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量是大,但卻是一拳都打不中人。

這,就有點尷尬了。

“這就你所謂的今時不同往日?如果只是這種水平的話,我勸你還是趕緊放棄吧,說不定還可以免去我的一頓痛揍。”林凡嗤笑道。

江峯的動作此刻在林凡眼裏就如同蝸牛一般緩慢,被林凡看的清清楚楚,因此在對方的拳頭還沒有落在他身上的時候,就事先一步躲開了。

江峯臉色漲紅,就像是被人狠狠扇了幾個嘴巴子,啪啪直響。

林凡的話更像是在尖刀一樣紮在他的心頭,讓他呼吸急促!

“少說廢話!”

江峯大吼一聲,凌厲的拳風越發的用力,但是依舊沒有什麼卵用。

打不着,就是打不着。

一旁觀戰的閔輝緊皺着眉頭,他雖然不是什麼格鬥專家,但是也看出了,單論格鬥,江峯遠不是林凡的對手。

林凡的速度已經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兩人根本就不是同一級別的。

當初在陽光小區的時候,閔輝就有了一些感受,如今親眼見到江峯對戰林凡,這種直觀的感受越發的清晰。

見連續幾次都打不中林凡,江峯氣急敗壞,不得不按下手臂上的按鈕。

金屬的拳頭立馬縮了進去,變成了一個黑洞洞的炮口對準了林凡。

“我靠,還能這麼玩?”

林凡來不及驚訝,臉色就是一變,因爲他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危險,必須立刻躲開才行,於是,腳下立刻施展凌波微步閃避。

“給我去死!”江峯的臉上全是猙獰,大喝一聲。

炮口頓時彙集一圈白光,一道激光般的光束徑直射出,直接將林凡身後的牆壁轟出了一個大洞。

還好林凡提前一步感應到了危險,躲了開來,否者被打出一個洞的就是他自己的身體了。

林凡被眼前的傷害給深深震撼了,駭然的看着眼前這一幕。

只見牆壁的洞口冒着煙氣,一看就是被高溫直接溶解掉了。

“這是激光等離子炮?”林凡看着被激光打出的洞口說道。

“沒錯!等下可是還有更精彩的東西等着你!”江峯似乎是找回了一點場子,臉上無不得意。

林凡眉頭皺起,忍不住將目光看向了江峯的那條機械手臂。

銀色的流光線條,也不知道是什麼材質製作的。

這個東西有古怪!

這是林凡現在最直接的感受。

此時,江峯的手臂又發生了變化,黑洞洞的炮口變成了一把尖刀,光線落在上面發出霍霍寒光。

不過相比較激光等離子炮,這種武器,林凡倒是不是很在意。

隨着戰況的繼續進行,林凡又相繼見識到了手槍、段劍、長槍、鐵錘等諸多武器。


簡直就是活生生的百變新君。

林凡很是無語,有點想要罵孃的衝動。

沒想到這種只能在電影裏看到的場景,居然活生生的發生在了自己眼前。

閔輝剛剛還有點擔心江峯抵不過林凡的,此刻倒是漸漸放下心來。

果然M過的高科技不是蓋的,這筆錢沒有白花。

只要除掉林凡這個敵人,以後還有誰敢和他作對?

但是情況真的是如此嗎?

外人看着江峯似乎壓制着林凡,但是隻有江峯最清楚,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這讓他不得不收回剛纔的得意。

試了很多武器,江峯也察覺到了,似乎只有激光等離子炮才能對林凡造成威脅,於是也不繼續玩了,手臂又變回了黑洞洞的炮口。

到了這個時候,林凡必須要認真對待了。

刷的一下拔出自己腰間纏在褲帶上的紫薇軟劍,真氣彙集砍在江峯的手臂上。

卻是叮的一聲,發出一道火花,江峯的機械手臂沒有絲毫隕損。

“哈哈哈,就憑你這種武器,也想砍斷我的機械臂?別做夢了。”

此時,江峯的炮口已經開始有白光彙集了,不時將會朝着林凡發射。

林凡來不及多想,抓起旁邊的一個金疙瘩直接堵住了炮口。

江峯愣了一下,卻是已經來不及撤銷。

他“啊”的說了一聲“不”字,炮口頓時炸膛,整個人都被爆開成了碎片,落了一地的血肉。

一陣血腥之氣迎面撲來,似乎還能聞到一股肉香的味道,讓閔輝和他的一個小弟一陣乾嘔。

林凡也是眉頭皺起,本沒想過要幹掉這傢伙,得到這種下場,也只能怪江峯自作自受。

“說,販毒的事是不是你指使做的?”林凡用劍指着閔輝問道。

“嘔……”閔輝還在繼續幹嘔,他雖然心狠手辣,殺過幾個人,但是這種血腥的場面還是第一次見,讓他也是有點受不了。

緩了一下才說道:“販毒的事和我沒有絲毫關係。”


閔輝現在可是對林凡徹底的感到恐懼了,發誓以後再也不去招惹這個傢伙。

所以,面對林凡的逼問,那可是相當的配合。

“你說的是真的?”林凡皺着眉頭問道。

直覺告訴他,閔輝沒有說謊。

“我發誓絕沒有說話,我再怎麼蠢,也不敢把那東西在自己場子裏賣啊!”

這點,林凡也表示贊同。

於是,林凡終於是收了劍,將紫薇軟劍重新別在了自己腰間。

就在這時,一羣荷槍實彈的警察衝了進來,看到滿地的血肉碎片頓時一陣胃液翻騰。

這裏剛纔到底發生了什麼?

所有的警察都是如此想着。


這個時候,已經看清林凡身影的江峯走了出來,看到眼前的一幕不可思議的盯着林凡道:“這裏究竟剛纔發生了什麼?”

“這個,你恐怕要問一下閔輝了。”林凡聳了聳肩說道。

張峯聞言立刻便將目光看向了閔輝。

看着這麼多荷槍實彈的警察,閔輝眼珠一轉道:“這個都是我的一個小弟江峯弄出來的,我也沒想到他揹着我弄了這種高科技武器。”

到了這個時候,閔輝也只能是將所有的責任都推到江峯身上了,反正現在死無對證。

林凡似笑非笑的看着閔輝,這個閔輝還真是狡猾的緊。

隨即,在幾個警察將閔輝親自押上了警車。 “外面的那些人都是你出手傷的?”閔輝被帶走之後,張峯看着林凡問道。

得知有人來閔輝的場子搗亂,張峯第一時間就帶着兩個同事從黑火酒吧那邊趕了過來,才知道出手的竟然又是林凡。

原本還以爲林凡和青龍幫有所關聯的他,現在卻是有些看不明白了。

到底林凡和青龍幫是敵是友?

難道上次青龍幫的三個人死在案發現場只是湊巧?

“是他們逼我動手,我也只是自衛反擊。”林凡說道。

“是嗎?”張峯眼睛死死的盯着林凡,想要看清楚林凡究竟有沒有說謊。

“如果你不相信,可以看一下監控錄像。”林凡所謂的說道。

“這個你不說,我也會去看!段飛,你到底在搞什麼鬼?”張峯皺着眉頭問道。

“我能搞什麼鬼,只不過想要知道真相而已!”林凡攤了攤手道。

“什麼真相?”

“當然是你們正在查的這件案子。”

“這和你好像沒有什麼關係吧!”張峯皺再次皺眉。

“當然有關係!”說着,林凡便從自己口袋中拿出一個證件遞給了張峯。

張峯不明所以,拿着證件問道:“這是什麼?”

打開一看,臉色當時就變了。


隨即,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林凡道:“你是龍騰的成員?”

張峯可是一點都不清楚林凡是什麼時候加入龍騰的。

龍騰對於他來說就是一種觸摸不到的存在。


“你不是已經看過了嗎?”林凡收回證件重新揣回了兜裏。

之所以在張峯面前表明自己的身份,他發現張峯似乎對他產生了某種懷疑。

這會阻擾他繼續調查這件事情。

雖然不想再和過去有什麼牽扯,特別是龍騰,但是有些時候並不受他控制。

這個時候,龍騰的身份能夠讓他光明正大的介入這件案子。

“龍騰不是一向都是處理國家特殊事件嗎?這種案子應該不用你們過問吧!”張峯詫異的問道。

“只要是危害國家安全的,我們都有權介入。”林凡一臉嚴肅的說道。

其實,林凡哪裏有這麼高尚,他也只不過是想要查清楚這件事情,好給黑虎的那三個無辜死去的兄弟一個交代而已。

這是林凡給黑虎的承諾。

雖然黑虎表示不需要,但是林凡有自己的行事準則!

林凡這麼說,張峯也無法可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