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靜雪皺眉,「你不是自己拿了嗎?」

她明明看見他是拿了浴巾和睡袍的啊!

「忘記了,我好好像隨手把浴巾放在沙發上了吧,你找一下。」

傅靜雪回頭掃了眼沙發上,果然在那裡。

這傢伙,肯定是故意的,幸好她剛才結束通話比較快,大概黎先生時時刻刻都準備著公開她和他已經結婚的事情呢!

可隱婚,對誰都好,不是嗎?

「找到了嗎?」黎邵晨的聲音再次傳來。

「找到了。」傅靜雪應了一聲,走到沙發那裡拿起他的浴巾,朝著洗手間走過去。

傅靜雪站在門口,抬手敲了下門,黎邵晨說:「門沒鎖,你直接進來。」

傅靜雪趕緊把敲門的手縮了回來,「那個,你過來接一下吧!」

她把門開了一條小縫隙,剛好可以讓她把浴巾遞進去。

可是黎邵晨原本的用意,就沒打算讓她這麼輕易的送完浴巾就能「安全」離開的。

「黎邵晨?」

黎邵晨一手抓住她的手腕,另一隻手快速的打開門,然後手上一個用力,傅靜雪毫無防備,就這樣的直接撞在了他的身上。

「你……唔……」

黎邵晨關上門,將她緊緊箍在懷裡,低頭,很準確的擒住了她的唇瓣。

等黎先生肯「放過」她的時候,傅靜雪感覺胳膊腿還有腰都不像是自己的了。

這個睚眥必報的男人,虧她剛才還擔心他又一聲不吭的生悶氣。

真是多餘,白白浪費了她的擔心。

黎邵晨剛把傅靜雪抱出來放到床上,他自己就打了一個響亮亮的噴嚏。

傅靜雪冷冷一笑,頗有點幸災樂禍的語調說:「凍著了吧?活該!」

「我看是有人在心裡悄悄的罵我吧!」黎邵晨幫她蓋好被子,「只要你別著涼就行。」

他轉身去衣櫃那裡給她拿衣服,「淡粉色的還是桔紅色的?」

「淡粉。」

「好。」黎邵晨很快的給她拿來了睡袍,其實不管是哪個顏色,都是和他這個同款的,情侶款!

「咚咚!」門外傳來李嫂的聲音,「黎先生,宵夜準備好了,要現在下樓吃嗎?」

「馬上。」黎邵晨應了一聲,低頭看著傅靜雪,「用不用我端上來,你在房間里吃?」 「馬上。」黎邵晨應了一聲,低頭看著傅靜雪,「用不用我端上來,你在房間里吃?」

傅靜雪沒好氣的瞪了黎邵晨一眼,她現在胳膊軟,腿軟,全都是拜他所賜。

「那你喂我,我手上沒力氣。」

「好說。」黎邵晨低低笑著,又幫她掖了掖被子,「我去給你端飯。」

……

第二天傅靜雪吃完早餐,準備去上班的時候,才想起來她昨天忘了從蘇雪那裡拿車鑰匙,要是今天黎邵晨不打算送她去上班的話,她就只能去坐地鐵。

可是她昨晚太累,所以今天就起的晚了,要是坐地鐵的話,肯定遲到。

黎邵晨看著她略顯焦急的神色,就知道她在心裡盤算著什麼,本來傅靜雪每天都訂鬧鐘的,可他想著讓她多睡一會兒,就趁她睡著的時候,把今天的鬧鐘給關了。

現在,她不想遲到的話,就只能求助他了,畢竟藍園這裡,幾乎家家有車,一台車都是少的,她想打到計程車都很難。

「靜雪,今天不上班去嗎?」黎邵晨故意表現出驚訝的樣子,表示沒看出來她心裡的焦急,「你該不會是打算翹班吧?」

他抬手看了眼腕錶,然後皺起了眉頭,「這個時間了,你要是再不走的話,大概要遲到了。」

傅靜雪坐著餐桌前,抬頭看了眼黎邵晨,他得意洋洋的臉上,分明寫著「快來向我求助」幾個大字。

傅靜雪想了想,問:「黎邵晨,地庫里的車,你都有按時保養嗎?」

這是不打算向他求助,打算自己開車去上班了?

黎邵晨搖了搖頭,「我許久不開的車,都已經很長時間沒送去保養了。」

「哦,這樣啊!」傅靜雪訕訕地應了一聲,「那就只能麻煩你送我去上班了。」

「可是這樣一來,我上班也會遲到。」黎邵晨表現出有點為難的樣子。

「那我自己打車吧!」傅靜雪站了起來,「就不麻煩黎先生了。」

黎邵晨跟著她往門口走,「這麼不禁逗,靜雪,我寧願自己遲到,也願意去送你上班,你信不信?」

傅靜雪自然是信的,可她也知道,送她去傾雪上班,黎邵晨心裡多少還是有點彆扭的吧!

他對她回去上班,很不滿意。

「信。」

黎邵晨拿了車鑰匙,「那走吧!」

傅靜雪到公司打完卡,正正好好還剩下一分鐘,好險!

李薇薇說:「傅姐,你來了。」她指了指傅靜雪的位置,「瞧見沒,一大早上這位何總監就在這裡等著你了,說是有一份很重要的設計圖稿要交給宋總,可是宋總已經來公司了,她就是不肯自己送過去。」

「知道什麼原因嗎?」傅靜雪問,難不成昨晚宋漠說何美什麼了?

李薇薇湊近傅靜雪一些,小聲說:「也不知道誰動手打了咱們這位囂張的何總監,她的臉現在還腫著呢,一邊臉大,一邊臉小,很難看,我猜想著,她大概是不好意思讓宋總見到她現在這副樣子吧!」

「被打了?」傅靜雪吃驚的朝著何美的方向望了一眼,「有沒有聽到些什麼消息?」

機長老公帥帥噠 李薇薇聳聳肩,「至今還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過今天早上我來的時候,聽說前台都已經知道何總監被人打了臉的事了。」

人盡皆知,對何美有什麼好處呢?

傅靜雪朝著自己的工位走了過去,「何總監。」

何美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她現在戴著口罩,傅靜雪並沒有看到她的臉到底傷的有多嚴重。

何美把臉上的口罩往上拉了一下,只露出一雙眼盯著傅靜雪,似乎有笑意,「傅特助,你來了。」

她把手裡的一個文件夾遞給傅靜雪,「這是下個季度最新的設計圖,麻煩你交給宋總吧,我現在這個樣子,實在沒辦法見人,我可不想這樣的形象讓宋總看到。」

何美的這個理由的確不容易讓人產生懷疑,可傅靜雪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按著何美的性格,她寧願今天不來上班,也不會讓自己被人打了一巴掌的事鬧得公司前台都知道的。

所以為了安全起見,傅靜雪便要打開文件夾看一眼,她要確定何美交給她的到底是什麼。

何美抬手按在文件夾上。

「傅特助,這些都是最新的設計圖,關係到下一季度傾雪新品的發布,在最後定稿之前,除了宋總,我想就算是傅特助,也不應該私自看一下吧!」

傅靜雪收回手,「好,我這就給宋總送過去,薇薇,宋總現在在辦公室嗎?」

李薇薇回:「在的,傅姐。」

何美說:「我自然相信傅特助不會做出什麼對傾雪不利的事情來的,可為了安全起見,我這也是沒辦法啊!」

「何總監說的對。」

傅靜雪放下自己的包,拿著那個文件夾朝著宋漠的辦公室走去。

何美眼底閃過一抹狡黠,一直到傅靜雪進了宋漠的辦公室,她才踩著高跟鞋離開這裡。

李薇薇在何美身後做鬼臉,「嘚瑟什麼啊!這麼囂張,還不是被人扇了巴掌?」

宋漠並沒有在辦公室里,傅靜雪等了幾分鐘,還沒見宋漠回來,她就把那個文件夾放在宋漠的辦公桌上,離開了他的辦公室。

「薇薇,宋總並沒有在他辦公室啊!」傅靜雪對正在那裡忙著的李薇薇問,「你沒有看到宋總出去嗎?」

李薇薇皺皺眉,詫異的看著傅靜雪,「沒有啊,宋總要是出去,我肯定能看到的。」

她們這個小辦公室,就在宋漠的辦公室外面,宋漠要是出去,的確一眼就能看到,而且關於宋漠的行程安排,李薇薇都是知道的。

「你是親眼看到宋總來公司的嗎?」

李薇薇點點頭,「對啊,我是親眼看到宋總進的他的辦公室,而且我還給他送了一杯咖啡進去呢!他當時還問我你有沒有來,說是讓你來了,去他辦公室找他。」

這就奇怪了,宋漠的確不在他的辦公室里啊!就算是在休息室,傅靜雪想,他也應該能聽得到她叫他吧!總該應一聲。

傅靜雪一邊拿出手機準備給宋漠打個電話,一邊問李薇薇,「那你一直在這裡嗎?中間有沒有離開過?」

李薇薇想了想,說:「哦,對了,我剛才去了一趟洗手間,等我再回來的時候,你就來了。」 李薇薇想了想,說:「哦,對了,我剛才去了一趟洗手間,等我再回來的時候,你就來了。」

電話接通了,傅靜雪問:「宋總,您現在不在公司嗎?」

宋漠那邊信號不太好,傅靜雪沒聽太清楚,只是斷斷續續的聽見宋漠說他馬上要進電梯。

李薇薇問:「宋總說他現在在哪裡了嗎?我是真沒看見他出去,傅姐,要是我知道宋總不在辦公室,肯定會告訴你的啊!」

「可能是你去洗手間的時候宋總出去的吧!」傅靜雪想到什麼,問,「你去洗手間的時候,何美來了嗎?」

「來了啊,她就一直坐在你的位置那裡,我去洗手間回來的時候,她仍舊坐在那裡,手裡拿著那個文件夾。」李薇薇也反應過來了,「宋總出去的話,她一定能看到的,可是剛才,她為什麼沒有告訴你呢?」

這也正是傅靜雪還沒想明白的地方。

電梯「叮」的一聲響,電梯門打開,宋漠走了出來,他的手裡還拎著一份早餐。

「宋總!」李薇薇驚訝的看著宋漠,「您是什麼時候出去的啊?」

冤家宜結不宜解 「宋總!」傅靜雪看了眼宋漠手裡拎著的早餐,「您這是出去買早餐了?」

「靜雪,你來了。」宋漠看向她,笑意溫和,「我看你這麼晚還沒來上班,猜想著你肯定是起得晚了,哪裡有時間去吃早餐啊,所以就去樓下的早餐店幫你買了些回來。」

他並沒有把手裡的早餐遞給傅靜雪,而是說:「走吧,去我辦公室吃,正好關於下個季度新品發布的事,我正準備和你商量一下。」

傅靜雪感謝宋漠這麼的細心體貼,可這個何美剛好這個時候送來設計圖,未免太湊巧了吧!

「怎麼不走?」宋漠回頭看向仍舊站在原地的傅靜雪,「等下早餐涼了就不好了。」

「馬上!」傅靜雪說,「我拿個本子記一下,最近記憶力不太好。」

「快點!」

「好嘞!」

宋漠微微一笑,朝著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傅靜雪問李薇薇,「這段時間我沒來公司,不太清楚新品發布的事,這個設計圖,宋總很著急要嗎?」

李薇薇說:「這次新品發布,宋總很重視,不過我沒記錯的話,宋總是說下個星期三交上來就可以的。」

下個星期三,也就是說,何美整整提前了一個星期交上來。

「好,我知道了。」

傅靜雪到宋漠辦公室的時候,宋漠正坐在椅子里,手裡拿著的,正是剛才她送進來的那份文件。

「坐。」

「謝謝宋總。」傅靜雪坐到沙發上,笑著問,「你剛才出去的時候,看到何總監了嗎?聽薇薇說,她早就拿著這個設計稿在等著我了,不知道為什麼何總監一定要讓我親自給你送過來,很謹慎小心。」

宋漠蹙了下眉,他剛才出去的時候,根本就沒看到何美,就連李薇薇他都沒有看到。

「這次新品發布,不僅關係到傾雪後續的發展,也關係到我能不能更順利的接手宋氏,謹慎一些還是好的。」

宋漠挑眉看向傅靜雪,「過來看一下有什麼地方需要改進的嗎?」

傅靜雪並沒有過去,「這些,都是何總監親自設計的嗎?」

宋漠淡淡的笑了一下,「說句心裡話,這個任務交給誰,我都不能放心,在公司里,除了你,這個任務,我只能交給何美,她這個人雖然平時囂張一些,不過對於設計,還是很有能力的。」

「是啊,何總監的確很有能力。」傅靜雪微微一笑,「既然是很重要的設計稿,我想何總監一定盡心儘力的去設計了,我還是不要看了吧,在發布之前,還是越少人接觸到設計稿比較好。」

宋漠眸光忽然有些黯然,「我對你是百分百的信任,靜雪,你是不是對於之前的事,心裡一直在怨著我?」

「沒有的事,宋學長,你想多了。」

傅靜雪決定不再繼續這個話題,便伸手去打開早餐。

「我還真沒來得及吃早餐,肚子都要抗議了呢,快看看你給我買了些什麼。」

其實她早上在藍園是吃了點早餐的,可是按著她來上班的這個時間,宋漠一定認為她是從依雲佳苑過來的,所以為了不引起什麼懷疑,她只好低頭吃些早餐。

宋漠看她明顯的不想繼續這個話題,也沒有勉強她一定要看這些設計圖。

她現在可真是小心謹慎,連在他面前都要如此。

「小心嗆到,慢點吃,又沒有人和你搶。」

「不快點吃不行啊,我還有好多工作要做呢,一段時間不來上班,什麼都生疏了。」

「生疏了也不要緊,慢慢上手很快就會熟悉回來了,工作再忙,還是要顧及自己的身體,這不是以前你經常和我說的嗎?怎麼到了自己這裡,就給忘了呢?」

傅靜雪說:「這些話,其實也就能拿來勸勸別人,等真用到了自己身上,總是抱著僥倖心理,要麼就是等忙完這一陣再說,要麼就是不差這一頓飯了,能真正按著這句話做的又有多少人啊!」

「好了,咱們先別管別人能不能做得到了,你啊,還是先吃飯吧,」宋漠笑著說。

傅靜雪問:「宋總,你不吃早餐嗎?」

宋漠回:「我已經吃過了,這一份是特地給你買的,你趁熱吃,吃飽了好有力氣工作。」

「好嘞!」傅靜雪微微一笑,「多謝宋總。」

「客氣什麼。」宋漠也笑了一下,雖然輕輕淺淺,卻很溫暖。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