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想想自己家跟自己八杆子打不著的那位陳家老祖,好處沒有,倒是凈給自己惹麻煩。

人比人…陳玄有些無語。

想到這,陳玄冷冷道:「小魔女,你還有事嗎?是不是該回自己屋了?」

.

送走小魔女,陳玄又迎來了客人。

「陳玄上校,恭喜恭喜。」

秦月一臉的高興之色,陳玄是南瞻人,還是軍方重點獎勵培養計劃的重點人員,以後肯定要進軍部的。

既然是自己人,他拿到了戰寵蛋,不就等於是軍方拿到了戰寵蛋嗎?

等這戰寵成長起來,陳玄實力強大,南瞻軍方又會獲得一員猛將。

這麼算起來,南瞻軍方才是最終贏家啊。

由不得秦月不開心。

「還是要感謝軍方能及時解囊。這四百萬元石,我會儘快歸還。」陳玄道。

「誒,不必著急。一來,你跟戰寵部有深度合作,這元石放你也算是提前預支孵化費用了。不過呢,剛才上級通知我這錢不能這麼用。」秦月忙客氣道。

「哦?那上級的意思是?」陳玄好奇道。

秦月笑道:「陳玄,你打造了一批改良寶器,轟動了寶器市場,那種寶器若是讓軍隊裝備了,提升很大…可惜第一批寶器,咱們軍方沒搶到多少。上級的意思是,這四百萬元石作為購買改良寶器的款項…你只要抽空打造一些改良寶器,用來抵賬就好了。」

陳玄,原來南瞻軍方也眼饞自己改良寶器啊。

想想也是,對於軍方來說,七洲交流就是採購大會,他們攜帶巨款不就是來採購的嗎?

無論是蘊雷槍還是撼地護腕都是搶手貨。

特別是改良版的撼地護腕…簡直可以為軍隊批量製造高級煉體士兵。

這是軍方做夢都想要的。

能遇到改良版寶器,自然要多買一些,只是買到自家人頭上倒是有些有趣了。

陳玄是改良寶器的煉製者,這對軍方來說,簡直是近水樓台先得月。

「也好…倒也不算費勁。」陳玄答應下來。

秦月道:「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我還是要說,上級希望,陳玄上校,你以後煉製的所有改良寶器,都希望能優先供應自家人哦。當然,價格都按照市場價,絕不讓你吃虧。」

陳玄笑了笑,道:「嗯…看情況吧,我可能沒有太多時間煉器,在中洲之地,我當然是要挺南瞻軍方的。」

7017k 《重生自贖》by禕庭沫瞳

★文案★

一次校園霸凌事件,讓儲烽在十年後收到了容洵自殺的消息,而容洵的遺物只有一本以他為原型的小說……

此時他才知道,容洵一直喜歡著他。悔不當初的儲烽在極深的歉意下重生回了高中時代。這次,他想保護容洵,成就容洵,讓容洵有一個不一樣的人生。

起初他對容洵好僅是出於彌補,但不知何時,歉意的彌補變成了真正的愛情……——《重生自贖》

提示:

1.本文主攻,1V1,HE。甜寵,溫馨。

2.寫作是件自由的事,請放任作者的自由。

3.寫文看文各有喜好,不喜歡請直接退出,互勿打擾。

4.謝絕轉載。

5.本文第一章涉及攻受之間的QJ行為,雷者止步!

6.因為是重生回十年前,所以前半部分涉及到法律上的問題、背景請參見十年前。當然,本文會一直寫到十年後,甚至更遠的時間。

文章類型:原創-純愛-近代現代-愛情┃作品風格:正劇┃主角:儲烽;容洵┃配角:歸橫;商祈;司賢;儲柔;宋彬;千念……

———————————————————————————————————————————————————————

甜文,全文寵受,但看了還是好想虐攻。 「你是誰?這是哪裡?」***一邊全神戒備,一邊開口問道。

「這裡是秋原秘境,我是秋原秘境的器靈。三位道友也可以稱我為秋原。」小男孩秋原回答道。

「器靈?」三人心下駭然。

所謂器靈,一般都是頂級法寶或更高層次的真寶,由於使用了大量富含靈性的材料,機緣巧合之下有可能會誕生出器靈。而法寶對使用者的最低要求也要金丹真人才成。

每個秘境都會用一件法寶作為核心,秋原應該就這個秘境核心法寶的器靈。

眼前這個小男孩模樣的器靈秋原,自身實力有多強尚不清楚,但其主人必然是金丹期以上的高人。

秋原轉向高星宇,再次問道:「這位道友,你手中的吳鉤劍,是從哪裡得到的?」

高星宇這時才想起來,他手中這把青銅彎刀,也就是被秋原稱之為「吳鉤劍」的東西,不就是他在雀兒嶺的地穴中,從練氣士黃岩子儲物袋中得到的么。

「這把劍,是我從一個地穴中找到的……」

高星宇坦坦蕩蕩地將他得到黃岩子遺物的經過告訴了秋原。

修鍊界有條不成文的規定,後人尋找到前人的遺物或遺址,只要不涉及到核心傳承,都默認歸發現者所有,但發現者要承擔起這份因果。

「道友,你現在接收秋原秘境嗎?」

「啊?」不僅高星宇傻眼了,李剛和***也都被秋原的話嚇了一跳。

「這把吳鉤劍是離覃洞府前任主人的信物,前任主人已經離開本界。

道友既然持有這把吳鉤劍,自然就是離覃洞府的新任主人。

秋原秘境原本就是離覃洞府的附屬秘境,雖然在不久前受到空間漩渦波及,秋原秘境與離覃洞府之間的連接陣法被擊破,但離覃洞府的主人仍然還是秋原秘境的主人。」

秋原只是器靈,沒有感情,他並不在意來的是誰,只要持有吳鉤劍就是他的新主人。

「等等,等等,我有點亂,先讓我捋一遍……」高星宇頭大如斗。

秋原解釋了半天,大家才搞明白。

原來,這個秋原秘境與離覃洞府是主從秘境,共用的通道口開在秦嶺深處,雀兒嶺附近。

離覃洞府是在三千年前被開闢出來的一個秘境,它的開闢者,也就是第一任主人是上古時期的一位練氣士,元嬰巔峰的離覃真君。

離覃真君是名獨行俠,喜歡一個人修鍊和生活。秋原秘境是他殺死對手繳獲到的戰利品,被他連接到離覃洞府,成為了主從秘境。

當離覃真君準備突破出竅期時,才發現當時的地球界的修為上限就是元嬰巔峰,留在地球界是無法突破到出竅期的。

於是,離覃真君便準備離開地球界。

離覃真君為了了結自身因果,特別製作了一件離覃洞府的信物,也就是這把吳鉤劍。

他將這件信物送給了他的一位恩人的後代,並許諾如果有人能達到築基期,帶著這件信物,就可以進入並接收他封閉的離覃洞府。

兩年前,雀兒嶺出現了空間漩渦,就是把高星宇帶到地球界的那個空間漩渦,強大的空間波動擊毀了離覃真君設下的禁止和兩個秘境的連接陣法,並將兩個秘境沖飛了。

於是,秋原秘境就出現在了滄藍秘境旁邊,而離覃洞府現在還不知道飛到了哪個犄角旮旯呢。

秋原這個器靈是在離覃真君封閉秘境后不知多久才誕生的,出於本能,它一直在打理秋原秘境。

靈谷就是它種的,不過由於秘境一直是封閉狀態,元氣不足,所以靈谷也就一代代退化下去,都快成普通稻穀了。

「你的意思是說,如果我願意,這個秋原秘境就是我的了?」

說了半天,高星宇還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自己怎麼就莫名其妙地擁有了一個秘境呢?雖然這個秘境看起來就快要完蛋了。

秋原一本正經地回答:「是的,不僅秋原秘境是您的,離覃洞府也是主人您的,只是現在還不知道離覃洞府在哪裡。」

高星宇有些哭笑不得,他一個人要秘境做什麼呀?

這不僅需要大量資源維持秘境的存在,他抬頭看了看秘境上空的空間裂縫,光是修復秋原秘境所需的資源,恐怕就不是他能夠承擔的起的。

「可是,秘境現在受損嚴重,恐怕來不及湊齊修復空間所需的材料,就要面臨秘境破碎了。」高星宇皺著眉頭說道。

「要是離覃洞府還在,就好辦了。我可以捨棄秋原秘境中的部分空間,將之與這些空間裂縫一起剝離出去。秋原秘境今後將不再是一個完整的獨立秘境,需要藉助離覃洞府的陣法,將剩餘部分融入到離覃洞府中去。」秋原說道。

高星宇眼睛都一亮,這倒是一個非常好的主意。離覃洞府雖然還不知道在哪裡,但他可以讓秋原將秘境融入到清玄秘境中去。

這樣一來,不僅解決了秋原秘境的問題,而且也間接幫助了喬三石。

清玄秘境重新啟動需要重建秘境通道,這些材料到現在還沒湊齊呢。而秋原秘境本身的通道可以使用,只需修補通道內的裂縫就可以,這可比修復秋原秘境簡單多了。

「如果一時找不到離覃洞府,其它的秘境你能融入進去嗎?」高星宇問道。

「那就要看您找的秘境是什麼屬性了,秋原秘境是土木屬性,只要不是純火、純金屬性的秘境,都可以融入的。

而且這個秘境不宜過大,否則融入時會造成空間紊亂。」

這就是器靈的優勢了。別看秋原傻乎乎的,但在它的一畝三分地上,它的控制力非常強,可以對秋原秘境進行入微級別的操作。

如果沒有它,哪怕換做離覃真君,也不太可能對秘境空間進行這樣的精確分割,倒是重新開闢一個新秘境更為簡單一些。

既然有了解決方案,高星宇三人隨即便離開秋原秘境。***回滄海秘境去了,李剛則是帶著高星宇飛回首都。

是否將秋原秘境融入到清玄秘境,還是先要徵求喬三石的意見。

回到觀頤養生所,高星宇發現喬三石他們還沒有回來。於是兩人又趕往晉省,直接去清玄秘境堵喬三石。

。 附近路過的路人看到先前一幕也是目瞪口呆。

「這小伙也太牛了吧,一腳把人都踹飛了。」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混元功法?啪的一下,很快啊!」

「這是楚冬他們一家吧,那個帥哥是他老公?」

小黃毛反應過來,咬牙切齒地說:「這小子練過,大家一起上!我…」

還沒等他說完,徐晨反倒對他沖了過去。

「活膩了是吧!」混混拿出了彈簧刀,對著徐晨扎了過去。

「徐晨小心!」楚冬看到刀,想要衝上去幫忙。

就在這時,徐晨突然一個側身,多開彈簧刀,同時一把死死抓住黃毛混混拿刀的手,手腕一動,咔嚓一聲。

「啊啊啊!」黃毛混混的慘叫突破天際,看來是被徐晨扭骨折了,彈簧刀也掉落在地上。

嘭!

徐晨接著又是一腳,黃毛混混也是倒飛而出,慘叫不止。

其他幾個小混混看到這一幕,一個個狼狽不堪的東逃西竄。

黃毛混混也被他們攙扶著跑了。

「爸爸太帥了!一腳一個壞傢伙!」

小欣跑過來抱住了徐晨。

徐晨一把抱起他,「我可是說過要保護你們的。」同時看向了楚冬。

楚冬還處於震驚之中。

「徐晨,你什麼時候…」

這是,越來越多的吃瓜群眾過來圍觀了。

「人太多了,咱們先走,等下再說。」徐晨拉起她離開了現場。

「那個武術大師,就是楚冬的老公徐晨!」

「徐晨不是賭博欠債的敗家子酒鬼嗎,怎麼還會武術?」

「是不是看錯了,那男的又帥,還厲害,怎麼可能是酒鬼。」

「我之前見過,就是徐晨,說不定人家練得是醉拳呢?」

「…」

看著徐晨一家離去的背影,吃瓜群眾們不一會就把這裡的發生的事傳遍了小區。

「快說快說,你怎麼會功夫了?」楚冬終於忍不住問道。

認識了這麼多年,突然就會功夫了,楚冬心裡充滿了疑問。

徐晨停下腳步,嚴肅地說道:「我這是在網上看的視頻網課,跟太極掌門學的,看來我是有練武的天賦啊,上上網課就學會了。」

「…」楚冬一陣語塞,「你…」

「你追上我,我就告訴你怎麼回事!」徐晨說著一把抱起小欣就開始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