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嘎!外面的給我滾進來。”

井川鼠郎憤怒的大喊,一個年輕人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

每一個分部都有一個軍師,他們是部長的左肩右膀。而這個年輕人,就是井川鼠郎的軍師。

今晚發生的一切,這個年輕人都已經清清楚楚。只是這事不是簡單能解決的。起碼現在的他還沒有辦法。

這麼多小弟出馬都搞不定,他這個軍師就能搞定?他可不相信自己的腦袋有這麼厲害。

“出動所有人員,把那傢伙給我滅了。紅塵給我砸了。操.他嗎B的。”

井川鼠郎喊得很大聲,口水直接飛到了年輕人的臉上。後者只能閉上眼睛忍受着。

噴了好一會兒,井川鼠郎才停了下來。因爲口水噴多了,一杯水一下子就喝完。

“去叫人吧。”

井川鼠郎揮了揮手。

“不行啊。”

年輕人看到井川鼠郎竟然真打算集人,連忙阻止。

“爲什麼?”

井川鼠郎作爲山口組高層,也不是笨蛋,剛剛只是火急而已,現在冷靜了,自然不會再衝動。

“後天就是夏日祭,我們作爲地頭,肯定要招呼,這樣人手肯定不夠用,要是現在出手,損失一些人,咱們就更缺人手了。”

“而且紅塵會所與島國**的關係也很親密,我們砸,很難。”

年輕人的分析很有道理,只是井川鼠郎覺得很憋屈啊。

看着自己老大又有發火的趨勢,年輕人連忙說道。

“現在我們只是忍一下而已。等夏日祭結束之後,再滅這個傢伙也不遲,至於紅塵,部長可以跟組長說說,相信滅了不是困難。”

年輕人充分發揮其軍師的作用,每一步都爲井川鼠郎安排好,剩下的只是等就行了。

“好!”

井川鼠郎很快答應下來,至於那個最遲明天報復的誓,只是個笑話而已。

在得知王曉鳳就在別府,甘宇正在調查的時候,陳天生就告辭了。

陳天生並沒有留在紅塵會所過夜,而是回到羅斯的家。

羅勇已經睡下,客廳裏只剩下羅斯一人。

“回來啦?”


看到陳天生開門,羅斯露出了笑容。

陳天生知道這個大叔是關心自己,畢竟這麼晚沒有回來,自己這身份被抓也不出奇。

看着今天才第一次見面的羅斯,陳天生微微一笑。

“嗯,回來了。”

“我帶你去房間吧。”

羅斯起身,陳天生此時纔想起,貌似自己還沒有房間的。

羅斯把陳天生帶到一間房間,在榻榻米上鋪了張墊子,拿出張空調被,然後再拿了把風扇。

“條件簡陋,你將就下吧。”

羅斯有些不好意思的,爲了買這房子,已經借了好些錢了。爲了省錢,空調這些東西,羅斯家裏是沒有安裝的。

“沒事。”

陳天生沒有在意,就是在垃圾堆裏他一樣睡過,何況這比垃圾堆好上百倍了。

羅斯笑了笑,和陳天生道了聲晚安,然後便離開。

躺在墊子上,陳天生感覺和家裏的牀墊差不多,把墊子疊好,直接躺在榻榻米上。

舒服~

不軟,不硬,感覺剛剛好。

看着天花板,有些走神。

靜姐不知道怎麼樣了。

想起這個大姐姐似的美女,陳天生嘴角不自覺的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儘快把這邊的事完成,早點回去吧。

陳天生閉上眼睛。

入睡。

與陳天生不同,此時在杭州的李靜美,卻是着急非常。因爲今天她得到了一個確切的消息。消息讓她一晚上都睡不着。她無法安心入睡。

(國慶期間三更時間微微有些改變,1點,10點,以及晚上6點,目標更新榜,大家體諒下,過後恢復。感謝一路追着看的兄弟朋友。) 什麼事能讓李美女如此着急?

拆遷!

自從早上在杭州大學裏知道有個大公司準備扔錢把南邊工業區全部推倒重建的時候,李靜美就已經開始擔心。

因爲王曉鳳的房子就在那工業區域裏。

其實在以前,建造摩天大樓時,那裏也曾經拆過一次的了。只是當初王曉鳳好像找來了個什麼人,然後她的房子就一直沒人敢拆。這也是爲什麼周圍都是摩天大樓,而唯獨有一個小房子建在那裏。

現在,拆遷的又來了。當年有王曉鳳出面,但是現在,王曉鳳又消失了,新來的一個陳天生又回了老家。所以李靜美現在很着急。

“這些人傻的麼,怎麼又拆了,不是有現成的麼,還拆什麼拆。”

李靜美坐在沙發上,憤憤的說道。

“王哥,這什麼飛翔集團是個什麼東西,竟然費如此大金錢拆樓。”

虎幫總部裏,一個小弟問道。因爲他看到自己的老大對電腦上的那則新聞很感興趣。

新聞的內容是:飛翔集團準備揮霍五億,打造南方工業區。

王哥沒有說話,只是盯着“飛翔”二字。

飛翔,北京陳家?


郊區外的一處豪華別墅區,這裏是周家的某一處落腳點。

周家,唐家,馬家和許家。這是南方的四大家族。

南方大家族都是靠經商起家,跟北方四大家不一樣的是,他們的影響力在國外,而北方四大在國內,畢竟北方四大家都是從權勢發展而來,在Z國,**永遠是最大的。

一個年輕人看着手中的報紙,微微一笑。

“這陳家如此高調,其中是否有企圖?”年輕人是周家的第二代順位繼承人,可以說再過十年,整個周家都將是他的財產。

“作爲北四大之首,企圖肯定是有的。”旁邊的一個老者回答,要是有認識周東力的人在,肯定會驚歎,兩人怎麼這麼相似。

“呵,不管了,反正ZJ是無主之地,他要爭,就隨他去吧。”年輕人把報紙一扔,說道。

“少主是不是打算讓唐家那邊的人處理?他們最近也很活躍。”老人說道。

“哈哈,二長老很懂猜測的嘛。”年輕人大笑,舉起手,看着右手漆黑的手套,沒有說話。

又是一天早上,陳天生起牀,看了看已經發亮的天空,笑了笑。

美好的早晨。

來到客廳裏,就見到羅斯一家子已經在吃着早飯。

“早啊,天生。”

羅斯一如昨天的熱情,而美惠子也很賢惠的起身去拿碗筷。

“天生哥哥,昨晚有沒有做夢呀。”

陳天生一坐下,在旁邊的羅勇就脆生生的問道。

“呵呵,你這個小不點,昨晚是不是做夢啦。”陳天生笑着摸了摸羅勇那小光頭。

挺滑的嘛。

“誰是小不點。”羅勇兩隻小手拍開了陳天生的大手不滿的說道。

只是這不滿沒幾秒鐘就不見了,小傢伙又笑嘻嘻的說了起來。

“昨晚我夢到天生哥哥咯。”

“哦,夢到我什麼?”

“你變成怪物被我打死了。”

“呃~”

陳天生摸了摸自己的臉龐,如此帥氣的一張臉,倒成了小孩腦中的怪物了?

美惠子很快就把陳天生那一份早餐,在島國,吃飯都是一個人一份,與Z國的一盤一盤有些不同。這也只能說國與國之間的文化不同了。

“媽媽,今晚多少點去夏日祭呀。”羅勇吃了一口飯,問道。

“十二點,你下午要睡覺哦,不然今晚會很困的。”美惠子笑道。

“好的。”

小傢伙看起來很高興。陳天生看了看羅斯,並沒有說話。

一頓早餐就在羅勇的笑聲中吃完,羅斯站了起來,對陳天生說,“天生,咱們出去走走?”


“嗯。”

點了點頭,跟着羅斯的身後,兩人一起出了門,羅斯開着他那老舊的麪包車,載着陳天生往一個方向駛去。

“我現在帶你去拿傢伙,今晚你就該行動了。”羅斯沒有回頭,看着前方說道。

“嗯。”

陳天生應了一聲,突然問道。

“今晚你幹什麼?”

“我?”

羅斯一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