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峰態度十分恭敬,甚至可以說是拘謹,做出了一個請的姿勢,道:「蕭凌大師,我先帶你去見見我師傅,還有葯前輩,您跟我來。」

「其實我可以幫助你們。」

葉歡插嘴道:「我可是三品煉藥師,煉藥手段十分強悍,定能夠解決你們的小問題。」

劉峰忍不住看了一眼葉歡,然後目光看向流沙,輕聲問道:「這傢伙是誰?你怎麼帶亂七八糟的人來了。」

「他打算挑戰蕭凌大師……」

流沙輕聲將事情的經過告訴了劉峰。

劉峰目光忍不住一凝,再度打量著葉歡,眼中掠過一絲鄙夷,只不過礙於對方也是三品煉藥師,也沒給他太不好的臉色,而是不咸不淡道:「多謝閣下的好意,我們只是想讓蕭凌大師解答而已。」

見劉峰拒絕自己,葉歡忍不住微微一愣,眼中有著難以置信的神色。

要知道,他可是三品煉藥師,無數低等級煉藥師都求著讓他解答問題,現在他卻被人冷冰冰的拒絕了,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葉歡忍不住道:「我可是三品煉藥師,你真的要拒絕我的好意!」

「閣下,師姐已經告訴我你是三品煉藥師了。」

劉峰淡淡道:「實不相瞞,我與師姐都是三品煉藥師,遇到的問題,可不是你這等層次可以解決的。」

說罷,劉峰面露笑容看著蕭凌,不再看葉歡,恭敬道:「蕭凌大師,請吧。」

「好。」

蕭凌點了點頭,在劉峰與流沙的帶領下,帶著眾人進入到了煉藥師公會當中,留下一臉獃滯的葉歡,以及一些逍遙宗弟子。

「我可是三品煉藥師,他們憑什麼拒絕我!」

劉峰與流沙都不怎麼接待自己,這使得葉歡心裡超級鬱悶,氣的都忍不住跺了下腳。

「葉師兄,他們也是三品煉藥師啊……」

路遙道:「蕭兄他們已經走遠了,我們再不跟上的話,恐怕就找不到他們了。」

「我當然知道,這還用你提醒!」

葉歡狠狠的揮了一下衣袖,朝著煉藥師公會大步走去。

路遙苦笑一聲,帶著眾多逍遙宗弟子也跟了上去。

「劉峰,你安排下蕭凌大師朋友的住處,不可怠慢了。」走進煉藥師公會裡面后,流沙對著劉峰說道。

「流沙師姐,為什麼不是你去啊……」劉峰縮了縮腦袋說道。

「找打。」

流沙直接敲了劉峰腦袋一下,嬌喝道:「我剛才說的女生優先,你懂不懂啊?」

「你們不要鬧了。」

蕭凌直接開口道:「你們也不要爭,我現在不會離開黃沙城,你們有什麼問題,都可以找我回答。」

「那就好……」

劉峰鬆了一口氣,然後滿臉笑容對著劍絕等人,道:「諸位,我師傅只回見蕭凌大師,你們就跟著我,我帶你們四處走走。」

「好。」劍絕微微點頭。

「蕭凌哥哥,那我等你找我。」

雲曦知道煉藥師公會的人要找蕭凌,所以也沒有跟著蕭凌。

至於曇花,抱著小黑,已經和雲曦熟絡了許多,也跟在了雲曦身後。

蕭凌道:「等我忙完了,再找你們。」

「我也要去。」

葉歡連忙站了出來,對著流沙道:「我親戚葉長老與你師傅是朋友,他們現在想必在一起,我要去他。」

「這個……」

流沙有些猶豫不決起來,她對葉歡沒有一點好感,根本不想帶著葉歡。

「流沙,帶著他一起去。」

蕭凌淡淡一笑,道:「葉歡與我還有煉藥術的對決,到時候也好切磋一番,讓葯城前輩他們做個見證人。」

「好吧。」

流沙點了點頭,在前面帶路。

蕭凌與葉歡跟著流沙上了六樓,走進了一個寬敞的房間,就看到了裡面三個人影。

其中兩人分別是葯城與賀圖,在一旁還有一個白衣長袍老者。

那是一位年過半百的老人,一張飽經風霜的臉,兩隻深陷的眼睛,深邃明亮,看上去很有神,頭髮很卻很整齊,想必就是葉歡口中的葉長老了。

相思入骨:陸少請止步 葯城與賀圖兩人看見蕭凌后,眼中有著笑意,站了起來,點了點頭,算是和蕭凌打招呼了。

一旁的葉長老看見這一幕,差點眼珠子瞪出來了。

「葉長老。」

葉歡直接朝著葉長老跑去。

「小歡,你也來了啊。」

見葉歡出現在這裡,葉長老有些意外,隨後兩人便是在一旁低聲說話起來。

蕭凌抱拳笑道:「葯城前輩,賀圖會長,我們又見面了。」

「士別三日,刮目相看。你這小子在無法地帶鬧出的動靜,可是驚天動地啊。」

賀圖笑道:「就連我這種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學習煉藥術的人,也被你的所作所為驚的跳了起來。」

蕭凌在枯骨之地擊殺白修羅等人,在黃沙城擊殺殺破天等人,然後與殺破天衝突的事情,他們已經知曉了。

當聽到這個消息后,他們都忍不住咂了砸嘴巴,目瞪口呆。

「你突破到九星武王了。」

葯城吹著鬍子,震驚道:「你是怪胎嗎?怎麼突破和吃飯喝水一樣簡單!」

當初葯城第一次與蕭凌見面,還是在晨曦商會舉辦拍賣行的時候,那時候蕭凌不過七星武靈,現在一年的時間都沒有過去,蕭凌就已經到達九星武王,這種突破速度,簡直猛到爆。

「我就是怪胎,這總行了吧。」

蕭凌摸了摸鼻子,掏出一枚納戒,遞給葯城,道:「葯城前輩,當初借你的元石,皆在裡面,一分不少。」

「你這小子,我都說了叫你不要還了。」

葯城有些無奈,他每次與蕭凌見面就急匆匆的走人,就是為了讓蕭凌繼續欠著他一個人情,到時候好讓蕭凌上藥王谷。

他接過納戒,也沒有看,就直接收了起來。

這點元石,對他來說,算不上什麼,再加上他信的過蕭凌的人品。

蕭凌問道:「兩位前輩,不知找我有何事情?」

兩人對視了一眼,然後在葯城的目光示意下,賀圖有些無語,直接站了出來,道:「蕭凌,我先和你介紹下這一位。」

他指著葉長老,繼續道:「這位乃逍遙宗的長老,葉奇長老。他今天前來,是有要事前來……」

葉長老也是站了出來,當與葉歡交談后,他聽了葉歡諸多言語,看向蕭凌的目光,頓時間沒有多大好感。

「你便是蕭凌吧。」

葉長老打開天窗說亮話,頤指氣使道:「我這次前來,就是為了一件關於丹藥的事情。只不過,賀圖會長束手無策,說你有辦法,所以我想讓你出手。」

蕭凌道:「我什麼要幫你啊?」

「這……」

葉長老微微一愣,顯然沒想到蕭凌說出這句話,這讓他有些尷尬了。

「蕭凌,你放尊重點!」

葉歡喝道:「葉長老可是四品煉藥師,說起來,還是你前輩呢!」

「前輩又如何?」

蕭凌忍不住笑了,道:「我這個人有個缺點,別人用什麼態度對待我,我就用什麼態度還擊。」

蕭凌的話相當的犀利,使得葉歡也啞口無言。

「小子,就當賣我個面子。」

葯城靠近蕭凌身旁,低頭輕聲道:「葉長老是我請來的幫手,到時候,我煉製天骨白肉丹還需要他助我一臂之力……」

「原來是這樣啊。」

聽著葯城的一番解釋,蕭凌微微點頭,道:「葯城前輩,你好歹也是五品煉藥師,葉長老的問題,對你來說,應該能夠隨手解決吧。」

「若是尋常的事情,我自然好解決。」

葯城有些不要意思,道:「只不過,葉長老帶過來的問題實在是太棘手了,就算藥王谷的眾多煉藥師,都挑不出幾個人能夠解決這個問題。」

「這個問題,看起來很難啊。」

蕭凌有些無語道:「既然你們這群大佬都解決不了的問題,為何要找上我?要知道,我現在不過三品煉藥師,能力有限的很。」

葯城問道:「小子,原本我也不會找你的。不過,我偶然間在流沙聽到過你的事情,你硬生生的將要爆炸的青靈丹救了回來,是不是有這樣的一件事情?」

他目光死死盯著蕭凌,要將爆炸的青靈丹救回來,就算他都沒有把握。

「這是真的。」

在葯城震驚的目光下,蕭凌緩緩的點了點頭。 “爹,明天我要出門一趟。”

唐傑想到這裏,擡頭對唐天豪道。

唐天豪有些意外,以往可都是他每個月出去,唐傑還是第一次說他要出門。

唐天豪一笑:“嗯,你每天都在家裏練功,年輕人出去走走也好。”

唐傑練武的那股刻苦的勁讓唐天豪很滿意,可唐天豪心裏也很擔心,怕自己這兒子除了練武對其他任何事情都不感興趣,如今唐傑說他要出去走走,唐天豪當然開心。

第二天一早,唐傑便是乘着馬車前往靈月城。

傍晚時分,唐傑根據上一次見面程遠留下的地址,在靈月城的東城區找到了程遠的家。

“老爺,有一個名爲唐傑之人找你。”

程遠家住的宅院內,一個老僕人向着正在屋內練功的程遠道。

程遠聞言,頓時眼睛一亮:“是那個少年!快讓他進來!”

程遠對於唐傑印象十分深刻,實力深不可測!這是程遠對於唐傑的評價。

要知道程武本身也是修出了內勁的好手,不說是一流高手,起碼也算是二流頂尖,但面對唐傑,唐傑僅僅以雄渾的內勁就廢掉他一條手臂,這等內功修爲簡直不像是一個少年人該有的!

“唐兄弟,你來找我了,快屋內坐。”

唐傑在老僕人的帶領下見到了程遠,程遠非常熱情的道。

唐傑與程遠在屋內椅子上坐下,老僕人倒了兩杯茶後,便恭敬一禮,退出了房間。

唐傑看着程遠,開門見山的道:“上次你說過你有賺錢的門道?我想聽聽。”

上次程遠故意試探唐傑的身手,並言稱有賺大錢的門路,唐傑如今修煉需要錢財來購買丹藥,僅僅是他童子功第三層的修煉,就需要大量的丹藥補充,更別說等修爲更加精進,每天消耗的修煉資源都將是一個天文數字,他必須有足夠的金銀才能支撐自身的快速修行!

程遠見唐傑感興趣,他也是臉上一喜,立即道:“我說的這賺錢的方法其實很簡單,那就是與他人武鬥!獲勝就有錢拿!”

“與他人武鬥?”

唐傑眼睛一亮,如果是打家劫舍,或者是殺人放火這種有違本心的事情,唐傑當然不願意,但如果只是進行武鬥,能與人交手磨練實戰能力,還有錢拿,唐傑則是求之不得。

見到唐傑的模樣,程遠趁熱打鐵的道:“唐兄弟,這武鬥會是每個月都會舉行一次的,今天晚上恰好是這個月的武鬥會開始的時間,我帶你去看看吧,如果你有興趣,也可以報名參加。”

“那……好吧,我先去看看。”

程遠的提議令唐傑沒多少猶豫就點頭答應了下來。

對於這所謂的武鬥會,唐傑很感興趣,無論參加不參加,去現場看看,長長見識也是好的。

當即唐傑與程遠二人乘坐着馬車,一路來到了靈月城的中心街道,一座巨大的建築物外面。

“這靈武閣,表面上是一個商場,出售武器、丹藥之類的物品,但其實還有另一個會場。”

這巨大的建築物名爲靈武閣,程遠解釋道。

隨後程遠帶着唐傑進入了靈武閣內,並且一路前行,來到了靈武閣的盡頭,出現在唐傑面前的是一個螺旋形的樓梯,在樓梯口,還有數名身穿黑色勁裝的男子在守護。

程遠拿出一面令牌,那幾個黑色勁裝男子立即十分恭敬道:“歡迎光臨靈武武鬥場。”

看樣子如果沒有令牌,是沒法進入武鬥會的。

唐傑與程遠一同順着樓梯往下。

當來到樓梯之下,唐傑頓時有些震撼了,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個巨大的地下廣場,在這地下廣場之中,燈火通明,人山人海,一股嘈雜的熱浪撲面而來。

這巨大的地下廣場,有點類似於上一世地球上的鳥巢,一個個座位連接在一起,形成了螺旋狀,而在最中間,則是有一個籃球場大小的角鬥場。

很顯然,這裏就是靈武武鬥場了,位於地下,十分隱祕!

“沒想到,靈月城竟然有這種地方……”

唐傑感嘆道,眼前的一幕對於第一次看到的人來說的確震撼。

男神很忙,女司機上路 “來,這邊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