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菲和方雨桐還好,怎麼說都算是有些心理準備,頂多心中有些小怨念。

但其他人就不同了,謝敏慧和張丹妮同時升起了又多了一個對手的想法。

而劉彬和範偉則是對視一眼後,隱晦的對着夜星魂豎起了大拇指,讓夜星魂一陣莫名其妙。

夜星魂和秦羽柔準備排練的地方並不是別的地方,就是在秦羽柔的總統套房內。

進出三間的套房有足夠的位置給兩人排練。

雖然現在因爲多了一些“觀衆”,導致空間有些擁擠,但這並不是太大的問題。

首先,因爲夜星魂原本就需要代表系裏表演一個節目,雖然現在和秦羽柔同臺表演,但並不能把這個節目算入經管系,除非他們一起表演兩個節目。

所以不管怎麼說夜星魂的兩個節目的跑不掉的了,這也是昨天在胡媚辦公室中籤訂的不平等條約中的其中一個條款……

衆所周知,秦羽柔是以容貌甜美清純出名的玉女歌星,唱歌當然是秦大美女的最強項了,同時也是所有粉絲最爲期待的節目。

而夜星魂想要和秦羽柔配合同臺演出,那就需要好好斟酌一番了,別到時候正忙沒幫上,幫了倒忙,那真是會被秦大美女憤怒的粉絲碎屍萬段的。

“星魂,你聽過我的歌嗎?”秦羽柔帶着一絲笑意,希冀的問道。

“啊?!你是歌星啊?!失敬失敬!”夜星魂先是一愣,然後利馬錶現出和之前完全不相符的熱情,一副我很崇拜你的模樣。

兄弟,拜託你裝的專業一點好不好?這也太做作了吧!就連一旁的張石頭都看不下去了……

“那個,星魂,你比較擅長什麼樂器?”深呼吸了幾口,秦美女壓下了心中的失落和挫折感,繼續問道。

“樂器……除了二胡,都擅長。”想了一會兒,夜星魂認真誠懇的回答道。

但老半天,夜星魂發現居然沒有人迴應自己。

擡頭一看,滿屋鄙視加質疑的眼神。

щщщ. Tтkд n. C O

“喂,我說,哥難得說一次實話,你們能不能不要這樣!我說的是真的!”

衆人眼神中鄙夷的程度又加深了幾分。

“相信我啊!!!” 最後,夜星魂終於憤怒了!事實勝於雄辯!

你們都不相信哥,是吧,那麼哥就用事實證明給你們看!

在衆人不解的目光中,夜星魂來到房間中央的鋼琴前面,優雅的在凳子前坐下,修長有力的大手輕輕打開了琴蓋。

突然間,秦羽柔等人發現夜星魂的氣質完全變了!這是一種她們之前從來沒有在夜星魂身上見到過的一種氣質!

深邃!優雅!還帶着一絲讓人心碎的頹廢和滄桑!

在衆人驚疑不定的目光中,十根修長有力的手指落在了琴鍵上……

隨着第一個音符的響起,衆人都驚呆了,隨即很快就被帶入了音樂中所營造的場景中。

彷彿是在威尼斯最沉寂的夜晚,恐怖的暗殺已經結束,海水淹沒了屍體,卻依舊一平如鏡的反射着月光。

落寞的殺手沒有擊殺目標後的快樂和成就感,有着只是無盡的迷茫和彷徨,眼中的冷漠似乎凝結了心中的熱血,在每一步的踏足間,似乎都是在走向地獄。


沒人去挽救他,只有寂寥的海風,以及周圍並不屬於他的歡聲笑語……

畫面轉換,那是一個夜高風黑的深夜,殺手慌亂的在寂靜的叢林中奔跑,他能感受到身後不遠處追逐他的腳步聲,那是催命的音節。

一滴滴鮮紅宛如寶石一般的液滴,一滴滴的低落在青蔥的林間草地上,給這一片祥和的畫面蒙上了一曾不和諧的血色。

殺手依舊在拼命的狂奔,儘管他的意識已經模糊,儘管大量失血讓他的臉色極度蒼白,但他依舊咬着牙狂奔着,這是他的信念!

好不容易知道了困擾着他多年的謎題,他不甘心就這樣離開,還有太多的謎題需要他去解開,第一次他的生命中沒有了迷茫和彷徨,但老天似乎和他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

因爲老天不願意繼續給他更多的時間去解開這一切!

帶着不甘憤怒的嘶吼,在一道道火舌的噴發中,殺手帶着滿眼的不甘倒在了血泊中……

憂傷的氣氛蔓延,夜星魂的指尖依舊在琴鍵見跳躍着,每一次與琴鍵的接觸,就彷彿在衆人的心中刻上了一道真實的傷痕,無法抹去!

隨着音符的跳躍,旋律繼續推動蔓延,衆人都深深的陷入了各自的思緒中,只剩下目光,彷彿被夢魔吸引,牢牢的鎖定在了夜星魂輪廓分明卻寫滿了憂鬱的俊臉上……

時間推移,衆人的臉上已經掛滿了淚珠,就連神經線大條的張石頭也是雙眼通紅,積蓄着水光。

隨着音符的積蓄跳躍,鋼琴曲的旋律越來越低沉,但卻不似死亡的哀鳴,反而像是在醞釀着新生的張狂。

琴聲就像是破繭成蝶,又像是萬物重生,瞬間打破了原有悲傷的意境,同時也將衆人從一幅幅悲情的畫面中釋放出來。

盛寵之錦繡商途

修長的手指最後一次和琴鍵觸碰,爲這一個的鋼琴演奏畫上了休止符。

房間中沒有掌聲,沒有歡呼,只有難以置信的驚豔!

直到現在秦羽柔才發現,夜星魂彈奏的居然是肖邦的夜曲,來自Op.27之一的《升c小調夜曲》!

而在此之前精通音律的她,居然完全沉浸在夜星魂所營造出來的悲傷意境以及各種畫面之中,本能的跟隨者夜星魂的描述去感受那種意境,而壓根都沒有關注曲調本身!

即便如此,如今回過神的她,重新回味之前的一幕幕,她可以肯定的說,夜星魂的彈奏比很多知名的鋼琴演奏家演奏的還要好!

而那種讓人忍不住去沉淪的意境,更是那些演奏家無論如何都辦不到的!

不但是秦羽柔,就連方雨桐和凌菲等女看向夜星魂的目光都是充滿的複雜的情緒。

悲傷?驚豔?愛憐?母性的光輝?不一而足。

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衆人絕對不會再懷疑夜星魂之前所說的話了,即便他只展示了鋼琴這一項樂器,但衆人已經開始相信夜星魂絕對擅長他說的那些樂器!

“還需要我嘗試別的樂器來證明嗎?”

夜星魂長身玉立,從鋼琴凳前站起,轉過身燦爛陽光的笑容洋溢,和之前那個悲傷深沉憂鬱的男子宛若兩人。

雖然又多解開了一張夜星魂隱藏的面孔,但秦羽柔卻發現,她是越發的看不透對方了,簡直是山重水複疑無路,發現進了死衚衕……

原本夜星魂就已經很吸引人了,但是隨着和他的接觸,發現了他一張又一張以前不爲人知的面孔。


邪魅的公子哥,毒手佛心的醫道聖手,鐵血柔情的地下王者,如今又多了一個憂鬱悲傷的鋼琴王子……

好吧,秦羽柔發現她已經不可救藥沉迷入瞭解謎的陷阱!

而眼前這位,正對着自己微笑的男子正是這個謎題,同時也是最危險的陷阱!

“不用了……”

開什麼玩笑,回想自己等人之前鄙夷懷疑的目光,再想想之前那令人情不自禁沉醉的悲傷夜曲,簡直是打臉嘛。


難道左臉打了還不夠,還要送右臉上去讓人打?

“星魂,那你就用鋼琴來配合我表演吧!你彈我唱,當然啦,其中還有一部分和聲和副歌的部分,你應該沒問題吧~”

秦羽柔定了定神,把話題重新轉移到了節目的排練上。

“應該沒問題吧,不過能先讓我看曲子嗎?”


雖然覺得自己完全能勝任,但是謙虛是華夏的傳統美德,夜星魂還是沒有把話說滿。

“嗯!”

開心興奮的笑容洋溢,秦羽柔一陣小跑,跑向了一門之隔的臥室。

然後很快的拿了一疊紙,走了回來。

夜星魂明顯的感覺到,從房間中出來的秦羽柔的情緒有一點緊張,還有一點期待。

最爲明顯的就是她握着那一疊紙的青蔥玉指,似乎有點用力過度了,不但把紙張抓出了一個個摺痕,同時也讓指節出泛出了一絲蒼白。

至於那越跳越快的心跳聲,以及略喘的呼吸,都在反覆的證實着一個事實,秦大美女緊張了!

但不管怎麼樣,夜星魂還是從秦羽柔手中接過了紙張,翻看了起來。

然而就在他看第一眼的時候,夜星魂就愣了一下。

雖然紙張經過細心的擦拭,但夜星魂還是能從紙張上那微不可查的劃痕中,看到了“夜星魂”三個字!

更爲重要的是在這三個字後面,還有一個奇怪的經過塗改圖案,雖然也經過擦拭,可依舊瞞不過夜星魂的眼睛!

似乎是察覺到夜星魂的愣神,一抹紅霞迅速的在秦羽柔的俏臉上浮現,雖儘管夜星魂什麼都沒說。

可出於女性的直覺,秦羽柔可以肯定,對方一定是發現了!

也許別人沒有注意,但方大小姐卻是察覺出了秦羽柔的異樣,多年的閨蜜,秦羽柔任何的一絲細微的反應,她都能察覺到,何況是如此大的動靜。

雖然不知道閨蜜這次臉紅的原因,但方大小姐已經可以肯定,自己這個閨蜜應該是淪陷了,又或者說開始淪陷了……

如果換到以前,方大小姐一定會向夜星魂提出決鬥,然後不管結果如何,一定會把秦羽柔鎖在身邊,防止夜星魂的“荼毒”。

可經過那一晚的特殊治療,就連她自己都在不經意間有了別的想法,否則也不會接二連三的陪同閨蜜去見這個混蛋了。

但現在的問題就出現了,如果她和閨蜜秦羽柔同時鍾情一個男人,那該怎麼辦呢?是姐妹情深放在第一位?還是愛情是自私的放在第一位?

就在方雨桐陷入糾結的思緒的時候,目光無意中落在了凌大小姐身上。

頓時,方大小姐雙眸一亮,嘴角微微彎起一道蕙質蘭心和鬥志昂揚的弧度,心中的大石也輕鬆落地,同時一個大膽的想法很快在心中形成……

“曲子很不錯呢,我挺喜歡的!”

裝作一副什麼都沒發現的模樣,夜星魂認真的看了一遍曲子,然後擡起頭,微笑的看向秦羽柔。

“是嗎?你喜歡就好!”

話應剛落,一縷更加紅豔的殷紅從秦羽柔的皮膚表面浮現,讓其原本就白皙透明的肌膚更顯誘人。

要死了,什麼叫做你喜歡就好,這也太露骨,太不矜持了吧……

白嫩的小手不停的搓揉着可憐的衣角,秦羽柔低着美好的螓首,半天沒敢擡起頭來看夜星魂。

就連單純的謝敏慧都看出了秦羽柔的小女兒姿態,就更不要說房間中的其他人了。

303有兩個貨果斷的看出了一些端倪,但卻不敢肆意宣揚發言,只能強忍着,不停相互之用眼神交流,其中淫/蕩的意味隔着好幾堵牆都能感覺到。

其中真正關聯頗深,又有所察覺到就要屬凌菲。

自從出現了慈善晚會後,三女暗中新城聯盟以後,凌菲就開始對夜星魂進行特級防護,同時他充分利用了女性與生俱來的天賦,鑽研了各種偵探小說,防火防盜防小三。

如今的她雖然算不上火眼金睛,但也有點明察秋毫的意味了。

秦羽柔今天的種種表現,幾乎每一點都撞擊在了她製作“防火牆”的標準上了!

如果說昨天吃飯的時候,凌大小姐只是把秦羽柔列入危險源的話,今天之後秦羽柔已經可以被她劃歸到病毒庫中去了…… 就在衆人吵嚷着讓夜星魂和秦羽柔先來個現場表演,滿足下衆人好奇心的時候,一陣煩人的敲門聲很不湊巧的響起。

韓磊!


衆人相視一眼,都在別人的眼中看到了這兩個字。

雖然不願意,但韓磊畢竟是秦羽柔的師兄,而且之前也打算要一起上來的,雖然因爲一些“意外”分了兩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