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十二點,逸俊還沒有睡覺,在這個時候,突然自己的手機震動,逸俊小心翼翼的地走出去要接電話,因爲很多人現在都在睡覺,因爲最近拍攝實在是太累了,所以逸俊希望這些人可以好好的去休息一下,這其實就是逸俊希望這些人都可以好好的休息休息。

逸俊走出去,看見是古力娜的電話,小心翼翼地接通了,因爲這麼晚給自己打電話實在是太奇怪了。

“喂,小娜,怎麼了?這麼晚了有事情嗎?”逸俊說道,坐到漫天的星光之下,可是還沒有想明白爲什麼這個時候小娜要給自己打電話,這未免也真的有點太奇怪了。

小娜說道:“逸俊哥哥,現在你和周老師都在外面,我遇到事情都不知道到底應該怎麼辦了,昨天有十二個電視劇找我,而我真的不知道我到底應該選擇哪一個,我的助理也完全什麼都不懂,他們都不如周哥好,我真的不知道到底應該怎麼辦了……”

逸俊說道:“這確實是一個很尷尬的問題,可是我很奇怪的是爲什麼如此的突然這十二個人都來選擇你了,這是不是有點奇怪,爲什麼你突然如此的 搶手了呢,我也覺得好奇怪啊!”

古力娜說道:“我也不知道啊,唉,我正在家裏休息呢,昨天去錄製了快樂向前衝,然後我回來的時候我的助理就告訴我現在有了十二個電視劇要找我,我還真的覺得挺奇怪的,而且我也不知道爲什麼會這個樣子,其實我覺得那幾個劇本都不是很好,所以其實我並不想和這個導演合作但是我的助理也不知道到底要怎麼拒絕,所以啊逸俊哥哥,你快點回來吧!”

其實,古力娜因爲上一集的仙俠確實是一夜爆紅了,也就是因爲這個原因,纔有了這麼多的倒要要找古力娜拍戲,是因爲這個原因,周文軒告訴逸俊,既然如此的話,現在還是逸俊離開吧,因爲古力娜也不能不需要人,所以還是逸俊走,去看看古力娜那邊到底如何了。正是這樣,逸俊現在就在自己的辦公室,看着古力娜的助理拿來的, 所有的渣劇本! 逸俊現在真的有點生氣了,這個助理怎麼什麼事情都決定不了了呢,爲什麼要這樣,者的好奇怪啊,這個助理其實還是周文軒選擇的人呢,其實逸俊還真的覺得這也太差勁了,所以現在逸俊做的第一個事情其實就是問問這個助理,到底在腦子裏想些什麼事情。

逸俊說道:“你到底在幹什麼,爲什麼要這樣呢,我記得當時周哥找你的時候你說的是你學習的就是公關與推廣,現在爲什麼這麼簡單的劇本的選擇你都尋找不出來到底哪一個是對的呢?”

逸俊繼續說道:“你最好不要就在哪裏哭,我其實是一點都不在乎的,因爲我其實覺得這個事情和我想的不是這樣的,所以我現在真的很懷疑,我到底應該怎麼和你討論這個事情,我也很想知道,你想怎麼解決這個事情呢?”

這個人的眼淚慢慢的就要落下來了,對逸俊說道:“對不起副總,我也不知道這些到底要怎麼面對,所以你看這個事情到底應該怎麼辦呢,我最開始的時候其實也沒有想過居然會有這麼多的人想簽約古力娜,所以我自己的心裏其實也是挺糾結的,不知道到底應該怎麼辦,我沒有辦法,所以也沒有辦法給古麗娜解決啊!”

逸俊拜拜手,說道:“好了,你走吧,不要再給我說話了,就這樣吧,你離開了吧,不然的話真的沒有辦法再解決了,其實這樣也是不好的,我也不想耽誤你了,或者你有一個更好的辦法,可以證明你的才華,你走吧!”

古力娜的小助理被迫離開了,古力娜笑了,看着逸俊有一絲絲的小責備,古力娜說道:“其實沒有必要對她那麼的嚴厲是不是,她也就是個孩子罷了,既然就是一個孩子,其實也沒有什麼值得擔心和在意的,其實我自己也可以搞好這所有的一切的,而且我們真的沒有必要和他這麼生氣!”

逸俊說道:“這個可不是一個意思啊,我覺得現在要是不生氣的話,以後在遇到這樣的人其實我們都麼有辦法管制了!好了好了不說了,我看看這幾個劇本吧!”

古力娜說道:“這個劇本我覺得都特別的不好,而且很多和我想的都不太一樣,這些劇本其實我現在看着都覺得不是很正經,我也不知道爲什麼,總之就是十分的不喜歡,你看這些東西你看這個東西實在是真的太不招人喜歡了,不知道你是怎麼覺得的,反正我覺得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東西,你看看吧你要是覺得有好的話,我就來拍這個!”

逸俊合上了這些劇本,說道:“我覺得其實真的不哦那個想這麼多,我覺得這都不是我想要的,而且還有個就是,你爲什麼這麼突然一下子就特別的厲害了呢,其實我也覺得你演技哈好,可是這一切確實太古怪了,這是爲什麼你現在居然這麼火了哪一集是有問題嗎?”

古力娜笑了,說道:“其實我覺得這個是沒有問題的,可是我並不知道爲什麼這個時候居然能這樣,或者是真的因爲那個集真的是比較燃點的吧,我也只能這麼理解了,我要是不這麼理解的話我都不知道爲什麼會這樣,算了可能這就是這個編劇實在是太好了吧!大意不得,我現在真的覺得這所有的一切實在是太神奇了,爲什麼周哥這麼厲害呢,寫的很多的東西都是特別的好的,而且讓我覺得我不是一個人,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周哥既然現在是如此的有才的,爲什麼他現在還是經紀人呢?”

逸俊笑了,說道:“怎麼看你對周哥很感興趣啊,我告訴你,周哥是一個很好很好的人,而且對我們都是很好的,他真的很厲害,幾乎是周哥要求要拍的電視劇一直都是特別的火爆,周哥說要做的綜藝也一直都是特別的火爆的,也就是真的這個原因,這所有的一切看上去還是如此的好的,周哥啊,就是三十六樓之光啊!”

古力娜笑了,可是沒有更多的話要說了,周哥確實是真的十分的厲害的,這個確實如此,但是在心裏確實真的很佩服這個人,古力娜看着逸俊,說道:“聽說你們出去外拍了,你們去拍什麼了啊,其實我也想有個真人秀來做做,這樣感覺一定的很不錯的,不然的話也不會這麼多的人都喜歡做真人秀了,可是就是真的沒有什麼機會啊,我也很煩心啊!”

逸俊嘆了一口氣,說道:“這個事情你就是看着好,其實出外景真的特別的不好,而且也特別的累,我現在真的覺得外景是世界上最累的一個了,我現在真的不是開玩笑的,我真的是如此覺得的,要不是我真的必須要去的話,我是真的死都不要去的,還很熱,誒呀真的是!”

古力娜笑了,說道:“沒關係的,這個事情也沒有那麼的累啦,拍戲其實也沒有嘛呢的舒服,我覺得這所有的一切都是很奇怪的事情,所以我覺得拍外景其實也是很好的,但是你現在這麼說其實我自己都有點糾結了,連我自己心裏其實都有點不懂我還能怎麼做了,其實我自己心裏也真的有些覺得奇怪的。爲什麼一直和我想的都是不太一樣的,所以我覺得,這些其實都,怎麼說呢,不怎麼自由。”


這才半年,逸俊突然覺得這個古力娜再也不是當初第一次來到京城的那個古力娜了,現在的她變的有些顧慮,雖然其實周文軒自己也並不清楚這些顧慮到底是什麼,可是逸俊覺得,這一切其實都不是自己想要的,就是這樣,他才真的感覺古力娜的單純是那麼的珍貴的,現在不知道爲什麼很多的感情好像都已經改變了,這感覺真的好奇怪啊,爲什麼會變成那個樣子呢?

逸俊說道:“我怎麼覺得現在的 你如此的猶豫和捉摸不定呢,你的性格有點小改變啊,親愛的!”古力娜笑了,說道:“沒有啊,我覺得這其實是 更謹慎了一些吧,別的其實還好,只是這樣的感覺讓我覺得我自己其實在成長,我總是得成長,你說我說的對吧?”

逸俊沒有話可說了,只是他在心裏其實還是真的希望古力娜一直都不要改變,一直都是現在這個樣子,可是這其實都是像做夢一樣的想法,因爲沒有人是會一直都不改變的,其實每個人都會變的,只是程度不同罷了,逸俊看着古力娜,其實也只有一絲苦笑罷了,會因爲他的心裏知道,她也會變的,只是時間的問題罷了,可是誰都敵不過時間啊!

逸俊對古力娜說道:“好啦,就這樣啦,我先走了,助理我會給你再找一個的,我走啦!”

“周哥,你還是抓緊回來一次吧,三十六樓來了一個新的人,看上去還挺拽的呢,說好了就是要找你,我也不知道爲什麼,可是我覺得這個人應該挺有潛力的,昨天路涵在公司,還和路涵一起尬歌來的,我覺得這個聲音其實還真的很不錯呢!”

周文軒在電話的那頭皺着眉頭,說道:“是嗎,可是這個人靠譜嗎,我也不能說隨筆的一個人我就回去啊,你說對吧,到底行不行啊?”

逸俊說道:“其實我覺得真的挺好的,不知道爲什麼我現在覺得這個人的歌曲真的唱的是很好聽的,雖然我是真的不知道爲什麼這個人突然出現和我來這所有的一切,如果我要是真的知道這個人是什麼來頭還好呢,可是問題是我現在什麼都不知道啊,哥啊你就回來吧,你不回來這所有的一切其實我都沒有辦法去做啊!”

周文軒說道:“好好,那我回去,雖然我自己也不知道這一切到底爲什麼會發展成現在的這個樣子,但是你現在既然說了這個人很厲害了,那我還是去看看吧,不然的話我想你都不知道這些事情到底應該怎麼樣子去做了,行了你彆着急了,我去看看這到底是什麼妖孽,爲什麼現在這麼厲害了!?”

周文軒也是第一次遇到那種點名要自己回去的人,這個人真的很拽啊看上去,不過現在這也無所謂了,因爲在心裏其實還真的挺想找到一個會 唱歌的 人呢,要是不是這樣的話,他自己也不能總是隻有一個會演戲的啊,三十六樓是需要全面發展的!

正因爲如此,周文軒其實在心裏其實還真的挺期待這個有些不可一世的人呢,這人是誰啊 ,還能和路涵尬歌呢,這還真的挺有意思呢,真有趣。

周文軒第二天去了機場,也就是這個時候要回去了,雖然到現在的時候都沒有 錄製完這個東西,不過呢無論發生什麼重要的事情,真正好的人其實還是有資格這樣的不要臉了,確實如此,因爲這樣,其實很多的事情周文軒還是真的挺佩服這樣的人的,至少他們真的知道自己到底要什麼東西。

帶着自己這樣的憧憬,周文軒回到了三十六樓,三十六樓的人都特別開心看到周文軒回來了,因爲逸俊很多的事情其實都沒有辦法去做主也不知道爲什麼會這個樣子!周文軒看着一臉糾結的逸俊說道:“其實你真的沒有必要這個樣子了,我覺得這所有的一切其實都可以你來做主的,因爲你無論是決定什麼我都很同意,所以這些事情你可以完全自己來做主啊逸俊!” 逸俊搖搖頭,說道:“纔不要這樣呢,我真的害怕會出什麼事情的,所以還是你來做這個事情吧,所以要是真的出了什麼問題的話也你來解決吧,那就這樣了,周哥,我告訴那個人,明天來找你!”


周文軒說道:“那個人大老遠過來的時候其實不是爲了看我嗎,現在我回來了爲什麼不現在過來,看來這誠意其實也沒有這麼的濃厚啊,要不然逸俊,就別讓這個人過來了吧!”

逸俊說道:“周哥,這樣不好吧,我覺得這,好好我現在就和那個讓人說,不然的話我都不知道到底要怎麼辦了,那我現在去找那個人啊周哥?”

周文軒說道:“好了好了,今天大家都累了,雖然現在才三點,但是我覺得現在可以下班了,大家都去休息吧,有什麼事情我們可以等明天再來解決,無論如何自己的身體還是要好好的照顧的,這個還是很重要 ,我知道大家爲了高能爸爸的事情都付出了很多的努力,大家也很辛苦,可是麼有辦法我們需要做出來成績其實就是如此的辛苦的,但是我相信我們所有人都要相信自己是不是!加油!”

其實說句真的,周文軒是一個很會鼓勵人的人,這個確實如此,因爲他說話其實還是真的很有感染力,正是因爲如此,所以周文軒真的是三十六樓的一個特別好的人,換句話來說,周文軒其實是一個很好的精神領袖吧,對於逸俊來說,他還是覺得周文軒真的是一個很厲害的人,僅此如此。


這種特殊的職業,確實有好有壞,好就是,一直都是會有很多的錢,很多的獎金,很多的所有的一切都在 身邊,而別的呢,在真的很忙的時候他們也真的很忙,這其實都是相對的,付出的越多得到的也就是越多,換句話說,付出的越少,得到了也就是0,周文軒深知自己作爲這樣的職業,其實如果不清楚這個問題的話,真的會失去很多的,他其實不想這個樣子,所以一直都很勤勉,當然了,也有着系統的無與倫比的幫助,不然的話不可能進步如此的快的!

第二天的時候,那個很拽的人還真的來了,是一個女歌手,周文軒覺得這形容其實真的是最恰當的了,因爲看上去其實真的是很平庸的樣子,可是不知道爲什麼居然會這樣,這確實是一個很奇怪的原因,周文軒是如此覺得的,而且現在他也覺得,這個人其實不是自己的心中想象的那個樣子的人,這其實真的就很奇怪了、

她走進了說自己叫做蕭其,系統自動識別顯示這個其實是天后級別的唱將,周文軒頓時就覺得,這也太厲害了把,路涵都沒到天王呢,居然現在這個蕭其這麼的 牛逼,周文軒實在是太佩服了,同時也覺得自己身邊的人真的是深藏不露啊!

後來那個人開始了自己的表演,唱了一個叫做泡沫的歌,這首歌周文軒之前從來都沒有聽過,這個蕭其說這其實是自己寫的歌,周文軒其實就更加的佩服了,這人也太厲害了吧,現在是什麼都會嗎,周文軒確實很佩服。

一天過去,周文軒真的對蕭其是十分的滿意的,因爲蕭其也確實是一個很厲害的人,這個確實如此,唱歌唱的其實也是真的很好聽的,可是這都不是周文軒留下他的理由,其實真正的理由是,這個人的勇往直前的性格真的讓人很喜歡!

周文軒其實真的很欣賞這樣的人,不知道爲什麼會如此,而且確實在某種程度上,周文軒覺得自己其實也是這個類型的人,雖然不知道爲什麼如此,可是在心中也確實無數次的覺得,這些都是我想要的一切,但凡有一天是可以改變的話,事情都不會變的如此的困難,有時候其實周文軒都覺得,其實成名也是一個很痛苦的事情,換句話說,在某種程度上。

所以其實很多人都是在走一步看一步的,都是在自己的心中糾結糾纏,在思考自己這個樣子去做到底是對還是不對,也沒有人真正覺得這些事情到底是不是自己所想的那個樣子,如果有一天發生了另一種改變的話,這個事情也許可以簡單許多,但是現在,周文軒還是很欣賞這個性格的人同時也真的覺得,這樣沒有任何的錯誤。

看到這個毛遂自薦的她,周文軒也是沒有辦法控制住的想到了楊楊,她現在在美國好不好呢,其實沒有一點是知道的,可是唯一有一個事情可以清楚的就是,她這樣的選擇是對的,周文軒其實真的可以十分清晰地看到這個楊楊的心裏雖然是一直掛念着逸俊,可是這個也是最棒的選擇。

或者我們每個人其實都是有着自己命中註定的那個人吧,這些人說不好到底是好還是壞,可是很重要,雖然不知道在一起到底是對還是不對,可是還是很想在一起,周文軒十分清楚這個感覺,也知道爲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感覺,可是這些其實都好像是一個天大的玩笑似的,無論最後發生了什麼,始終都沒有改變的事情其實都是自己的內心。

周文軒果斷地簽約了她,這個她覺得自己是未來的天后,而且所有人都覺得她是未來的天后的這個人,是如此的招人喜歡,如此的熱情,如此的主動,周文軒相信,她的音樂也一定充滿着這些所有的感情,而這個其實就是這些所有的一切,無論是幸福還是不幸福,都流淚一般的歌頌,享受,等待,幸福着。這或許就是音樂的意義。

周文軒俯瞰着京城,這所有的一切都不是我們想要的,可是我們真的總是在義無反顧地,一往無前的進行着,正是因爲如此,這所有的努力才頓時有了意義。周文軒也覺得,他自己從來沒有如此清晰地意識到一個問題,就是自己到底應該如何選擇纔是對的,和系統相處了快3年,當初走到這條路上來到底是對的還是不對的呢,一直都沒有答案,而所有人其實也都在等待。

“陽光下的泡沫,是白色的……”此時此刻周文軒正在錄音室聽着蕭其最新錄製出來的新歌,雖然根本就不知道這首歌的 意義到底是什麼,可是周文軒也不得不承認這還真的挺好聽的,系統也聽了一下,最後給出來的評論就是,現在這個歌曲的流行程度幾乎是滿分了,也就是說,這首歌是百分之百就會火起來的,雖然完全不知道到底是爲什麼。周文軒也只好相信這現在的流行了,也就這樣,周文軒現在也覺得,很多的事情其實和自己想的真的是不一樣的,雖然不知道爲什麼會如此,可是太多的事情都讓周文軒覺得這流行的風向自己是越來越抓不住了。

其實抓不住也是對的,因爲一直都是如此,很多人都希望自己可以預言一些什麼,可是到最後所有的一切都好像是開玩笑似的。周文軒其實感覺在很多的時候什麼時尚的預告啊什麼的別的都好像是開玩笑似的,但是因爲自己工作的特別屬性,在很多的服裝問題上的時候其實也真的需自己和這些所謂的人去打交道。

蕭其其實是一個挺落魄的歌手,但是用周文軒的話來說:“現在你是我簽約的人了,你就百分之百的會紅的,這個你可以完全放心的!”

蕭其在很小的時候其實就參加了一個歌手的選秀,可是不知道爲什麼一直都沒有紅起來,可是一直都在很努力的火起來的時候,蕭其自己才發現,其實真的很多人都是拿錢但不辦事的人,所以確實是一個很奇怪的事情,因並不是所有的人都那麼的喜歡自己的,也不說所有的人呢都會幫助自己,這確實是一個很複雜的事情,而且完全是沒有理由,不過在經歷了很多的失敗以後,蕭其在很多的時候也不是那麼的相信那些人了,正是因爲如此,所以當她知道有周文軒在存在的時候,其實心裏是真的很開心,因爲他希望可以找到的是一個可以真正幫助自己的人,可是現在他也有點擔心的是這所有的一切其實都是表面,其實周文軒也是一個不好的,不負責的人。

不過,來到了這個公司之後,蕭其就放心了,正所謂是慧眼識英才,其實很多的時候需要的不過就是那個慧眼,真的需要有人去幫助,有人去創作,有人真的去幫助自己在自己不知道到底會如何的時候,周文軒對於蕭其來說其實就是那個人,在某種情況下,其實蕭其真的需要這樣的一個人來幫助自己,還好有周文軒,他是如此覺得的。

周文軒在爸爸錄製一半的時候回來了,逸俊也是如此,可是周文軒還是有點擔心,因爲這其實是很讓人擔心的一個事情,所以周文軒現在可以做的事情其實也就是如此,因爲光影實在是有太多的事情都沒有去做了,所以這個光影還是不可以輕易地讓逸俊來的,確實如此,這也沒有別的什麼事情了。 周文軒現在發現,不知道爲什麼光影現在的高層有點小小的混亂,也就是這樣的混亂,周文軒現在也覺得,這些事情雖然都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樣,可現在周文軒知道自己還是不要去管這些事情了,因爲要是管這個的話,這些其實都不是周文軒的事情,雖然他真的察覺到了現在的這些問題,可是他還是真的有點好奇,他們是怎麼了。

一直以來大家都知道的是,光影其實是一直三足鼎立的。這個三足鼎立,其實沒有那麼的複雜,當然了也沒有那麼的複雜。

換句話來說,最開始的時候光影由王,老,張三個人共同創辦!三個人的性格其實還是挺性格各異的,首先就是那個王總,其實王總是一個很雷厲風行的人,正是如此,所以光影的很多大事情小事情其實都是張總在做的,不過也就是這樣罷了,王總的所有的努力其實就是光影進行下去的直行動力。

老總是一個很柔和的人,是一個有些小小的軟弱的人,但是這樣的性格其實是真的很在意屬下的心情的人,也就是這個原因,老總纔是那個最招人喜歡的那個人,其實很多的人都喜歡和老總在一起,就是因爲他對待誰都是很好的,可是張總是一個沒有任何的做生意的頭腦的人,所以張總一直也都沒有多管公司的事情,有着很小的股份平時也就是簡簡單單的拿了一些股份罷了,也沒有什麼別的了,也就是如此,周文軒才感覺這三個人其實還是挺有意思的,雖然現在看不出來這是不是有什麼問題存在,而後來的時候呢,王總因爲身體是越來越不好了。所以那所有的一切都是給老總了,是老總在掌握着所有的事情,而在前幾天的時候,王總離開了,而他手裏的股份到底應該怎麼辦的時候,張總和老總出現了分歧。

大致就是這樣的一個意思,現在老總的 心情也是越來越不好了,而且呢。張總平時是從來都不來公司的現在都開始出入公司了,這一切真的很奇怪, 不過這倒是真的也是情理之中。

但是換句話來說,周文軒覺得這事情和周文軒想的實在還是真的不太相同的,正因爲如此,所以纔在某些程度上是存在問題的,周文選之前其實就如此覺得,在涉及到利益的時候,其實就真的可以看出來到底什麼是對,什麼是錯了,這也是一個很簡單又很複雜的事情。

周文軒只是現在開始覺得,在很多的時候,作爲這個局外人其實一直都是在想這個事情到底應該如何,可是周文軒是真的不想參與和看着這些事情的,所以儘管是知道真的有問題的話,周文軒也不知道到底要說些什麼好了。

周文軒也就是這樣的生活在自己的小世界裏,帶着自己的東西,做着自己喜歡的事情,看着自己身邊的人越來越多,自己的所有的一切都在努力的成長, 其實他的心裏也感覺十分的奇特,好像就是在看着自己慢慢的改變一樣,雖然是完全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有了這所有的一切的想法,但是現在也享受着這所有的一切,他其實也覺得很知足了。


其實還有一些別的事情和別的方面,比如現在周文軒和穎兒在把所有的事情都公開了以後,還真的覺得有一種很奇特的感覺呢,雖然大家都習以爲常的並且對此也沒有再多的評論了,可是周文軒還是覺得這種感覺十分的奇特,說不好到底是怎麼了,總之現在好像和穎兒無論是做些什麼事情都有好多的人在看着,現在兩個人也更加的注意了,其實也是真的還有有人說自己和穎兒秀恩愛啊, 雖然這一切都是沒有什麼理由和沒有什麼可能的,不過還是應該謹慎行事啊!

在周文軒看來,穎兒確實是一個很招風的人,幾乎在之前的時候,每一次拍電視劇應該都是會和男明星有各種各樣的緋聞,雖然也不知道到底爲什麼會如此,但是無論是誰,其實穎兒都會主動澄清自己沒有和他有任何的緋聞,雖然還是真的有很多人是持懷疑的態度 的, 可是這些謠言還是在某種程度上不攻自破了,到底爲什麼會這樣,其實誰都沒有想過,但是現在和周文軒的公開其實就是最大程度上的打臉這寫謠言了。

可是謠言也是就是謠言罷了,周文軒心裏其實是最清楚的,穎兒心裏一直都在記掛的人當然就是自己了,也沒有別人可以代替,而別人也只不過都是純屬謠言,現在在自己和穎兒已經公開了以後,其實也真的沒有太多的聲音再去評價兩個人的私生活了,或者是其實誰都發現了,這些東西也並不會成爲話題的,如果真的一直都在咬着不放的話,其實真的很有可能錯失更多的東西,這個事情就是如此,無論如何,在心中周文軒也知道,保護穎兒就是最重要的事情。

日子如此波瀾不驚地過着,好像是什麼都有,也好像是什麼都沒有,無論是存在的還是消失的其實都是如此,無論是在心中等待的還是已經擁有的,周文軒都覺得,這媒體的世界探索還在繼續,不能一味的只是執着於眼前,更不能一位的總是在等待利益,生活需要驚喜,而社會也需要更多的進步,其實這個就是所謂的進步了,並非停滯不前,也不要說什麼事情都沒有做只是呆呆的看着歲月的流動和時光的變遷,只要是 自己從來都沒有放棄,周文軒就覺得這所有的一切都是白做的,同樣的換句話來說,無論以後面對的到底是什麼樣子的事情,都要忘記的是一個事情,不忘初心,方的始終,現在他一直都是在用這句話鼓勵和鞭策自己,從來都沒有改變過。

有時候看着自己所擁有的一切,他也害怕,什麼事情都會輕易地改變。

“所以 ,穎兒姐, 你說到底怎麼辦啊,這路涵馬上就要過生日了,我不想什麼東西都不送他啊,可是我還是真的不知道我到底要送點什麼啊,你覺得呢,周哥過生日的時候,你送什麼啊?”素素在拍了三個月的戲之後是終於回來了,可是一回來的時候她就面臨着一個百分之百的難題這路涵的生日馬上就要到了,可是也在拍戲的路涵,其實根本就不知道現在素素是回來的,所以現在素素也是在揹着路涵。


穎兒已經在家休息了快一個月了,吃着薯片懶洋洋地說道:“我覺得這個事情把,其實我從來都沒有給周文軒過過生日,我現在想想好像我都不知道周文軒到底是什麼時候生日,所以這個問題我也沒有辦法回答你,可是你想給路涵送東西, 我就很想問一句,你們的關係還用送東西嗎, 什麼是你的,不是他的啊,都分不清彼此了吧!”

素素說道:“可是我想着送她點東西他的心情應該是會很好的吧,雖然我們的關係確實是已經不一般啦,可是這其實也沒有辦法代表什麼,其實很多的事情也就是一個選擇罷了,我只是覺得過生日我要是送她東西的話應該是他會很開心的吧!”

穎兒點點頭,說道:“確實如此,這個我還是應該承認的,我也不能否認這個事情,但是我確實也是真的不知道你到底應該選擇什麼,那就是這樣,你看看路涵喜歡什麼你再做決定把,雖然我還是真的覺得路涵喜歡的一直都是你,那你送他幾張你 海報吧,這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素素馬上就把一個枕頭扔到了穎兒的頭上,說道:“能不能不要開玩笑了,這我的海報滿大街都是啊,還需要我特意去做嗎,根本就不需要,所以我覺得這些東西都真的太俗氣了,配不上我和路涵的高貴的氣質,其實我覺得,這所有的一切都是配不上我和路涵的高貴氣質,唉好煩!”

穎兒搖搖頭,說道:“你這離開了小半年一回來我怎麼覺得你的臉是越來越大了,這可真的不是你的性格啊,你要是真的鬧心的話你可以去問問周文軒,順便幫我打聽一下週文軒的生日是什麼時候,不然的話我要是直接問的話他百分之百是不會告訴我的,還是得你來,你問問周文軒到底路涵可能喜歡什麼,你要是知道路涵可能喜歡什麼的話,這樣不也就是真的簡單了許多了嗎,對吧!”

素素說道:“我說你今天怎麼如此的積極呢?原來你現在是想借我的光知道周哥的時間,好啊好啊,我就不告訴你,我就要叼着你的胃口氣死你略略略!”

穎兒說道:“好啊好啊,你要是不告訴我的話我就去告訴路涵你有驚喜,讓路涵知道,現在你的所有的驚喜!哼,氣死你!略略略!”

素素搖了搖頭,這都多大人了啊!居然還因爲這些事情而說來說去的,可是這樣她現在沒有辦法也只好去問周文軒了,但是其實素素的心裏也不是很清楚周文軒到底是不是知道這些事情到底應該怎麼辦,他要是不知道的話這所有的一切不就是都是白問了嗎,這也就太尷尬了啊,素素其實都不知道周文軒到底會不會告訴路涵, 如果要是要是告訴路涵的話,這所有的一切也就真的和自己想的 不一樣了,周文軒應該是會幫助自己的吧,應該是不會告訴路涵的吧? 雖然還是真的有點小小的不確定,可是也只能這麼去想了。

所以當現在素素站在了周文軒的面前的時候,素素自己在心裏還覺得有點緊張了,不知道這現在周文軒到底會不會幫助自己,要是他說漏了的話,路涵是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應該如何了,那就和周文軒同歸於盡吧!

“什麼,禮物?如果你要是想送路涵的話應該去問路涵啊,爲什麼來問我,我覺得這還是你們兩個人一切商量比較好,我覺得我喜歡的 東西路涵是百分之百不會喜歡的!”

周文軒明顯有點推脫,素素說道:“誒呀, 周哥,你就當幫我一個忙了唄,這事情其實也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的困難啊,你想想你現在和路涵其實都是一樣的人,所以你們的想法應該是百分之九十都是一樣的,既然都是一樣 的,你說你還擔心什麼啊,我覺得現在是什麼事情都不需要擔心的,因爲無論你是擔心還是不擔心,所得到的結果其實都是差不多一樣的,這樣的事情其實也不是第一次了,所以確實需要好好的溝通溝通才可以,可是我想給一個驚喜,所以我就自己想吧,是肯定不能和路涵說了,我要是和路涵說了的話,這算什麼事情了啊!”

周文軒嘆了一口氣,看上去有點挺猶豫的樣子說道:“算了,素素,我還是告訴你吧,雖然路涵現在也並不像讓你知道,可是我覺得你們兩個人現在都這樣死撐下去其實是一點點的意義都沒有的,無論做什麼其實都改變不來結局,換句話說就是,我覺得,這個事情你還是應該知道,就是路涵拍戲的時候受傷了,所以我覺得還是應該告訴你,不然的話你早晚得知道,其實還是一樣的擔心呢,所以你現在被考慮什麼驚喜了,還是趕緊去看看路涵把?”

聽到這個消息一瞬間就緊張了起來,也不知道是爲什麼所有的汗毛居然都豎起來了,這也不是什麼好事情啊,可是爲什麼突然會出現這樣的一個事情呢,這也實在是太奇怪了啊,周文軒在心裏都覺得這事情和自己想的實在是真的太不一樣了啊,素素居然沒有說什麼別的,一溜煙的都跑了。

素素遠比周文軒所想象的要在乎路涵,這個是真的,一聽到陸涵的身體出了問題,素素的心裏真的是要難受和緊張死了,完全都不知道這應該怎麼辦了,只是知道用最快的速度趕到片場,在趕到了片場以後,再用最快的速度找到陸涵,而這一秒,素素終於是到了陸涵的身邊了,看着陸涵,心裏十分的心疼。

雖然沒有什麼大的問題,可是還是身上都是淤青,好像是從很高的地方摔下來的,到底爲什麼會摔下來其實誰都不知道,而且路涵即使這樣都沒有告訴素素,素素着真的要氣死了,看着路涵痛苦的表情, 她的心裏真的特別的難受,走進去,路涵吃驚地看着素素,說道:“你怎麼,你怎麼來了?”

素素沒有回答,只是看着路涵,同時聲音顫抖地說道:“你爲什麼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沒有告訴我,我在你的心裏到底算什麼?”

路涵說道:“沒有啊,我不故意不告訴你,我只是不想讓你擔心罷了,現在你不是也看到了,其實我也沒有什麼事情啊,所以你真的不用擔心了,好好的休息吧,一路上是不是真的很累了?”

素素搖搖頭,說道:“我一點都不累,我只是有點擔心你,因爲你現在這個樣子我什麼事情都走不進去了我只是陪着你,你都不知道周哥和我說的時候我到底有多麼的擔心,我激動地真的是要跳起來了,可是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應該怎麼辦,只好用最快的速度過來了,現在你覺得怎麼樣啊?”

路涵笑了說道:“其實我是真的什麼問題都沒有,我就是現在覺得有點不適應罷了,別的其實都還好,現在你來了我感覺我的不適應其實都沒有了,我現在覺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不知道你是怎麼覺得的,反正我是這麼想的,而且你都不知道我到底有多想你,我真的是無論做什麼事情我都是在想你啊,我就是想你想你想你,現在你來了,我所有的問題都沒有問題了,素素!我好想你啊!”

如此露骨的表白,素素搖搖頭臉紅着說道:“你說什麼呢啊,你是真的一點都不擔心會出問題嗎,我告訴你真的是 很有可能會出問題的,我們倆現在可不是他穎兒姐和周哥啊,我們還沒有公開呢,所以你還是真的需要注意一下,那你要是不注意的話,真的就會出現問題的,我們還是應該注意一下我們的關係啊,至少我是如此覺得的,不知道你覺得呢?”

路涵一把抱住了素素,說道:“周哥和穎兒的事情其實就是真的告訴了我一個道理,就是我現在真的不應該有任何的顧慮,因爲我要是有顧慮的話,在很多的問題是上我自己就都不知道到底應該怎麼辦了,所以素素,我想,我們要不要也公開,我沒有什麼別的意思,我只是不喜歡這種很久都見不到你,要不然,我們結婚吧?”

素素好像聽到了什麼不應該聽到的事情,嚇得馬上打了一個很大的寒噤,可是路涵的表情, 十分的渴望。

其實做演員真的是一個很危險的職業,現在素素算是真的明白了,本來沒覺得什麼,可是現在真的覺得這實在是太危險了,路涵雖然是嘴上說着沒有什麼事情,可是現在素素覺得這其實還是有很大的問題的,至於這到底是什麼問題,其實素素的心裏也不是很確定,只是覺得這好像不是路涵說的那麼的簡單的。

不過還好,這有最專業的醫生,這些醫生會對於路涵的問題給予最正確的指導,所以也算是物盡其用了把,至少現在路涵不會覺得自己真的很不舒服,這樣其實就好了。

素素的到來其實讓路涵真的覺得舒服了不少,雖然最開始的時候路涵的打算是不要告訴素素,因爲他的心裏其實是最清楚的就是素素是百分之百會擔心的,所以他的想法就是,找到一個機會,好好的和周文軒說不要告訴素素,不過呢現在看來這周文軒的嘴還是真的挺快的,素素也有點小小的無語,不知道這路涵爲什麼要如此瞞着自己。

不過,此時此刻素素正在賓館裏了,不過這個時候素素的心裏還是很開心的,正是因爲剛纔的時候,路涵對自己說,要不要結婚,要不要在一起。

這是一生的承諾啊,素素覺得這樣的玩笑是其實不可以去開玩笑的,所以其實最重要的事情是,路涵這麼說了,到底想和自己表達的是什麼樣子的意思,其實才是最重要的事情!素素現在知道了路涵的心意,居然還真的有點不清楚,自己還可以怎麼做了呢,因爲心裏其實還是覺得挺無力的,因爲現在路涵突然說起來這個事情,所以正是因爲如此,素素現在還是真的開始覺得,太多的事情和自己想的都不是很相似了。

素素只是真的開始覺得有點緊張了,因爲在她的心裏,其實她覺得自己什麼事情都沒有準備好,既然自己什麼事情都沒有準備好的,這個時候其實穎兒自己的心裏都不太懂,自己還能做點什麼事情,只是在酒店了,一個人沾沾自喜。

這其實也不是第一個事情了,但是是一個更加奇怪的問題是,路涵這樣和自己說,那還應該怎麼辦呢,路涵的心裏也不是十分地清楚,但是他只是知道,他真的很喜歡素素,很喜歡。所以曾經期盼的事情變成了, 無論自己要做些什麼,都要和素素在一起。

他忘記自己上一次如此的喜歡一個人是什麼時候了,好像是很久以前,又好像是很久以後,不過無論如何,這些事情都是自己的選擇,路涵沒有任何別的原因,只是因爲很喜歡素素,就是因爲喜歡,素素,所以在心裏才一次一次的都很想和素素在一起,現在的路涵覺得,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其實就是和素素在一起了,雖然他覺得現在兩個人的年齡其實還不是很大的時候,沒有必要去說誰是不是一定要和誰在一起結婚什麼的,可是現在他覺得這所有的一切都是十分的有必要了, 因爲路涵覺得,現在的時機還是真的可以一說,但是路涵在拍戲的時候,才真的意識到,在沒有什麼名分的時候,沒有機會讓他自己和素素在一起的時候,實在是太讓人難以忍受了。

路涵有一個很好的高中同學,以前還是同桌呢,總是在一起玩,也總是有機會的時候就聊聊天什麼的,這個人高中的專業是IT還是一個很不錯的專業,掙的錢其實也挺多的,素日沒有作爲一個演員那麼的有名,其實也很不錯了,可是這些其實都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現在 路涵其實最羨慕的其實就是現在他的這個好朋友馬上就要結婚了,這個其實就是最讓人感覺興奮的事情,當然了,路涵在祝福的時候,其實也有點小嫉妒。 這其實也不是第一次了,因爲如此路涵也覺得這實在是太讓人羨慕了,路涵也有點想結婚了,記得在高中的時候,他們還在一起開玩笑,說是無論發生什麼都不要那麼早的結婚,什麼婚姻是愛情的墳墓,都不要太早結婚什麼的呢,可是現在居然只是這麼久就要結婚了,這也實在是太讓人覺得驚喜了,路涵其實還是很想好好的祝福你,可是沒有想到的是自己居然都沒有想好到底應該怎麼辦,或者換句話說,路涵還是有點不喜歡現在自己居然是一個最後的單身狗了,路涵的心裏也覺得十分的好氣啊。

或者真的是自己的好朋友已經結婚了,所以路涵現在覺得自己的心裏真的是要煩死了,他現在才真的覺得自己作爲一個演員,其實也不是那麼的自由啊,因爲很多的事情其實自己都沒有辦法去做,很多的事情其實自己都是做不到的,就是因爲如此,他才真的感覺生活中真的實在是有太多的束縛了,所以很多的事情都還沒有想好到底應該怎麼做呢,正是因爲如此,才真的有太多的時候,他其實十分的期待的一個事情就是自己到底會不會真的有一天,可以和素素在一起呢,其實這個就是路涵最期待的事情了,而路涵始終都希望的就是自己可以找到一天和素素好好的說說這個事情,沒有想到的是現在素素居然就已經過來了,現在真的是一個很好的時機,也就是這個時機,所以他現在也真的感覺這些事情就是自己想要的,他和素素說完這些之後,素素看上去好像有點小小的緊張了。

路涵晚上也在賓館了,只是在素素隔壁的房間,換句話說,路涵現在其實比素素還要緊張,因爲在自己說完這些話了以後,素素說的是:“好啊,那我自己去好好的想想這個事情,我再想想到底要不要嫁給你!”

不知道素素到底是怎麼想的,可是現在路涵覺得這一切實在是太讓人覺得心中有所想法了,路涵其實還是真的超級的緊張的,因爲其實路涵真的有點害怕素素是會拒絕的,因爲現在要是真的素素拒絕了的話,路涵自己的心裏都不知道到底應該怎麼辦了,但凡是真的可以猜到的話自然很好,可是路涵不得不承認一個事情就是,自己自己真的是越來越猜不到素素的心思了,也不知道到底爲什麼會這個樣子,可是就是猜不到,只是突然真的很緊張,不知道到底應該怎麼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