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括那名咒巫自己都這麼想,所以他招回了煞氣魔神,讓煞氣魔神擋在了自己面前。好幾雙眼睛盯著地面某個位置,結果瘋二爺一直沒有出現,他們忍不住四處張望,依然沒有看到對手的身影。

天涯明日刀看了地宮入口一眼,陰沉著臉道:「瘋二爺應該是直接遁入地宮了,我們馬上追進去。」

其他人也跟著點了點頭,瘋二爺消失地點距離地宮入口很近,比他和咒巫之間的距離還近一些。這次他來地宮是為了做任務,直接進入地宮不用冒險,為什麼還要回頭去對付咒巫呢?天涯明日刀的判斷應該沒錯,那傢伙利用土遁進了地宮,接下來的爭鬥要在地宮進行了。

「怎麼……」

正要跟著天涯明日刀追進地宮,身後的咒巫忽然驚慌大叫,才說了兩個字就化為白光消失了。咒巫被殺死後煞氣魔神無人控制,馬上也消失不見,趁著一眾玩家慌亂的時候,取消了土遁的陸小風快速沖了上去,又殺死了幾名生命值不高的玩家。

天涯明日刀判斷他進了地宮,走在前面要跟進去,作為坦克土巫走在了他的後面。這樣一來落在後面的都是脆皮玩家,陸小風突兀地從咒巫身後出現,自然打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沒能施法就被他暴力打殺了。

動手的玩家只剩下天涯明日刀和那名土巫,天涯明日刀不知道罵了多少次草泥馬,搞不懂為什麼會變成這樣。這時他才反應過來,大家都是二階玩家,爭鬥了許久竟然沒有人元神出竅,這仗打得有夠亂。

陸小風則是暗自偷笑,他一開始先聲奪人,基本都是一兩下就幹掉一個玩家,完全打亂了對手的戰鬥節奏。如果這些人一開始全部元神出竅,雖然他的血火元神不弱,同時面對那麼多對手也拼不過,最終會被元神干擾施法。

普通攻擊輸出也絲毫不弱,但不能附加無形傷害,他取得的戰果也會大打折扣。如今只剩下一名土巫和天涯明日刀,就算再元神出竅他也不怕了,血火元神一挑十不行,一挑二倒是綽綽有餘了。

天涯明日刀邀請來的玩家裡,包括二十四橋明月夜在內,總共還有九人在冷眼旁觀。一開始這些人不屑以多欺少,準備找個機會和陸小風單挑,打破他的不敗神話,現在應該無人再有這種念頭了。

這些人依然沒有動手,但不是因為不屑,而是跟著圍攻也有很大幾率失敗。一二十名自詡高手的傢伙,圍攻獲勝沒多大面子,如果被反殺就成天大笑話了。反正他們和天涯明日刀關係一般,過來就是湊熱鬧,既然沒有機會大展神威,索性做醬油黨湊熱鬧得了。

不管有沒有用,天涯明日刀和土巫還是元神出竅了,陸小風也放出了自己的血火元神。元神以一敵二,本體朝著土巫沖了過去,天涯明日刀的生命值有些邪乎,他準備留在最後來對付,先把土巫玩家殺死再說。

二十四橋明月夜眼珠滴溜溜一轉,拿出多了一柄精美的玉簫,鼓著腮幫開始吹了起來。悠揚動聽的簫聲傳入耳朵,陸小風卻忍不住想吐槽,因為他收到了系統提示:「玩家瘋二爺,你的血火元神受到亂神曲影響,魂力下降30%,3秒內無法施展元神攻擊。」

「咯咯!瘋二爺,你對付這些菜鳥太容易了,不介意姐姐給你增加點難度吧?」

二十四橋明月夜咯咯嬌笑,這妞真能吸引仇恨,他幫了天涯明日刀大忙,但卻說人家是菜鳥,半點人情也落不到。陸小風魂力下降,並且3秒你內不能攻擊,元神爭鬥完全落在了下風,對她當然更加不爽。(未完待續。) (女生文學)二十四橋明月夜用心良苦,但她沒能給陸小風增加多大難度,元神出竅后陸小風靠近了土巫,施展了五行鬼手技能,致命傷害加上五行相剋傷害,土巫一下子被打掉六百多點生命值。

土巫的護甲大多在三百以上,按照天涯明日刀的要求,這次前來幫忙的玩家大多以法抗裝備為主。這名土巫護甲只有一百多點,法抗高達三百多,陸小風忽然變成了近戰玩家,他的法抗沒有任何作用。

五行鬼手用過後激活五行均衡,霸王戟連續揮動,作為坦克的土巫只承受了三戟就被殺死。天涯明日刀生命值上限高達三千,早先他承受了六戟,藥物加上回血效果也還沒有恢復到滿值,看到土巫被殺死他有些不知所措。

「刀日明涯天你快上啊!瘋二爺元神被我控制不能使用技能,你不會連普通攻擊也怕吧?」二十四橋明月夜在一邊大喊,這次她的話有了效果,天涯明日刀有了勇氣,覺得對付只有普攻的瘋二爺會容易許多。

陸小風五行均衡神通還在持續,五行均衡狀態下每次普攻都附帶五行傷害,不能使用技能對他影響很小。霸王戟一次次揮動,天涯明日刀穿著法抗裝備,護甲低得可憐,每次至少被打掉五百點生命值,哪怕嗜血狀態配合吸血裝備也吸不回來。

天涯明日刀攻擊也不弱,陸小風的生命值也在下降。此刻兩人都沒底氣,他們都不知道對方生命值上限,陸小風攻擊造成的傷害更高,但他的生命值沒有天涯明日刀多,鹿死誰手還真不好說。

陸小風不會一直硬拼下去,等到自身生命值不足的時候,他會馬上拉開距離用丹藥回復,生命值回滿再上前拚鬥reads();。天涯明日刀的生命值損耗更多,那時肯定沒有完全回復,憑藉自身超強的攻擊力,繼續爭鬥只會是他吃虧。

兩人斗得不亦樂乎,旁邊觀戰的玩家卻很悠閑,除了二十四橋明月夜,其他人完全沒有出手的打算。儘管這些人是天涯明日刀邀請過來,但他心高氣傲,哪怕落在下也不會自討沒趣地求這些人出手。

角落裡兩名玩家正在隊伍頻道以文字交流,名為天方夜圓的修羅玩家道:「吞月,我想沒必要看下去了,瘋二爺的實力比你我強得多,聲望也足夠了,由他擔任盟主再合適不過。」

「瘋二爺的實力我從不懷疑,以他的聲望完全可以競選盟主,但我們從未和他接觸過,不知道他的性格如何。方圓,我覺得還是謹慎一點好,不要像李爾王一樣,我們全力支持他成立職業玩家聯盟,到最後才發現他缺少霸氣,總是不斷地妥協。」

「哈哈!瘋二爺絕對不缺少霸氣,這點從剛才這一仗完全可以看得出來,他掌握了土遁,完全可以直接遁進地宮,但他選擇了斬盡殺絕,比我霸氣多了。」

「霸氣只是一個方面,如果他太過霸道,當上盟主后硬要把聯盟變成他的私產,豈不是更加麻煩?再說我們來考察他是一廂情願,他雖然是獨行職業玩家,但從未宣布要加入職業玩家聯盟,願不願意當盟主我們都還不知道……」

這兩人都是頂尖的職業玩家,修羅玩家名叫天方夜圓,他是經過幽冥血池進化過的血修羅,有人稱他為神話第一修羅。另一名玩家叫做吞月,本體是狗妖,因為狗妖在遊戲里不太出彩,知道他的玩家不多。

因為都是獨行職業玩家,天方夜圓和吞月多次合作,他最清楚吞月的實力。狗妖前期在妖族裡實力一般不受待見,不過狗妖的天賦吞月,夜間可以吞噬月華成長進化,進化過的狗妖實力非常強悍。

遊戲里也會出現日全食和月全食,吞月選擇在月全食那一天修鍊主功法,意外觸發進化任務,讓他得到了天狗的傳承。進化后吞月實力大幅提升,但他一直很低調,這次天涯明日刀只邀請了天方夜圓,他是陪著好友過來打醬油。

兩人知道成立職業玩家聯盟很有必要,一開始大力支持李爾王,但慢慢地覺得李爾王不靠譜。李爾王確實沒什麼私心,但他太過愛惜羽毛,多次申明稱只要職業玩家聯盟發揮作用,就算他當不上盟主也沒關係。

這就很有問題了,作為職業玩家聯盟成立的關鍵人物,李爾王說自己不當盟主沒關係,那誰有資格坐上盟主寶座?職業玩家聯盟成立初期必須擰成一股繩,所謂蛇無頭不行,要是沒有一位讓所有人服氣的盟主,聯盟又該如何發揮作用?

天方夜圓和吞月都是比較清醒的那一類人,他們看到了這一點,知道大型工作室會耍花招,盟主就是他們做文章的地方。李爾王為了自己的名聲,一副要讓出盟主寶座的模樣,如果讓別有用心的人做了盟主,職業玩家聯盟還能有什麼前途?

盟主必須能讓所有職業玩家服氣才行,除了提出建立職業玩家聯盟的李爾王,能夠服眾的就只有瘋二爺了。瘋二爺是貨真價實的職業玩家,遊戲運行以來不少職業玩家把他當成了偶像,如果他願意競爭盟主李爾王也得甘拜下風。

正因為有了這種念頭,天方夜圓和吞月才接受了邀請,來到新手地宮參與對付瘋二爺的任務。陸小風展現出來的強大實力讓他們佩服,由他擔任盟主絕對可以服眾,吞月現在唯一擔心的就是他會不會太過強勢霸道。

兩人正在交談的時候,陸小風和天涯明日刀的爭鬥也分出了勝負,天涯明日刀倒在了霸王戟下。只是他死亡方式有點特別,一般玩家生命值耗盡都會化為白光消失,但天涯明日刀是仰面倒在地上。

這一幕很是怪異,吸引了周圍玩家的目光,更神奇的是倒下的屍體不斷抽搐,然後晃晃悠悠地站了起來。血紅色屍體雙目射出金光,一步步朝陸小風走了過去,一邊走一邊喃喃自語:「我就知道愚蠢的異人靠不住,還得我親自出馬才行。」(未完待續。) (女生文學)殘魄鬼王有魂無魄,他比大鼻鬼王聰明,但生性多疑不相信他人。大鼻鬼王選擇把書信交給陸小風,沒有留下任何後手,如果陸小風沒能完成它的委託他就會失敗。殘魄鬼王只相信自己,他選擇和天涯明日刀合作,但從未信任天涯明日刀。

第一次託夢和天涯明日刀溝通,殘魄鬼王就要求在他識海留下印記,理由是這樣方便隨時聯繫。那時天涯明日刀實力低微,有高級npc託夢觸發唯一任務,他當然不會拒絕這樣的好事,配合殘魄鬼王在自己識海留下了印記。

殘魄鬼王也不完全是騙人,他留下印記是方便聯繫天涯明日刀,但印記還有一個作用。這是一個生死印記,死亡時識海里的印記會觸發,留下印記的人可以分出一部分靈魂控制屍體,從而把把屍體當成傀儡來控制。

這對天涯明日刀來說絕對是災難,玩家死亡原本只是掛一次,最多也就是掉三級。因為生死印記存在,他被殘魄鬼王控制了識海就沒辦法去陰曹地府復活,處於一種意識隔離狀態。

「玩家天涯明日刀,由於npc殘魄鬼王佔據了你的身體,你無法前往陰司輪迴。如果持續超過三天,系統將默認你被奪舍,送你前往陰曹地府投胎轉世,轉世后階位等級法術全部清零;三天內佔據你身體的殘魄鬼王分魂被打敗,你將正常前往陰間輪迴,由於識海曾被佔據,除了正常死亡懲罰外你的元神類屬性點隨機下降5-10個。」

天涯明日刀想死的心都有了,如果輪迴轉世重新開始,今後還得重新練級和學習法術,以前的努力全部付諸流水。他只能希望佔據自己身體的殘魄鬼王分魂被幹掉,雖然掉5-10個元神類屬性點很難受,那也比從零開始好。

天涯明日刀面臨階位等級清零的風險,死亡懲罰不可謂不重,這一點也不奇怪reads();。這是一個雙向任務,對立雙方玩家獎勵完全一樣,任務難度也應該是同等才公平。相比之下,因為殘魄鬼王比大鼻鬼王聰明,陸小風的任務難度比天涯明日刀大了許多。

殘魄鬼王施法幫助天涯明日刀開掛,大幅度提升他的生命值,而且還為他提供尋找對手的線索。大鼻鬼王頭腦簡單,把書信交給陸小風后他什麼也沒做,陸小風想方設法才找到羅剎,羅剎拿到血蓮之心也有他的功勞。

好不容易把天涯明日刀殺死了,殘魄鬼王還留了後手,分魂附身給他增加任務難度。他的任務難度那麼大,天涯明日刀任務那麼簡單,為了保證雙向任務的平衡,系統給了天涯明日刀更重的死亡懲罰。

殘魄鬼王佔據身體后獰笑著走向陸小風,這一幕讓只能旁觀的天涯明日刀很糾結,到底該希望誰獲勝呢?如果殘魄鬼王控制他的屍體獲勝,幹掉瘋二爺后逃入地宮,三天後他將投胎轉世階位等級清零;如果瘋二爺幹掉了殘魄鬼王分魂,損失等級和幾個屬性點還算能接受,但那意味著那混蛋完成了雙向任務。

天涯明日刀恨陸小風入骨,這次雙向任務持續那麼久,明面上的獎勵和隱形獎勵都非同一般,想到仇人拿到那麼大好處他無比難受。其實他糾結於哪一方獲勝完全是庸人自擾,意識隔離狀態下他只能旁觀,誰勝誰負又主宰不了,安心下線等待結果才是最佳選擇。

「魔血噬體。」

殘魄鬼王控制傀儡掐了個法訣,一團暗紅色血霧將陸小風籠罩,他的生命值瞬間下降了百分之三十。看到這個法術他變了臉色,高級npc果然非同一般,哪怕佔據的身體很低級,法術威力也遠非身體原主人可比。

魔血噬體是一個高級稀有法術,吸血鬼和血修羅可以修鍊,以自身魔血化為血霧腐蝕目標。這個法術無視護甲,按百分比降低目標生命值,生命值越高下降就越多,對付生命值多的boss作用非常大。

「幽冥鬼手。」

殘魄鬼王很快施展了第二個法術,幽冥鬼氣化為鬼手朝陸小風抓了過去,封死了他所有躲避角度。因為是佔據他人身體,殘魄鬼王控制傀儡攻擊,攻擊力與之前的天涯明日刀一樣,但陸小風依然不敢硬扛幽冥鬼手,因為殘魄鬼王的技能熟練度太高。

天涯明日刀的身體攻擊力不算高,但配合超凡入聖熟練度的技能,造成的傷害就極為可觀了。殘魄鬼王施展魔血噬體時傷害是最高的百分之三十,法術肯定已經修鍊到超凡入聖,幽冥鬼手修鍊難度不如魔血噬體,熟練度肯定也不會低。

「五行遁術。」

陸小風馬上施展遁術逃走,絲毫沒有回頭拚命的打算,天涯明日刀被奪舍,雙向任務他立於不敗之地,完全沒必要留下和npc拚命。因為周圍只有土石,五行遁術只有土遁可以發揮作用,土遁持續的時間足夠他逃出屋子了。

「天涯明日刀」一臉不屑,冷哼一聲后再次掐了一個法訣,一枚血色種子被他仍向了遠處。血色種子落地馬上開始生根發芽,無數的根須在延伸,很快在地里形成了一張大網,四面八方把陸小風圍了起來。

這又是一個高級法術,吸血鬼以自身精血凝為血種,催生血種快速生根發芽變成血樹控制目標,有些類似於荊棘妖種下的種子。這個法術一般只能控制地面目標,殘魄鬼王法術熟練度太高,這才能讓根鬚生長到如此地步。

殘魄鬼王雖然厲害,但他沒有破土遁的合適法術,所以才用了這種笨辦法。五行木克土,盤根錯節的根須密密麻麻,土遁沒法遁過去,在土裡就像撞到牆一樣無法通行。

可惜陸小風不僅僅只會土遁,撞到血樹根須后他微微一笑,土遁馬上轉為了木遁。血樹的根須一直延伸到牆壁下,他沿著根須遁到了屋子外面,大喊一聲:「這特殊boss太厲害,你們誰愛打boss誰打,老子不玩了。」(未完待續。) (女生文學)陸小風突破血樹攔截出乎了殘魄鬼王預料,他怒喝一聲,控制傀儡想要衝出去追趕。就像大鼻鬼王的真身一樣,他被困在地宮不能離開,但依靠生死印記控制傀儡不受限制,離開地宮追殺完全沒有問題。

「嗜血狀態。」

一名玩家擋在了殘魄鬼王控制的傀儡前面,手裡的修羅錐化為殘影攻了過去,造成了八十多點傷害。傀儡一臉的不屑,這名異人實力低微,還比不上狼狽逃離的瘋二爺,哪裡會是自己對手?

正要解決攔路的螻蟻,旁邊又是一身大喝,一頭狗妖現出原形朝他撲了過來。這狗妖周身環繞著火焰,傀儡釋放出的黑色血霧被焚燒一空,殘魄鬼王施展的魔血噬體沒能發揮任何作用。

「竟然是太陽真火。」殘魄鬼王驚呼出聲,他不敢再大意了,太陽真火至剛至陽,乃是所有邪魅的剋星。這狗妖火焰極為駁雜,太陽真火只有微不足道的一縷,依然克制了他的血煞法術,讓他不得不重視。

區區兩名異人殘魄鬼王還不放在眼裡,就算不用邪煞法術,他憑藉高超的戰鬥技巧也可以輕鬆把兩人幹掉。不過剩下的玩家很快出手了,他們把殘魄鬼王附身的傀儡團團圍了起來,配合天方夜圓和吞月一起攻擊。

殘魄鬼王懵逼了,因為在天涯明日刀識海留下印記,他很清楚這些異人是天涯明日刀找來的幫手。自己發布任務給天涯明日刀,他們是天涯明日刀的夥伴,天涯明日刀被殺死他們應該和自己並肩作戰才對,為什麼反而攻擊自己?

npc和玩家思維模式不一樣,殘魄鬼王無法理解,陷入包圍的他只能與玩家爭鬥。先別說這些人和天涯明日刀交情一般,就算他們是天涯明日刀的手下,天涯明日刀掛了變成傀儡boss,他們一樣會動手攻擊。

遊戲里第一次出現奪舍附身的boss,按照遊戲尿性,每個特殊boss都會爆出好東西。任務當事人天涯明日刀掛了,瘋二爺又選擇了逃走,這個可能爆出好東西的特殊boss誰也不想錯過reads();。

陸小風吼了一嗓子,就是想讓裡面的玩家起貪念,聯合起來對付殘魄鬼王附身的傀儡。原本他也沒抱多大希望,畢竟對付boss相當於幫他做任務,結果有了兩名玩家帶頭,其他人也跟著對付boss了。

他應該感謝天方夜圓和吞月,這兩位願意做出頭鳥,主要是為了配合他做任務。儘管他還沒有宣布加入職業玩家聯盟,但大家都是獨行職業玩家,天方夜圓和吞月才會帶頭出手,讓他不至於被殘魄鬼王控制的傀儡四處追殺。

殘魄鬼王作為天賦異稟的厲害boss,秒殺二階玩家沒有任何問題,可惜他附身的傀儡太弱了。儘管能夠施展超凡入聖級的法術或技能,但附身的傀儡法術強度和基礎攻擊力太低,不能發揮出法術的威力。

剩下的玩家配合併不默契,但都是遊戲里頂尖玩家,打boss那一套非常熟悉。頂在前面的坦克有一千多生命值,殘魄鬼王控制傀儡不能秒殺,有了靈族玩家幫忙回復,那坦克生命值一直維持在安全線內。

單挑殘魄鬼王比陸小風更強,畢竟他生命值比陸小風多了許多,法術技能造成的傷害也不低。群毆他就不行了,玩家之間的各種經典小配合他不熟悉,每次眼看要殺死目標,對方馬上多了護盾並增加生命值,最終讓他功虧一簣。

殘魄鬼王在天涯明日刀識海留下印記,主要是考慮天涯明日刀的對手只有一個,他奪舍足以打敗對方。相比同級boss,奪舍的他生命值和攻擊力都沒有優勢,唯一可以依賴的就是高超的法術和技能,偏偏這兩者效果和傀儡基礎法術強度和攻擊力相關,沒有內功,招式再厲害威力也有限。

戰鬥持續了五分鐘,殘魄鬼王各種高明法術層出不窮,令圍攻的玩家嘆為觀止,但看似厲害的法術威力卻不怎麼樣。

陸小風躲在遠處以元神觀戰,完全沒有搶奪戰利品的念頭,對他來說最重要的是任務獎勵,沒必要節外生枝。

圍觀玩家猜得沒錯,作為第一個奪舍的高級boss,殘魄鬼王分魂掛掉后確實爆出了好東西,而且還是超級大爆。兩件裝備和一顆血色魂珠,魂珠為殘魄鬼王分魂所化,具有無窮妙用。兩件裝備來自鬼王附身的傀儡,二階極品強化裝備,天涯明日刀掛掉時沒有爆出任何物品,殘魄鬼王替他爆了出來。

原本屬於天涯明日刀的裝備,天方夜圓和吞月各拾了一件,算是發了一筆小財。其他參與戰鬥的玩家對裝備沒多大興趣,二階極品強化裝備在場每個人都有,他們更在意的是那顆血色魂珠。

最珍貴的也是那顆血色魂珠,殘魄鬼王分魂所化的魂珠,品級達到了三階。這應該是遊戲里第一顆三階魂珠,用來強化裝備會出極品屬性,不過boss爆出來的唯一型魂珠往往會有其他妙用,玩家一般不會用於強化。

魂珠落在二十四橋明月夜手裡,傀儡倒下的那一剎那,她用最快的速度把魂珠抓在了手裡。她非常聰明,一開始就動了腦筋,既然是靈魂奪舍玩家形成boss,爆出來的物品多半與靈魂有關吧?靈魂類物品一般從怪物頭部爆出來,殺死了這個奪舍boss,好東西應該在頭部位置……

機會永遠屬於有準備的人,二十四橋明月夜動了腦筋,所以她得到了最大好處。她把血色魂珠托在手裡,看到其他玩家目光落在血色魂珠上,她楚楚可憐地道:「我好不容易打到一顆魂珠,各位大哥不會是要搶吧?」

「橋橋你說什麼呢!大家臨時組隊打boss,爆出來的東西各憑運氣。」

「哈哈!橋橋美女多心了,咱一幫大老爺們怎麼好意思搶女人的東西……」

二十四橋明月夜圍剿boss時出了力,再加上她是女性,血色魂珠落在她手裡倒是避免了紛爭。她把血色魂珠收進須彌芥子袋,甜甜一笑道:「多謝各位想讓了,為了感謝你們的大度,我給你們說個段子……」(未完待續。) (女生文學)陸小風如果貪心一點,完全可以施展遁術搶了爆出來的物品,但他沒有那麼做。這些人肯對付殘魄鬼王附身的傀儡,已經幫了他大忙,連boss爆出來的裝備也搶,他真沒那麼厚的臉皮。

傀儡被殺死,一眾玩家準備離開,二十四橋明月夜忽然朝著外面大喊:「瘋二爺,這是你的任務,我們幫你對付boss,你躲在旁邊看戲也就罷了,最後也不出來說聲謝謝,太沒禮貌了吧?」

陸小風距離地宮入口兩百多米,他的元神探測距離很遠,覺得自己不會被探查到。聽到二十四橋明月夜大喊他吃了一驚,莫非這女人元神比自己還強大?既然已經被她發現了,要不要出去道個謝呢?

不過很快他想明白了,自己兩次都是高級進階,第二次進階用了血蓮籽那樣的寶物,元神探測範圍也只有兩百八十米。提升元神的秘法現階段玩家不可能掌握,二十四橋明月夜進階又不可能比自己高明,她的元神探查範圍怎麼可能比自己更遠?

「這女人在使詐。」陸小風醒悟過來,他停留在原地不動,任憑二十四橋明月夜怎麼嘲諷。二十四橋明月夜嚷嚷了許久,沒見他現出身形,忍不住開懷疑自己的判斷:「那傢伙莫非真的逃走了?」

「雙向任務非常重要,有boss附身天涯明日刀,瘋二爺就算打不過也不會甘心離開才對。」二十四橋明月夜心念電轉,繼續以言語激將,但陸小風始終不為所動,由得她在那裡自言自語。

陸小風倒是不介意向那些玩家道謝,但雙向任務獎勵逆天,他擔心有玩家不懷好意。等到所有人全部離開,他才慢悠悠地回到地宮入口,大鼻鬼王化身也已經刷新了,交談過後他知道了鬼王真身所在位置reads();。

殘魄鬼王躺在地宮深處的棺材,大鼻鬼王真身也不例外,但他的真身不是人形,而是一團很有靈性的血色煞氣。只要煞氣還在他就靈魂不滅,所以不管鎮守地宮的化身被殺死多少次,血色煞氣要不了多久就會生成一尊新的化身。

大鼻鬼王所在的密室有封印,四階以前玩家沒法進去,得到鬼王允許另當別論。陸小風進入密室,按照大鼻鬼王指點把血蓮之心放在棺材蓋上,血蓮之心很快被血色煞氣包裹起來,逐漸與煞氣融為一體。

「瘋二爺,我果然沒有看錯你,你信守承諾把書信送給姐姐,並為我尋來了血蓮之心。大恩大德沒齒難忘,等我打敗了殘魄,回歸血海一定會報答你的恩情。」

陸小風大度地擺了擺手道:「兄長言重了,我既稱呼你為兄長,那就是一輩子的好兄弟,本該守望相助才是。」

大鼻鬼王的承諾就是隱形獎勵了,只要他戰勝了殘魄鬼王,今後他就是血海重要人物,有著極大的任務許可權。反正現在也拿不到獎勵,陸小風索性擺出一副不圖回報的高姿態,讓大鼻鬼王感動得稀里嘩啦,今後好得到更大好處。

「玩家瘋二爺,恭喜你完成了羅剎女發布的任務,你可以回血海找羅剎女領取獎勵了。」

這次的獎勵由羅剎女支付,陸小風和大鼻聯絡了一會感情,這才回幽冥血海找羅剎女交任務。羅剎女精神不太好,看到他臉色好看了一點,說道:「瘋二爺,你沒有讓我失望,有了血蓮之心大鼻戰勝殘魄應該沒問題了。血海內島嶼無數,適合修鍊的靈地屈指可數,我名下有一島名為天幽,靈氣極是充沛,便贈與你修鍊吧!」

陸小風滿臉喜色,遊戲里極品靈地都是名山大川,玩家能拿到的一般是上品靈地。靈地按照靈氣濃郁程度來劃分品級,不過因為面積和位置存在差異,同樣品級的靈地價值也大不相同,羅剎女贈送的天幽島屬於上品靈地里最有價值那一類。

天幽島位於血海西面,就算在血海也是比較偏僻的島嶼,陸小風知道是因為記憶。玩家修鍊到三階可以御風,加入天庭成為天兵,在真武大帝麾下對付天外天魔神。所謂天外天魔神,實際上就是其他神話世界的npc和玩家,各個神話世界彼此相連,北天門就是連接其他神話世界的通道。

除了玩家所熟知的北天門通道,洪荒還有一條通道與其他神話世界相連,這條通道需要玩家做任務來開啟。通道位於血海最西面,距離天幽島有一百多公里,等到國戰通道開啟,血海西部將是玩家活動最為頻繁的區域。

天幽島離國戰通道不遠,面積也足夠寬廣,國戰通道開啟前無人關注,但今後有著巨大發展前景。陸小風對這處靈地非常滿意,前期玩家不關注血海西面,他抓緊時間建設靈地並完善靈地防禦,等到通道開啟大批玩家在血海西部落腳,就可以開放靈地源源不斷地賺取利潤了。

因為有一念五百年的設定,陸小風不太擔心天幽島的防禦問題,五百年前種下的種子,五百年後大多成了精怪。玩家擁有靈地以後,靈地內的靈木靈獸增加靈氣,同時也是靈地的守護者,相當於傳統遊戲里的npc守衛。

建設靈地時提前做好規劃,中心地帶種植增加靈氣的靈木,外圍種植成精后戰鬥力強橫的靈木,天幽島的防禦基本不用擔心。就算護山大陣破了,有了那麼多精怪幫忙防禦,其他玩家想強佔天幽島也得掂量掂量。

羅剎女另外還給了三顆血蓮籽,陸小風暫時沒想好用血蓮籽做什麼,隨手收進了須彌芥子袋。道謝后他騎上天馬,朝著血海西面飛去,前世一直沒有得到自己的靈地,拿到上品靈地后他有些迫不及待了。

接下來需要操心的事很多,羅剎女贈送了靈地,天幽島的npc很快會把靈地交給他,但他必須花錢購買靈境玉牌。有了玉牌才能雇傭npc山神、河神和土地,由他們代為管理靈境,不然等到一念五百年回來,天知道天幽島會變成什麼模樣。(未完待續。) (女生文學)天幽島有百里方圓,是血海西部第一大島,面積不比著名的蓬萊仙島小。陸小風只要有足夠財力,可以花錢買大量靈種對島嶼進行點綴,五百年後大量靈木生根發芽,天幽島靈氣濃郁程度有可能達到極品靈境標準。

打造靈境是一個無底洞,花多少錢都不為過,因為靈境對於修鍊太重要了。現實世界的豪宅,土豪不惜花上億購買,遊戲里的靈境和修鍊相關,花費巨大代價提升算得了什麼?

前世有土豪為了把上品靈境提升為極品靈境,遊戲里砸了十億也沒能成功,陸小風穿越前那位土豪依然還在砸錢。相比之下他提升靈境要容易得多,五百年靈木對靈境的提升遠勝一兩年的靈木,點綴靈境最好在一念五百年以前。

玩家擁有靈境大多在一念五百年以後,就算有少數玩家僥倖拿到靈境,現階段也不願把錢投進這個無底洞。陸小風就不這麼想了,靈種在地里生長五百年,哪怕只是最低級的靈種,五百年後價值也將提升數十倍。

天幽島中央是一座大山,層巒疊嶂怪石嶙峋,適合修鍊的洞府很多。靈境里每個位置靈氣濃郁程度不同,最濃郁的無疑是靈眼位置,為羅剎鎮守天幽島的九幽鬼將平時就在靈眼修鍊。

陸小風抵達天幽島,因為接到羅剎命令,九幽鬼將只能移交靈境。他臉上有著不甘,羅剎只是偶爾來天幽島,這裡實際上由他做主,他不願意讓給別人。

血海靈境很多,但好的靈境在血海高層手裡,天仙實力的他沒有上品靈境,讓他忍不住嫉妒眼前卑微異人的好運。九幽鬼將想不通,但他不敢違背羅剎女,血海等級森嚴,違抗命令會受到殘酷的懲罰。

陸小風無視了九幽鬼將的嫉妒,背後有羅剎撐腰,鬼將絕對不敢打天幽島的主意。即便有一天羅剎嫁給了牛魔王,大鼻鬼王和殘魄鬼王也該分出勝負了,那時大鼻的大腿比羅剎女還粗……

在靈眼處的巨石滴下血液,從此天幽島歸他所有,他可以查看島嶼屬性了:

靈境名稱:天幽島

靈境品級:上品

洞府數量:280

靈力上限:5600

靈力屬性:金10木20水50火0土20

護山大陣:無

護山神將:0/20

靈境土地:0/10

備註:該島嶼位於血海深處,天地靈力蘊含血海煞氣,鬼族玩家吸收靈力修鍊不受影響,

其他種族玩家吸收蘊含煞氣的靈力有可能走火入魔reads();。

上品靈境的靈力上限在一千至一萬之間,超過一萬就是極品靈境,五千六已經是很高的數值了。天地靈力也分五行,如果玩家五行為水,在水系靈力充裕的靈境修鍊效果更好,天幽島最充沛的是水系靈力。

島嶼類靈境周邊是水,水系靈力最為充沛,血海里的島嶼也不例外。血海翻湧著粘稠的鮮血,煞氣滔天沒有陽光籠罩,所以天幽島五行缺火,火系玩家無法吸收靈力修鍊。

靈境的五行屬性不是一成不變,遊戲里許多物品可以改變靈境屬性,比如種植火系靈木可以增加火系靈力。陸小風五行俱全,五行鬼源可以轉換靈力屬性,不管哪種靈力都可以吸收,靈境五行缺火對他沒有多大影響。今後要想吸引更多玩家長駐天幽島,很有必要多種一些金火兩系靈木的種子,提高這兩系靈力的濃郁程度。

上品靈境可以雇傭二十名山神和十名土地,山神的職責是看護山林,有山神管理飛禽走獸不會亂套。土地的職責是促進萬物生長,園林有土地看護,靈木生長速度會加快,同樣是靈境必不可少的角色。

因為還沒有拿到靈境玉石,陸小風暫時不能雇傭山神土地,他還算不上天幽島真正的主人。九幽鬼將離開以後,島上依然還有不少npc駐留,一部分是九幽島曾經的山神土地,九幽島易主后他們失業了。

陸小風背後有羅剎女撐腰,這些npc不敢造反,但沒有玉石也不能形成雇傭關係。逛了一圈屬於自己的靈境,最後來到一處山谷,他收到了系統提示:「由於你的靈境常年被煞氣籠罩,天地戾氣化為鬼怪在山谷活動,請小心在意。」

這句話翻譯成玩家語言就是有練級區,天幽島這個山谷定期刷新怪物,今後在家裡就可以練級。系統對他進行警告,意味著山谷里怪物等級不低,估計會有三階怪物活動,目前不適合他練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