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長老笑得開心,又說了一陣好,接茶,掀開蓋子吹了吹,呷了一口放置在一邊。

“把手伸出來。”八長老道。

離應了一聲,緩緩把右手伸出,心想難不成又要“把脈”?只見八長老的眼裏閃過一點光亮,並指成劍,淡淡的藍色光芒聚集在他的指尖,在離的手指上輕輕一劃,鮮血立刻就冒了出來。鮮血往下滴,八長老左手持崑崙玉,那滴鮮血恰好落在了崑崙玉中心的那抹紅暈上。崑崙玉頓時光芒大盛,一聲不知名的清脆鳴響過後,那光芒收斂,最後消失無蹤。

“從現在起,你就是一名名副其實的崑崙派弟子了。”八長老捋着鬍子笑,把那崑崙玉遞還給離。離接過,仔細打量了一番這小小玉石,除了中心處的紅暈濃了幾分,幾乎沒有任何異樣。但拿在手裏卻多了一種血脈相連的感覺。

“謝謝師父!”離握住崑崙玉,躬身道。

八長老似乎很享受得受了這一禮,笑得異常開心,道:“俗話說師父領進門,修行靠個人。修行一道若吃不了苦,即使天資聰穎,根骨奇佳也難有成就。你雖有甲一資質,但若是自驕自大,日後必苦了自身。切記切記!”

“弟子明白!”

“明白就好。”八長老捋了捋鬍子,道:“國有國法,門有門規。往後一段時間便有雷浩像你講授門規。將所有的條條款款背熟悉了再來找我。”說罷,八長老就要起身離開。

“是。”離應道。

八長老行了幾步又停了下來,道:“還有一事需要提醒你。‘隱’在你的身體裏已經開始成長,每日修行千萬不可落下,不然後果……”八長老咳了一聲,便不再接着說下去了。待八長老進了後堂,雷浩上前來幫離擦拭頭頂的血跡。一邊擦一邊笑離傻。離也不放在心上,只說他也不知道爲何磕得這麼用力,忘記會疼了。

二人說說笑笑出了靜心堂,一陣清風吹來,沁人心脾。

“真是個好天氣。”雷浩嘆道。

“是啊。”離迴應。

“嗯~”雷浩把頭扭過來瞧着離,“小師弟肯定還不熟悉崑崙山吧,門規的事情也不急於一時,不如我帶小師弟四處轉轉如何?”

離腦門一轉,腦袋裏對崑崙山的確還沒個清晰的印象,便道:“也好。早聽人說崑崙山乃人間仙境,風景如畫,今天就要去瞧瞧。”

雷浩哈哈一笑,道:“那可不是,保證你一眼就會愛上它!”

說話間二人已經走了許遠,他們的談笑聲被風吹到了雲裏,吹到了那藍藍的天空之上……

途中離倒是問出了許多心中的疑惑。其中之一便是有關“甲一”。從那日那不知名的長老嘴裏吐出“甲一”二字那一刻起,他便感覺這二字定然不平常。證據之一,是那不知名長老旁不知名弟子的難以置信狀。證據二,便是今日八長老不同尋常的表現和“怪異”的笑容。所以他一定要問個清楚。

雷浩說當他從八長老嘴裏得知離具有甲一資質的時候也很驚訝,同時也爲八長老高興了許久。但因爲八長老雖然看重資質高低,但並不像其他長老一般只拿資質說話,所以雷浩也沒向離提及過資質的問題。此刻被問及雷浩也爽快,一一作了解釋。

按照雷浩的說法,這個世界上大多數人的資質都在乙一以下,通常能達到乙一等級的人都能順利突破三隱境界,而乙一以下則很可能會被卡在三隱境界停止不前,最終耗盡生命力走向生命的終點。 星可向南顧 。雖說崑崙派招收乙一等級以上的弟子,但幾乎每次收到的弟子中乙一等級的弟子佔到了八成,剩下的幾乎全是甲二等級弟子。幾乎每五十年纔會出現一位向離一樣的甲一級人物,實屬不易。然而但凡天資卓越者都有驕傲的毛病,過於自負以至於修行懈怠,所以能成氣候的甲一等級弟子也了了無幾。

離聽罷,不禁想起八長老的話來,“你雖有甲一資質,但若是自驕自大,日後必苦了自身。切記切記!”不禁出了一身冷汗,握緊拳頭心中暗暗發誓,一定要腳踏實地修行。

崑崙山連連綿綿,或平緩或高聳入雲,其間變化多端,景色亦是各不相同,在不同高度景物也有差別。因此也就了“崑崙山一百八十景,涵蓋四季”的說法。一百八十景中又以瑤池爲最,相傳很久很久以前傳說中的瑤池仙子便居住在此。從瑤池往北,便是著名的崑崙雪域,站在崑崙山上遠眺茫茫雪原,自然又是一番奇景。崑崙東面地勢徒然大降,於是乎形成了無數的飛泉瀑布,其中又以“流星瀑”最大最奇。每到月圓之夜在遠處觀看流星瀑,便可見到無數光華作流星狀飛逝而下,甚爲壯觀,不少派中弟子都前往許願。特別到了中秋佳節,流星瀑更成了男男女女幽會的地方,你情我儂,十指緊扣,許下那“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美好願望。

過了流星瀑往南便到了“飛雲峽”。飛雲峽夾在兩座高山之間。兩座山峯就如被斧子從中劈開,形成一道深淵,又因崑崙山常年雲蒸霧繞,雲氣蕩不開,便在這深淵中翻滾,勁風吹過,雲氣便飛到了別處。“飛雲峽”三字因此而來。據說最初取名飛雲淵,後昆侖長老們覺得這淵字不好,戾氣重,便把淵字改成了峽字。

出了飛雲峽往西,踏上一條架在半山腰的棧道,走到棧道盡頭有一小亭,小亭懸在半空,旁邊石壁上支出一顆勁鬆。這便是崑崙“落日亭”了。在這裏觀賞到的落日與別處不同,大而圓,而且在落日亭腳下是層層疊疊的雲,一直延伸到遠方的山巒。當太陽落下的時候,光芒將雲層從遠方山巒處開始逐漸染成金色,然後慢慢染過來,染至落日亭下,隨即那金色慢慢變紅,層層疊疊的雲便似被染透的天。這時便再難分別腳下是天還是頭頂是天了。

因爲流星瀑要到月圓之夜才能一睹奇景,而且天色尚早,到落日亭觀賞落日也不大現實,因此雷浩帶着離先後去了瑤池,觀賞雪原,最後去了飛雲峽。瑤池美景不愧爲崑崙一百八十景之首,用人間仙境來形容已經不足以表達出那種美了。美麗的瑤池位於一座高高的山峯上,名曰瑤池仙山。山峯之巔常年積雪,那瑤池落在半山腰,不很大,瑤池中全是藍幽幽的水,靜靜的。在池邊長了些奇形怪狀的叫不出名字的樹,這些樹要麼全長着紅色的葉子,要麼全長着黃色的葉子,就像一個個身子姣好的女子,故意把頭髮染成了紅色或者黃色,倒影在靜靜的瑤池中,霎時間瑤池藍幽幽的水便黃了一片,紅了一片。這樣從遠處望去,池水便變化出多種顏色來了。擡頭,岩石上一滴一滴潔淨的雪水滴下,打在池中,那紅,那黃或那藍便悄悄盪開,好似一位絕世佳人莞爾一笑……

離醉在了瑤池美景中,若不是雷浩拍拍他的肩膀,離估計他的魂兒都得被這瑤池勾去。

瑤池之行後,其他兩處都顯得有些輕描淡寫,因爲離沉浸在瑤池美景中還未醒過神來。唯一值得一提的是遙望茫茫雪原時,他的腦海裏浮現出六年來在雪域中白茫茫的記憶來,虹,紅娘還有木有和尚。

“不知他們過得好麼?”回憶起分別時紅娘的模樣,離不禁一陣自責。他知道紅娘是不希望他離開的。但他還是離開了。爲了一個說不清也道不明的理由。

“你們都要好好的。”望着茫茫雪原,彷彿看見了遠處飄飛的白雪,彷彿在那白雪中那個熟悉的紅色身影在向着她微笑…… 這一年崑崙招收弟子的情況離多多少少從雷浩嘴裏聽到了一些。崑崙擬招一百人,實際招收人數卻只有八十二人。因爲抽籤的緣故各位長老招收弟子的人數也各不相同。招收到最多弟子的要數十二長老,竟然達到了八位之多。當然,最慘的不用說也知道,那便是八長老了,獨有離一人。

除此之外,值得一提的是掌門白劍秋竟然真的招收了一名弟子。據說選拔弟子那天,白劍秋易容後混在幾百名弟子中,悄悄觀察,最後發現了一個叫周玉峯的弟子,收入門下。崑崙派中向來不公開弟子筋骨等級,一來怕資質稍差的弟子自暴自棄;二來怕資質稍好的弟子自驕自大。本派中除了各長老了解各弟子資質情況外,其他人一概不知。這也就是爲什麼離擁有甲一資質並不爲外人所知的原因。這樣也好,少了很多煩惱。

拜師之後離的生活逐漸走上正軌。每日清晨必會在日出之前醒來,用完早餐雷浩便開始將崑崙門規敘與他聽,離一一記下。待雷浩離開後,一天的修行便正式開始。蒼給他的那一本修習法門在上崑崙之前已經背得滾瓜爛熟,雖仍有許多疑惑之處,但那並不影響前期的修行。

離在牀上盤膝而坐,閉上眼睛整個身體的狀況便出現在他眼前。他能看到自己的心臟不停跳動,血液在血管裏流淌。當然最顯眼的是心臟旁的一個白色光點,這個白色的光點就像太陽一樣,往四面八方輻射出白色的氣息,這些白色的氣息最終形成白色的氣息流不斷在離的身體裏流動運轉,就如血液流動一般。

毫無疑問這個白色的光點便是離修煉的隱。隨着時間的推移裏能明顯感覺到隱的逐漸壯大。剛開始時那氣息流細若遊絲,然而成長到現在,氣息流已經有血管粗細了。不得不說變化巨大。修煉隱,在突破三隱以前完全靠一個人的生命力滋養,除此之外再無他法。所以在三隱以前的修行也並非吐納,只是簡單的引導隱的力量在身體裏運行,穩固經脈,淨化體質,然後使用特定法門主動釋放自身的生命力供隱美餐一頓。


“咦!”白色氣流在身體裏運行幾個週期之後離驚呼起來。

只見身體裏那個白色光點開始閃爍,在體內運行的白色流完全不受離的控制,像受到了吸引一般,迅速向白色光點匯聚。離感覺經脈一空,身體裏好像有什麼東西在被吸入白色光點,肌肉痙攣,身體不停顫抖起來。離的知覺漸漸退去,突然一個聲音彷彿從遠古傳來:

“你終於來了……哈哈哈……”

離猛地睜開眼睛,這時他哪還在房間中。四周一片黑暗的海洋,離漂浮在無邊無際的黑暗裏像一顆塵埃。然後黑暗中亮起星星點點的亮光,一點,兩點,三點……光點越來越多,不多久黑暗的空間便有無數的光點開始閃耀,像星星。而這黑暗空間則像夜空。

“你終於來了……”那聲音滄桑而沙啞,不知從黑暗中的何處傳來。

“你是誰?”離對着無邊無際的黑暗大喊。

然而黑暗中沒人有回答。不知過了多久離又問了一次“你,是誰?”

只聽黑暗中一陣哈哈大笑,一個聲音道:“我是你。”

“胡說!”

離話音剛落,只見前方不遠處飄出一個人影,只在一瞬之間便已經到達他的身前。是一個小孩。咋一看去,離覺得這人有幾分熟悉,似乎在哪裏見過,仔細回憶,離不禁嚇出了一聲冷汗!

那人竟然和他長得一模一樣!

“你……你到底是人是鬼?”離喉嚨發乾,吞吞吐吐問道。

“我……就是你,你也是我。”那人笑得詭異,他人雖跟離一樣,聲音卻蒼老無比,像七八十歲的老人。

“你放屁……”

……

那人只是詭異地笑,然後他的身形迅速變小,變成只有成年人大指拇那麼大的小人。只聽他嘀嘀咕咕唸了些什麼,離的嘴巴便不受控制的張開了,那小人化作一道流光鑽進離的嘴巴。

“啊!”離怪叫一聲,睜開眼睛,熟悉的房間出現在他的眼前。他的整個身體都在顫抖,大顆大顆的汗水從額頭滴落。 冒牌大少 ,驚魂未定!

不知過了多久離漸漸平靜下來,內視自身,只見心臟旁那白色光點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那個大拇指一般的和他長得一模一樣的小人!此時那小人正盤腿而坐,也許是感覺到了離在內視,他竟然擡起頭來詭異笑了一下。弄得離頭皮發麻。

隱!人形!

想到此處,離腦袋裏轟一聲炸開了!如果他沒記錯的話,人形的隱,是突破一隱境界進入二隱境界的標誌!

可是,爲什麼這麼快?

蒼曾經告訴過他,突破一隱境界大概需要一年的時間,可是他從開始修煉到現在也就三個多月,居然就突破了。他無論如何也不敢相信!就像在做夢一般!

他猛的甩了甩腦袋,又狠狠掐了幾下自己。痛!這說明他並沒有做夢。

驚訝之後,又不禁一陣狂喜。只是這時他感覺肌肉之間一陣痠疼,然後一陣睏意襲來,眼皮開始上下打架,再也不能抵擋精疲力盡的疲倦,身體往側邊一倒,睡了過去。

“咚咚咚……”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把離從睡夢中驚醒,迷迷糊糊間聽到有人叫他小師弟。

“小師弟,在嗎?”離揉了揉眼睛,這下聽清楚了,是雷浩的聲音。

“雷師兄……等一下。”離翻身爬起來,只覺身體一陣虛弱,搖晃了幾下纔算站穩,去開了門。見門一開,雷浩趕忙道:“小師弟,你可算開門了。昨天叫了半天也沒人應,還以爲小師弟不在呢……”

“昨天?”

“對啊,昨天你們慕容家的慕容月師姐來看你,你卻不在。”雷浩道。

難不成我已經睡了兩天了?離在心裏嘀咕了一陣,才吞吞吐吐道:“可能睡得太死……”

“咦,小師弟,你臉色怎麼這麼差?生病了?”說話間雷浩已經將手背貼在了離的額頭。

“雷師兄,我真的沒事。可能是昨天修煉過度。”這時離才察覺他們一直站在門口說話,便不好意思道:“師兄到屋裏說。”

雷浩在桌前坐下,離倒了茶水,發現屋裏一點光線也無,於是點亮了一隻蠟燭。完成一系列動作,離感覺身體疲軟無力,想強打起精神來,但眼皮子卻不爭氣,總是抓住一切機會往下拉。

“師弟看起來很累。”雷浩喝了一口茶,擡起頭來瞧着離。他很快就發現了不對勁,湊近了些瞧着離的臉,急道:“小師弟,你的臉……”

“我的臉怎麼了?”離被雷浩這麼一問,心裏有些慌。

雷浩神情嚴肅,沒有答話。只是不知從哪裏拿出一面鏡子,舉在離身前,在微弱的燭光下,鏡面中映射出來一張熟悉而又陌生的臉龐。鏡中人兒面部皮膚鬆弛,耷拉着缺乏活力;額頭皮膚堆在一起,儼然三道皺紋。

這是誰?

離被鏡中的人影嚇了一跳。過了許久他才反應過來那鏡中的人兒就是自己。他的心咯噔一跳,似乎整個世界都跟着停止了運轉一般。心跳慢了半拍過後,突然加快跳動的節奏,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越跳躍快!

“這……這是怎麼回事?”離捧着自己的臉,像一個女子突然發現自己毀容了一般。

雷浩沉吟了半晌,安靜道:“小師弟別擔心。依我看這是小師弟突破一隱境界的緣故……小師弟應該感到高興纔對。”

高興?這讓人如何高興的起來?

他從沒想到過修煉隱會有這樣的後果。想想自己精疲力盡的樣子,莫非也是修煉隱鬧的? 醉風裏的愛情 ,一陣後怕。

“小師弟先把這藥丸服下。”雷浩安慰離一陣後從懷裏掏出一個小小的藥瓶子,從藥瓶子裏道出一顆豌豆大小的藥丸遞給離。離接過,問這是什麼藥。雷浩道:“這是崑崙祕製‘七香丸’,具有延年益壽之功效。說得直白一點,就是可以補充生命元氣,從而幫助小師弟抵禦隱的侵蝕。”



“快服下。”雷浩關切道。

離點了點頭,將藥丸往嘴裏一放,正準備往下吞,不料這藥丸入口即化,一股濃郁的芳香味傳至五臟六腑,之前那疲憊之感緩解了不少。

“小師弟好好休息。我得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師父。”說罷,雷浩起身離開。

此時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燭火往上竄,把離的身影放大一倍映在牆上。風吹過,燭火搖曳,擡頭,望向窗外,月亮正從西山下爬起來…… 第二日一早,離剛睜開眼睛,就聽門外雷浩喊着他的名字。離把門打開,睡眼朦朧問道:“這麼早雷師兄有什麼事嗎?”

“師父讓你去一趟。”雷浩急急忙忙的道。

離應了一聲,心想定是雷浩把昨日他修煉的事情告知了師父。當下也不遲疑,胡亂整理了一下衣裝,便跟着雷浩一起去了靜心堂。八長老坐在靜心堂上方,便如他身後那個大大的靜字一般,閉着眼一動也不動。雷浩和離踏進堂門,八長老或許是聽到了腳步聲,淡淡說了一句:“你們來啦。”然後他才緩緩把眼睛睜開了一條縫。

雷浩和離恭敬行過一禮。擡起頭來離才發現八長老正饒有興致地瞧着他。離不敢和八長老對視,於是低下了頭,心裏有一種莫名的緊張感。

“昨日,雷浩已經將你的情況給我說了。”不知過了多久八長老突然張口道。

“是。”離應道。

八長老深深吸了一口氣,道:“小小年紀有這般成就,與崑崙曾經的幾個驚才絕豔的先輩相比也差不到哪裏去……”八長老說到此處停頓了許久,“只是畢竟年紀尚小,進入二隱境界修煉隱所需要的生命力恐怕讓你無法支撐。”

昨日鏡中那個皮膚鬆弛,略顯蒼老的樣子浮現在離的腦海裏,他不禁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那皮膚已經不如往常那麼富有彈性了。他突然感到害怕,他害怕自己真的就這樣一天天老下去,然後死去。他緊緊握着拳頭,竭力想要保持鎮靜,在心裏暗示自己說他一定可以很快突破三隱境界,不要害怕。然而他的身體依然止不住顫抖,手心裏全是汗。

說話間八長老已經起身到了離的身前,此時八長老雖皺着眉頭,但不難看出他心底離卻在爲有這麼一位弟子而感到驕傲。八長老眼睛裏泛着藍色光芒,只輕輕一掃,離在他眼裏已經成了一個透明人。離身體裏的經絡血管,內臟器官被八長老盡收眼底,不過很快他的目光便落在了離心臟旁的一個小人身上。那小人跟離長得一模一樣,八長老盯着他的時候他也盯着八長老,一點也沒畏懼之心。末了那小人竟然調皮的向八長老吐了吐舌頭,彷彿在說看你能拿我怎麼樣。

八長老飽經風霜,各式各樣的奇聞怪事見多了,也沒和那小人計較,嘿嘿一笑,道:“倒是個調皮的主。”

話畢,八長老收回目光,向離道:“是個不錯的隱。”

“雷浩已經將本門門規全數告知於你。即日起,也不必再去管它,只需遵守,別犯了其中條例。”八長老沉吟一陣繼續道:“按理說到了二隱境界就該給你補充大量靈材丹藥,但萬事必有利弊,食用靈丹妙藥自然能助你順利突破二隱境界進入三隱,短期看來的確很有成效,然而過多食用會對後期的修煉造成相當的阻礙。”

“但凡我門下弟子,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向其提供過多靈材丹藥的。你可明白?”八長老捋着鬍子。

“弟子明白。”離朗聲道。

八長老點了點頭,微眯着眼,一副孺子可教的神態。

“明日起,你便入無極洞閉關修行。每十日我會到洞裏指導你修行。每日餐飲由雷浩照顧。你不必有太多顧慮。等哪一日真正突破三隱境界方可出關。”說罷,八長老轉向雷浩交代了幾句,雷浩一個勁點頭說弟子明白。交代好一切,八長老重回後堂。不久離和雷浩也相繼退了出來。

離心裏一直疑惑無極洞是個什麼樣的存在,爲什麼一定要去無極洞修煉呢?尋思無果便向雷浩請教。

雷浩說在崑崙後山有一座小山名曰無極山。自崑崙派創派以來無極山便是崑崙弟子進修之地。只是近百年來崑崙派弟子人數陡增,因此無極山目前只提供給資質卓越或者處於瓶頸期需要突破的弟子使用。毫無疑問,離是屬於前者。想想離心裏不免有些得意。

無極山上共有七十二洞,除卻十二位長老和掌門各一洞外,餘下五十九洞供崑崙弟子使用。爲使使用時不發生混亂,又將五十九洞分給十二位長老,八長老名下分有五洞,無極洞便是其中之一。

崑崙派讓弟子到無極山修行倒不是因爲無極山有何神奇之處只是因爲那裏無人干擾,清淨,適合閉關修行。

“想不到派中還有這麼個地方。”離有些驚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