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輩子能聽到兒子親口叫她一聲媽,或是一聲娘,季嵐就已經心滿意足了。而現在,這個願望突然實現了,季嵐卻是哭的更厲害了。

這當然不是傷心,而是因為喜悅,正是所謂的喜極而泣了。

「嗯!羽兒,你想吃什麼媽媽都給你做,想吃多少都有,想吃多長時間的都有!媽媽不但今後天天給你做好吃的,還要給我的孫兒孫女做好吃的!嗯,我還要長命百歲,好給我的重孫也做好吃的!咱們一家人再也不分開了!」

「呃,娘,你全給哥哥做好吃的了,那我呢?您是打算餓著我啊?哎,這有了兒子忘了閨女啊……」看著母親喜極而泣,季瑤心理自然是替母親高興的,不過嘴巴上卻是長吁短嘆的。

「傻孩子,有你哥哥的還能沒你的?我們一家人好不容易團聚了,今後我們誰都不要分開,在一起過一輩子!」季嵐笑著說道。

「這還差不多哦,我以為你只顧著哥哥,忘了我呢。」嬉笑著走了過去,鑽入母親的懷抱,季瑤笑著說道。

「這個估計玄乎啊,今後要是瑤瑤嫁人了那怎麼辦?」看著這個古靈精怪的妹妹,蘇羽開懷大笑道。

「呸呸呸,烏鴉嘴!誰要嫁人啊,我才不嫁人呢!我就要陪著我娘,才不要嫁人呢!我說哥哥,你也太摳門了吧?這妹妹還沒吃你家飯呢,你就已經算計起來了?」

「哈哈,嫁人不嫁人你說了算,我頂多幫你參謀參謀就行。再說了,你哥別的不好說,就是錢多,你今後就是生個七八十個,你老哥也照樣把他們給你喂的白白胖胖的!」

「你以為我是母豬啊,生那麼多!我告訴你啊,我都不會嫁人,更不可能生孩子了!所以,老哥,這錢我就替你省下來了。」

一時間,一家人其樂融融,歡笑不斷。多年的怨憤,多年的期盼,多年的肝腸寸斷望眼欲穿,今天終於全部消失,剩下的就只有其樂融融,一家團聚。

看著這一家三口終於團聚了,季賢和季坤不由得眼角濕潤了。就連一旁的蘇純,也是心中感慨萬分。

不過,這種場面他今生是不會遇到了,所以心中難免有些失落。不過好在,蘇純很久很久以前就知道自己是出生在實驗室,是一種試驗產物,所以對於父母倒也沒什麼可期待的。曾經的他以為自己除了自己之外一無所有,但現在,他卻是不這樣想了。因為他還有家人,蘇羽就是他的家人,就是他的親人。

而蘇純的性格本就受到蘇羽的記憶不少影響,很是大氣,對任何事情看的都很開。所以失落,也只不過是看到蘇羽母子團聚的溫馨場面后的一瞬間而已。

「好了,你們一家人團聚吧,我們就不瞎摻和了。季賢,蘇純跟我走,今兒個我來指導你們修鍊。」看著女兒一家團聚,季坤欣慰的一笑,轉頭對兩個燈泡說道。

「啊?不是吧?爹,您……您多少年沒這麼想過了,今兒個怎麼突然來這麼一出啊?娘啊……您怎麼走的這麼早,爹又要折騰我了……」一聽父親要指導自己修鍊,季賢的一張臉瞬間苦成了苦瓜。

反倒是蘇純,一聽季坤要指導自己修鍊,頓時興奮了,「真的?那多謝伯父了!」

看著和蘇正南有九成像的蘇純,季坤欣慰的一笑,就像再次見到了老友一樣。雖然蘇純這個孩子來的有點奇異,但不管怎麼說都是老友的骨血,摯友已逝,那他自然要擔起父親這個責任,幫老友好好的將他的兒子培養成才了。

有時候真的是,人比人比死人啊,季坤不服都不行!當年他的修為就比蘇正南差,在醫仙門出事前,不管他怎麼努力,都趕不上蘇正南。沒想到現在到了兒子輩,還是這樣,自己除了大兒子還好一些,能擔大任之外,這個小兒子實在是太打臉了!

修鍊了這三十多年了,到如今也只是個真元初期而已。但看看人家蘇純,從來到昆崙山到現在,不過就是八年的時間,但已經一路從什麼都不會,修鍊到了如今的抱丹後期,距離突破都不遠了。

這簡直是太打臉了,太給他爹丟臉了!這小子,他奶奶的,資質很好,但怎麼就嬌慣成了個二世祖,不務正業,一定得好好錘鍊一下才行!

如此想著,季坤順口就刺激了季賢一句,「你小子還叫苦?我要是你,簡直恨不得找個老鼠洞鑽進去呢!丟人死了,還沒自己外甥修為高呢!你外甥這才修鍊了多久啊,你看看人家的修為,再看看你的,哎,丟死人了!」

也不知道哪根筋抽了,此時季坤故意轉過頭來,向著蘇羽問道:「對了蘇羽,你從修鍊到現在有多久了,什麼修為了?」

這句話原本就是故意刺激季賢的,但就連季坤都沒意識到,這完全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只見蘇羽微笑著轉過頭來,很是含蓄地說道:「回外公的話,我修鍊的日子也不短了,大概有十年左右了。修為真的不值一提,現在我還沒來得及看,不過暈倒之前應該是虛境中期接近巔峰的樣子。」

這話一出,季坤頓時老臉紅透了,直接掛不住了。而一旁的季賢頓時前仰后跌,幸災樂禍地大笑著說道:「哈哈哈哈,爹,你這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啦!哈哈,我不過是修鍊了三十年,您老人家都修鍊了七十多年了,才虛境初期,還沒你外孫修鍊十年的修為高呢!哈哈哈哈!」

原本季坤就老臉掛不住了,再被季賢這麼一個幸災樂禍,直接惱羞成怒了。羞紅著臉大步走向季賢,一把扯住季賢的耳朵厲聲說道:「讓你話多!讓你不好好修鍊!走,老子好好操練操練你!達不到你外甥的程度,這輩子你別想離開季家半步!」

說著,就拉著季賢往外走,頭也不回。

「不是吧!爹啊,我的親爹啊!虛境中期,你還不如直接殺了我呢!您這辛辛苦苦一輩子練到虛境初期,已經位列昆崙山二十大頂級高手的行列了,我哪兒能跟您比啊!親爹啊,您就收回成命吧,我還得去找個媳婦,給您生個孫子啊!」

「沒那個必要!我有外孫,家孫外孫都是老子的血脈!」惱羞成怒的將季賢直接拖著,季坤步子邁的更快了,轉瞬就消失在了別院外。

而蘇純也是無奈的一笑,轉身跟著走了出去。只不過蘇純和季賢完全就是兩種人,季賢聽到蘇羽的修為時直接就覺得今生無望了,但蘇純卻是動力更加足了,直接把蘇羽定位了追趕的目標。

不過說來也是,侄子比自己修為高太多,這當二叔的臉上也實在是掛不住啊。

外公這突如其來的火氣,直接把蘇羽給搞懵了,張張的望著門外,不解地問道:「媽,這是怎麼回事啊?」

滿心自豪的看著兒子,季嵐也是幸災樂禍地說道:「還能怎麼回事,你這一個謙虛把你外公給刺激了唄。要知道你外公可是昆崙山二十大頂級高手,對修為那是絕對的自信。可你個小傢伙一句謙虛的話,就把你外公一輩子的自信給打擊沒了。」

「呃……原來是這樣啊……早知道剛剛我撒個慌算了……」剛剛見到外公就打了外公的臉,蘇羽也實在是尷尬不已。

「就算是個善意的謊言也不行,哈哈,因為娘不同意!我兒子這麼厲害,季家第一高手,整個昆崙山都能排進前八位,這是多麼自豪的事兒啊!」

看著兒子有出息,季嵐絲毫不顧及什麼風範儀態,開懷大笑。然後拉著蘇羽和季瑤的手,就往廚房那邊走了過去,「哈哈,走走走,羽兒,瑤瑤跟娘走,娘給你們做好吃的!」

為了給兒子做菜,為了能補償兒子,季嵐甚至連傭人都沒有用,洗菜摘菜切菜什麼的全部都是自己動手,菜做好了之後還親手端上來給兒子。就算蘇羽搶著要幫忙,季嵐都不讓。

無奈之下,蘇羽只好攛掇著妹妹季瑤去給母親幫忙,而他自己,則是看著廚房,想要將這溫馨的畫面深深地刻印在自己的腦海之中,不斷地告訴自己,我有媽了,我不是孤兒了。

整整一天,蘇羽都是在吃吃吃中度過的,一道又一道的好菜,一桌又一桌媽媽的味道,吃的蘇羽眼淚嘩嘩的。

也得虧了蘇羽食量驚人,否則這麼多的菜還真的浪費了,因為妹妹季瑤根本幫不上什麼忙,吃了幾道菜就已經吃飽了,只能是看著哥哥吃。

而吃完飯,蘇羽也終於把一件他覺得最重要的事兒說了出來,「媽,您的身體似乎是有頑疾,我幫您調理一下吧。」

「不用不用,我這毛病就是想你想的,現在見到你,全好了!你看……咳……」剛要站起身來像兒子展示自己如何健康,但沒想到一個沒忍住的又咳了起來,而且,還咳出血了! 雖然蘇羽嘴上沒有承認自己錯怪了母親,但這一句話卻足以表達他的心意。一聲媽,勝過千言萬語。而一句我想吃紅燒肉,則是比到達了一個很清晰的意思,從前的虧欠,今後要用對我更好來補償。

這種事情,說是沒有辦法說的,因為一說出來之後就變了味道,成了要求了。但這並不是要求,只是蘇羽的一個願望而已。

所謂母子連心,季嵐自然能聽得出蘇羽的想法,而且就算蘇羽不說,就算蘇羽依舊不認她這個母親,季嵐也一定會把曾經虧欠的加倍補償給兒子。

其實,這輩子能聽到兒子親口叫她一聲媽,或是一聲娘,季嵐就已經心滿意足了。而現在,這個願望突然實現了,季嵐卻是哭的更厲害了。

這當然不是傷心,而是因為喜悅,正是所謂的喜極而泣了。

「嗯!羽兒,你想吃什麼媽媽都給你做,想吃多少都有,想吃多長時間的都有!媽媽不但今後天天給你做好吃的,還要給我的孫兒孫女做好吃的!嗯,我還要長命百歲,好給我的重孫也做好吃的!咱們一家人再也不分開了!」

「呃,娘,你全給哥哥做好吃的了,那我呢?您是打算餓著我啊?哎,這有了兒子忘了閨女啊……」看著母親喜極而泣,季瑤心理自然是替母親高興的,不過嘴巴上卻是長吁短嘆的。

「傻孩子,有你哥哥的還能沒你的?我們一家人好不容易團聚了,今後我們誰都不要分開,在一起過一輩子!」季嵐笑著說道。

「這還差不多哦,我以為你只顧著哥哥,忘了我呢。」嬉笑著走了過去,鑽入母親的懷抱,季瑤笑著說道。

「這個估計玄乎啊,今後要是瑤瑤嫁人了那怎麼辦?」看著這個古靈精怪的妹妹,蘇羽開懷大笑道。

「呸呸呸,烏鴉嘴!誰要嫁人啊,我才不嫁人呢!我就要陪著我娘,才不要嫁人呢!我說哥哥,你也太摳門了吧?這妹妹還沒吃你家飯呢,你就已經算計起來了?」

「哈哈,嫁人不嫁人你說了算,我頂多幫你參謀參謀就行。再說了,你哥別的不好說,就是錢多,你今後就是生個七八十個,你老哥也照樣把他們給你喂的白白胖胖的!」

「你以為我是母豬啊,生那麼多!我告訴你啊,我都不會嫁人,更不可能生孩子了!所以,老哥,這錢我就替你省下來了。」

一時間,一家人其樂融融,歡笑不斷。多年的怨憤,多年的期盼,多年的肝腸寸斷望眼欲穿,今天終於全部消失,剩下的就只有其樂融融,一家團聚。

看著這一家三口終於團聚了,季賢和季坤不由得眼角濕潤了。就連一旁的蘇純,也是心中感慨萬分。

不過,這種場面他今生是不會遇到了,所以心中難免有些失落。不過好在,蘇純很久很久以前就知道自己是出生在實驗室,是一種試驗產物,所以對於父母倒也沒什麼可期待的。曾經的他以為自己除了自己之外一無所有,但現在,他卻是不這樣想了。因為他還有家人,蘇羽就是他的家人,就是他的親人。

而蘇純的性格本就受到蘇羽的記憶不少影響,很是大氣,對任何事情看的都很開。所以失落,也只不過是看到蘇羽母子團聚的溫馨場面后的一瞬間而已。

「好了,你們一家人團聚吧,我們就不瞎摻和了。季賢,蘇純跟我走,今兒個我來指導你們修鍊。」看著女兒一家團聚,季坤欣慰的一笑,轉頭對兩個燈泡說道。

「啊?不是吧?爹,您……您多少年沒這麼想過了,今兒個怎麼突然來這麼一出啊?娘啊……您怎麼走的這麼早,爹又要折騰我了……」一聽父親要指導自己修鍊,季賢的一張臉瞬間苦成了苦瓜。

反倒是蘇純,一聽季坤要指導自己修鍊,頓時興奮了,「真的?那多謝伯父了!」

看著和蘇正南有九成像的蘇純,季坤欣慰的一笑,就像再次見到了老友一樣。雖然蘇純這個孩子來的有點奇異,但不管怎麼說都是老友的骨血,摯友已逝,那他自然要擔起父親這個責任,幫老友好好的將他的兒子培養成才了。

有時候真的是,人比人比死人啊,季坤不服都不行!當年他的修為就比蘇正南差,在醫仙門出事前,不管他怎麼努力,都趕不上蘇正南。沒想到現在到了兒子輩,還是這樣,自己除了大兒子還好一些,能擔大任之外,這個小兒子實在是太打臉了!

修鍊了這三十多年了,到如今也只是個真元初期而已。但看看人家蘇純,從來到昆崙山到現在,不過就是八年的時間,但已經一路從什麼都不會,修鍊到了如今的抱丹後期,距離突破都不遠了。

這簡直是太打臉了,太給他爹丟臉了!這小子,他奶奶的,資質很好,但怎麼就嬌慣成了個二世祖,不務正業,一定得好好錘鍊一下才行!

如此想著,季坤順口就刺激了季賢一句,「你小子還叫苦?我要是你,簡直恨不得找個老鼠洞鑽進去呢!丟人死了,還沒自己外甥修為高呢!你外甥這才修鍊了多久啊,你看看人家的修為,再看看你的,哎,丟死人了!」

也不知道哪根筋抽了,此時季坤故意轉過頭來,向著蘇羽問道:「對了蘇羽,你從修鍊到現在有多久了,什麼修為了?」

這句話原本就是故意刺激季賢的,但就連季坤都沒意識到,這完全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只見蘇羽微笑著轉過頭來,很是含蓄地說道:「回外公的話,我修鍊的日子也不短了,大概有十年左右了。修為真的不值一提,現在我還沒來得及看,不過暈倒之前應該是虛境中期接近巔峰的樣子。」

這話一出,季坤頓時老臉紅透了,直接掛不住了。而一旁的季賢頓時前仰后跌,幸災樂禍地大笑著說道:「哈哈哈哈,爹,你這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啦! 頂流哥哥撿到我了 哈哈,我不過是修鍊了三十年,您老人家都修鍊了七十多年了,才虛境初期,還沒你外孫修鍊十年的修為高呢!哈哈哈哈!」

原本季坤就老臉掛不住了,再被季賢這麼一個幸災樂禍,直接惱羞成怒了。羞紅著臉大步走向季賢,一把扯住季賢的耳朵厲聲說道:「讓你話多!讓你不好好修鍊!走,老子好好操練操練你!達不到你外甥的程度,這輩子你別想離開季家半步!」

說著,就拉著季賢往外走,頭也不回。

「不是吧!爹啊,我的親爹啊!虛境中期,你還不如直接殺了我呢!您這辛辛苦苦一輩子練到虛境初期,已經位列昆崙山二十大頂級高手的行列了,我哪兒能跟您比啊!親爹啊,您就收回成命吧,我還得去找個媳婦,給您生個孫子啊!」

「沒那個必要!我有外孫,家孫外孫都是老子的血脈!」惱羞成怒的將季賢直接拖著,季坤步子邁的更快了,轉瞬就消失在了別院外。

而蘇純也是無奈的一笑,轉身跟著走了出去。只不過蘇純和季賢完全就是兩種人,季賢聽到蘇羽的修為時直接就覺得今生無望了,但蘇純卻是動力更加足了,直接把蘇羽定位了追趕的目標。

不過說來也是,侄子比自己修為高太多,這當二叔的臉上也實在是掛不住啊。

外公這突如其來的火氣,直接把蘇羽給搞懵了,張張的望著門外,不解地問道:「媽,這是怎麼回事啊?」

滿心自豪的看著兒子,季嵐也是幸災樂禍地說道:「還能怎麼回事,你這一個謙虛把你外公給刺激了唄。要知道你外公可是昆崙山二十大頂級高手,對修為那是絕對的自信。可你個小傢伙一句謙虛的話,就把你外公一輩子的自信給打擊沒了。」

「呃……原來是這樣啊……早知道剛剛我撒個慌算了……」剛剛見到外公就打了外公的臉,蘇羽也實在是尷尬不已。

「就算是個善意的謊言也不行,哈哈,因為娘不同意!我兒子這麼厲害,季家第一高手,整個昆崙山都能排進前八位,這是多麼自豪的事兒啊!」

看著兒子有出息,季嵐絲毫不顧及什麼風範儀態,開懷大笑。然後拉著蘇羽和季瑤的手,就往廚房那邊走了過去,「哈哈,走走走,羽兒,瑤瑤跟娘走,娘給你們做好吃的!」

為了給兒子做菜,為了能補償兒子,季嵐甚至連傭人都沒有用,洗菜摘菜切菜什麼的全部都是自己動手,菜做好了之後還親手端上來給兒子。就算蘇羽搶著要幫忙,季嵐都不讓。

無奈之下,蘇羽只好攛掇著妹妹季瑤去給母親幫忙,而他自己,則是看著廚房,想要將這溫馨的畫面深深地刻印在自己的腦海之中,不斷地告訴自己,我有媽了,我不是孤兒了。

整整一天,蘇羽都是在吃吃吃中度過的,一道又一道的好菜,一桌又一桌媽媽的味道,吃的蘇羽眼淚嘩嘩的。

也得虧了蘇羽食量驚人,否則這麼多的菜還真的浪費了,因為妹妹季瑤根本幫不上什麼忙,吃了幾道菜就已經吃飽了,只能是看著哥哥吃。

而吃完飯,蘇羽也終於把一件他覺得最重要的事兒說了出來,「媽,您的身體似乎是有頑疾,我幫您調理一下吧。」

「不用不用,我這毛病就是想你想的,現在見到你,全好了!你看……咳……」剛要站起身來像兒子展示自己如何健康,但沒想到一個沒忍住的又咳了起來,而且,還咳出血了! 「媽!你怎麼了?沒事吧!」看到母親忽然咳血,蘇羽頓時驚慌失措。

「娘!您沒事吧?要不要緊,我這就去給您拿葯!」而季瑤也同樣是十分緊張,站起身來就往母親卧房方向跑。

「沒……沒事,就是看到你高興的,看到你們兄妹終於相認了高興的,不礙事的。」拿著手帕擦著血,季嵐溫馨的笑著。

「怎麼能沒事呢?媽,我扶您回卧房,現在就給您治療。」說著,蘇羽站起身來就扶著季嵐往卧房方向走。

「不礙事,不礙事的,**病而已。真的,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么?」

季嵐知道自己的這個老病根,也知道這基本上是治不好的,因為在修真界,季家也是醫道世家,醫術很不錯的。所以她盡量裝作沒事的寬慰著蘇羽。

「媽,您能不能別逞強,今後還要幫忙照顧您孫子呢!再說了,我就是醫師,醫仙門正宗傳人,您有沒有問題我還不知道?你放心吧,或許季家的醫術拿您的病沒辦法,但對我來說還是很簡單的。」

雖然季嵐知道兒子應該是醫仙門的傳人,但對於醫仙門的醫術她並不了解。不過聽兒子說的這麼肯定,加上這也是兒子的一片心意,季嵐立刻就點頭同意了。

「那好吧,羽兒就幫媽媽治療一下吧。」

「嗯,媽,您坐在床上,就像以往打坐練功一樣就可以了,讓自己心平氣和,接下來我會為您針灸。嗯,這枚丹藥可以守護心神,修復暗疾。」

欣慰的一笑,季嵐接過丹藥便服了下去,然後盤膝而坐,緩緩地運轉著體內的靈力。

沒錯,此刻的季嵐,體內只有靈力,而不是靈元之氣,更不是靈元之力,因為這些年思念成疾,使得她根本無心修鍊,從三十多年前回來一直到現在,修為也沒有多大的長進,只是化境後期而已。

「瑤瑤,你在門口幫我護法,不要讓人來打擾我。幫媽媽治療之後,我會親自指導你的修行的。純陰之體現在只有抱丹中期,進度實在是有些慢了。」轉過頭來,蘇羽笑著對妹妹季瑤說道。

「呃……這還慢啊,都抱丹中期了。哥,可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樣怪胎呀。好啦好啦,我不說了還不行么,我這就去給你護法。」被蘇羽怒其不爭的看了一眼,季瑤不由得心虛了,一溜煙的就跑向了屋外。

接下來,蘇羽便動用神識之力恰到好處的找到母親身上的穴位,但又不至於冒犯母親,而後以神農經的功法加持在銀針上,不緊不慢的一針接一針的扎了下去。

當所有銀針全部到位之後,雙手緩緩地放在母親後背,精純的元力從雙掌之間流出,溫和的進入到了母親的體內,在神識的精準控制之下,那帶著極強恢復能力的元力靶向精準的向著母親體內的暗疾所在而去。

其實季嵐的病情,不是說季家的醫術不能治療,只是身體的病痛可以治,心裡的病痛卻回天乏力,只能期盼著心結有朝一日解開,才有可能配合藥物痊癒。

而季嵐的情況還有所不同,因為他這思念成疾已經太多年了,嚴重的影響到了身體各方面的機能,丹藥和一般的醫術只能治標不能治本。

但好運的是,他的兒子就是個神醫,而且是繼承了醫仙門神奇醫術的,除了初代老祖之外,醫術成就最高的一個。再加上蘇羽體內的絕陽之氣和靈元之力本就具有著強大的生機,這樣才能為季嵐的身體重新注入生機,將頑疾一掃而空。

普天之下,沒有一個兒女願意看著自己的母親身患頑疾飽受病痛折磨。但絕大多數的人都只能是束手無策,眼睜睜地看著。蘇羽自然也屬於不遠看著母親飽受折磨的子女,不過好在,他並不屬於束手無策的那一類。因為他有神奇醫術在身。

接下來的治療,整整持續了一天一夜,而蘇羽在這一天一夜之中,不僅僅是幫助母親徹底祛除了多年頑疾,更是以精純的元力配合神識,為母親洗筋伐髓,將身體里他所能夠看到的雜質,全部清除的一乾二淨。同時,蘇羽更是用自己精純的元力幫助母親直接跨越了抱丹境的壁障,成功的把修為拔高到了抱丹中期。

雖然蘇羽還能夠做到更好,不過修為這東西,畢竟自己修鍊來的要更好一些。所以在治療結束之後,蘇羽取出了兩枚築靈丹交給了母親,便離開了母親的卧房。

蘇羽當然也想為母親繼續護法指導,但外面嘈雜的聲音讓蘇羽實在是無法集中,如果不及時出面制止的話,恐怕會導致母親走火入魔,所以蘇羽在安頓了一些事情之後,便轉身離開。

從前的季嵐,因為兒子丟失丈夫慘死,對修鍊已經沒有了興趣,但現在兒子回來了,作為母親她當然希望能夠更多的補償沒有陪在兒子身邊的那些年。所以在蘇羽幫她拔高了修為,並且給了她丹藥之後,季嵐第一時間便投入了修鍊當中。

原因很簡單,讓兒子缺失了三十年,她要加倍的還回來,兩個三十年,三個三十年,甚至更多!但如若她的修為不再精進的話,壽命是不會有多少增加的。所以即便是為了多陪陪兒子,季嵐也會全力修鍊的。

「怎麼了,瑤瑤,到底出什麼事了?」從房間出來,蘇羽第一時間向著為母親護法的季瑤問道。

「哥,你總算出來了。母親怎麼樣了?」見到蘇羽出來,季瑤第一時間就問及了母親的情況。

「放心吧,媽的暗疾已經完全祛除了,並且全身雜質我也幫她祛除了,今後修鍊會更為順暢的。即便是不修鍊,活到百歲應該也是沒有任何問題的。」雖然三十年沒見,的那兄妹同心,蘇羽自然知道季瑤最擔心的就是母親了。

「真的?那就太好了!娘的身體恢復了就好!對了,你剛剛問發生什麼事情了是嗎?說起來的確是發生了些事情,而且絕對不是小事。更為重要的是,這事兒是因你而起的。」

「因我而起?難道是古武界來找茬了?」聽到因自己而起,蘇羽第一時間便想到了神殿,但覺得神殿應該不大現實,所以便將目標轉向了古武界的喬慕容。畢竟他和喬慕容之間的仇怨更大。

「沒錯,是古武界的人來找茬了,吵著嚷著要讓昆崙山把你交出去,為他們死去的親人謝罪。來的人若只是古武界的話,倒還沒有什麼,畢竟昆崙山千百年的底蘊遠比他古武界要來的強。可關鍵就在於,現在在昆崙山外叫陣的,並不僅僅是古武界的人,這裡面還有東瀛的甲賀流忍道和歐洲的聖堂。」季瑤迅速為蘇羽解惑道。

「甲賀流?看來上次沒有讓他們和伊賀流一起死,到底還是仁慈了。如果說我和倭國有衝突,甲賀流來還算正常,但這聖堂好像總壇在歐洲,我根本不認識他們,他們替古武界出的什麼鳥氣。」這兩股勢力的出現,的確是讓蘇羽很意外,因為這完全沒有章法,沒有理由啊。

「誰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呢!而且這一次甲賀流和聖堂,來的不是一兩個人,而是傾巢出動,所有高手全部都集中在了昆崙山外,簡直就是聲勢浩大。哥,你到底在古武界殺了多少人啊,為什麼要殺呢?」季瑤表示不解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