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冰巧笑嫣然地看著小黑,眨了眨大眼睛,隨即開心地道:「好啊好啊,我們看誰殺得魔獸多。」說完,當先飛馳而去,口中不斷噴出藍色冰霧,瞬間便將十多個召喚師和魔獸冰封住了,「噗噗!」冰冰從他們身旁掠過,龍翼一展,四隻龍爪瘋狂抓向那些冰雕,頓時便將他們打成了碎粉。

「哇塞!偶像!」小黑非常崇拜地看著冰冰乾淨利落的出手,心中愛慕之意更加濃烈了幾分,「哥也來咯!」他大呼一聲,拽著小胖屁股便沖向魔獸群中。

血狼不斷瞬移著身形,每掠過一處,便有一個召喚師倒地身亡,仔仔一邊從口中噴出具有腐蝕之力的毒霧,一邊打掃著戰場,很快便將戰場清理得乾乾淨淨。

沐雲的五個分神更是殺得暢快淋漓,他們以極快速度斬殺著衝過來的精英,一會便有上百人命歸黃泉。

「戰天大哥,找到了沒有?」沐雲沖著裡面大喊道,「你們動作快些,一會伯明趕過來,就不好辦了!」

「嗡!」隧道另一頭忽然響起一陣嗡鳴聲,一道粗大的白色光柱以閃電般的速度席捲了整個隧道,黑霧頃刻之間便被驅散,整個隧道里人和魔獸的屍體到處都是,紅的綠的,殘肢斷臂扔了一地,鮮血也已流成了河,此處已然變成了人間煉獄。

空氣中瀰漫著血腥之氣,沐雲和四個活寶的眼睛也都已經殺得血紅,雖然隧道剛被光明之力洗禮,但依然充滿了黑暗與恐懼。


沐雲彷彿煉獄之中來的死神,手握長劍,目光冰冷,狠厲地盯著衝過來的魔獸和召喚師,那些不知死活的召喚師們還想以精神力攻擊沐雲,哪知道剛一觸碰沐雲的精神力,他們立時便癱瘓在地,口吐白沫,有的人甚至變成了白痴。


「沐雲,快回來,出口打開了!」戰天的聲音從後面傳來,沐雲的雙目這才緩緩褪去了血色,她轉頭望向戰天,見他們都已經準備就緒,便沖著四個活寶道:「我們撤!」

「嗷嗚!」血狼長嘯一聲,身形一閃化成了血狼戰甲穿在沐雲身上,小黑、仔仔和冰冰也同時電射而回。


「怎麼,殺了我這麼多人,還想逃!」伯明的聲音忽然從大廳那邊傳來,「轟隆隆!」大地發出一陣震顫,「全都給我留下!」再說話時,伯明已經離得非常近了。

「戰天大哥,你們趕快先走!」沐雲見戰天依然在等自己,便開口催促起來,「他們攔不住我的!」

戰天點了點頭,高呼道:「你要小心!」說完,便一甩手打出一道戰氣擊中牆壁上的一個機關,整個地面便開始緩緩上升起來。

沐雲飛身上前,準備迎戰伯明,卻忽然感到一股強大的威壓撲面而來,她急忙強提精神力來對抗,這才沒有直接摔落地面,但她的身子卻再也無法前進半步,五個分神也是同樣情況,瞬間便被魔獸們吞噬消失。

魔獸大軍和召喚師們瞬間襲來,沐雲吃力地祭出銀旋水戒,她將戒指向空中一拋,頓時便灑下一片歡快的曲調,所有魔獸和召喚師們都開始翩翩起舞,伯明的精神力受到戒指干擾,天域威壓頓時便消失了。

沐雲只覺渾身壓力一松,隨後身形一閃出現在了隧道邊緣,她看了看隧道外的沼澤世界,心下一狠,手臂之上忽然布滿刺目的紅色戰氣,沖著隧道壁便刺了過去。

「不要!」裡面傳來阿爾西的大吼聲,連伯明也是面帶緊張之色,其他召喚師更是面色駭然,齊齊獃滯地看向沐雲。 「叮!」一聲脆響,沐雲手中長劍霍然刺中透明牆壁,長劍劍身沒入一寸,但卻還不到整個牆壁厚度的五分之一。

伯明急忙飛身撲來,想要阻止沐雲繼續破壞牆壁,沐雲用力一拽,將劍身抽了出來,隨後再次聚力刺向剛才那個劍洞。

「叮叮叮!」沐雲出手如電,一連三劍,全部刺中同一個地方,劍洞頓時又深入了三寸,「喀巴巴!」透明的隧道壁上忽然出現了數道兩尺多長的裂痕。

「不要再靠近!」沐雲忽然沖著飛過來的伯明大呼道,「伯明,你再前進一寸,我立刻就將這個牆壁打碎!」

「好好!」伯明立刻止住動作落在原地,「我不過去,你不要衝動!」

「所有人都退後!」沐雲一招手收回了銀旋水戒,又將手中長劍對準劍洞做出刺出的姿勢。

其他召喚師心中畏懼,緩緩向著後方退去,阿爾西此時緩緩走上前來,沖沐雲吞吞吐吐地道:「你,你就是沐雲?」


「伯明大人,你留下,」沐雲見伯明也在向後退去,便出言阻止了他,「別想跟我耍花樣,否則我們立刻同歸於盡!」

伯明站住了腳步,沖著沐雲招招手道:「好,我不走。」

「阿爾西大人,只要你告訴我羽皓軒關在哪裡,我就不會毀了這個基地,否則,哼哼!」沐雲面上浮起一抹壞笑,用劍尖輕輕敲了敲透明的牆壁,牆壁上的裂痕頓時又延長了幾寸,「喀巴巴!」一陣脆響讓人膽戰心驚。

「喂喂,你小心點!」阿爾西急呼道,「好好,我告訴你,我告訴你!」

「你最好不要騙我,」沐雲威脅道,「我隨時會洞察你的精神狀態。」說著,沐雲將自己強大的精神力釋放了出去,瞬間便將阿爾西籠罩。

「羽皓軒就在基地的秘密地牢里,」阿爾西面色顯得極其鎮定,精神上也沒有太大波動,「你要毀了這裡的話,那麼連他也要一起陪葬。」

「哼,那好,你叫人把羽皓軒帶到這裡來,」沐雲冷笑一聲,心中開始盤算著對方話里的真實性,「我只給你十分鐘時間,時間一到,我便打碎牆壁。」

「哎,十分鐘怎麼行?」阿爾西解釋道,「光是牢房的機關解除就需要半小時了。」

「我不管,那是你的問題!」沐雲絲毫不給對方討價還價的餘地。


「既然如此,那麼你就動手吧,」伯明面色變得十分陰沉,忽然介面道,「就算這裡真的塌了,也未必就困得住我了。」伯明這倒是實話,以他神級的實力,想要在基地完全坍塌之前逃走不是沒有可能,況且他還有光明護盾防身。

沐雲眉毛輕輕上挑了一下,並未理會伯明的話,她輕笑著看向阿爾西,開口道:「那麼,阿爾西大人,您有把握全身而退么?」

阿爾西面色變得十分蒼白,小心翼翼地瞅了瞅伯明,又看向沐雲,額上冷汗潺潺留下,他顫巍巍地道:「沐雲,你,你不要衝動,只要你不破壞基地,我會把羽皓軒放了的,你相信我。」

「嗯,很好,你現在慢慢走過來,」沐雲用手一指阿爾西,「我要你親自帶我去找羽皓軒。」

阿爾西聞言,心中頓時樂了,他巴不得沐雲把他帶走,至少沐雲不會傻到將自己埋葬此處。阿爾西點了點頭,緩緩向著沐雲靠近。

「阿爾西,你想造反嗎?」伯明雙目微眯,眼神之中充滿了殺機,「你若膽敢再往前踏出一步,我便立刻讓你灰飛煙滅!」

阿爾西心中忽然「咯噔」一聲,雙腿不自禁地停了下來,他轉身看著伯明,似笑非笑地道:「伯明大人,我怎麼能做出那種事情呢,我這也是想保全整個基地啊!」

「叮!」沐雲忽然一抬手,將長劍又刺入了劍洞中,隨後緩緩拔出長劍,「嘩嘩!」沼澤里的水從劍洞之中緩緩流出一道水柱,劍洞四周的裂痕又向外延長了半尺。

「伯明大人,我想你還是考慮下等會怎麼從這裡逃出去吧!」沐雲不屑地看了看伯明,隨即身形一閃,來到阿爾西身旁,一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臂,「不想死的就跟我走!」說完,拉著他就往出口處跑去。

「啊!」還未跑出幾步,阿爾西口中忽然發出一聲慘呼,沐雲回首望去,只見他的嘴角邊不停地流出鮮血,胸口處竟然被洞穿了一個拳頭大小的血洞。

「任何背叛光明聯盟的人,下場只有一個,死!」伯明陰冷的聲音從阿爾西背後傳來,阿爾西睜大雙目,面上流露出一絲不甘,吃力地將右手伸入了懷中,隨後拿出一個白色令牌塞到了沐雲手中,「羽皓軒在,在莫,莫城的。。。。。」話未說完,他便閉上了雙目。

「伯明大人好陰毒的手段!」沐雲接過令牌放入空間袋中,右臂之中布滿了紅色靈力,她一抬手打出一道風刃,「嘭!」的一聲擊中了劍洞,「喀巴巴!轟!」透明牆壁轟然坍塌,粗大的水柱頓時狂涌而入。

「喀巴巴!喀巴巴!」整個隧道開始陸續塌陷下來,洪水伴隨著沼澤的水草和生物,瞬間便將基地淹沒,沐雲身形一閃出現在了基地出口處的上方,雙臂忽然又打出幾道白色光團擊中了出口處的四壁。

「轟!」整個洞口全部向裡面凹陷下去,頓時便將出口封閉了起來。

「沐雲,你出來了!太好了!」戰天見到沐雲飛身上來,不禁變得十分開心,「我們快走吧!」

沐雲凝視著出口處,見伯明沒有飛上來,便滿意地點了點頭,她飛身來到馬車上,道:「我們去莫城,羽皓軒在那裡。」

「駕!」戰天大喝一聲,駕駛著馬車便向莫城方向瘋狂奔去。

「轟隆隆!」馬車走遠之後,秘密基地的上方地面開始發齣劇烈的顫抖,不一會兒,只見整塊沼澤地忽然從中間一分為二,一大片刺目的白芒從地底透射而出,白芒將裂縫擴大到數十米寬才漸漸消散。

「嗖嗖嗖嗖!」裂縫之中,忽然響起無數道破風之聲,只見伯明帶著數萬個魔獸從地底飛了出來,每隻魔獸的背上,都騎著一個召喚師。

「沐雲,你也太小看我了!」伯明冷冷地逼視著莫城方向,雙目之中充滿了駭人的寒芒。 「全體聽令,速去莫城捉拿姦細!」伯明忽然高聲令下,一縱身飛向了莫城,身後數萬召喚獸大軍帶著召喚師們鋪天蓋地地向前涌去。

「嗚嗚嗚!」夜空之中,本有皎潔的月光,此時已被這數萬頭天域聖獸遮擋成一片漆黑,空氣中不僅瀰漫著濃重的肅殺之氣,還被這些魔獸同時御空飛行帶得颳起了狂風。

沐雲精神力一直附著在身後數千米處查探著動靜,此時發現伯明帶大軍追來,她上前與戰天耳語了一陣,隨後召喚出小黑和冰冰來。

「陛下,你帶著他們坐我的神寵先回都城吧,」沐雲對皇上道,「我和戰天大哥繼續駕駛馬車趕往莫城,你們路上如果遇到太子殿下,就讓他把大軍駐紮在離莫城五十裡外的建城等我。

「好!」皇帝點點頭,帶著大臣們紛紛爬上了小黑和冰冰的背上。

「小黑,冰冰,一切小心!」沐雲叮囑道,「遇到強敵不可戀戰。」

「知道了,姐姐!」小黑和冰冰異口同聲回答著。

「去吧!」沐雲拍了拍小黑的翅膀,「呼呼!」兩隻巨龍同時拍打著雙翅,緩緩升上了天空,「皇帝陛下,你們都抓穩了!」小黑出言提醒道,「我們要加速了!」見他們都點了點頭,小黑和冰冰相視一眼,隨即猛然向後一扇翅膀,「嗚嗚!」眾人只覺耳旁風聲呼嘯,身子瞬間向前疾飛而去。

「駕!」戰天一聲大喝,手中韁繩一甩,抽打在馬屁股上,三隻駿馬頓時撒開蹄子飛奔起來。

「沐雲,真有你的!」戰天贊道,「沒想到你居然毀了那個秘密基地,這下好了,伯明的那數萬精英全軍覆沒了,再也休想翻起啥動靜了。」

「戰天大哥,」沐雲搖搖首道,「那個基地雖然是被我毀了,但是他們的數萬大軍還依然存在,現在已經在追我們的路上了。」

「什麼?!」戰天驚道,「那個基地整個都塌下去了,他們不是全都被活埋了嗎?」

「是真的,我剛用精神力查探過了,是伯明施展了禁咒將地面裂開,他們都從裂縫裡逃出來了。」沐雲面色十分嚴肅,隨後把自己的光明分神召喚了出來,「戰天大哥,讓我的分神駕駛馬車往東北方跑,我們直接去莫城救皓軒。」

「好!」戰天縱身一躍飛到半空,將位子讓了出來,沐雲讓分神坐了上去,吩咐道:「只管全速前進,不許停下!」說完,她也飄身飛到半空,望了一眼身後已經混沌一片的沼澤地,然後與戰天向著莫城疾馳而去。

「什麼人?!」莫城守衛用手一指半空中飛行的沐雲和戰天二人,「竟敢夜闖莫城!」

「放肆!」沐雲大喝一聲,將阿爾西給她的那塊白色令牌扔了過去,守衛伸手一接,拿在面前看了看,頓時便躬身跪地,口中恭聲道:「大人,請!」十多個守衛立刻跪成了一片。

「嗖!」沐雲和戰天停都沒停,直接飛入城中,右手一招,將守衛手中的令牌又吸到了自己的手中。

「嗚!」城內的巡邏兵只聽見頭頂響起一道呼嘯聲,還未來及看清人影,沐雲和戰天二人便向著城中心飛去。

兩人直接在城中心廣場上緩緩落下身形,沐雲將仔仔和血狼皇放了出來,「仔仔,血狼,羽皓軒的氣味你們還記得么?」

「記得!」兩個活寶同時點了點頭。

「很好,」沐雲笑道,「你倆立刻分頭在城內尋找羽皓軒的下落,找到了立刻通知我。」說著,她又轉頭看向戰天,「戰天大哥,我們去城堡看看!」說著,她又召喚出其他四個分神,用手比劃了幾下之後,四個分神頓時向著四個方向飛去。

沐雲和戰天憑著手中令牌暢通無阻地進入了城堡,隨後以極快速度開始找尋羽皓軒被關押的地方,途中問了不少人,卻沒人知道羽皓軒的關押地,這讓沐雲不禁開始焦急起來。

「姐姐,我好像聞到羽皓軒的氣味了,」仔仔稚嫩的聲音在沐雲腦海中響起,「好像他就關在這城中最大的光明神殿里。」

「光明神殿?!」沐雲一拍腦門,「我怎麼把這個給忘了,好,我馬上過來!」她與戰天相視一笑,身形一閃,飛入半空,直接掠向城中最大的光明神殿。

沐雲與戰天在離光明神殿一百米的地方落了下來,她將仔仔、血狼和四個分神全部召回,隨後小心翼翼地來到了神殿後方。

「戰天大哥,我怎麼覺得這個地方有些古怪,」沐雲忽然開口道,「好像是有人故意布下了陷阱在等著我們。」

「我也覺得這裡太安靜了,」戰天四下里張望了一下,「竟然連個守衛都沒有,是不是也太過放鬆了?」

「按說,這光明神殿里應該有光明聖教的傳教士才是,」沐雲點點頭道,「不如我們進去找個傳教士問問。」

「嗡!」一聲低鳴,沐雲用手一搭戰天肩膀,兩人的身形頓時在原地消失了,片刻后,在神殿大堂里現出身形來。

「光明神的子民,你們深夜到訪,是不是來懺悔贖罪的?」大堂內神台上一個身穿白色長袍的傳教士忽然沖沐雲和戰天問道。

戰天大踏步走到傳教士身前,手腕一翻將巨斧拿在掌中,斧刃往對方脖子上一架,喝道:「你見過一個叫羽皓軒的人么?」

「他是不是一頭銀髮,眼睛是藍色的?」傳教士面色從容淡定,彷彿對戰天手中的那把巨斧絲毫不以為意。

「你真的見過?」沐雲心中大喜,急忙跑上前來,又追問道:「你知道他在哪嗎?」她將戰天手中的斧頭從傳教士的脖子上移了過去。

「知道,」傳教士點了點頭,「但我不能告訴你們。」

「我靠!你敢耍老子!」戰天頓時就暴怒起來,「信不信老子一斧頭把你劈成兩半?」

「我信!」傳教士的語氣依然十分平靜,「但如果你這麼做了,你會後悔的。」

「如果您不說出羽皓軒的下落,我也會讓您後悔的,神父。」沐雲走到傳教士身旁,右掌一攤,露出一個黑色光團,她將光團往身前桌子上一放,桌子頓時發出一陣「噼噼啪啪」的脆響,隨後便乾枯腐爛成一堆碎屑。 「惡魔,你是惡魔!」傳教士指著沐雲,面上神色變得十分憤怒,「你居然擁有邪惡的暗黑之力,這是神聖的光明神所不容的!」

「依我看,你們光明聯盟才是惡魔的總部,」沐雲用精神力查探過神父,發現他只是一個普通人,所以心中並沒有生起殺他的念頭,「還有你們那個副主教伯明大人,他才是真正的惡魔!」

「你怎麼和羽皓軒說的一樣?」傳教士十分疑惑地看著沐雲,「看來你們都被惡魔所控制了,阿爾西大人把羽皓軒送到這裡是非常明智的選擇。」

「和他廢什麼話?」戰天性子急躁,自己開始在大堂內四處搜索起來,「還不如我們自己找呢!」

「神父,你認識這個嗎?」沐雲將阿爾西的那塊白色令牌拿了出來,「這個是阿爾西大人親手交給我的,目的就是讓我帶羽皓軒離開這裡。」

傳教士接過令牌看了下,隨即道:「好吧,我帶你們去。」說著,他走到大堂盡頭處一個壁燈旁停了下來,用手敲了敲壁燈下的一塊方磚,「咚咚咚!」那塊方磚發出一陣悶響,隨後便向牆內凹陷進去,「轟!」牆壁發出一陣轟響,數十塊方磚陸續向內凹進,不一會兒,露出了一個可容一人進出的方門。

「羽皓軒就在裡面,你們跟我進去吧,」傳教士沖著沐雲和戰天招了招手,當先進了進去。

沐雲剛想邁步,卻被戰天一把拉住,「會不會有詐?」戰天沖沐雲低聲道,「這裡面要是機關重重,我們不是死翹翹了?」

「不用擔心,我讓分神走前面,」沐雲說著,將黑暗系分神召喚了出來,分神黑影一閃,沒入牆洞之中,沐雲又將風系分神放在門口守著,這才安心地走了進去。

「走快點,不要讓那神父離得太遠。」沐雲一邊催促戰天,一邊快步跟了上去。

一進牆洞,裡面是一條狹窄的隧道,傳教士帶著兩人七拐八彎地走了許久,彷彿是在走迷宮一般,沐雲感覺此處彷彿被某種神秘力量所封印,所以瞬移的功能無法使用,如此一來,她想在救出羽皓軒后全身而退,就得記得這個迷宮的走法,每到一個轉角,她便用長劍在牆壁上做下一個記號。

在傳教士的帶領下,他們很快便來到了一個寬敞的大廳,這個大廳約有數千平米,頂端處是一個用極品白曜石切成的祭台,祭台的兩邊擺滿了各式各樣的銀制宗教法器,祭台後的牆上畫著一副栩栩如生的人頭畫像,傳教士緩緩地走到畫像前,沖著畫像恭敬地行了一禮,隨即開口道:「我偉大的光明神主,請您接受我虔誠的祈禱吧。」

「羽皓軒在哪?」戰天問道,「快把他放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