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大中品道技撞擊到一起,激烈的對斥,產生的毀滅之力席捲了天地,衝擊著葉晨風身體,粉碎著玄冥極道。

大約十個呼吸,崩天之劍撕裂了玄冥極道,整個空間混沌一片。

「六萬年了,終於又有人通過考驗,你現在有資格領悟玄冥極道了。」

「不過你只有十天頓悟時間,十天後無論你能否領悟玄冥極道,都將離開這裡。」

說完,玄冥壁映射出一道虛光,注入到葉晨風腦海中,化成了一篇繁衍至極的口訣心法,在他腦海中快速的流動。

而這套口訣心法,正是玄冥極道修鍊口訣。 「原來這玄冥極道是以幻之道意為根本,數大攻擊道意為輔,演化的中品道技,融入的道意越多,玄冥極道的威力越大。」

葉晨風快速瀏覽了一遍玄冥極道修鍊口訣,對玄冥極道有了初步的了解,摒除了雜念,開始控制噬神腦深度領悟,極速推演。

時間也在葉晨風領悟中飛速的流逝著。

「五天了,這徐明威怎麼還沒出來,難道他真的出現了意外,死在了裡面。」

心急如焚的水幽若在玄冥洞外等待了五天時間,卻未能等到葉晨風,這讓她越來越焦急,越來越擔心,不斷在玄冥洞外踱步。

水幽若之所以如此擔憂葉晨風,並非顧及他的生死,而是害怕他一旦出事,被他那個神秘的戰獸皇師傅知道,給玄冥洞帶來一場毀滅性的災難。

就在水幽若焦急等待時,她放在懷中的傳訊珠突然亮了起來,當她聽到傳訊珠傳來的聲音時,頓時心花怒放,迅速離開了玄冥洞,召集玄冥宗一眾高手,來到了玄冥宗門處。

「唳!」

一道穿雲裂石般的鳥鳴聲響起,三隻翅展超過十米,黑色羽毛鋒利如劍,腦袋上頂著皇冠般肉瘤的金冠黑鷹劃破蒼穹,以極快的速度飛了過來。

「宗主,這次西魔宗派來的是哪位使者。」

玄冥宗大長老看著越飛越近的三隻天獸黑鷹,低聲詢問心花怒放,眉宇間透著一絲期盼的水幽若。

「這次到來的,是魔隆淵大護法。」水幽若漂亮的眼睛中迸射著道道韻味,聲音柔和的說道。

說話之際,三隻金冠黑鷹帶著一股颶風快速飛來,落到了玄冥宗門處。

身穿黑色金絲邊長袍,身材挺拔,器宇軒昂的魔隆淵第一個躍下了黑鷹,帶著四名西魔宗高手,緩緩地走了過來。

當他看到身穿碧綠色綾羅長裙,身材豐腴,渾身上下散發著成熟魅力的水幽若時,他眼睛中立即冒出了炙熱之色。

如果葉晨風在此,會一眼認出,這魔隆淵正是當初在北海州追殺過他,最後被他藉助陣圖,混沌神獸重創的那個人。

「大護法,你終於來了。」

水幽若露出了一絲迷人的笑容,帶著一陣香氣快步迎了上去,聲音酥酥麻麻的說道。

「幽若,你要的五枚龍淵令我給你帶來了,你要怎麼感謝我。」魔隆淵毫不掩飾眼睛的欲.望,看著水幽若飽滿的身子,色迷迷的說道。

「咯咯咯,我說了,只要大護法為我玄冥宗爭取五個參加龍淵聖城會武的名額,我一定會好好地報答你。」

水幽若紅唇微張,那一抹誘人的紅色深深地吸引著魔隆淵,讓他產生了一種狠狠吻上去的衝動。

「哈哈,幽若,你果然合我心意。」魔隆淵大笑一聲,滿意的說道。

「酒席已經準備好了,大護法,四位使者,裡面請。」

說著,水幽若微微轉身,輕輕搖曳著性感的腰肢,帶著魔隆淵五人走進了玄冥宗中。

酒足飯飽之後,微微有些醉意,心中燃著熊熊火焰的魔隆淵摟著水幽若性感撩人的身子,來到了她位於幽湖旁的獨院中。

而四名西魔宗來使,也有玄冥宗貌美如花的女弟子陪伴,來到了早已準備好的客房,享受美人的服侍。

「幽若,為了幫你弄這五枚龍淵令,我可費了不少功夫,你今天要是不將我伺候的舒舒服服的,我可不饒你。」

走進水幽若散發著淡淡香氣的廂房,魔隆淵壞笑一聲,直接將水幽若按在了牆上,一雙大手有些粗魯攀上了她火熱的嬌軀。

「大護法放心,幽若一定讓你滿意,永記這一天,不過幽若服侍大護法前,還有一件事求你。」

神秘老公惹不起 臉色嬌艷,紅唇微張,發出急促喘息聲的水幽若嬌媚的說道。

「什麼事?」

急不可耐的魔隆淵眉頭微微一皺,有些不快的問道,而他的大手已經伸進了水幽若的衣服中。

「前幾天,幽若差點死在了幽冥山脈中。」

水幽若忍受著魔隆淵粗魯大手的揉搓,將捕獲樹妖,到神秘高手出現搶走樹心的事情告訴了魔隆淵,其中包括徐明威以及他神秘的戰獸皇師傅的事情。

她想要借魔隆淵掌握的力量,消除玄冥宗周圍一切的潛在危險。

「三級逆獸王擊殺半步戰獸皇境界的樹妖?」

「你確定那人沒有隱藏真實實力?」

因為沒有親眼所見,魔隆淵不太相信,玄冥山脈中會出現一名天賦驚人,擁有越數級殺敵的絕世妖孽。

「我感覺那人應該沒有隱藏實力,畢竟以他的實力,在我們面前隱瞞真實境界沒有任何的意義。」回想到葉晨風一拳轟碎樹妖,水幽若依然後怕不已,柔柔的說道。

「好了,不要掃興了,只要你伺候舒服了我,我幫你玄冥宗消除一切潛在危險。」魔隆淵被水幽若撩人的身子勾動的邪火直燒,欲罷不能,恨不得立即將她就地正法。

「咯咯咯,那就一切拜託大護法了。」

說著,水幽若勾魂的望了一眼魔隆淵,輕輕推開了他,將手伸到了脖頸後面,慢慢解開了一顆顆紐扣,露出了白嫩的肌膚,性感的鎖骨,迷人的弧度。

但就在這時,一道震耳欲聾的猿吼聲響起,響徹天地,震動八方,強大的力量波動著地面都顫抖了起來。

「什麼聲音!」

欲.火中燒的魔隆淵內心一顫,望向了臉色大變的水幽若,低聲問道。

「我,我也不知道!」水幽若停下了解紐扣的手,花容失色的說道。

「大護法,我們趕快過去看看,我玄冥宗好像真的出事了。」

想到最近玄冥宗發生的事情,水幽若芳心大亂,緊緊地抓著魔隆淵的胳膊,央求道。

「大護法,只要你幫我玄冥宗解除危機,我保證好好伺候你幾天,你想怎樣,我都順從你。」

「媽的,我倒要看看誰敢在玄冥宗撒野,我要扭斷他的脖子,將他挫骨揚灰。」興緻被打斷的魔隆淵勃然大怒,氣沖沖的咆哮道。

說完,魔隆淵與迅速整理衣服,與臉上殘留著淡淡紅暈的水幽若離開了廂房,順著殘留在空氣中的猿吼聲,殺氣騰騰的趕了過去。

「那,那好像是徐明威修鍊的獨院,聲音怎麼會在哪裡傳出,難道剛剛那聲音是徐明威那個神秘師傅發出來的,他知道徐明威出事了。」

想到其中的可能,水幽若身子顫抖了一下,臉色變得煞白,心亂如麻。

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 不過當滿身戾氣的魔隆淵撕裂了院中禁制時,水幽若愣住了。

她做夢也沒有想到,發出震動天地般吼叫聲之人,並非徐明威那個神秘的戰獸皇師傅,而是他身邊,身為玄冥宗雜役弟子身份的靈魚。

……想看水幽若加微信公眾號:ylty83,近期會發水幽若照片 「好精純的血脈之力,人的血脈力量怎麼會這麼強。」

看著靈魚嬌小身體中浮現的神猿虛影,感受到她身體中釋放的血脈之力,魔隆淵瞪大了雙眼,露出了不可思議之色。

「不對,她的身體有問題,她好像不是人類。」

修鍊了千餘年,見多識廣,眼光老辣的魔隆淵洞悉了靈魚身體秘密,陰冷的臉上露出了意外之色,望向了身邊的水幽若,問道:「她是誰?」

「她叫靈魚,是我玄冥宗雜役弟子。」

因為徐明威的關係,水幽若曾調查過靈魚,對她的身份比較了解。

高調強寵:惡魔老公,停一停 「雜役弟子!」魔隆淵嘴角微翹,露出了一絲笑容道:「我對她很感興趣,這次回去,我要把她帶走,不知道你有意見嗎?」

「能跟在大護法身邊,是她的福氣,我沒有任何意見。」

為了討好魔隆淵,水幽若十分痛快的答應道,沒有顧及靈魚的死活。

「哈哈哈,沒想到此次來你這還有這等收穫,真是不枉此行啊。」感受著靈魚體內精純的血脈之力,魔隆淵興奮的大笑一聲。

他有一種感覺,如果將靈魚帶回去,關押起來,每日采陰補陽,吸取她體內的元陰和血脈之力,自己有極大機會突破最艱難的一步,成為封皇強者。

就在魔隆淵陷入到美好的幻想中時,服下了葉晨風留下的數株千年靈草,金瞳神猿血脈進一步覺醒,連續跨越兩級境界,達到三級逆獸王境界的靈魚感知到了危險,嬌小的身體中爆發出驚人的力量,突然向外突圍。

「怎麼想跑?」

魔隆淵看到靈魚想要逃跑,嘴角微微上翹,露出了一絲冰冷的笑容,身子微微一閃,在半空中劃出一道極速殘影,攔截住了靈魚。

「千萬斤之力!」

金瞳神猿血脈二次覺醒,靈魚擁有了千萬斤之力,足以對抗六級逆獸王。

當她激發血脈之力,將全身的力量灌注到拳頭中時,可怕的力量讓魔隆淵感到了窒息。

靈魚一拳轟出,充斥著無與倫比爆炸力的一拳直接洞穿向了魔隆淵胸口,逼迫他迅速將雙掌橫在了胸口,硬憾她一拳轟擊。

「轟!」

靈魚一拳轟擊在魔隆淵重疊在一起的拳頭上,頓時,千萬斤之力爆發了,可怕的力量透過魔隆淵的手掌,傳進了他的手臂中,震得他雙臂出現了一絲酥麻,身體不受控制的後退,並在堅硬的地面上留下了十餘道深深地腳印。

「什麼,這靈魚到底什麼體質,她的力量怎麼會這麼強。」

目睹眼前的一幕,水幽若眼睛一突,露出了不可思議之色,整個人直接陷入到獃滯狀態中。

「難道這靈魚也與那徐明威的神秘師傅有關?」

想到靈魚最近與異軍突起的徐明威走的很近,水幽若不由得將他們兩個人聯繫在了一起,心中產生了一絲不安。

不過想到魔隆淵的身份背景,她心中的不安減輕了不少,此時她下定決心,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傍上魔隆淵,從而傍上西魔宗這株大樹。

「好強大的力量!」

被靈魚一拳震退,魔隆淵不驚反喜,靈魚表現的越強大,越證明她體內血脈的精純和恐怖。

此時,他感覺靈魚對自己的吸引比水幽若還大,他有些迫不及待想要擒獲靈魚,奪走她的元陰,吸收她精純的血脈之力。

「血脈燃燒!」

「百魂血魔刃!」

魔隆淵爆喝一聲,靈魂獸血脈瞬間燃燒,中品天器百魂血魔刃出現在他手中,一道血紅色的刀芒橫貫虛空,攔截向了全力突圍的靈魚。

遭到百魂血魔刃攻擊,自知危險的靈魚沒有減緩速度,千萬斤之力再次爆發,高速移動的身體宛如一顆流星,狠狠地撞擊在了血色刀芒上。

「咔嚓!」

血色刀芒被靈魚兇猛一撞震碎,她雙腿猛地發力,高高的躍起,想要直接跨越魔隆淵逃跑。

「死亡黑輪!」

靈魚躍到半空中的瞬間,魔隆淵身體中噴湧出十道暗之道紋,幻化出死亡黑輪,劃破長空,攻擊向了靈魚,不給她突圍逃跑的機會。

「轟轟轟!」

遭到十個死亡黑輪攻擊,靈魚不斷地爆發千萬斤之力,猛攻近身的死亡黑輪,可怕的撞擊聲不斷在半空中響起,激起了一朵朵煙花般的氣流。

由於靈魚與魔隆淵交手造成的動靜太大,驚動了整個玄冥宗,不少人聽到動靜紛紛趕來。

「那,那好像是靈魚!」

人群中的褚長老看到腳踏虛空,拳芒驚天的靈魚,眯縫的小眼越瞪越大,有些不敢相信看到的一幕。

因為就在幾天前,靈魚還是一個唯唯諾諾,任自己欺負的小姑娘,可幾日不見,她竟然有實力激戰擁有半步戰獸皇境界的魔隆淵而不落於下風。

如此大的反差,讓褚長老有一種身在夢境中的感覺,更讓他心中產生了后怕。

「不要做無謂的掙扎了,乖乖給我留下來吧。」

凝聚死亡黑輪糾纏住靈魚,魔隆淵凝聚出魂翼,以極快的速度飛向了半空中,手持百魂血魔刃,劈出一道道血紅色刀芒,猛攻靈魚,想要封死她突圍的路線。

遭到魔隆淵劈出的密集刀芒攻擊,身處險境的靈魚依然沒有後退,而是強行施展金瞳神猿一脈的傳承神通。

「摘星拳。」

靈魚凝聚全力力量轟出了一拳,她身前空氣直接被這一拳震爆,一隻彷彿握著一顆星辰的大手憑空出現,攜帶著驚人的破壞力,兇猛的轟擊在縱橫交錯的血色刀芒上。

「咔嚓嚓……」

層層疊疊的血色刀芒被摘星拳摧枯拉朽般粉碎,強大的力量波動著天地驚變,可怕的餘威更是把魔隆淵逼退。

「神猿八影!」

施展摘星拳震退魔隆淵,墜落到地面的靈魚立即施展神猿一族傳承步法,整個身子化作一道殘影,急速狂飆。

「萬化黑蓮!」

魔隆淵迅速穩定住身體,十道暗之道紋幻化出了一朵黑蓮,以極快的速度轟擊向了突圍逃跑的靈魚。

「轟!」

萬化黑蓮靠近靈魚時爆開了,強大的魔氣瞬間瀰漫出來,將靈魚吞噬在了裡面,大大延緩了她突圍速度,破壞著她的身體。

「大斬魔龍刃!」

當靈魚依靠肉體防禦力,撕裂了狂暴的魔氣掙脫出來時,魔隆淵瞬間與百魂血魔刃融合在一起,化成了魔龍般的驚世刀芒,重重的劈斬向了靈魚。

猝不及防下,靈魚被魔隆淵劈落的大斬魔龍刃劈中,強大的肉體防禦被破,整個身子差點被劈開,大量的鮮血在她身體傷口處噴洒出來,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身受重傷。 「嗯,靈魚出事了!」

靈魚被魔隆淵施展大斬魔龍刃劈傷的瞬間,葉晨風殘留在她身體上的靈魂印記破碎了,這讓身在玄冥洞中,快速推演、頓悟玄冥極道的葉晨風第一時間感應到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