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對他們來說,一千錢不過是微不足道的資財。

他們設這個賭注,純粹是為了添個彩頭。

曹操說著,催動爪黃飛電前去迎戰對面的來軍,而丁辰也拍馬跟在後面。

他們身邊雖然只有百十人,但是見丞相和丁君侯親自持槍上陣,於是個個跟打了雞血一樣,不管黑暗中來人有多少,依然大聲呼喊著沖了上去。

話說前來的這支袁軍,正是眭元進與趙睿的運糧軍。

他們本來已經離去了,但是遠遠看到烏巢火光衝天,於是又折返回來救援,誰想一進營寨,就看見一老一少兩匹馬飛奔而來……

7017k 慕夏和夜司爵結婚的消息,早就告訴了威廉夫婦,Pat也知道夜司爵是自己的姐夫,他特別喜歡這個姐夫。

他喊完不等夜司爵說話,就立馬小聲的詢問慕夏:「你怎麼和哥哥視頻的?通訊設備解除了嗎?」

「解除了,以後我們可以光明正大的和任何人聯繫了。」慕夏笑著說。

「耶,太好了。」聽到通訊設備解除,Pat高興的跳了起來。

這下他可以給自己的好朋友聯繫了,來這裡的這段時間,都把他給憋壞了。

想到這裡,他又看了看慕夏和視頻里的夜司爵,狡黠一笑,說道:「姐姐和哥哥很久沒見啦,肯定有很多話要說,我就不打擾你們啦。」

說完就轉身跑到門口,打開門就跑了出去,當然,還禮貌的把門也給關上了。

「這臭小子。」慕夏無奈地搖頭,眼底卻滿是笑意。

夜司爵輕笑:「小機靈鬼。」

……

次日,慕夏第一節課是去的腫瘤科。

不過,她看著滿教室的學生,讓她好奇的是,後面竟然還坐了幾個大約四五十歲年紀的人。

慕夏皺眉,這是怎麼回事兒?難道是學校里派來監視她的老師?其實別說她了,班裡別的學生也是和她一樣的想法,還以為這是學校新來的老師。

似是察覺到了她的疑惑,其中一個年紀大的女人起來做了自我介紹:「慕老師,您好,我是腫瘤醫院防治中心的珍妮佛,醫院推薦我們過來進修。」

他們在來之前,就已經知道了慕夏的信息,知道她醫術很好,是特別請回來的老師。

醫院裡競爭很大,每個人都想來這裡聽課進修,他們也是擠破了腦袋才得到機會的。

慕夏沒想到她的課程竟然會這麼火熱,醫院裡的醫生都要來這裡進修了,不過,她勾唇一笑,自信滿滿,她的醫術,她可是很有信心的。

「感謝你們相信我的醫術,選擇了我教的科目,絕不會讓你們失望的。」慕夏說完,拿出提前準備好的教案,開始了她腫瘤科的第一節課。

經過上一次的大臉事件,溫莎對慕夏是有些佩服了,對此,上課的時候顯得格外的認真,積極提出問題,更積極回答問題,讓慕夏對她很滿意。

和溫莎不同的是,溫莎問的其實都是一些簡單的問題,而珍妮佛他們是在醫院工作了二十來年的醫生了,提出的問題相對來說,就有些難度,全部都是臨床醫學才會遇到的,慕夏也都一一解答了,珍妮佛他們受益匪淺。

下課後,珍妮佛捨不得離開,本來她是想專修腫瘤科的,可經過這一節課的對比,她決定了,只要是慕夏的課程她都去,慕夏可不知道,自己不過是教了一節課,就收到了這麼一個大粉絲,此時的她,正疑惑的看著含著淚珠的溫莎。

「發生什麼事兒了?」慕夏看著溫莎,不明白這人找她之後,為什麼二話不說,就開始哭。

溫莎抬著紅紅的眼眶,看著慕夏,祈求的問道:「慕老師,我為之前的行為向您道歉,您能不能原諒我?」 聽聲辨人。

葉秋只聽到聲音,就已經知道是誰來了。

他嘴角微微一笑,立刻鑽進了被窩。

咯吱——

房門被推開,緊跟著,一個曼妙的身影從外面輕輕地走了進來。

林精緻!

林精緻身上穿著一件中式的旗袍,旗袍上面綉著朵朵青花圖案,看起來古典而又優雅。

她看了一眼,見葉秋還在熟睡中,臉上出現了媚笑。

來到床邊。

林精緻把被子掀起了一角,然後把腦袋鑽了進去。

很快,葉秋舒服地叫了一聲:

「哦~」

林精緻更賣力了。

過了一會兒,她整個人爬上床,趴在葉秋的身上,媚笑道:「醒了?」

「林姐,你怎麼來了?」葉秋假裝一臉意外地問道。

林精緻滿是幽怨地說道:「你個沒良心的傢伙,來了蘇杭也不回去,人家實在是太寂寞了,所以只能跑來找你。」

「真的?」葉秋很驚喜。

林精緻點頭:「真的。」

「那讓為夫瞧瞧,你到底有多寂寞。」葉秋壞笑著,把林精緻拉進了被窩。

過了一陣。

葉秋的驚呼聲響起:「大海啊!」

「老公,別說出來,人家害羞~」林精緻滿臉含羞的說道。

葉秋哪還忍得住,立刻幫林精緻填滿空虛。

一個小時后。

兩人停止了快樂。

葉秋才問道:「林姐,你怎麼突然來蘇杭了?」

「我不是說了嘛,人家想你。」林精緻笑問道:「你不信?」

「信,但不全信。」葉秋道:「是不是有什麼事情?」

「果然騙不了你,我老公真聰明。」林精緻在葉秋的臉頰上親了一口,說道:「公司有點業務,近期需要去大理一趟,剛好昨天接到阿姨的電話,說希望我來看看老爺子,所以我就趕過來了。」

原來如此。

葉秋眸光閃動了一下,說道:「林姐,你去大理不是很急吧?」

「不急。」林精緻道:「公司的業務最近拓展得很快,已經涉足了酒店,美容,醫藥,現在又開了一家珠寶公司。」

「大理那邊有玉礦,國內很多的珠寶商都會去大理採購玉石。」

「我這次過去,就是準備購買一批玉石。」

葉秋道:「既然這樣,那我陪你去。」

「你陪我去?」林精緻顯得有些意外:「你有時間嗎?」

「就算沒時間也得陪你去啊!」葉秋說:「大理地處邊境,環境很複雜,你長得這麼漂亮,萬一有人覬覦你的美色,豈不是很危險。」

林精緻笑道:「沒關係,我的心永遠只屬於你一個人。」

「我不僅要你的心,我還要你的人。」

葉秋又壓倒了林精緻。

其實,他之所以陪同林精緻去大理,除了擔心林精緻的安全之外,還有另外一個原因,那就是去天龍寺拜見空見神僧,觀閱六脈神劍的劍譜。

葉秋上一次從京城回來之前,葉無敵和軍神再三叮囑,讓他抓緊時間,儘快提升修為,等紫禁城那群老怪物出關之後,也好有自保之力。

紫禁城的老怪物們雖未出關,但是給葉秋的壓力很大。

再就是,如果他的身世暴露,京城那些參與二十多年前那場風波的家族,肯定也會對他出手。

葉秋到時候就會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而改變這個境地的唯一方法,就是提升實力。

葉秋堅信,只要他的實力足夠,到時候,可以鎮壓世間一切敵。

又過了一個小時。

「咚咚——」

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錢多多的聲音在外面響起:「表哥,你醒了嗎?」

「幹嘛?」葉秋不耐煩地問道。他剛結束戰鬥,身上還有汗水。

「表哥,快起床吃早餐。」錢多多說。

「我不吃。」林精緻現在還像水蛇一樣纏著他,葉秋哪有心思吃早餐。

「你還是快起來吧,大家都在大廳等你呢。」錢多多道:「我們家的規矩就是只要住在家裡,早餐必須一起吃。」

媽的,什麼破規矩。

葉秋有些不爽。

林精緻勸道:「還是起床吧,別讓大家等久了,再說我是初次登門,如果給大家留下了不好的印象,那可就不好了。」

葉秋不以為意:「怕什麼,我們又不生活在這裡。」

林精緻知道他的心思,善解人意地說道:「聽話,等到了晚上,我再伺候你,我又新學會幾招,一定能讓你爽翻天。」

葉秋鬱悶的心情這才好一點。

兩人洗漱完畢,從房間裡面出來,發現錢多多還在門外。

「你怎麼還沒走?」葉秋問。

「我在等你呢表哥。」錢多多說話的時候,眼珠子在林精緻身上瞟了幾眼,一臉震撼地問道:「表哥,這個妹子你從哪個會所找的,我怎麼沒見過?」

啪!

葉秋一巴掌抽在錢多多的腦門上,板著臉道:「別胡說八道,這是你嫂子。」

林精緻笑著自我介紹:「我是林精緻。」

「原來是嫂子啊,對不起,剛才我說錯話了,自己掌嘴。」

錢多多啪啪兩巴掌抽在嘴上,然後笑著說道:「嫂子,我是……」

「林姐,不用理他,他就是一條舔狗。」

葉秋拉著林精緻走了。

錢多多氣得腮幫子鼓鼓的,站在原地握著拳頭,低聲怒道:「舔狗怎麼了?我驕傲我自豪。」

「林姐,你見過老爺子沒有?」

聽到葉秋的話,林精緻就知道他是擔心自己沒帶禮物,初次見面顯得不太禮貌,笑著說道:「放心吧,早上來的時候,就已經見過老爺子了,禮物給他了。」

「家裡其他人我也準備了禮物,我都交給阿姨,讓阿姨幫忙轉交。」

林精緻笑道:「這種禮節上的事情,我是不會有疏漏的。」

葉秋不禁暗自感慨。

林姐善解人意,待人又面面俱到,頗有後宮之主的風範,就是不知道,將來能不能鎮住千山雪那個小娘們兒。

兩人來到門口,正準備進入大廳,突然,葉秋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葉秋掏出手機一看是曹淵打來的,便說道:「林姐,你先進去,我接個電話。」

他有些疑惑,九千歲這麼早打電話過來做什麼?

葉秋按下接聽鍵,問道:「九千歲,找我何事?」

曹淵沉聲道:「告訴你一個不好的消息,紫禁城的老怪物出關了!」

。 「路上不好走吧?」

白季自顧自地坐下,同時招呼道。

「坐,別客氣,就當是自己家。」

見白季還是這般隨意,臉色微微有些拘謹的許方覺這才放鬆了下來。

「沒想到白兄弟手下基業這麼大……」

說話的許方覺有些唏噓。

他沒想到,當初孤身找入山裡,特意尋他們太乙玄門的人,會是這麼大一個勢力的莊主。

來到山莊的這段時間,他早已聽聞了白季之前所做過的那些事情。

無論是哪件,都是不可思議。

尤其是正面擊退平西王手下大軍之事,更是讓他瞪大了眼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