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嘯天苦口婆心道:“思雨,你是我最心愛的女兒,這次和盧家的聯姻,是你這輩子最大的機遇,你千萬要抓住。”

凌思雨幽幽道:“我這輩子最大的機遇,是去奪寶的那一次,我遇到了林絕。”

“哼,那已經是過去式。”凌嘯天強忍怒氣:“這次的事非常重要,對凌家來說,更是一次可遇不可求的機遇,女兒,凌家的輝煌,就寄託在你身上了。”

“父親你錯了,我們家族的輝煌是靠你這個家主,哥哥和小叔掙回來的,而不是靠我一個女人,”

凌思雨看向凌嘯天:“你從小就不愛我,只不過是看重我身上的血脈,直到現在,你也只是想利用我,犧牲我。” “放肆。”

凌嘯天忍無可忍,怒吼道:“你眼裏還有沒有我這個家主,有沒有凌家?實話告訴你,林絕這時可能已經死了,你就別心心念唸了。”

凌思雨原本蒼白的臉色頓時慘白,一點血色都沒有。

“不可能的,他不可能丟下我的。”

少女娥眉驟然擰緊,心頭巨痛鑽心。

“林絕,他說過會回來帶我走的。”

凌嘯天冷笑道:“你不信也得信,那小子得罪了多少人你比我更清楚,不說別的,就是密修會來的這批人,就不是那小子能抗衡的。”

凌思雨黯然消魂,是啊,林絕的敵人那麼多,那麼強,他又失去了實力。

他死了……

“女兒,聽父親的,林絕已經是過去式,而你還這麼年輕,前途一片遠大,忘了他,嫁給盧家,你就能成爲真正的鳳凰。”

凌嘯天循循善誘。

“父親,我答應你,嫁給盧家的人。”


少女的聲音麻木,沙啞,還有一絲越來越濃的絕望。

凌嘯天大喜過望:“好,不愧是我的乖女兒,我這就讓人下來給你打扮,明天你就是盧家的豪門媳婦了。”

凌嘯天走後。

血液從少女的嘴角滑落。

在潔白的衣服上落下點點殷紅,看上去格外的悽豔。

“你走了,我馬上隨你而去。”

她無聲仰望天堂。

那裏,似乎有心上人的影子。

她要與他相會。

關家地牢。

鐵門外。

關浩然長嘆道:“走吧,凌家的大典就要開始了。”

關雲兒憂心道:“爺爺,你不能幫幫林絕嗎?”


“他這種情況我聞所未聞。”關浩然無奈:“幫不了。”

很快,地牢外人影不在。

黑暗的地牢中,又恢復了平靜。

一陣彷彿風沙般的響聲突然響起。

沙沙!

那是真氣在丹田中迴響不絕,怒吼的聲音。

帶着不甘,帶着狂怒,帶着目空一切。

隨之,林絕緩緩睜開眼睛。

眼神銳利如刀。

蔑視着這世間所有。

“我所失去的一切,終將讓你們百倍千倍的償還回來。”

林絕雙眼血紅,低吼:“給我吸。”

丹田內強大的吸力出現,前所未有的吸扯之力。

鵬王八品高手的真氣浩瀚如海,任林絕恣意掠奪。

多日的吸收下來,鵬王真氣也漸漸告罄。

“鵬王,想不到吧,你打碎我的丹田,而我了結你的生命,奪取你的真氣,重鑄丹田。到頭來,你的報應還是我。”

一股強大的暴虐氣息從林絕身上散發開來,他站了起來。

“思雨,我來了。”

凌家。

裝飾得金碧輝煌的大廳中。

八方來客分列兩邊,無不是顯貴豪族。

盧家從北方南下的代表人物盧劍春舉杯致意:“今日,我盧家與京城凌家,永結同好,讓我們共飲此杯。”

凌嘯天舉杯,“共飲此杯。”

凌家之人無不興奮雀躍。

與盧家的結盟,他們這些原本就高人一等的凌家子弟,更上層樓。

談笑間無不帶着優越感。

蔣欽哈哈笑道:“盧浩,你小子過後可要感謝我,這次京城之行,居然給你帶來這麼一樁大機緣。”

盧浩大手一揮:“蔣哥,你我兄弟一場,想要什麼,儘管開口就是,就是家族裏的,我也要給你弄到。”

蔣欽陰笑道:“你吃好的我喝點湯就行,夏家那個夏冰瑩,給我玩玩,你不會捨不得吧?”

盧浩完全不在乎:“送給蔣哥就是,這小賤人我已經玩膩了,和凌思雨相比,她簡直就是個破爛。”

“好兄弟,來,喝一杯。”蔣欽歡得心頭的邪火都起來了。

щщщ Tтka n ¢〇

他貧寒出身,對世家之人有一種特別的嫉妒和嗜好,雖然如今地位也不比世家差那裏去。

但那是從小就有的癖好,到現在簡直是變態到極點。

他甚至有些噁心地想着。

盧浩用過的,自己用起來或許更有滋味。

“真想讓這些噁心的玩意消失啊。”園主夫人咬牙切齒:“凌嘯天犧牲女兒,就爲了一點虛名,堂堂世家之主,比三歲小兒還無知,簡直就是個禽獸。”

納蘭玉珠一直在盼望:“思雨怎麼還不出來?”

“不用看了,肯定是經脈禁錮,被人押着出來的。”

園主夫人撇嘴:“看盧浩那下流樣,林絕的女人,讓他那扭曲的心理,很有滋有味吧。”

這時,大廳外突然一陣騷亂。

“夏小姐,你不能進去,快攔住她。”

保鏢們慌亂出手,但夏冰瑩還是闖進來了。

“盧浩,你這個禽獸不如的東西,你答應過我,會娶我的,你還會帶我進密修會。”


夏冰瑩披頭散髮,神態瘋狂:“凌家那個小賤人有什麼好,讓你這樣沾沾自喜?”

盧浩臉沉了下來:“夏小姐,我不知道你在發什麼瘋,我和你沒有任何關係,請你離開,另外,我那美麗的妻子,豈是你能比的?”

無比沉重的打擊令夏冰瑩歇斯底里了:“盧浩,你特麼的渣男,你玩了我,現在卻只想提褲子走人,你良心被狗吃了嗎?還是說你們盧家的人,都是這種豬狗不如的德行。”

“小**,你找死。”

盧浩怒不可遏,上前就是一巴掌。

夏冰瑩給扇飛,嘴角飆血。

“盧浩,你怎麼打女人?”

“是啊,盧家少爺,這可是夏家的千金,你太不給京城世家面子了。”

“盧浩,你****,玩了夏小姐,這事真的還是假的?”

“盧浩,你還有臉結婚?”

周圍立刻涌起議論聲。

原本八面風光的盧浩更怒。

恨不能掐死這個賤人。

敢壞自己的好事,簡直是找死。

他心頭一狠,就想上前了結夏冰瑩。

不能讓她把自己的事抖出去。

早知道就該管住下體。

“盧浩,你敢做不敢當,我孫女的清白交給了你,你必須給我負責,否則你這婚結不了。”

夏藍天義憤填膺走了進來。

拱手:“盧家代表,貴家族盧浩公子的所作所爲,必須給我夏家一個交代。”


盧浩不屑道:“夏老爺子,你還真把自己當個世家之主了?或許在這京城你很有面,但在我盧家北方豪族的面前,你算個鳥。”

這話就極端的侮辱人了。 夏藍天沉喝道:“盧劍春,你再不說話,別怪我不客氣。”

“呵呵,夏老爺子請息怒。”

盧劍春溫文爾雅的:“年輕人嘛,男歡女愛很正常,何況盧浩這麼優秀,有幾個前女友有啥奇怪的,很遺憾,夏小姐和我家盧浩有緣無份,老爺子你就別胡攪蠻纏了。”

“我胡攪蠻纏?”

夏藍天暴怒:“老子堂堂一家之主,爲孫女打抱不平,你敢說我胡攪蠻纏?盧劍春,你們盧家這婚禮,成不了。”

盧劍春臉色變冷:“夏藍天,我給你臉了是吧?我是看在諸位京城同仁的份上纔對你客氣三分,不然就像盧浩說的,在我盧家面前,你算個鳥。不服氣?信不信我一夜之間滅了你夏家,據我所知,你夏家除了有幾個前,連一個八品都拿不出來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