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鬼魅也在旁邊跟著呢,只是別人看不見他而已。

只有可憐的小白小幼龍,鬱悶的坐在隨身空間里,聽著糰子、夜微涼、鬼魅用主寵溝通,跟它描述現在外面的情況。

在這個世界,婚禮和中國古代的婚禮是不同的,新娘子可不用蓋什麼蓋頭。

蘇泠風就這樣頂著一張絕美的臉,被攙著,向主廳走去。

一路上,但凡見到蘇泠風的人,都無不獃滯失神,滿目驚艷。

墨問塵穿著一身禮服,等候在廳里,臉上帶著幸福的微笑,與蘇躍震寒暄著,當然,基本都是蘇躍震說,擺著長輩的架子,對墨問塵進行一些囑咐,墨問塵只是微笑著聽著。

蘇家有點身份的人都已經到了,其中包括蘇衡和司徒夜藍。

他們的親生女兒出嫁,做父母的,是應該到場的,不過在墨問塵和蘇泠風在蘇家行過儀式之後,他們就趕回去,畢竟蘇毓敏的喪失還沒有辦完。 「我……我已經幻化以人形狀態出去嘛……」

「哦,那你要怎麼解釋你忽然出現在我身邊,又過了兩年多,還是這幅小身板的?」蘇泠風上下打量小白,似乎很不滿意它這干吃不長個兒的小身子。

小白愣了愣,才想起,那個老給主人趕車的男人是見過它的,還有它忽然出現在蘇泠風身邊,的確有些奇怪,可是糰子、夜微涼和鬼魅都可以出去,就它不可以,它才不幹呢!

「嗷嗷嗷嗚嗚我不管我不管!我就不要自己呆在這裡,我要出去!我就要出去!就要出去! 婚不守舍 嗷嗚嗚」小白乾脆坐地上,開始蹬腿哭鬧起來,就差打滾兒了。

蘇泠風皺眉,看著坐地上哭鬧的小白小正太,被它嚎的腦瓜仁疼。

「媽媽,還有其他的辦法,讓小白可以出去么?」糰子看著哭個不停的小白,有些不忍心了。

小白聽見糰子的話,淚眼朦朧的偷看了糰子一眼,心裡暖呼呼的,看來糰子心裡還是有它的。

「是啊?真沒有辦法嗎?」夜微涼也說。

蘇泠風眉頭皺得更緊的,其實她也不想單獨留下小白一個,只是,目前她真想不出什麼好辦法。

這個時候,鬼魅摸著下巴,看著小白道:「巨龍幻化的時候,是可以調整外貌的,你不會是還沒學會吧?」

小白聞言,停止了哭聲,眨巴眨巴淚眼,道:「好像是有一條調整外貌的咒語……可是我沒試過……」

「那就試試嘍,如果可以的話,你就混在婚禮現場就可以了,那些人,估計只會把你當成哪個賓客帶來的孩子,也不會問太多的。」鬼魅慢悠悠的說。

蘇泠風、糰子、夜微涼都覺得鬼魅說得有些道理,齊齊的看向了小白。

小白抽泣了兩下,點點頭,用小胖手抹去臉上的淚水,開始試著調整相貌。

小白對這種咒語好像不是很熟練,試了幾次,只是把頭髮變長了一些,睫毛也變長了一些,小嘴變得更小更紅潤了,其他沒有太大的變化,就是感覺比之前更加漂亮了,是那種有點分不出是男孩女孩的漂亮。

夜微涼看著小白的樣子,眼睛一亮,跑會自己的小屋,拿了一堆工具出來,在小白的頭髮、臉上一頓折騰,還帶上了一些飾品、逼著它換了一身糰子貢獻的漂亮小裙子、小靴子,然後,一個漂亮得不像話的粉嫩小蘿莉就新鮮出爐了!

夜微涼看著自己的傑作,非常滿意。

糰子看著此刻的小白,心裡暗暗慶幸,還好這位不是真的「同性」,否者它的地位可是要受到威脅了……

小白看著鏡子里變了性的自己,好想哭……

「不錯。」蘇泠風掃了小白兩眼,淡定的點評。

「噢!我的冥神吶,瞧瞧,一隻小母龍!噢呵呵呵……」鬼魅怪聲怪調的取笑小白。

小白惡狠狠的瞪鬼魅,雖然心裡不爽,不過到底還是沒有發作,現在的模樣是彆扭些,可是它終於可以不用被關在隨身空間里,可以出去陪糰子參加婚禮了……

蘇泠風的精神力探測到外面的小夏和小冬已經起來了,小夏正打算來瞧她房間的門,便趕緊出了隨身空間,隨便,把夜微涼、糰子、鬼魅也一起帶了出來,至於小白,只能到了王府之後,找機會再放它出來了。

小冬、小夏看了夜微涼和糰子兩眼,心裡有些奇怪小姐為什麼在這大喜的日子將魔寵召喚出來,不過並沒有多問什麼。

接下來的時間,就是一頓忙碌。

小冬、小夏伺候蘇泠風吃了一些早餐,便開始幫她換禮服、梳頭、化妝。

其實,蘇家有派了不少人來伺候蘇泠風,不過對於那些人,小夏、小冬很是不放心,便沒讓他們靠近蘇泠風。

那些人也聽說了,蘇泠風以及她的這兩個侍女,都不是好惹的主兒,也沒人敢硬往前湊,只能站在屋子外面侯著,隨時等待吩咐。

在妝扮方面,小夏、小冬顯然是經過嚴格訊亂的,動作非常麻利,兩個配合的也默契,很快,蘇泠風就被她們盛裝打扮完畢了。

蘇泠風看著鏡子里的自己,也不由有片刻的失神,她當然知道自己的臉蛋長得不錯,可是沒想到這樣隆重打扮起來,竟然美得這麼……

蘇泠風想了半天,還是厚著臉皮給自己了一個形容詞,「驚心動魄!」

對,就是美得驚心動魄!除了這四個字以外,她真的找不出合適的詞來描述自己這張臉了。

雖然在她十四歲生辰的時候,還有參加青橋靈武學院迎新晚會的時候,她也化過妝,但那時候的都是淡妝,和現在的妝容可是不同的。

而且那時候她年紀還小,臉蛋還沒有張開呢,當然和此時的蘇泠風有很大的差距。

「小姐,您真是太美了……」小夏痴痴的望著蘇泠風,眼珠都快要不會轉動了。

「嗯嗯……」一旁的小冬,贊同的點頭,眼睛也捨不得在蘇泠風臉上移開。

蘇泠風沒有說話只是淡淡的一笑,結婚時的女人是最美的,這話說得果然沒錯。

那笑容,彷彿一瞬間有千萬花開,美得令人炫目,晃的小夏、小冬的眼睛都快花了。

這個時候,外面有人來報,來迎娶的塵王已經到蘇家了,蘇泠風便被小冬、小夏這才回過神來,一邊一個攙著手臂,走了出去。

糰子已經變回了小獸狀態,它很知趣的沒有黏在蘇泠風身上,而是跳到了夜微涼的懷裡,夜微涼抱著糰子,興高采烈的在蘇泠風身後跟著。

其實鬼魅也在旁邊跟著呢,只是別人看不見他而已。

只有可憐的小白小幼龍,鬱悶的坐在隨身空間里,聽著糰子、夜微涼、鬼魅用主寵溝通,跟它描述現在外面的情況。

在這個世界,婚禮和中國古代的婚禮是不同的,新娘子可不用蓋什麼蓋頭。

蘇泠風就這樣頂著一張絕美的臉,被攙著,向主廳走去。

一路上,但凡見到蘇泠風的人,都無不獃滯失神,滿目驚艷。

酒店供應商 墨問塵穿著一身禮服,等候在廳里,臉上帶著幸福的微笑,與蘇躍震寒暄著,當然,基本都是蘇躍震說,擺著長輩的架子,對墨問塵進行一些囑咐,墨問塵只是微笑著聽著。

蘇家有點身份的人都已經到了,其中包括蘇衡和司徒夜藍。

他們的親生女兒出嫁,做父母的,是應該到場的,不過在墨問塵和蘇泠風在蘇家行過儀式之後,他們就趕回去,畢竟蘇毓敏的喪失還沒有辦完。 而蘇展顏和蘇衡的正妻並沒有來。

大廳里,人很多,但是很安靜。

一是,對於蘇泠風的這樁婚事,蘇家的人心裡的感覺很複雜,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二嘛,蘇家名聲現在已經很不好了,他們不想在這位塵王面前,再失什麼體面。

只是那些少女、少婦的眼睛,還是不受控制的老是往墨問塵的身上瞄。

墨問塵本來就是難得一見的超級大美男,此刻就是特意打扮過,穿著新郎的禮服,臉上掛著溫和幸福的笑容,真是太養眼了!

蘇家幾個未婚的少女,心裡對蘇泠風更是羨慕嫉妒恨啊!

那個連笑都不會笑,整天頂著個面癱臉的女人,憑什麼就嫁個這麼極品美男子啊!

不過,想到這位塵王出了臉蛋好看些,並沒有是實力和實權的時候,她們的心理又平衡多了。

就算他長相的出眾,又出身皇室,哪又如何?

在這個世界上,如果是平民還好,如果是個有身份,但自身又沒有任何實力的人,特別是男人,是會被人看不起的。

當然,也因為他的身份,這種看不起不會有人當面表露出來。

其實也是有些少女,不在乎墨問塵沒有武力值的「普通」身體,希望嫁給他,哪怕不是做正妃,只是做他的女人之一,她們也是願意的。

不過這種想法也只是在心裡想想罷了,見識過蘇泠風彪悍的人,沒有哪個女人有那個勇氣,去跟她共侍一夫,特別是,在蘇泠風以狠決的手段,反擊蘇毓敏之後……

蘇泠風到了廳門口,墨問塵有所感應般,抬頭看了過去,眼睛里瞬間露出了毫不掩飾的驚艷之色!

他嘴角的弧度更大了,望著蘇泠風,目光灼熱而神情,之後慢慢起身,向她走了過來……

大廳里的眾人,此刻也都看到了蘇泠風,不可否認,蘇泠風是他們蘇家的女孩中,無論是實力,還是長相和氣質,都是最出色的一個!和塵王站在一起,看上去無比般配!

墨問塵牽過蘇泠風的手,滿足的微笑,那目光柔得,彷彿可以滴出水來。

司徒夜藍看著自己的女兒,以及女兒身邊的男人,心裡的感覺很是奇妙,又是高興又是難過,高興的是,女兒長大了,出嫁了,那個男人雖然沒什麼實力,可是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他是真喜歡女兒的,難過的是,自己生了女兒十幾年,還沒什麼好好對她呢,就被搶走了,成了別人家的女人了……

這時,蘇泠風身後的夜微涼,也不管那麼多,甩著幾條毛茸茸的尾巴,抱著糰子,大剌剌的就跟著進了大廳,她身邊還跟著別人看不見的鬼魅,在從廳里那些人做鬼臉。

看到跟著蘇泠風進來的夜微涼和糰子,廳里很多的眉頭都皺了起來。

「泠風,這樣的日子,你讓你的寵物跟著出來搗什麼亂!」蘇躍震皺著眉頭,呵斥道。覺得蘇泠風這沒規沒距的樣子,真是太丟蘇家的人臉了!

蘇泠風瞥了蘇躍震一眼,淡淡的說:「它們不是我的寵物,而是我的夥伴,我的婚禮,邀請我的夥伴參加,不可以么?」

「你!你這說的是什麼話!」蘇躍震的臉更黑了,這個臭丫頭,居然當著塵王的面,就這麼頂撞他!

墨問塵這時候開口道:「風兒這樣在意自己的戰鬥夥伴,我覺得挺好,蘇老家族難道不覺得么?」

聽了墨問塵護短的話語,蘇躍震臉上的肌肉僵硬了一下,最後很勉強的說道:「塵王殿下說的是……」

夜微涼抱著糰子,兩小隻一起向蘇躍震吐舌頭做鬼臉,故意挑釁。

蘇躍震的老臉黑沉黑沉的,抿嘴不吭聲,他總不能跟兩隻魔獸一般見識吧!

墨問塵看了蘇躍震一眼,沒有再說什麼,牽著蘇泠風,開始給蘇家的輩行禮。

蘇泠風雖然不是很情願,但還是規規矩矩的都跟著墨問塵的樣子做了。

接下來還有一些要在女方家舉行的儀式,很繁瑣,折騰了一個多少時辰,才算結束。

墨問塵與蘇泠風一起坐上了華麗的敞篷馬車,向皇宮的前進。

小冬、小夏及肖明朗、蘇泠風帶來的那些護衛,也都跟在後面,加上墨問塵帶來的迎娶隊伍和蘇家的護送隊伍,看上去十分壯觀。

夜微涼本來想抱著糰子,跟蘇泠風上最前面的婚車的,還好肖明朗手疾眼快,將夜微涼抓回來了,小聲道:「那婚車可是只有新郎和新娘才能坐的,你們還是坐後面的嫁妝馬車吧。」

夜微涼雖然愛玩鬧,性子還有些脫線,不過也不是個無理取鬧的人,當下點頭同意,抱著糰子去坐隊伍後面的馬車了。

鬼魅可就不管那麼多了,在隊伍前前後後,四處飄蕩。

墨問塵和蘇泠風要在皇宮舉行蘇泠風的如冊儀式,再到塵王府舉行夫家的婚禮慶典,宴請賓客,這婚禮的流程才算是完成了大半,過了晚上的新婚之夜,才算是正式的夫妻。

蘇泠風心中腹誹,這個世界的婚禮,可是比地球世界麻煩多了……

路上,擠滿了圍觀的群眾,甚至比以往的一些重要節日還要熱鬧幾分。

看到敞篷婚車上俊美無雙的墨問塵,和高貴絕美的蘇泠風,圍觀的人群中,響起一片抽氣和讚歎聲。

「那就是蘇五小姐?好美啊……」

「蘇五小姐比那個是什麼平泰國的第一美人玉潔公主美多了!」

「你見過玉潔公主?」

「沒有見過,不過想她那種惡毒的女人,一定好看不到哪裡去!」

「塵王殿下也好英俊啊……」

「可惜他沒有任何武力值,只是個普通體質……」

「普通體質怎麼了!他出塵絕俗、才華出眾、身份高貴,這還不夠么!」

「他們還般配……」

「是啊是啊,好般配……」

聽著下面的議論聲,墨問塵的嘴角上揚,得意的微笑,握著蘇泠風的手,心裡很是滿足,這樣的感覺,真好。

蘇泠風垂著眼瞼,昏昏欲睡。

墨問塵的微笑,惹得下面的少女、少婦們,一陣捧心尖叫!

「嗷!塵王殿下他笑了!受不了了,我的心臟!」

「他剛剛一定是看我了,好幸福啊……」

「你別花痴了!今天可是塵王殿下和蘇五小姐大婚的日子,人家會看你!」

「我幻想一下還不行么我!」

蘇泠風嘴角抽搐,扭頭看向墨問塵,翻了個白眼,妖孽! 佳妻若夢 而蘇展顏和蘇衡的正妻並沒有來。

大廳里,人很多,但是很安靜。

一是,對於蘇泠風的這樁婚事,蘇家的人心裡的感覺很複雜,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二嘛,蘇家名聲現在已經很不好了,他們不想在這位塵王面前,再失什麼體面。

只是那些少女、少婦的眼睛,還是不受控制的老是往墨問塵的身上瞄。

墨問塵本來就是難得一見的超級大美男,此刻就是特意打扮過,穿著新郎的禮服,臉上掛著溫和幸福的笑容,真是太養眼了!

蘇家幾個未婚的少女,心裡對蘇泠風更是羨慕嫉妒恨啊!

那個連笑都不會笑,整天頂著個面癱臉的女人,憑什麼就嫁個這麼極品美男子啊!

不過,想到這位塵王出了臉蛋好看些,並沒有是實力和實權的時候,她們的心理又平衡多了。

就算他長相的出眾,又出身皇室,哪又如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