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流淌出來的血液已經凝固,新的血液正緩緩流淌出來。尤其是越是往後走,李浩然身上的疼痛感和靈魂的刺痛感也越發的濃烈,有好幾次的時候他都險些無法承受的住。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當李浩然將要麻木的時候,他看到了盡頭,心中忽然緩緩送了口氣,待他來到盡頭的時候,李浩然扭頭看了眼那遍布荊棘的叢林,他的心中泛起了一抹疑惑:「這一關到底要告訴我什麼?是無畏么?……難道是荊棘和困難……還是意志……」

他有了一絲模糊的想法,可不管怎麼說,這一關要告訴李浩然的問題,恐怕和意志脫不了任何的關係。

荊棘林的前方是一座峭立光滑的山壁,山壁上面鋪著一層層的鐵鎖,鐵鎖上幫著一根根帶著尖刺的藤蔓,在山壁的頂端,有一團光芒在閃爍,那裡就是李浩然將要到達的地方。

嘩啦!

李浩然沉默的走著,他攀著鐵鏈朝著山頂進發。

這一關倒不是多麼困難,只要李浩然一口氣爬上山頂,那麼自然也就不會掉下來,可倘若他中途有任何的懈怠和休息,手掌上面的血液就會起到潤滑劑的作用,讓李浩然直接跌落山崖。


這裡也是就真正生命危險的地方。

且此刻,李浩然已經是搖搖欲墜,大量失血的他,很難在爬上這一座山峰。

可他仍舊在一步步的朝著上方攀爬著,那一雙眸子裡面閃爍出來的堅定和固執,讓他沒有任何的後退。

啪嗒!

三個時辰之後,李浩然終於爬上了山峰,他藉助最後一絲肉身的力量,站在了這一處山顛之上,眺望遠處的風景,心中儘是一片爽快之感:「呼!這就是通過自己的努力,一覽眾山小的感覺么?」

嗡!

「不經努力得到的東西,終究是水月鏡花。不懂珍惜的人,始終看不到真摯!這一峰沒有天道感悟,僅有一個人字!」

最後,李浩然在那一團光芒之中看到了一個人字,這個字帶著堅韌不屈,帶著夢想希望,帶著仁義禮智信,帶著萬種光芒,帶著萬千道理。

李浩然將這個人字吸收,化作了一道人道本源之力,送入了他的體內世界之中,這一刻他的體內世界中的青銅塔在接連吸收了這兩道力量之後,轟然一動,竟縮小了許多,不過青銅塔中卻散發出了一道道灼灼的光輝,這些光輝中孕育生機,似乎將有生命孕育而出一般。

「主人,是時候融化墨界星核了!」

這個時候,狗蛋透過精神聯繫,告訴了李浩然一個好消息。

李浩然心頭一動,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也不顧的仔細的去感悟這一個人字,徑直將封禁的墨界星核取出,直接投入了他的體內世界之中。

嗡!


墨界星核一出,李浩然的體內世界頓時被一道彩墨色彩所籠罩,更有條條光輝從墨界星核之中閃爍出來,演化生成了各種各樣的種類,這些種類李浩然從未見過,卻知道這些生靈物種都是真實的在那墨界之中誕生出來過。

待他的意念從體內世界歸來的時候,人道本源的力量已經盡數融入了他的體內世界,他在也看不到內中所蘊含的任何道理。

忽的,李浩然心頭一空,不由看著空曠的眼前,只覺得心中忽然生出了一種空落的感覺,似乎有什麼珍貴的東西從他的眼前消失了一般。

「為何會有這樣的想法?」

李浩然盤坐在了山壁上,他並未著急下山,而是看著山下的三關,眼中儘是疑惑。

第一關他拾階而上,來到山腰。第二關,他憑藉超人的意志,闖過了靈魂和肉身的雙重疼痛,第三關他憑藉自己的毅力用盡了最後的力量攀登上了山峰,倒頭看到的是人道本源,送入體內世界他並不後悔。

後悔的難道是沒有看到人道本源中蘊含的力量么?

「後悔的是這一關並不是我先前所想的……為什麼會這樣?」

忽的李浩然想到了問題的關鍵,他在一開始就已經想到了最後關卡要帶給他的東西,可到了盡頭他卻發現並不是他想象的那般,於是心中有了空隙,生出了一絲失望…… 第六百七十章第八峰

「走過荊棘,夢想盡頭,到頭來卻發現一切都不是我想的那般,這一刻我心中真的後悔了么?後悔我選擇此山,而不是繞過此山了么?後悔我遭受如此多的罪,仍舊還要堅持走到盡頭,而盡頭卻不是我想要的東西么……」

李浩然默默的說著,他接連提出了許多的問題,這些問題直達本心,他在一次次的拷問著自己,一次次的發掘著自己的心。

這一刻,他的意志他的心境有了一絲的東西,這些他都未曾發現。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他仍舊在思考著眼前的問題,他如同瘋魔了一般,在一遍遍的問著自己,在一次次的問題之中,思考著最深處的東西。

他心中的那一絲悔意,竟在這一次次詢問的時候漸漸消失……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李浩然眼中的光芒忽然一震,他忽的站了起來,身上那凌亂的氣息瞬息凝練如一,這一刻他看向周圍的景色再也不同了。

嗡!

也在這個時候,這第二座山峰轟然一震,從中飛出了一道金色的光芒,這道金色光芒化為了一道純凈的精神力量,瞬息之間湧入了他的靈魂之中。

精神力量中蘊含著意志,也讓李浩然在這一刻的氣息變得更為強大,似乎任何的困難和結果,都不能夠阻擋李浩然心中的夢想和想法一般。

「……果然!這一關考驗的還是意志,是一種對自己這一段路程的考慮,不管結果如何,不管收穫如何,只要我認真的走過,只要我努力的做過,就決然不會有後悔……人生如此,人生如此啊……」

李浩然心中一片清涼,沒有一絲的雜意,他的眼中閃過了一滴滴的淚珠,心中的清涼化作了一股奇妙的力量,讓這一刻的李浩然有了頗多的感悟,也讓他更加堅定了自己的道路。

經歷過這一切之後,李浩然在也不會因為自己的某一個決定而後悔,也不會因為自己走的路而後悔,更不會被任何的東西動搖他的念頭和想法。

停頓許久,待李浩然睜開眼睛的時候,他正站在第三座山峰前方,這一座山峰之中的刀影化成了諸多的魔物,在他的眼前展現出了一片修羅戰場。

這是一座殺伐之山!

李浩然沒有猶豫,直接踏入內中,在進入裡面的時候,他那本禁錮的修為徹底釋放出來,這一刻力量重回體內的感覺,讓他有一種瞬間成神的喜悅感。

「殺!」

踏入山中,每一步都是殺伐,在不斷的殺戮之中,李浩然也將殺掉的刀影中蘊含的一道道的殺之意志吸收,融入了他的刀道意志之中。

當李浩然從第三座山峰走出來的時候,他的意志和刀意之中的鋒芒更為鋒利,似乎這天下間沒有任何的東西能夠擋得住他的刀鋒。

且這一座山峰中化生出來的力量,徹底的融入了正氣刀中,讓正氣刀上籠罩了一層金色的光芒,更是讓正氣的魂靈之體變得更為真實,好似真人一般。

嗡!

「這一座山峰雖是殺,可要告訴我的卻是不要被複仇之心蒙蔽了自己的眼睛,更不要因為殺戮,而成為一隻被慾望控制的奴隸……這是要讓我堅守本心!可這和道又有什麼關係……」

李浩然吸收了山中的最後一道力量,眼中泛著一抹疑惑的說著。

思量片刻,他接著踏入了第四座山峰,這是一座神通刀山,山中的每一道刀影都精通一刀刀道神通,神通或強,或弱,都蘊含著一絲道義。

李浩然進入內中並未進行殺伐,而是觀摩,只要他能夠看透神通之中的道義,就可以直接過關。

在這個過程,他將大唐神宮李氏的法相神通拿來參悟,經過不下十幾萬次的感悟和推衍之後,李浩然已經徹底的明白了何為神通。

嗡!

在他跨過第四座山峰的時候,他已經擁有了開創神通的力量,且他還參透了一絲的契機,這一絲的契機正是如何的藉助天道之力,開闢自己的本命神通。

且還掌握了如何強化本命神通的方法!

這一座山,卻是他一路走來,真真正正最實在的收穫。

「神通神通,就是將自己掌握的力量和知識,化為天地規則之力,大道的一部分,進而在施展出來……」

李浩然默默的說著,在將第四座山峰的力量消化之後,李浩然直接踏入了第五座山峰。

這一座山峰和其他的山峰不同,名為輪迴峰,踏入內中將經歷百世輪迴,每一世的輪迴李浩然都會化身一名刀客,經歷無數不同刀道的道路。

在每一條道路中,都有一種相同的痕迹,這一絲相同的痕迹就是刀道之初的力量,掌握了這一條力量,也就能夠徹底的知道何為刀,何為刀道!

李浩然在第七百六十八次輪迴之中,看到這一條痕迹,讓他掌握到了一絲刀道的力量,徹底破開了輪迴世界,一步來到山頂。

轟隆隆!

第五座大山破裂,化為了一條痕迹深深的烙印在了李浩然的心中,加深了他對於刀道的感悟。

「天下萬物皆可為刀果不是虛假,不過刀乃是霸道之兵,必須一往無前,傲視天下……」

李浩然心有所悟,默默的將這一座山峰的收穫收入心中。

嗡!

第六座山峰要教給李浩然的是刀意,如何運用刀意,如何掌控刀意,又是如何將刀意化為道,演化為自己的力量。

這是一座山峰要教給李浩然的是,如何利用刀意開創出自己的一條刀道。

這條道也是天地大道的一部分,只要心有所想,那就會存在。

「呼!這一關是在告訴我,大道無窮,追究何為道只會迷失在萬千大道之中,還不如秉承自己的本心,開創出自己的道……」

離開第六座山峰,李浩然心中已經是激動萬分,他心中最初的那一個想法,又一次浮現心中,這一刻那個想法不再是一個虛無縹緲的東西,而是一個有跡可循,一個可以實現的想法。


只要給他時間,他自會將這個想法完善,甚至化為自己的力量。

帶著激動,李浩然踏入了第七座山峰,這一座山峰將李浩然帶入了一個奇妙的世界之中,內中包含萬物,卻需要李浩然去感受這萬物之中所蘊含的意志和力量,看一看天地萬物的想法,並通過太昊給出的一些任務,來真實的感受天地萬物在面臨不同環境、不同壓力下的想法和感受。

這是一個極為艱難的任務,讓李浩然想到了當初學習精神海之法時的景象,枯燥無味很快佔據心中。

可在接下來的感悟之中,李浩然發現天地萬物皆有生命,都有自己的意志,他們在各種壓迫之下,都會做出不同的反映,或者是維持自己的生機,或者是誓死不屈。

在這個過程之中,李浩然在所有生靈心中,都感受到了一種想法,一個嚮往自由,一個無拘無束,一個和平生存的想法。

這個想法,讓李浩然恍然大悟, 黛玉有錦鯉體質[紅樓]

「……歸根結底,他們想要的是平等、自由、和平!這是要告訴我,生命之道的真諦呢?……」

李浩然心中又蹦出了一個疑惑,這個疑惑和之前的幾個疑惑並不相同,可大體上的意義卻是有著相同的表現。

很快,還不等李浩然消化這些東西,他就被第八座山峰的力量吸入了第八座山峰之中。

這一座山峰光禿禿的一片,什麼都看不到,李浩然輕鬆的來到了山頂了。

站在山頂上,他眼前的光影一變,他似乎看到了四季輪轉,看到了天氣變化,看到了日月變化……

這些變化,起初他並不明白,可看到最後他卻發現這些變化竟可以運用到刀道之中,他甚至可以用刀意來操控這些變化。

看到此刻的時候,李浩然興奮的像是一個找到玩具的孩子一般,他在不斷的演練著,在他不斷的成熟和熟悉時,他也將施展出這些力量的手段盡數掌握,就算是沒有眼前這些大道力量的引導,李浩然仍舊可以施展出這些力量。

他甚至可以做到凡人眼中的那等呼風喚雨,變化季節等等神才擁有的手段。

當然,他也知道這並非是真正的神道手段,而是他對於道的感悟和運用更加強大了,導致了他的力量和意志可以干擾天道變化,可以改變滄海桑田。

「……這就是無數強者夢寐以求想要得到的力量么?我僅僅是改變一絲天道的力量,就可以施展出如此的手段,倘若我能夠藉助天道,亦或是掌控天道,那麼我豈不是天下的造物主,可以天馬行空的去做我想要做的任何事情……」

李浩然漸漸明悟了盤神帝為何質疑要掌控天道,明白了天下武者明知道進階神境無比困難,仍舊要執意修鍊,仍舊要渡那不可能渡過的神劫。

創造的成就感,可以讓任何人上癮。若非李浩然執掌文明,心中始終處於一種奇妙的境界,加上有太昊力量的保護,才沒有讓他沉迷其中,要不然李浩然的心境也會發生重大的變化,甚至會因此而變得如同盤神帝一般。

他甚至不會懷疑,倘若自己沉迷了那種力量之中,當他再見到盤神帝的時候,會毫不猶豫的答應盤神帝的要求,那個時候他將不再是他,而是一隻狗…… 第六百七十一章掌控力量

「太可怕!若是心智不強的人提前掌控了這種力量,整個世界恐怕都要遭殃,尤其是別有他心的人……」

李浩然心中想著,他眼前的景象一變,此刻擋在他身前的僅剩下了一座山峰,這第九山看起來普普通通,沒有任何的神奇,帶著一股返璞歸真的意境。

他抬眼看去,也不見山路,更不見攀登之地。

這是一座四周都是峭壁的山峰,山中存在著一股濃濃的壓迫之力,饒是李浩然武帝修為,能夠強殺武聖,甚至一戰武祖,仍舊沒有任何的把握抵擋得住這一股越來越濃厚的壓迫之感。

似乎在他眼前的根本不是一座山,而是一座天地膜壁。

嗡!

「古之大能,搬山煮海無所不能!面對區區山峰,何足懼也!它既攔你之路,一刀斬之即可,劈山開路未嘗不是沒有過的事情……」

正在李浩然觀察這座山峰的時候,從李浩然的心中忽然響起了一個聲音,這個聲音正是太昊之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