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名侍女愣了一下,古落琳在族內算是最小的了,她的外甥……

難道是那位七星之主的子嗣!

周圍不少人都心頭一凜,心中暗道沒有刺頭上去惹事兒,這要是不出意外,以後這位爺就是古族的嫡系。

古族族人和侍者驚愕連連,葉子晨卻是心中不知。

他現在心中全部的念頭就是將這城匾給毀了。

「天火!」

一縷熱浪突兀的從虛空中盪下,城門前的人都感覺周圍的氣溫高了許多,整片空間就猶如炙熱的熔爐,蒸騰的熱氣從地面飄到虛空之上。

凡是處在這片空間的人,臉上和身體不停的向下淌汗。

在擦拭之時,他們便看到在他們的頭頂,不知何時多出了一顆炙熱的火球。

火球內部紅的發字,火焰通體幽白。在狂風的呼嘯下,這火球非但沒有被風熄滅,反倒是燃燒的越來越旺。

火借風勢!

「這青年悟的是五行道法!」

古城處的人瞬息間都看出其中端倪。

自五行大帝隕落,滅五行之道,世間便鮮有悟五行道法之人。就算是在古族,五行道法的領悟者也是少之又少。多數人都是感悟五行道法中的單獨一道或者兩道,就比如說古落琳,感悟的便是風系道法。

像葉子晨這種直接感悟五行大道,還對其領悟如此之深的……

古族內貌似是沒有!

「他這是想要幹什麼?」

炙熱的火焰已是將城門處人灼燒的疼痛難忍,偏偏這顆火球許久都不曾落下,不停的藉助著風勢,讓火焰越發洶湧。

「給我融!」

就在這時,眼眶泛紅的葉子晨青筋暴起,右手朝著虛空狠狠一握。

天地間的風、火兩系元素恍若得到了他的號令,不停的朝著龍捲和火球處匯聚。不光如此,這兩種截然不同的元素也有融合的趨向。

漸漸的,洶湧的狂風幾乎跟火球融為一體。

在火焰的表層能夠清晰的看到風的流動。

「他這是將兩種元素融合了?」

「怎麼可能,任何一種五行元素都是獨立的,怎麼可能會相融於一起。」

「這青年對五行道法的領悟真的有些妖孽?」

「說五行道法有些誇張了吧,不過他對風、火兩元素的感悟絕對不是常人能比的,說不定這青年對風、火的感悟已經到了當年五行大帝的級別。」

「五行大帝?你這話說的太誇張了吧!」

城門處的古族人議論紛紛,不成想虛空之上又是雷霆轟鳴而響。

振聾發聵的奔雷之音,其雷鳴中的威嚴讓人不由自主的就心生敬畏,可讓他們想不到的是……

「他想將雷也融進去!」

這回就算是藍圖都瞪大了眼,之前在風、火融合時,有人說葉子晨已有了五行大帝對五行的領悟,他對此是嗤之以鼻的。

五行大帝以五行為帝號,其對五行的感悟可以說是通天絕地。不然在其死後,也不可能憑藉一己之力毀了五行,讓萬族感悟五行道法的人,五行道法盡數剝離。

葉子晨展露出的五行之力的確很驚艷,但跟五行大帝相比還是沒什麼可比性的。

可眼下……

三屬性融合!

這當真是個妖孽!

在眾人驚駭之時,葉子晨死死的凝視著虛空上已融合了狂風和雷霆的火球。

其實讓三種屬性融合算的上他的突發奇想,之前他曾試過兩屬性融合,三屬性眼下也是他第一次這麼干。

至於最後的結果會如何,能釋放出怎樣的威能,這些都是未知。

但他就是有一種感覺……三屬性融合,這城匾必破! 「好大的威能。」

城門處的古族族人和侍者,看著虛空中融合著風、雷的火球驚嘆。

古族無庸人!

就算是古族的侍者出到外界,也決然是一方諸侯的存在。

這些人的眼界都很高,儘管看上去這顆火球還不是完全體,卻依舊能感覺到其內部讓人心驚肉跳的威能。

凡是站在城門處的,任何人都不敢保證能夠抗下這一擊。

「這青年到底想要幹嘛?」

無數人心中都有著相同的念頭,他們都不清楚葉子晨凝聚三系火球到底為的是什麼。

「給我融!」

葉子晨咬著牙右手虛握,三種完全沒有任何同性的三種能量,當真在他的虛握下緩緩的融合在了一塊兒。

炙熱的火球周圍狂風涌動,在其內部更是有雷霆轟鳴。

城門處的人都懸著心看著眼前的這顆火球,更是等待著葉子晨的動作。

盞茶時間過去……

在融合三系火球后的葉子晨動了,他矯健的縱身一躍,整個人靈巧的像是只靈貓,一躍足有百米。

踏足於虛空之上的他緩緩的朝著火球靠攏,這顆讓古族人都感到灼熱難忍的火球對他卻是沒有絲毫攻擊性。只不過離得近了,葉子晨卻是發現,這三系融合可不像在下面時看到的那麼完美。

三種截然不同的屬性恍若是爭奪地盤似的相互碰撞,時不時的會迸射出碰撞而出的火花,只不過外面有火球包裹,這火花在外並不能被察覺。

與此同時,這三系屬性隱約間還有分崩離析之勢。

葉子晨看到這一幕目光頓時一凜,一柄帶有五行靈珠的皇冠出現在他的頭頂,其右手也是狠狠朝著下面一壓。

「都給我老實點。」

有著皇冠的震懾和葉子晨的強硬鎮壓,這三系元素才稍安分了一些。

「我不管你們現在多不爽,現在都給我乖乖聽話,只要你們能給你那破城匾給我破了,你們願意幹嘛就幹嘛去!」

融合的三種元素恍若當真能聽懂葉子晨的話一般,竟是同時安分了下來。

殊不知,城門處古族的高手們都瞪大了眼。

能留在古族的至少是封帝的高手,別說葉子晨剛才是壓著嗓子喊,就算是葉子晨自己低語他們都能聽的一清二楚。

可就在剛剛他們聽到了什麼……

葉子晨要毀了他們的城匾!

「融合三屬性,不錯!」

高塔中,古玄德端坐在椅子上不苟言笑的輕哼了一句。

此時的他看上去是以前輩看晚輩的目光在看這件事情,實際上在他心裡早就樂到不行。

「這小傢伙真挺有意思!」

「融三屬性,五行道法感悟的不錯嘛!」

「不過想憑三屬性破了我留給你的這份大禮,怕是想的太天真了吧!」

古玄德在心中暗笑不已,同坐在椅子上的葉蓉眼中卻是有些擔憂。

「族叔,要不還是讓我去……」

「無妨,我也想看看咱們古家的這位帝星到底能到什麼程度。不過就是塊城匾,若是他能破了便讓他破便是。」古玄德淡淡的揮了揮手,心裡卻是嘀咕,「他要是能破了我腦袋摘下來給他當球踢都行!」

若單純是塊兒城匾,看到融合了三屬性的火球他自然是沒底了。

只不過早在葉子晨他們來之前,他就在城匾里給他備了一份大禮!

「這傢伙……」

青璃不禁暗自搖頭,古玄德是他的夫君,他心裡是怎麼想的,青璃心中都是一清二楚。

她現在倒是有些期待,葉子晨能將那城匾給破了。

到時候好好看看她夫君吃癟的臉色才有趣!

「藍圖大人,他想要破咱們的城匾。」

「城匾可是咱們古族的臉面,怎能讓他如此踐踏,要不我們……」

古族高手相繼開口,藍圖此時的目光也很是凝重。

對古族的尊嚴,他比任何人看的都重。破了城匾就是在打他們古族的臉,他比誰都清楚。

只不過……

族長卻告誡他,任由葉子晨出手!

「古族族長,我知道你現在在看!」

驀然間,葉子晨突然間朝著虛空望去輕喝。

正從水幕中看城門情況的古玄德都怔了一下,很快他的嘴角便是揚起一抹弧度。

「呵……」

古城內,一道輕緩的笑聲從城池內傳出,城門處古族高手都單膝跪地。

「你果然在看,我也算是明白了,其實你是故意這麼玩我的是吧!」葉子晨道。

「入古族低頭是必須的,你想踏入古族城門,就要放下你的尊嚴。不光是你,任何人來古族都是如此。」虛空上那道威嚴的聲音又是出現。

「有意思。」葉子晨嗤笑。

從水幕看著這一幕的葉蓉心中有些急躁,眼下跟葉子晨對話的可不是別人,是古族族長,半步超脫的古玄德。她是真的擔心葉子晨觸怒到了古玄德,在這期間她幾番想要開口,卻都是被古玄德制止。

「本尊也看出你的意願,你是想破了本尊的城匾?」

「正是!」

「哈哈哈……」虛空中出現一道狂笑,「你可知想破我古城城匾,萬古不曾出過一位。」

「那這麼說,我要是能將其破了……」

葉子晨的嘴角輕輕上揚,雙手托著火球奮力朝著城匾一甩。

「便是萬古第一人了!」

炙熱的火球卷著風刃和雷霆呼嘯而去,在其掠過之處周圍的次元空間都被切開一道漆黑的裂縫。

無數古族高手都是心中大驚,古族自建族以來,不管是誰來這裡都未曾能撼動過這處次元空間絲毫。

這火球卻能將這次元空間撕出這麼長的一道裂痕,實屬驚人!

當然,他們更在意的還是他們的城匾,若是這城匾被破,這當真是狠狠的打了他們古族全部人的臉。

轟——

火球準確無誤的轟在古城城門上的城匾,在火球碰撞城匾的瞬間,絢爛的光芒便是是從城匾處炸開,刺眼的光華讓周圍的人都無法開眼直視。

在這期間古族人都是暗自握拳,心中祈禱著城匾不要被破。

不是他們對城匾不自信,實在是融合了三種屬性的火球威能太過駭人。

「給我破!」

葉子晨右手前推,火球和城匾周圍釋放的金色光罩猛烈交鋒。

就在這時……

嗷——

一道蒼勁的龍吟突兀的從城匾處炸響,那融合了三種屬性的火球竟是直接將那火球吞噬。

直到此時,看著水幕的古玄德儘管有葉蓉在,臉上的笑意也在也無法掩飾。「想成萬古第一人,你還差點遠呢!」 融合三屬性的爆裂的烈焰被城匾吞噬。

通過水幕看到這一切的古玄德不免會心一笑,他如何能做到如此淡然自若,就是由於城匾處他留下的這份驚喜。

蒼勁的龍吟咆哮而出,坐於高塔平台處的葉蓉眉宇一沉。

就剛才葉子晨釋放出的三屬性融合的烈焰,這種混合屬性攻擊就算是她都不敢說能硬抗的下來。欣慰於葉子晨的成長,葉蓉也在奇怪城匾處的蒼龍為何能將這三種屬性的攻擊吞噬。

「這是聖龍龍魂?」

不多時,坐於椅子上的葉蓉猛地站了起來。

龍族普遍都是青龍、紅龍,鮮有金龍、黑龍,不過在龍族還有一種更為稀有的龍族就是聖龍。

聖龍從誕生便伴有聖屬性,以天地五行元素為養料。

這種屬性的龍也唯有上古龍神時期,龍族內誕生過幾條。就那時期可謂是龍族的黃金時代,其族群勢力一度碾壓同期九尾天妖狐族。

只不過上古神魔大戰,龍族損失慘重。

龍族隕落,那幾條聖龍也是跟著魂飛魄散。可能真的是聖龍太過逆天,龍族從那之後千萬年來再也沒有誕生過一條聖屬性龍族。

關於聖龍的消息,神妖魔三族鮮有人知。

若不是葉蓉繼承了七星之主的衣缽,得了七星之主的傳承,她也不會認出這牌匾處會是聖龍龍魂。 總裁:敢親我試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