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跑,出刀,猛刺……

一套動作簡直是猶如行雲流水一般,攜帶著幾乎無可披靡的萬千勁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便是朝著甄亂的胸口刺去……

duang!!!

人沒事,刀又斷了!

一時間,整個群英廣場鴉雀無聲。

震驚,驚疑,愕然……這些詞語經過交織融合,出現到了在場每一個人的臉上。

天啊,無堅不摧的南域第一刀,竟然斷了?!

下一刻,所有人看向甄亂的目光,無不是充斥著火熱的嚮往。

強者,就是讓人用來仰望的!

甄亂,單是身體強度就達到如此強悍的地步,實力又將是如何的……逆天啊!

當然,也有些人在短暫的火熱之後,便是冷卻了下來。

就比如艾奮流,比如肖糜司,比如蓋時散……以及下注的眾人。

剛才,他們可都是花大價錢押注給了西門慶,本來以為絕壁能夠大賺一筆呢,但是現在……

無疑就相當於經歷了千辛萬苦,歷經了千難萬阻,獲得了非凡成就,戰勝了最終敵人,走上了人生巔峰,在洞房花燭夜將夢中女神推倒在床的時候,卻突然發現胯下壓著的其實是一個……男人!

這份心情,簡直卧槽!

特別是現在已經奔到比試台之上,要為甄亂頒發榮譽證書的金城主。

老臉之上可是好一陣的青紅不定。

畢竟剛才,金城主可是再三放出言論不看好甄亂的……

實在木有想到,竟然被打臉的……這麼徹底!

「甄亂小兄弟,可真是夠硬啊……」

金城主幹笑著將榮譽證書塞給了甄亂。

一聲「小兄弟」,已經是將甄亂拉入了和他自己平起平坐的地步。

在他看來,甄亂絕壁是實力超凡的大師……


本來還想要開口將甄亂拉入自己的陣營,但是想到自己在大庭廣眾之下那般的不看好甄亂,頓時平日里天花亂墜的口才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一時間,場面竟然陷入了詭異的寂靜……

就在眾人喘息都是放輕了幾分的時候,卻是見艾奮流猛地一拍額頭,很是感概的道:「還是金城主厲害呀,剛才我們都以為西門慶會贏,唯有金城主無比堅定的認定甄亂更強,這份毒辣眼光真是令小子我自愧不如呀……」

話音未落,旁邊那肖糜司,那蓋時散,那眾侍衛都是連連點頭稱是,大讚金城主眼光如神,面對所有人都不相信「甄亂能贏」的孤立無援境況,仍舊能堅持自己正確的看法,並且不顧眾人異樣的眼光獨自為甄亂吶喊助威……這,是何等的英明神武呀!

「哼哼,果然是這樣吧,我從一開始就認為甄亂小兄弟能贏,現在實踐證明了吧……」金城主聽的那是眉開眼笑,不住的將下巴都是抬高了幾分。

寫在青春未老時 ,甄亂已經一把捂住了臉,心中終於是理解了「樹不要皮必死無疑,人不要臉天下無敵」這句話的真諦了!

嗯,這句話幾乎實在金城主的身上表現的淋漓盡致………

不過現在的甄亂,可是沒有心思計較這些,而是將目光瞥向了就要抽機會就要遁走的西門慶。

「我說西門公子,你這麼急匆匆的是要往哪去啊?」

蒼天可鑒,甄亂這句話一出,西門慶身體都是劇烈的抖了三抖。 第二更送上,葯不能…額不,是收藏推薦不能停啊!!!

我牙疼,我要去看大夫!」

西門慶胡亂編造了一個理由,就準備趕緊的離開這裡。

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夠看出來,這場比試,他西門慶輸了。


而輸了的代價,除了承諾以後不騷擾大喬之外,可還是要圍著群英廣場……裸奔三圈呢!

這,可真是一件單是想想就無比恐怖的事情!

雖然西門慶一向自詡臉皮極厚,但是要他在大庭廣眾之下裸奔,也是絕壁做不到的。

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你呀你 ……

甄亂又怎麼可能放他走?

「你牙疼不牙疼跟我木有關係,你牙疼卻捂著肚子也和我木有關係……,和我有關係的,只有我們的賭約!」

「亂大師,您看我實在是牙疼厲害的份上,就大人不計小人過,將我當成一個屁,給放了吧!」

如今的西門慶是真正的將甄亂當成了大師,生怕甄亂一個不爽「duang」的給他一下。

西門慶自認,自己的腦袋可是遠遠的比不上南嶽第一刀堅硬!

瞥了一眼西門慶那都快變成茄子色的老臉,甄亂卻是一點都不為所動。

小樣,在我面前裝可憐?

落在了老子手裡,還想靠著幾句軟話就矇混過關?

太過膚淺了……

「咳咳,不想裸奔,也不是不可以!只是」

甄亂也知道真的要西門慶圍著群英廣場裸奔三圈,有些不現實。


不過……代價還是要有的!

「只是什麼?」

西門慶當即便是喜形於色,只要不讓自己裸奔,要自己做什麼都行。

「先承諾吧!」甄亂說的承諾,便是要西門慶承諾以後不再騷擾大喬。

西門慶當然知道甄亂這話的意思,但卻仍舊是裝傻充愣的道:「承諾?什麼承諾?」

對此,甄亂只是輕甩了一下腦袋……

「我西門慶在此承諾,以後再也不糾纏大喬妹妹了,如有違背,就罰我喝涼水塞牙,放個屁砸傷腳,走到大街上蛋蛋被驢踢爆……」

西門慶的身體都是抖了三抖,急急發出承諾。

當然,西門慶的承諾,完全等同於放屁!

我變成了九尾狐妖 那個啥,要是沒其他事情的話,我就先走了!」

言語之間,西門慶一步就是踏出……然後又是收了回來。

在他耳朵之上,多了甄亂的手。

「開始脫衣服吧!」

甄亂將緊握著西門慶耳朵的手,頗有些吃力的旋轉了兩圈半。

「說好的不裸奔呢?」

「是啊,可以給你留一條褻褲,這就不算裸奔了!」

「可是」西門慶欲言又止,乖乖的脫起了衣服。

他已經膽顫心驚的看到,甄亂又開始晃腦袋了……

然後,在萬眾矚目之下,西門慶已經脫得僅剩下一條褻褲了。

那褻褲,竟然還是紅色的……

再然後,西門慶就準備狂奔。


卻是,又被甄亂一把扯住了耳朵。

「又怎麼啦?」

西門慶幾乎是要哭了。

從娘胎之中蹦達出來這二十多年來,西門慶就沒有受到過如此大的委屈?

「我都大發慈悲的沒讓你脫褻褲,你難道就不表示表示?」

甄亂一臉的正色,也終於是步入了正題。

你西門慶不是很有錢么?今日就讓你好好的破破財!

「多少?」

現在的西門慶可還是穿著大紅褻褲站立在萬眾之前的,他只想快點圍著群英廣場狂奔上三圈,然後趕回西門府,找一個安靜偏僻的角落,好好的尷尬一會。

只是甄亂卻是一副不急不躁的樣子,不緊不慢的伸出了一個手指。

「十兩?這木有問題!」

西門慶如此開口,就示意一個專門負責帶錢的跟班拿錢。

卻是見甄亂搖頭。

「一百兩?有點多吧!」

甄亂再搖頭。

「一千兩?這簡直是簡直了!」

甄亂,終於是點頭。

「我今日算是栽你手上了,一個褻褲就一千兩白銀!」

人為刀俎,己為魚肉,西門慶不得不應下來。

卻是見甄亂再次搖頭。

「我說的一千兩,是黃金!」

…………………

從來都是坑害別人的西門慶,今日可是被甄亂好好的坑害了一番。

先不說這白白失去一千兩黃金,單是圍著偌大的群英廣場奔跑三圈,就已經將他累的跟狗一般……

西門慶終於在一眾狗腿子的的攙扶之下離去了,臉色卻是陰沉的將要滴出水來,雙目也是差點噴火,急蹙的眉頭更是幾乎皺成了一行大字:騎驢看唱本!

傻子都能看出來,今日這事,不算完!!

而作為這場比試最大的贏家,甄亂當然不僅僅得到西門慶拱手相送的一千兩黃金,還有下注贏來的三千二百多兩黃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