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加上他習武有成,精力比常人更旺盛,浴火也燒得更加熾烈。

只不過他善於控制自己,所以不會像阿星一般,表現得那麼急色。

但如今跟綺夢同住一房,如此噯昧,情動之下,讓他忍不住想入非非。

「秦先生,您睡床,我睡地上就可以了。」正當秦奮意馬心猿之際,卻見綺夢將被褥鋪在地板上道。

「你睡地上?」秦奮一愣,大失所望,「那怎麼行?」

「沒關係的,這已經算是很好了,再難的地方我都睡過。」綺夢擺擺手道。

她可是受過專業訓練的殺手,就連墳圈子她都曾經睡過。區區地板,怎麼會難倒她呢。

「你一個女人要睡地上,我一個男人卻睡床上,這讓我怎麼能睡得著?」秦奮一聽,搖搖頭道,「這樣吧,我睡地上,你睡床上。我身體比你好,睡地上也不怕。」

「還是不要了,秦先生。您能讓我住進來,幫我打掩護,我已經感激不盡了,又怎麼好讓您睡地上呢。」綺夢連忙擺擺手道。

「哎,不要再啰嗦了,就按我說得辦。」秦奮一揮手道,「不然,我寧願去睡走廊,好歹還安心一些。」

「那好吧,謝謝秦先生。」綺夢聽他這麼說,沒有辦法,只好答應了下來。

……

「秦先生,我等下要弄出一點聲音來,你不要意外。」上床之後,綺夢又道。

「聲音?!什麼聲音?」秦奮疑惑的問道。

卻聽綺夢已經開始砷吟起來,「哈尼,不要啊~哈尼,你好厲害~我要死了,哈尼~」

她一邊砷吟著,一邊在床上彈來彈去,發出吱扭吱扭的聲響。

秦奮先是一愣,隨即恍然大悟。知道綺夢如此做,應該是為了迷惑門外那些眼睛。

他們現在住得是洪光提供的別墅,保鏢、廚子、女傭、園丁……都是洪光的人。他們的一舉一動,都在他們的監視之下。

這邊有風吹草動,洪光都能夠知道,所以綺夢才如此多戲,以矇騙洪光的視聽。

億萬寶貝之獨家寵婚 雖然明知道她是在做戲,不過聽到她的嬌喘砷吟,還是讓秦奮忍不住起了反應。

畢竟他也是個身體健康、精力旺盛、血氣方剛的年輕人。

腹黑萌寶:大牌媽咪不二嫁 為了避免尷尬,秦奮連忙裹上了毛毯,心中默默念誦【靜心咒】。

過了好一會兒,心情才平復下來。

綺夢也停止了砷吟。她也同樣羞得臉通紅,不敢去看秦奮,拽過毛毯來蓋住了頭,「秦先生,晚安~」她小聲說道。

「晚安~」秦奮回應了一聲,隨後打了個響指,電燈自動關上了。

……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大早,綺夢便先起了床。

其實秦奮也早就醒了,只是為了避免尷尬,才一直閉著眼睛裝睡。

而雖然是跟一個男人同房,但綺夢昨晚卻睡得很安穩。

她很相信秦奮的人品,不會趁機對她怎麼樣。而事實證明,她沒有看錯人。

綺夢起床之後,秦奮才又起床。

「秦先生,多謝您昨晚收留我。」綺夢再度致謝道。

「一點小事而已,就不要謝來謝去了。」秦奮擺擺手道,「這樣,也未免太生分了。」

一品廚娘 「嗯。」綺夢點點頭,「那我們去吃飯吧。等下,您還要去參加第二場比賽呢。」

「嗯。」秦奮也點點頭。

……

吃完早餐后,秦奮再度跟洪光、綺夢、比利一起來到大賽會場。

這次的比賽規則還是跟上次一樣,也是用抽籤的方法來決定對手,確保公平。

不過,有一點不同的是,這次的賭注是兩千萬港幣籌碼。也即是說,要把上場贏的錢,也都算成賭注。

如此一來,最後贏得世界賭王大賽冠軍的人,也將會獲得多達一億六千萬港幣的獎金。

「秦先生,加油~」、「阿奮,加油!」

秦奮點了點頭,和其他七位選手登場,再度抽籤選了號碼。

這次,秦奮的對手是美國賭王錢伯斯。

錢伯斯有「電腦」之稱,據說能夠推算出四副牌,也即是二百零八張牌的概率。

而秦奮的【算無遺策算牌術】提升到圓滿境界之後,則可以算出數量等於八倍【精神】屬性的牌。

秦奮的【精神】屬性高達四十七點,可以推算三百七十六張牌的概率,遠比錢伯斯要厲害得多。

因此,秦奮這次暫時不打算用【記牌術】,他想跟錢伯斯好好的比比【算牌術】。

「錢伯斯先生,聽說你外號叫做『電腦』,能夠推算出四副牌的概率。我看,我們不如就賭大一點,就用六幅撲克牌一起賭,你意下如何?」秦奮提議道。

錢伯斯聽罷,點了點頭。

但凡是賭術高手,都懂得推算牌的概率,只不過能力有高有低而已。

像一般的高手,也就能推算半幅牌的概率;頂級的高手,能推算出兩副牌的概率;只有王者級別的高手,才能推算出三副牌以上的概率。

秦奮年紀輕輕,毫無名氣,在他看來,最多也就相當於頂級高手水平。如果只用一副撲克牌來賭,兩人都能推演出牌的概率,知己知彼,老是打合,那賭著就沒有什麼意思了。

如果是用六副牌的話,那就不同了。

他們兩人都不能夠推算出所有牌的概率,這就給賭局增加了不少的變數。

而他因為能推算出四副牌的概率,所以勝算還是要強一些的。

「那就這麼定了。」他同意道。

主辦方聽到他們的要求后,也沒有理由拒絕,同意讓他們用六副牌來賭。

「好,開始吧。」秦奮笑道。

…… 秦奮跟有著【電腦】之稱的美國賭王錢伯斯對決。

為了增加難度,兩人都同意使用六副牌來決勝負。

荷官一口氣洗了六副牌,雖然秦奮能通過【明察秋毫記牌術】,將這六副牌的位置全部記住,不過他卻沒有那麼做。

因為他只想跟錢伯斯比【算牌術】,用其他方法贏了也沒什麼樂趣。

錢伯斯卻沒有秦奮那麼光明磊落,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荷官洗牌。

他的【算牌術】其實最高能算到五副牌的概率,對外說四副牌,不過是為了隱藏實力而已。

而他的【記牌術】能夠記住最多兩副牌的位置。如此一來,【算牌術】加上【記牌術】,他就百分百贏定了。

「兩位要不要切牌?」荷官請示道。

「不必。」秦奮擺擺手道。

切牌,是為了打亂牌的順序,干擾對方的【記牌術】。

秦奮剛剛看到錢伯斯記牌了,不過他卻並不在意。

錢伯斯會記牌更好,這樣贏起來更有難度,也更具挑戰性。

秦奮知道自己將來要挑戰賭神的,據他估計難度會相當高。

因為賭神不只賭術高超,而且還非常擅長心理戰。尤其他還會一些特殊賭技,比如催眠術、搖骰術,變牌術等等。

他的變牌術,甚至比阿星的還要神奇。阿星的【搓牌術】還能用異能解釋,但賭神的【變牌術】卻根本無從解釋。

就像小李飛刀的飛刀,誰也不知道藏在哪裡,但只要他有需要的時候,飛刀就會出現在他的手上,並且還是例無虛發。即便武功比他高的人,也根本躲不過他這一刀。

面對這樣不說理的對手,秦奮自然是壓力頗大。

所以為了壯大自己,讓自己有足夠的信心挑戰賭神,秦奮一方面要提升自己的賭技,一方面也要不斷戰勝強敵,以積累自己必勝的氣勢。

《小李飛刀》之中,百曉生所著第一高手天機老人孫白髮,之所以會敗於上官金虹之手,就是因為他失去了必勝之心,患得患失,因此才導致失敗。

如果他連錢伯斯都沒有自信取勝,那就不足以向賭神發起挑戰了。

所以,他沒有選擇切牌,任憑錢伯斯「作弊」。

錢伯斯好容易才記住了一些牌的次序,又怎麼會自毀長城呢。當下,他也擺了擺手。

見兩人都選擇不切牌,荷官也不再問,直接開始發牌。

……

秦奮拿到一張明牌,一張暗牌。

明牌是紅桃十,暗牌是黑桃十,剛好是一對。

錢伯斯拿到一張明牌紅桃J,暗牌則不知道。

「這副牌總共有二十四張十……湊成三條的概率是千分之九點八,湊成四條的概率是萬分之一點九,湊成FULL-house的概率是萬分之二十六……」秦奮心中開始推算道,「我的勝率不足一成,對方的勝率卻有六成,不跟!」

「紅桃J說話。」荷官主持道。

「十萬港幣。」錢伯斯隨即下注道。

「不跟。」秦奮直接蓋牌道。

錢伯斯一愣,吃了個悶虧。

他的暗牌是黑桃Q。接下來的三張牌,他看得很清楚,是兩個J、一個Q,湊成一對FULL-HOUSE,贏面頗大。

而秦奮則會是三條十,可以說也蠻有迷惑性的。如果秦奮肯下注的話,自己這一把就能把他贏得清潔溜溜。

卻沒想到,秦奮居然不跟,讓錢伯斯不禁很是失望。

「他是故意要擋我的煞氣,還是算出後面的牌對他不利?!」錢伯斯心中揣測道,「不會的。他不可能算得出六副牌的概率,他一定是故意擋我的煞氣,好消磨我的士氣,我不能上他的當。」

「第一把牌就不跟,你也太沒自信了。」錢伯斯隨即取笑秦奮道,他要用垃圾話擾亂秦奮的心緒。

「我最多也就能拿『三條』而已,而且概率還不足百分之三十五。」秦奮擺擺手笑道,「而你卻很有可能拿三條,甚至是FULL-HOUSE,我還亂跟什麼呢?」

「什麼?!」錢伯斯聽秦奮這麼一說,頓時大吃一驚,沒想到秦奮居然把牌算得這麼清楚,連他會拿FULL-HOUSE的事居然都能算出來。

「他是跟我一樣,記清了牌的順序,還是順口胡說亂蒙的,亦或者真是算出來的?」錢伯斯心中忖度道,「不對,我剛才注意他了,他的確沒有看牌。而他說得井井有條,也不像亂蒙出來的。莫非,他的【算牌術】還要強過我?!」

一想到這種可能性,錢伯斯更震驚了。

當年他練【算牌術】都練了五年時間,並且又經過十幾年的磨礪,才能夠練到推算「五副牌」。

他不敢相信,秦奮年紀輕輕,居然能精通那麼高深的【算牌術】。實在不可思議。如果是真的的話,那真是太顛覆他的認知了。

沒想到他的垃圾話不僅沒能擾亂秦奮的心情,反而把他自己搞得心防大亂,患得患失。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好,不要慌,也許他就是順口說的。我就不信,他真的有那麼強的【算牌術】。」錢伯斯強自鎮定道。

……

但接下來的十幾局牌,他卻是越賭越沒底,越賭心越亂。

所有對他有利的牌局,秦奮不管手上有什麼牌,都會在第一把就蓋牌,。

相反,所有對秦奮有利的牌,不管他手上有什麼牌,都會選擇跟注。

秦奮的表現,就像真的可以推算出所有牌的概率一般,十分神奇。

而見到秦奮表現的如此好,錢伯斯的心情自然十分惶恐。

他現在都後悔自己為什麼要記牌的次序了,他記得越清楚,就越了解秦奮的恐怖,心中就越恐慌,手都開始發起抖來。

「糟了,剩下的牌我都記不得了。」錢伯斯心中一慌道。

賭了十幾局之後,剩下牌的次序,他已經記不清了。接下來,就該真的比【算牌】了。

而見識到秦奮如此驚人的【算牌術】,錢伯斯實在是沒信心跟他斗,但他又實在不甘心認輸。

「剩下的牌不到四副牌,你能算牌,我也能算牌,我就不信我會輸給你!」錢伯斯給自己的打氣道,準備豁出去跟秦奮拼到底。 當十幾幅牌局賭完之後,錢伯斯用心記住的牌已經發完。

接下來,他就必須跟秦奮真刀真槍的比拼【算牌術】了。

不過,剛才的賭局中,秦奮所展示的【算牌術】,已經讓他嚇得膽戰心驚,全無自信。

現在勉強迎戰,心中自然惴惴。

……

當兩人都懂得算牌的時候,其實賭局是最無聊的。

因為兩人都在心裡盤算贏得概率,一旦發現自己勝率不足,就會選擇蓋牌,誰都不肯冒險。

因此接下來的幾十把賭局,兩人都是最多派三張牌,從沒有到第四輪的時候。

下注也是小心翼翼,就是十幾萬賭注,甚至都沒到百萬。

當其他賭桌都已經決出勝負的時候,唯有他們兩人還在錙銖必較的算牌。

……

眼見規定的兩個小時比賽時間,就已經快到點了。

秦奮笑了笑,「錢伯斯先生,還有最後五分鐘了。我這邊有兩千一百二十萬港幣,你只有一千八百八十萬港幣。如果你再不加把勁的話,那我可就要贏了。」

「年輕人,不要那麼得意。有賭未為輸,我還可以賭呢。」錢伯斯笑道,「現在還有五分鐘,如果你沒膽量的話,大可以拖延時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