樣即便只贏一把,只要跟的人不多,也夠將這幾十萬翻幾倍了。

這是一張買大小的桌子,玩法簡單,卻不容易贏錢,但依然有一桌子的人圍在這裡,樂此不疲的下注。

李凡剛走到這張桌子前,就碰到了同樣在這一塊的胡爭。

「李隊,你也玩牌嗎?」

看到李凡過來,胡爭的眼神立馬亮了亮,湊了過來,小聲道:「李隊,你不知道,剛才這塊地方來了個賭神,聽說連壓了幾十把注,沒有輸過一把,嘖嘖,簡直就是賭神級的人物,也不知道他現在在哪兒,要是讓我發現了,就跟著他去下注,一定能一夜暴富。」

聽到胡爭的話,李凡卻是輕輕的咳嗽了一聲,想了想,還是沒把那個賭神就是自己的事兒告訴胡爭。

不過對於自己名頭已經在流傳的現象,李凡還是起了警惕之心,他不想出風頭,所以這把玩完后,他就不打算再接著玩了。

這時候,桌邊的荷官,已經停止了手中的骰盅,人群的瘋狂呼喊聲,也隨之響了起來。

「買大!」

「買小!」

作為場內唯一一項允許大聲喧嘩的項目,擲骰子的桌邊,永遠都是最熱鬧的地方。

無數的人群,在瘋狂的吶喊著大小,彷彿只要自己喊的聲音大,就能有更大的贏面般。

場內僅有的兩個還算平靜的,就是胸有成竹的李凡,以及壓根不會參與的駱天行。

便是胡爭和於貝貝兩人,都有些緊張的看向了桌面。

只是有別於胡爭期盼自己所押正確的心思不同,於貝貝則是焦慮著李凡怎麼還不下注。

經過這幾十次的經驗,她已經達到了對李凡的盲目信任程度,內心認定只要是李凡下的注,就一定是對的。

眼看著都要開盅了,李凡卻遲遲沒有下注,反而向胡爭問道:「你押的是大是小?」

「我押的大,李隊,要不你也跟著押大吧!我感覺押大的贏面更大。」

胡爭也是個喜歡玩這些東西的人,這一點,從他上班期間都還要組織人手打撲克就能看的出來,這會兒會這麼熱衷,倒也不足為奇。

聽了胡爭的建議后,李凡卻是勸道:「你要是信我的話,就把剩下的籌碼押到小上面去。」 說完,李凡拿出了二十萬的籌碼,放在了小上面,於貝貝見狀,頓時也將自己手裡的幾十萬籌碼,一股腦的放在了寫有小字的桌面上。

「這……」

胡爭有些猶豫了,雖說今天入場駱天行都說了一切費用包了,但他也不好意思真大手大腳的花,一共也就拿了五十萬的籌碼,剛剛押了一些后,手上就剩三十萬了。

「全押了。」

良久,在周圍瘋狂的氣氛感染下,胡爭大喝一聲后,赫然把手上的全部籌碼,放在了小字桌面上。

「開!」

「開!」

伴隨著眾人的呼喝聲,黑色的骰盅被打開,美女荷官的聲音也響了起來。

「一二三,六點小。」

清冷的聲音,直接宣示了這一局的結果,桌上的人群頓時沸騰了。

那些押對了的人,全都陷入了興奮中,那些押錯了的,則是懊惱不已。

至於胡爭和於貝貝這兩個全押對了的人,則因為數額太少,也沒引起什麼人的注意。

「耶!贏了!」

於貝貝高興的跳了起來,眼中的興奮之情濃郁無比,上前一把就抓了一大把籌碼在手裡。

旁邊,胡爭的情緒比於貝貝還要激動,大蹦大跳的模樣,簡直就跟買彩票中獎似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