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發生了什麼?”

“大師兄?大師兄爲什麼死了?”

“作弊,他在作弊!”


……

各種各樣的吼聲接連響起,但卻再也沒有人敢上臺了。


煉氣期三層的神劍宗大師兄都被秒殺了,他們上去還不是送菜?

“是那條土狗!”

主持交流會的萬寶商會老者目光一凝,臉上的表情瞬間嚴肅起來。

就在剛剛,他看到一道黃顏色的影子一閃而逝,之後神劍宗大師兄被拍碎了腦袋,那條土狗重新返回到了銀月狼的後背上面。

全部過程連半個呼吸都沒有,直接跨越十幾米距離將煉氣期三層的修士一招秒殺。

“要是換成我,恐怕也擋不住吧。”

萬寶商會老者抖了一下,之後將思緒壓到心底。

“勝利者,春秋書院!下一個!”

寂靜無聲,連呼吸都屏住了。

沒有人敢上臺,甚至連看都不敢多看陸川一眼。

“沒人上嗎?沒人上那我就下去了。”

等了半天沒有人繼續挑戰,陸川嘆了口氣,縱身從臺上跳了下來。

而就在大家都因爲陸川下臺鬆了口氣時,卻不料陸川竟然沒有返回春秋書院的位置,而是拐了個彎來到了另外一個擂臺上面。

“臥槽,他想幹什麼?”

“還沒殺夠嗎?”

迴應衆人的是一道劍光,以及飛起的人頭。

見此狀況,萬寶商會的老者立刻就想要阻止,可還不等他開口,一股極爲恐怖的壓力憑空出現,壓得他動彈不得,甚至連嘴都張不開。

“太兇殘了,這真是春秋書院的學生嗎?爲什麼還不阻止他?再繼續下去臺上就沒人了!”

衆人心中都是懷疑,目光看向臺上的萬寶商會老者,就見他面容嚴肅,筆直的站在邊上一動不動,似乎毫不在意那些人的死活。

臺下沒人敢上,住持的萬寶商會老者不聲不吭,陸川上去什麼廢話都不說直接殺人。

場面兇殘很辣,又讓人搞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莫名其妙的突然舉辦交流會,莫名其妙的選擇在春秋書院,莫名其妙的沒有任何規則,莫名其妙的被殺死,莫名其妙的沒有人出來阻止。

一切都那麼匪夷所思,讓衆人眼睜睜的看着陸川瘋狂殺戮。

有極少數知道點內幕的,看到眼前的情景全都臉色鐵青。

所有算盤全都崩壞,所有計劃全都完蛋,甚至連人都死了那麼多。

其中最心疼的就是神劍宗,那些凝氣期的修士還好一點,煉氣期的每一個都是寶貝疙瘩,更何況還是這一代的大師兄。

“我投降!”

連續兩個擂臺被清掃乾淨之後,終於有人學精了。

高呼一聲之後,立刻縱身往下跳。

然而……

嗤!

劍光閃爍,屍首分離。

溫熱的鮮血落在臉上,讓下面的那些人渾身抖了個機靈。


“我記得,規則裏面好像並沒有說可以投降啊!是聽我錯了嗎?”

陸川用小拇指掏了下耳朵,之後衝着臺下的人露出猙獰的笑容。

“是你們自己上來?還是我下去找你們?”

“狗賊休要猖狂!我們這裏這麼多人,難不成你還能……”

轟隆隆!

話音還未落地,一顆拳頭大小的黑乎乎的東西便凌空飛了過去。

緊接着,便是震天動地的巨響。

那是震天雷,能將煉氣期修士炸成重傷的東西,近距離之下絕大部分凝氣期的修士都頂不住。

“你好大的膽子!竟然……”

看到陸川竟然朝人羣裏面丟震天雷,楚國皇室的人堆裏面立刻就有一個蹦出來。

然而迎接他的不是退讓,而是連續三顆震天雷。

轟隆隆!

爆炸聲不絕於耳,其中還摻雜着屬於陸川的變態狂笑。

“不是沒有規則嗎?不是什麼都可以嗎?怎麼不行了?怎麼害怕了?”

一邊狂笑一邊丟震天雷,陸川一點顧忌都沒有,直接將自己手裏面的幾十顆存貨全都丟了出去。

響聲震天,死傷慘重,包括楚國皇室在內,所有前來春秋書院的勢力全都承受了震天雷的攻擊。

“夠了!”

“夠了!”

“夠了!”

“夠了!”

“夠了!”

……

一聲暴喝傳來,迴盪的聲音竟然將爆炸都壓了下去。

陸川擡起頭,發現是楚國皇室的強者。

煉氣期八層,極爲強大。

“夠了?你說夠了就夠了?當我春秋書院是什麼?呼之即來,揮之即去?還是當老子好欺負?”

就在楚國皇室之中的強者挺身而出之後,王司徒那老東西也凌空飛了出來。

老噴子不愧是老噴子,張嘴就是罵娘,閉嘴就是死爹,三句話不離祖宗十八代,直把楚國皇室的煉氣八層修士罵的狗血淋頭。

“爲什麼會有這一次的交流會,爲什麼沒有任何限制沒有任何規則,你們這羣王八蛋都心知肚明。我春秋書院不爭,但不代表沒有能力爭。不願意跟你們一般見識,不代表就是軟弱可欺。活膩歪了直接說,老子不介意送你們上路。”

作爲連春秋書院的學生都害怕的角色,王司徒的威名當真不是蓋的。

因爲他從來不會說大話,說送上路肯定會送上路。

“王司徒,你……”

楚國皇室的強者被氣的渾身哆嗦,要不是打不過,他早就動手了。


並且就算打得過,他也不敢動手。

春秋書院可不僅僅是這些人而已,那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院長才是真的可怕。

正兒八經的化神期,不是那些藏頭露尾的老鬼能相比的。

“你什麼你,要麼滾,要麼死,自己選!”

王司徒啐了一口,半點教書先生的模樣都沒有,反而看上去像是個老痞子。

“好!好!好!我們走!”

楚國皇室的人被氣的頭髮都直了,但形勢比人強,不得不低頭。

他什麼都想到了,就是沒想到一直都是不爭不搶忍辱退讓的春秋書院這次竟然這麼強勢。

或者說根本不是強勢,而是瘋狂。 “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把我春秋書院當什麼?”

王司徒冷哼一聲,甩手一道攻擊便丟了過去。

砰!

王司徒並沒有出殺招,但楚國皇室的人依舊被打的後退兩步。

“王司徒,你到底想幹什麼?”

這人目眥欲裂,整個身體都無法控制的抖了起來。

“把那個人交出來,你應該知道我說的是誰。”

“不行!他可是……他可是……”

這人猶豫了半天,氣勢終於還是軟了下來,“這不是我能做主的。”

“告訴你家皇帝,要麼自己把他的腦袋送過來,要麼老子親自上門去取。滾吧!”

王司徒話音落地,其他人如蒙大赦,都跟瘋了一般往外面逃竄。

這一次陸川的出現改變了衆人對春秋書院學生的看法,而王司徒則是刷新了對春秋書院原本不爭不搶忍辱退讓的認知。

原來讀書人發起瘋來這麼可怕!

“行了,散了吧!”

王司徒揮了揮手,之後指着陸川說道:“你跟我來。”

“師傅剛纔是在太帥了,偉岸的身姿,磅礴的氣勢,如仙人降臨,壓得那羣蠢貨喘不過氣來。”

陸川一路上各種阿諛奉承的話層出不窮,直把王司徒誇得眉開眼笑。

這還不算完,銀月狼那貨偶爾插一下嘴,每次都恰到好處,把原本有點尷尬的氣氛瞬間拉滿。

“你這次做的很好,出手就要狠,直接殺光了,就不會有那麼多麻煩了。”

王司徒一邊撫摸着舔狗的腦袋,一邊說道:“要麼不出手,出手就全都殺光,別管男女老幼,一個也不能留。”

“我知道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