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動!”

紫衫身旁, 三世刑之心上朱砂

紫衫臉上,帶着一股無比自信的神色,既然自己已經確定了顧不凡有幾分實力,那自已讓他還上一拳又如何,他紫衫收人,從來都是讓人心服口服,自己身邊的那些追隨者,都是他紫衫一一個一個打服的。

顧不凡見狀,卻是沒有因爲紫衫的行爲而減輕拳上幾道,反而是蓄力更深,氣勢再漲。

“嘭!”

終於,顧不凡一拳揮下,但在衆人眼中,紫衫卻是仍然立於原地,並未如同顧不凡先前一般快速倒退。

但紫衫此刻的動作,卻不再是以身相迎,只見場中,紫衫一臂高舉,擋於自己頭頂,而手臂之上,正是顧不凡重重捶下的一拳。

“嘭!”

顧不凡一拳捶下不過半息時間,又是一聲炸裂之聲響起,而聲音來源,正是紫衫身下。

只見紫衫腳下,一個深坑突然出現,紫衫身形也是隨之驀然下沉,小腿直直陷入了那坑中。

顧不凡一拳得手,也是並未繼續進攻,只見他收回手臂,微微向後退了一步,臉上也是帶着些許笑意問道:

“我這一拳的力度,也是不錯吧!”

顧不凡後退之後,未等紫衫出口,他的身後,此行與紫衫一同前來的三名隨行紫晶天魔便是開口罵道:

“混蛋,你是那個支脈的,竟然敢對紫衫出手?”

他們,皆是紫衫在紫晶天魔一族中的忠實擁護者。

紫衫見狀,卻是帶着一絲有些興奮的笑意將自己的雙腿從那堅硬的泥磚之中拔了出來,他的心中,此刻已是燃起了些許戰意,顧不凡比他想象中,還要強上不少,他值得自己的與他戰一場。

這個支脈出來的紫晶天魔,他紫衫今日收定了,一個支脈之人,竟然有着這樣的實力,若是能夠收服顧不凡,那日後必然是自己身邊的第一猛將。

即便是在紫晶天魔一族中,也並非人人都有狂傲的資格的,實力不行,就只有成爲別人的附庸。

紫衫眼中帶着些許興奮,對着那衝出的三人說道:

“退下!”

三人見狀,互相對視一眼,皆是默默退下,但三人心中,都是知道對方心中所想。

剛纔顧不凡那一擊,他們也是看的清清楚楚,顧不凡,不一般,若是讓紫衫招攬了他,那自己三人日後的地位說不得便是會矮上一截。

他們是無法與紫衫與另外兩名紫晶天魔爭奪這一代的少主之位,但並不代表他們沒有實力,只是紫衫太過恐怖了而已,因此他們纔會選擇追隨紫衫。

而他們既然選擇追隨了紫衫,便只能容忍在紫衫之下,若是讓這一個支脈的陌生青年爬到了他們頭上,那便是他們不能忍的。 另一邊,巫薩也是繞有興致地看着這一幕,紫衫他也是有所瞭解,顧不凡剛纔那一拳,能夠逼的紫衫突然改變主意主動格擋,且還能將他打的陷入地面,那一拳,可以說是不弱了。

且以巫薩的眼力,自然是看的出顧不凡並未使出全力,且從顧不凡一拳中,他還能看出顧不凡現在的境界並非他的真實境界,顧不凡乃是有傷在身,導致境界跌落。

“紫晶天魔一族中,什麼時候又出了這麼一個有趣的小傢伙?”

巫薩心中,也是想看看在那紫衫面前,顧不凡到底能夠做到何種地步。

“巫薩爺爺,這是怎麼回事?”

巫薩身旁,巫杏此刻也是帶着阿牛與阿哞落在了地面。

“主人怎麼與他本族之人起了爭執?”

阿牛也是有些擔憂地看着顧不凡那邊,剛纔在空中,他也是看到顧不凡出拳的情景。

人羣之中,顧不凡也是用餘光瞥到了被巫杏帶出來的的兄妹二人,看到兩人無事,顧不凡也是放下心來,如今阿牛成了那巫杏的命運之人,有了巫族做靠山,那自己在這魔界之中的唯一顧慮也是消除了,如今自己行事,也是能悄悄大膽一些了。

“紫凡,你確實有些出乎了本將的意料,本將再問你一次,你可願追隨本將?”

紫衫看着立於場中的顧不凡,再次出口招攬。

顧不凡聞言,卻是再次拒絕, 新婚甜似火:鮮妻,二胎生一對

“答案我不是已經告訴你了嗎?”

顧不凡說完,便是轉身要走,不再想搭理這紫衫。

“你認爲,你能走的掉嗎?”

紫衫見狀,眼睛微眯, 前妻歸來 ,他的耐心,也是消耗的差不多了。

顧不凡聞言,身形一頓,回頭開口:

“那你想如何?”

紫衫冷笑一聲,說道:


“與本將一戰,你若是能讓本將用出八成實力,本將便是放你離開,但若是你不能,那便永遠當本將的一天忠犬!”

顧不凡聞言,眼神也是一冷,迴應道:

“可以,但是此地人太多,我們換個地方打?”

紫衫看了看周圍,也是有些不願被這些人看着,堂堂紫晶天魔,自然是不能被這些人當戲看。

紫衫點了點頭,回聲道:

“隨你!”

驀然之間,巫杏來到兩人身前,出聲開口道:

“既然如此,兩位若是不嫌棄,可去我巫閣之內的演武場一戰。”

巫杏說話之時,眼光卻是停落在顧不凡身上,因爲阿牛的原因,她對顧不凡也是有些興趣。

剛纔在客棧之中,巫杏也是得知了顧不凡在外城救下阿牛與這段時間裏顧不凡對阿牛兩兄妹面冷心熱之事,這讓巫杏心中,也是產生了一些疑惑,紫晶天魔一族,何時有着這種善心了?

顧不凡聞言,也是看了一眼這位巫族六公主,而後便是看向了紫衫,等待他的回答。

紫衫雖是也有些詫異這巫杏爲何有這一舉動,不過他還是開口接受了巫杏的邀請。

“各位,此次我巫族前來這黑石城,除了因爲我身上的箴言之外,其實還有一事,所以纔會邀請各族派人前來黑石城,稍後待兩位紫晶天魔一族的天驕對戰結束後,我自會告訴大家,所以還請各位再次隨我前往巫閣等待一會兒!”

巫杏得到二人應肯,卻是再次開口說話,不過這次卻是向着所有在場魔族子弟所說。

“還有事情?”

“本將就說此次巫族若是隻爲了巫杏之事大可隱祕而行,又何必如此廣召各族,原來是另有他事!”

“想來事情必定不小,不然巫族也不會如此大費周折。”

巫杏之語一出,場中也是議論四起,先前他們心中的些許疑惑,此刻也是有了解答。

紫衫也是眼神閃爍,果然,此次巫族搞出這麼大的動靜必然是有其他打算,不然以巫族天魔一向低調行事的性格,不會如此大張旗鼓地告知巫族六公主身負箴言之事。

於是片刻之後,從巫閣之中追着紅繩出來的各族之人又是向着巫閣進發而去。

只是與來時相比,他們之間已是沒有了競爭關係,雖然他們都是不忿自己被一個低等血脈的魔族少年打敗了,但如今此事已成定局,不管他們再如何憤怒,都是無濟於事了。


畢竟沒人能在巫薩的眼皮子底下對那地牛魔族的少年做些什麼,一開始他們沒得手,便是已經沒了機會了,如今即便再召集族中大能前來,也是不敢再對阿牛動手了,因爲這樣一來,無異於是向巫族宣戰了。

而此刻,黑石城城主金尺的幼子金雲此刻卻是陰沉着一張臉默默地走在人羣中之中。


所有參與此事的人中,此刻便是最屬他心中的怒火最盛,只是此刻,他卻是在極力忍耐着。

“爲什麼?爲什麼不是我?爲什麼會是那個地牛魔族的小廢物,他不過是一個螻蟻都不如的廢物而已,怎麼會是巫杏的命運之人,一定是有哪裏弄錯了,一定是他搶走了我的氣運,一定是!”

金雲腦海中,不斷有着一個人在發生嘶吼着,這個結果,他怎麼能夠接受。

金雲那低着的的眼睛中,此刻已是佈滿了血絲,他那偶爾瞥向阿牛的眼神之中,也是充滿了恨意。

這一刻,在金雲的心中,什麼紫晶天魔對戰,巫族後續之事,都不是他在意的事了,他的心中,只有一個想法,殺了那個低等血脈的廢物,奪回屬於自己的氣運!

但金雲知道,在那巫薩的注視之下,自己根本無法得手,因此這件事需要一個周密的計劃!

而隊伍前方,顧不凡此刻也是在阿牛身旁,在其身後,紫衫看着這一幕眼神更亮。

他想不到,那巫杏的命運之人居然還和顧不凡有關係,且那地牛魔族的少年對顧不凡顯得極其尊敬,這讓紫衫更加確實了要將顧不凡收到自己手下的想法。

若是將成功將顧不凡收下,不光能得到一個戰力極強的猛將,日後可能還會因此與巫族搭上關係,那對於自己,將是一個極大的助力!

屆時紫晶天魔一族中,自己將是族長的不二人選,且巫杏身上的箴言,那是巫族天魔大巫祭感應得出的,若是再能於那大巫祭扯上一絲關係,那在整個魔界,自己都將有着極大好處。

想到此處,便是紫衫心中都是開始激動起來,眼神也是逐漸地火熱起來! 巫閣內院,一處方形空地之上。

顧不凡與紫衫相隔百尺相對而站,此處便是巫閣內院的演武場。

巫閣演武場,乃是用魔界之中一種名爲淨石的石料構築而成,淨石乃是魔界中堅硬程度足以排上前三的石料,其堅硬程度足以承受窺道境修士半個時辰的全力攻擊,即便是擅長採取石料的魔族也是要花費極大功夫才能挖取。

因此在魔界中,淨石的產量並不高,也只有如同巫族這般財力雄厚,身份高貴的魔族纔會用這種石料來建造如此大的一個演武場。

紫衫立於場中,眼神微眯地看向百尺外的顧不凡,如今兩人站在了這演武場之上,他卻是突然有些不想與顧不凡打這一場了,如今各族之中的年青子弟在不久後皆是會前往前線賺取軍功,且紫衫隱隱有種感覺巫族後續之事也將會與他們這些年青一輩有關,因此在這個時刻將顧不凡拉入自己麾下在短期內也必然有所大用。


但若是如今一戰,即便自己不用全力,但身爲紫晶天魔的自己也不會在戰鬥中手軟,因爲那不光是對自己的一種侮辱,也是對顧不凡的一種侮辱。

但若是自己不留手,若是重傷了顧不凡,那將會耽誤自己的後續之事,這讓紫衫有些許的猶豫。

至於輸給顧不凡,自己會輸嗎?在紫衫心中,顧不凡早晚都會是自己的追隨者之一,只是他想將代價最小化而已。

思慮片刻以後,紫衫還是決定給顧不凡最後一次改變想法的機會,開口說道:

“紫凡,你可真的想好了,即便是本將不足八成的實力,也可能會讓你吃不小的苦頭,本將實在是不想讓你在牀上躺上幾個月!”

“我紫晶天魔一族,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囉囉嗦嗦了?”

面對着紫衫最後一次的提醒,顧不凡卻是有些嘲諷的回到。

紫衫聞言,微怔了一下,而後臉上便是露出一絲有些滲人的笑意,開口回道:

“既然你執迷不悟,那本將今日便給你一個教訓吧,我紫晶天魔一族子弟可以狂傲,因爲我們有着那等實力,可在我面前,你卻是沒有這份狂傲的資格!”

“那小子要倒黴了,紫衫有些怒意了!”

“哼,他算什麼東西,敢與紫衫如此說話,被打死也是活該!”

場邊,紫衫此行的追隨者見狀心中皆是涌出了些許喜意,他們眼見紫衫對顧不凡好似極其欣賞,一而再再而三地給他機會,他們還真怕顧不凡一口答應了。

但如今看來,顧不凡只是一個傻子而已,居然敢連拒紫衫三次,引的紫衫心中不快,而這,也是他們想看到的,顧不凡表現的越是狂傲,紫衫心中對他的好感便是越會下降,這樣一來,他們三人第一狗腿的地位便是不會被奪去了。

而另一邊,阿牛看着場中也很是擔心,剛纔他從巫杏口中得知那紫衫乃是紫晶天魔一族中最爲強大的年輕人之一,即便他只是一個普通的地牛魔族少年,也是知道那個說法代表着什麼。

阿牛身旁,小阿哞倒是眨巴着兩隻光亮的大眼睛,嘴裏還叼着不知從哪裏來的一根吃食,有些口齒不清地喊道:

“主人加油吖!”

在小阿哞的腦袋中,根本不知道紫衫到底是什麼人,她只知道,對自己和哥哥很好的主人肯定不會輸的。

“那就,戰吧!”

兩人對視片刻,顧不凡嘴角一咧,一股破風之聲瞬間響起,顧不凡的身影也是消失在了原地。

顧不凡選擇了先發制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