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餘十人觀察了周圍,道:「這裡有著三道腳印,兩深一淺,定是有人將他救了回去,那人一定在前面那間小屋裡。」

十人一致看著他,等著他的指示,雖然完不成任務他們回去也會受到懲罰,但絕對不會是很重,而這人,昨日保護少爺不利,若是沒能完成此次任務,他也只有死。

十人看向眼前這人都是有著些許的同情,金萬兩自己要求他們不準插手,然而最後他們還是要受到處罰,甚至是付出生命。但也只是稍稍的一閃即逝而已,他犯了錯誤對咱們才是好事,要不然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提升地位?

「走吧,過去看看!」為首的武靈巔峰高手淡淡地說道。如今他最希望的是打傷少爺那人就在小屋內,否者,要在這人煙稀少的野外尋找一個人,希望可就渺茫了。

在城鎮的地方想要想要找一個人並不難,只需稍加的打聽打聽,給點賞錢,就已經成功一半了;然而要在這種地方找人,卻是無比的困難,先不說人家已經早走了,就算沒走,在一個並不熟悉的地方尋人也是有些小困難的。

就在他們剛剛踏出半步,前腳剛剛落地,後腳還沒來得及抬起之時,前方小屋卻是傳來了動靜。

一行三人從小屋依次走了出來,最前面的那人乃是一個眉清目秀的小子,他後面跟著的居然就是昨日將金少爺打傷那人!

哼,沒跑?那就太好了。武靈巔峰那護衛長心中冷笑,若不是他將金少爺打傷,自己的那些個兄弟也不會白白死去,如今你居然是沒跑,就讓我將你帶回替我那些個兄弟贖罪吧!

正當護衛長準備下令抓住小屋外那三人之時,夢鐵的身後冒出來一個小女孩的頭,正恨恨的看著這邊。

看著只是十歲的夢可兒,一時間眾人都是傻了眼,這小姑娘除了該凸的地方不凸,該翹的地方不翹之外,那身材,這臉蛋,長成之後絕對會是屬於傾國傾城的那種,而且,只勝不弱。

很快,林天龍三人就來到了距離十一人越三十米的距離,不等那護衛長開口,夢鐵便是說話了,聲音略帶著一點微怒:「沒想到你們居然是追到了這裡!」其實這微怒他是裝的,就是為了給他們一個大大的驚喜!

「嘿嘿,終於是追上了啊!看你們的樣子是否是準備離開此地呢?」「不過,有我們在這裡,貌似你們今日是離不開了啊!」那人自問自答。絲毫沒有注意到站在夢鐵後方半步距離的林天龍與夢可兒看他們的眼神,就好如是在看死人一般的平靜,眼眸之中,沒有絲毫的波瀾,有的只是平靜。

夢鐵沒有說話,只是冷冷的看著他們十一人,而那十一人無一例外的都是沒有注意到夢鐵的傷勢已是痊癒,而且,貌似修為也是有些變化,跟昨日比起來,似乎是要更加的渾厚一些。

也難怪他們沒有注意這些,為首那人見到夢鐵,心裡是開心至極,因為他不用死了,加之將其帶回金府之後,其一定是會被處死,這樣兄弟們的仇也報了,也許自己都是有機會得到家主的賞賜。

而其餘十人所想的也大致如此,將這人帶回,賞賜是少不了他們的,或者在這次事情之後,自己等人在金家的地位也都是有可能提升一些。

正因為這樣,他們錯失了最佳的逃生機會,雖然有著林天龍這個深藏不露的強者在場,他們一定是逃不出去的,但,那樣也是一份希望不是么?如今,在他們心中的貪婪yuwang驅使之下,連一份希望也都是沒有了。

「別以為你不說話就能活命了,等將爾等帶回金府,有你們好看的。」護衛長突然色眯眯的盯著拉著林天龍衣角顯得有些害怕的夢可兒打量了兩眼,猥瑣的道:「我家小少爺都說了要你女兒,如今看來你這女兒還真是不耐,說不定把她帶回金家送給小少爺我們還能得到好處呢!」

「而且,小少爺一般都是玩一遍就不要了,說不定在他玩過之後也能讓我等儘儘興呢!兄弟們,你們說是不是?」最後,他對著其餘十人喊道。

「是啊,雖說胸小了點,屁股也沒那麼翹。」十人中其中一人用舌頭在嘴唇上舔了一圈,道:「但這樣的小美人兒說不定會帶給我們別樣的風趣也說不定。」說著,便對著夢鐵喝道:「喂,你把女兒獻給我家少爺,在少爺與我等玩過之後或許還能放你們一條生路。我勸你們別反抗了。」


夢可兒聽完后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小胸脯,然後摸了摸自己那連骨頭都能感覺得到的臀部,不明白那人說的話的意思。林天龍見狀,立馬往左移一步,將其擋在身後。

雖然對面的都將成為死人中的一份子,但好歹你也不要這樣子吧,讓人看見了還不說你小小年紀就如此的悶騷?不過,還好對面幾人此時都將注意力放在了夢鐵身上。

夢鐵的臉被氣的鐵青,這些人當著自己的面說十歲的女兒的壞話,而且還那般的……淫穢。捏緊了拳頭,就準備出手。

正當夢鐵將靈力調動的時候,對方那名護衛長說話了。


「喲呵,看你這老小子的樣子似乎是想要動手抵抗的樣子呢!憑你大武師巔峰的修為你以為你真能夠與我等一戰么?」說罷他將修為一下子釋放出來,以一種居高臨下的姿態說道:「我等全是武靈九階以上修為,你以為你會是一群武靈九階高手的對手?何況我乃武靈巔峰,更加不是你能敵的。我勸你還是乖乖的放棄抵抗,然後讓我們帶回去,或許他們兩人還能少受點苦,不過你嘛,肯定是只有一死了。」

接著,他又加了一句:「這樣,還能節省我等的時間,也能讓他們少受苦,這樣的兩全其美,何樂而不為呢?」

夢鐵沒有說話,鐵青著臉一步一步的慢慢往前走去,那護衛長見此,道:「看來你是執迷不悟了,兄弟們,給我拿下他。」

「轟。」

夢鐵猛地將全身修為突然釋放出來,所引起的天地靈氣的波動將前來捉拿他的十名武靈九階高手給震倒在地。

前一刻還在發號施令的護衛長,此時已經嚇得尿褲子,是真的尿了,褲衩下面都濕了一大片,雙腿還在不停的發著抖。

他哪裡會想到,眼前之人昨日都還是大武師,今日怎麼會有了如此強的修為,貌似比之家主都是若不了多少。


夢鐵沒有立即對那護衛長出手,而是用出了昨日擊飛金萬兩的那種白光,一招秒殺,只是一招就將倒在地上的十名九階武靈高手給盡數擊殺,他們的死狀全都一樣,密密麻麻的傷口布滿全身各處。特別是臉上,整張臉已經爛的無法形容了,說是沒有臉或許還要更加的貼切一些。或許,連他們的親媽都是不可能認得出此時的他們。

早在夢鐵出手的時候,林天龍就將夢可兒的雙眼遮住了,雖然夢可兒已經進入修鍊界,遲早都會見到血腥的場面,但他卻是希望能將夢可兒的單純多保留一段時間。

而且,殺人的是她的父親,沒有哪個父親不想在自己的子女心裡留下好的一面,所以,這也是林天龍遮住夢可兒的原因之一。

夢鐵也剛好看到這一幕,沖著林天龍點了點頭,然後才是看向那褲頭早已濕透的護衛長,道:「接下來,該輪到你了。」 夢鐵神色冰冷,一步一步往那已經被嚇得坐在地上的護衛長走去,而那護衛長也盡全力的在往後退著,不過他貌似已經嚇得連力氣都用不出來了,雖然一個勁的往後蹭,但身體卻仍然是在原地。

「你……你別過來。」那護衛長嚇得吐字都是有些不清晰了,慌亂之中說道:「你,你若是敢殺了我,金家不會放過你的,也不會放過你的女兒和朋友的。」

夢鐵一頓,往後看了一眼,林天龍正對他點點頭,他明白林天龍的意思,叫他不必擔心這些。

「金家不會放過我和我的女兒,朋友?是么?」夢鐵冷冷地道。

「是的,你若是敢殺我……你一定會後悔的。」

不等護衛長說完,夢鐵便又是冷冷地說道:「你說到了如今這地步,我還有得後悔嗎?嗯!」

「你說金家不會放過我?是么?」

說完,夢鐵朝前方走了一步。

「你說金家會對我女兒和朋友下手,是么?」

又是一步,此時他已經站在了護衛長的腳前,冷冷的雙眸直盯盯的看著他。

那人現在與夢鐵近距離的接觸直接是嚇得說不出話了,一直哆嗦著,他可是見識到了昨日夢鐵的那一招,若不是金萬兩有著護命的法寶在身,現在恐怕只是一具屍體了。而剛才又是那一招,一招之內,居然秒殺十位武靈九階高手,雖然已是確定他現在是武宗境界,但只是相差一個境界就秒殺了他們,這實在是有些恐怖。

「哼。」夢鐵冷哼一聲,結束了他的生命。跟這種人多說什麼也不能解氣。

結束之後,夢鐵深深的吸了口氣:「重新擁有力量的感覺真好!」

「夢叔,你剛才那一招可真牛了,一招秒殺啊。」林天龍走上前來,笑呵呵的道:「接下來咱們就該去金家了吧?就算不能滅掉,也一定要讓其實力大損。」

「好,去金家。」夢鐵回憶著兩年來自己的痛苦與夢可兒的艱辛,旋即想起來林天龍跟此事毫無關聯,遲疑道:「可是,這樣會把你也牽扯進來。」

「夢叔,你看我像是那種怕麻煩的人么?」林天龍笑道:「何況,你救了我的命,嚴格說起來,在我拿出丹藥將你的傷勢與修為恢復之時,我就已經捲入其中了,所以,你也不必勸我離開了。」

隨後兩人便是決定前往金家,而夢可兒則是被兩人留在了此地,林天龍將天玄子送他的保命玉佩給了她,讓她在遇到危險時便激發。

經過半個時辰的飛行,兩人終是到了金家大宅的上空。看著下方佔地真箇海濱小鎮街道約莫五分之一土地的金宅,夢鐵二話沒說,甩手就是那白色的光芒,朝著金宅襲去。

在路上夢鐵也是跟林天龍說了這白芒的來歷,是如夢軒特有的一種劍氣,只有修鍊了如夢軒獨有的心法才是能夠將之發揮出來,否者就算你有招式也是無用。如果他能有一把好劍,這劍氣的威力甚至能夠提升十倍以上。隨著劍氣接觸金宅,先是刺眼的白光一閃,方圓數十里之內,無一例外的全是被這白光籠罩在其中。

「轟隆隆……」

緊接著才是滔天的巨響,震耳欲聾的巨大音爆聲傳出了百里之外。此時,遠在數十里之外的夢可兒正望著剛才發出白色光芒與音爆聲的海濱鎮方向,口中喃喃道:「爹爹,天龍哥,你們可一定要平安回來啊……」

若是林天龍與夢鐵聽到夢可兒說這話的語氣與臉上那擔心的表情,定然會覺得這小妮子長大了!若不是聲音還有些稚氣,說話的口氣簡直就與成年女子相差無幾。

「不行,我不能待在這裡等,以前聽爹爹和其他人都說金家的人修為都是很強大,天龍哥和爹爹會不會有危險?」說著,她便看向左手緊緊抓著的那枚玉佩,看著這不怎麼起眼的玉佩,夢可兒自言自語道:「天龍哥說這玉佩能擊敗武尊之下修為的人,也不知道是不是也能將金家的人也一併擊敗?」

林天龍也是給夢可兒講過修鍊者的修為境界的事情,夢可兒也是粗略的明白了一點,但她此時無比堅信著一點,那就是金家家主金鵬乃是武宗巔峰的修為,但林天龍和夢鐵的修為卻是沒有其高,所以潛意識裡她就認為林天龍兩人今日去金家定然不會那麼順利。

「不管了,現在最要緊的是趕快去海濱鎮,要是晚了,恐怕天龍哥和爹爹他們會有危險!」說完便沿著通往海濱鎮的那條小路快步前進,現在她是武者了,身體各方面也比從前要強上不少,走路的速度也比以前要快上幾倍,但饒是如此,以她現在的速度來計算,最少也都是要花上一個半時辰的時間才能趕到海濱鎮。

夢可兒一邊快速走著,一邊念叨著些什麼。

「爹爹,天龍哥你們可一定要等我」

「你們要是不在了,誰來保護我?」

「天龍哥,以後我可是要嫁給你的,你可不準有什麼事!」

……

同樣的,方圓數十里內只要有人,便都是朝著海濱鎮方向看著,普通人也就是看個稀奇而已,但在那些有修為且並不弱的強者眼裡,滿滿的全是震撼!

居然是有人敢對金家動手了,也不知這是金家之人出手還是另有其人。

一時間,白光籠罩過的各個地方几乎都是飛出一些強者,朝著海濱鎮方向駛去,他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誰敢對這一向霸道無比的金家出手。

這其中有看戲的,也有一些想撈些好處的……反正是無奇不有!

……

離得遠的人只是看到白光一閃,而後便是震耳欲聾的聲音,並沒有對眼睛耳朵照成任何的傷害,最多就是一時間有些眼花耳鳴的現象,過不久就會恢復正常。

而處於海濱鎮鎮上的人則就沒有那麼好運了。能在海濱鎮鎮上立足的,無一不是有著修為或家財萬貫之人,反正整個海濱鎮鎮上幾乎人人都是有著修為。雖然他們有著修為,但修為普遍都是不高,少數的那幾個宗級以上的強者還是金家的。

白光閃過,海濱鎮鎮上所有人都是被那白光刺得睜不開眼睛,有些運氣好的剛好眨眼,避免了眼睛被光芒刺傷,而那些運氣不好的,又剛好睜著眼睛四處張望的無一例外的眼睛全都是被白芒刺得發痛,甚至有些人的眼角都是流下了血痕。這些人就算是不瞎,恐怕以後視線也不會有原先那般好了,但可惜的是這個世界沒有眼鏡賣,想要眼力恢復正常,也就只有努力的修鍊,將修為提升上來,同時也會提升身體的體質,那個時候才是有機會恢復。修為低的就不用說了,直接成為瞎子大軍中的一員,無可厚非。

原本一些人見自己趁著眨眼逃過了此劫,但誰知道接下來居然又是一陣天翻地覆的炸響聲,他們離得近就沒有離得遠那些人那麼好運了,期間海濱鎮上至少有著超過半數被直接震聾,沒被震聾的耳中也是一直嗡嗡作響,幾乎聽不到外界的聲音。

還有些修為低的,則是直接被這響聲給震死,死狀都相同,七竅流血,眼睛瞪得賊大,好似在說:怎麼剛剛逃過了白光,接下來就有這麼響的炸響聲,我……我特么招惹誰了,上天要這般整我?

一時間,整個海濱鎮上哭聲,哀嚎聲,還有僥倖活下來的高興聲連成一片,天空之中的夢鐵和林天龍也是微微錯愕,兩人都是沒有想到夢鐵全力激發那劍氣居然是有著這麼大的威力,竟然是連他們都是受到了些許的傷害。同時他們也慶幸當時將夢可兒留在了家裡,否者以夢可兒那才一階武者的修為,恐怕只有魂飛魄散死無葬身之地了吧!

那要是照他所說的,給他一把絕世好劍,再增加十倍威力……我勒個去,那得要照成多大的傷害啊!甚至,連用出劍氣的夢鐵都是沒可能避免自己照成的傷害吧?

「夢叔,此劍氣以後盡量少用,看這情形,你這劍氣怕是敵我不分,完全就是一種同歸於盡的方式,以後除了在遇到必死的情況下,盡量別用。」林天龍一字一字的沉聲說道,雖然這劍氣強大,但若是連使用者自己都不能控制,那也就沒有什麼用處了。

夢鐵見自己無心之間竟然傷害到了這麼多人,心下也是覺得愧疚難當,但還是解釋道:「這劍氣本有著與之匹配的劍招,但是由於我還沒來得及學習參透就離開了如夢軒,否者,我定能學會,只要學會了劍招,就算沒有劍在手,也一樣可以控制傷害的範圍以及強弱。」

「哦?」林天龍眼睛一亮,道:「那以後一定要去如夢軒逛逛,幫你取得此劍招。」見夢鐵還是一副愧疚的樣子,便又道:「無須愧疚,修行本身就是逆天而行,自他們踏入修鍊的第一步開始,就應該有著隨時丟失性命的準備,現在他們大多數人基本上都是沒死,這就足以讓他們感到慶幸了。」 「天龍,你有這份心我就很滿足了,但是要想得到劍招,那也只有嫡系中的姣姣者才可以,想我這樣一個廢物嫡系而且還是十餘年沒在家族的人,是不會有機會的。」夢鐵感動的看著林天龍,兩個眼眶之內似乎都是有著點滴晶瑩正在醞釀著,彷彿隨時都有可能掉落下來。

「這樣的話就有些不好辦了。」林天龍聽后鄒了鄒眉,過了不到三個呼吸的時間后,才是說道:「現在就先不想這個問題了,等以後有機會的話,定會幫你取來那劍招。」

夢鐵與林天龍兩人居然就在這空中閑聊了起來,同時,兩人也是隨時的注意著下方金家的情況,似乎是有意為之。

「啊!是誰敢對我金家出手。」

突然,下方已經幾乎化為廢墟的金府內傳出一聲憤怒的嚎叫,若是聲音能殺人的話,我想林天龍兩人早已死了不下千百會了,這聲音實在是太大了。

夢可兒剛剛走了不久,便是聽到一個聲音,聽到之後便是加快了腳步,用盡了所有的力氣往海濱鎮方向奔跑著。

啊!是誰敢對我金家出手。

回想起聽到的這句話,夢可兒知道,是天龍哥和爹爹動手了,自己也得加快速度趕去,若不然他們要是有什麼不測……所以,她才是突然間爆發了一階武者所不能達到的速度,按她現在這速度,最多只需要兩個時辰便能趕到。

「出來了。」林天龍看著下方說道:「我就說不用進去吧,只需要在上方給他來個五雷轟頂即可,只不過你這攻擊似乎也是太大了點。」

夢鐵一陣汗顏,他也是實在不知道這劍氣在他恢復修為之後用全力激發出來居然是有著這麼強大的破壞力。

嚎叫的正是金家家主,他本來正在閉關,然而在他剛剛出關之時便是感受到了空氣中的靈氣波動,覺察到有人襲擊金家,他便立馬使上全身修為來抵擋,好在他閉關的地方離金萬兩的住處並不遠,在攻擊到來之前,便是用自身的修為將兩處地方完全的保護起來,抵禦即將到來的那道攻擊。而金萬兩由於受了重傷所以也是一直在床上躺著,這才讓他逃過了一命。

而就在抵禦了這道劍氣之後,金家家主立即將已經垮塌的房屋中的金萬兩救出,然後便是抱著金萬兩的屍體,仰天大吼道:「啊!誰敢對我金家出手。」

就在他仰天大吼時,便是看見了正在空中望著此地的林天龍與夢鐵兩人。

「是你們出的手,你們是誰?為何要襲擊我金家?」金家家主一襲黑衣,雙眼之內瞬間便是布滿了血絲,加之他本身就長得有些對不起觀眾,乍眼一看竟是十分恐怖。

「是你們殺了我兒,你們都給我去死吧!」金家家主舉起手,上面有著絲絲黑氣:「哼,給我去死。」

說完,他的手心之上竟是突突的出現了一團黑色光芒的氣體,直接朝著林天龍兩人所在處扔了出去。這團黑色氣團在離開金家家主之後並沒有如常識般的消散,反而還越來越大,直到離林天龍兩人還有十餘米距離的時候,竟是由雞蛋大小變為了人頭大小差不多,而且隨著繼續靠近林天龍兩人,這黑色氣團竟然是還在繼續增大。

「快閃開。」

感受著這團黑氣,林天龍立即將夢鐵推開,因為他竟然是在這團黑氣之上感覺到了一股極為熟悉的氣息,應該是以前在什麼地方感受過這種氣息,但至於是什麼時候,在哪裡,他倒是一時之間想不起來。

因為現實根本容不得他多想,這團黑氣的能量之強大,讓林天龍都是有些驚訝。若是炸開,恐怕就算林天龍還是武皇修為,也是只得落個身死隕落的下場。不得已之下,他才是將夢鐵推開,兩人便朝著左右各一方分離。

但這攻擊說時遲那時快,就在兩人剛剛分開不到二十米的距離,這團黑色能量便是在他們原先所處的位置爆炸了。

「轟隆隆……」

一陣比雷聲不知大了多少的爆炸聲瞬時響徹天空,剛才還有些晴朗的天空此刻竟是烏雲密布,下起了漂泊大雨。大雨剛下下來,海濱鎮處竟然是出現了一些稀薄的霧氣,隨著雨水的增加,這霧氣竟然也是在增加著。可見這雨下的多大?要不然單憑雨水打在土地之上所濺起的小水珠是不會這麼快就出現霧氣的,更別說這麼大了。

原本海濱鎮中倖免於死的人們本來還在處於後怕之中,但卻想不到沒過一刻鐘,竟又是一股更為強大的爆炸餘波襲來,短短一瞬間,大街上竟然已是屍體成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