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完這些,穀風突然瞬移,來到了三派這邊,把思字輩的幾位弟子救了出來!

這些事情,在場的衆人都不敢亂動!他們都明白了,這穀風,現在已經不是天道門的天逸道長了,而是從仙界下凡的仙人!

“你們三派,可還有什麼理由?!”穀風一雙凝目看着對面的三派之人,冷冷問道。

泣空、悟平他們面面相覷,不知所以:他們本來就沒有什麼理由來這天道門,現在又突然冒出一個仙人,這,就算現編,也沒了那個勇氣了!

“好!”穀風現在還沒有忘記傲天等人對自己的要求,但是卻實在咽不下這口氣:“除了秦觀,其餘兩派,現在可以走了!”

空明與張平聽了這話,急忙帶着自己派的衆人急速離開!

“你,到底想做什麼?!”泣空看着穀風問道。

穀風冷笑一聲:“你不覺得好笑嗎?你來我們天道山撒野,竟然問我想做什麼?!你這臭道士是不是被嚇傻了啊?”

泣空被噎了一下,卻找不到理由來反駁。

“從我還是一名默默無名的小道士時,你們秦觀便不斷與我天道門作對!”穀風冷聲說道:“從半路搶劫,到糾集各派前來我天道門打掠,又到今天竟然直接糾集兩派要滅我天道門!你們,該不該死?!”


“可是,他們!別的門派也都參與過啊!”泣空已經完全沒有了神級修爲者的威嚴了,現在的他,只要能活着,做什麼都可以!

穀風也想過,但是這逸天谷有軒轅珊與劉雪竹在,他只能放手;而修盟的真言大師,也曾經幫助過自己,這一情意,也要奉還!剩下的,就只有這無情無義的秦觀一家了!殺雞儆猴,也就只能選擇他了!

“這個,隨我願意,你們,可以不用知道理由!”穀風說着冷哼一聲,手中天歌劍迅速以彈劍之術向秦觀衆人刺去!

已是仙人的穀風再次馭起這本來就不是一般凡物的天歌劍,威力哪裏是人界之人可以對抗的!只眨眼間的幾劍,泣空已經被刺穿了數十個窟窿,堂堂一神道師,隕落在此。

其餘衆人見此,全都癱倒在地,這數十名的秦觀弟子,已經沒了一點的反抗之意!

穀風在人羣中看到了賢青,頓時怒火再次上升——這個人心狠手辣,絕不能留!想着手中天歌劍再次馭出,那賢青卻是大叫道:“天逸師叔莫要傷我!我知道一個祕密!”

聽了這話穀風一愣:“祕密?是何祕密?!”

賢青看了自己師父悟平一眼,結結巴巴說道:“我知道,那個,叫莉、莉莉的女孩子,在哪裏!”

莉莉?!

穀風轉身看向自己的弟子靜弛,這才明白本應在天智國拉林小鎮的他爲什麼突然出現在這裏,還要拼了命的頑抗!原來,自己要他保護的莉莉,竟然被這秦觀之人掠去!

仙武獨尊 你們,還動我的女人。”

穀風的聲音已經沒有了一點的人氣,聽在衆人的耳朵裏,像是死神在召喚自己一般。

“好!我就,先給你們一個痛快!”

穀風說罷彈劍之術再次馭出,不斷的向秦觀衆人刺去!

悟平與悟塵大驚,急忙拽過賢安,三人組成了三星劍陣,一股強大的靈氣罩噴然而出,那悟平大喝一聲:“青龍鳴,盤!”

悟平的青龍劍中猛地飛出一條青色巨龍,盤踞在三人三星劍陣的靈氣罩上,一聲龍鳴,讓在場衆人一陣心驚!

靈氣罩內三人已經把全身靈氣使出,雙眉倒飛,髮髻也被飛開,這一下,已經是搏命之舉了。

穀風冷眼看着這一切,手中天歌劍馭回手中,猛地旋轉出去,一道道劍花馭出:“天旋劍,破!”

無數劍氣旋風向那三星劍陣撲去!

那青龍竟然出現了恐懼之色,一聲長嘯,身子一擺向那無數劍氣旋風撲去!一接之下,青龍被刺爲無數的殘影,消失不見。

靈氣罩中的悟平手中的青龍劍,“呯”的一聲落在了地上,再無往日的風采。

少了青龍,三人更不能敵過那天旋劍,連一聲悲鳴都沒有發出,便被那天歌劍打成了飛灰。

試煉場內的秦觀衆人,除了賢青,全都覆滅。秦觀神級祖師、掌門加上兩大長老,全部隕落在此,在秦觀本觀之內,也只剩下了長老悟休,還有一個只剩長老之名的悟烽!

秦觀一派,幾乎覆滅在穀風手中!這一大派,從此再無大派之實力了!

“說!莉莉在哪裏?”穀風一手提起了賢青,厲聲問道。

賢青不禁打了一個寒顫:“就、就在我們秦觀,密室內!”

穀風回頭看了場內衆天道門弟子,見靜弛已然轉醒,向他使了一個眼色,帶着賢青飛快的趕往秦觀!

秦觀在琺深國南部的一片羣山之中。這山脈便叫秦山。

琺深國本身國窮民困,但是這秦山周圍的民衆卻很是富裕,秦觀弟子在這裏幫着民衆們開墾荒土,種植良田,使得這裏人民生活水平很是富足。

秦觀在這方面,絕對是一名門大派的作風,雖然這些善事,對於他們本身的修道,也有着很大的好處。

飛臨秦山,已經覺得這裏的氛圍與周圍琺深國一片窮困潦倒之景大不相同。

可是穀風現在可顧不上這些,問道:“你們將莉莉掠來,可是爲了要威脅我?”

賢青微微點頭:“當時師父說,這天道門最忌憚最有威脅便是你,而莉莉是你的雙修者,若是將她掠來,便可以牽制住你,使你對我們的威脅減到最小……”賢青的聲音越來越小,他可是怕自己稍一說錯,便會步自己師父的後塵。

聽到雙修兩個字,穀風心中已經,輕輕看了賢青一眼:“若是莉莉有一點閃失,就不是滅派那麼簡單了。” 穀風帶着賢青不多時就飛臨了秦觀門外。

這秦觀在琺深國,幾乎就是一個國中之國,這觀邸所建,也甚是宏偉。

守門的道童見賢青回來,急忙上前施禮:“弟子拜見賢青師叔,不知道那天道山,可是已經取到?”

這小道童一臉的期待之色,尖尖的下巴因爲諂媚之舉,更加尖細,讓人一看,便知不是什麼心術正氣的好人!

穀風對這種人向來沒有什麼親切感,現在又是一名秦觀之人,還問出如此問題,直接冷笑一聲大手一揮,那小道童便直接化爲了飛灰。

“前面帶路吧!”穀風說道。

賢青看了一眼穀風,便乖乖的走到前面帶起路來。

秦觀內小路穿梭,移步換景,靈氣環繞,涼風習習,倒真是一個修道修心的好地方。 閃婚甜妻,總裁大人難伺候! ,眼前忽然豁然開朗,一座很是大氣的大殿出現在他的眼前,大殿上方的牌匾之上寫着兩個大字:“秦觀!”

穀風輕輕讀出,便聽到殿內一陣驚叫:“賢青!你怎麼回來了?那天道山,怎麼樣了?”

從殿內跑出的兩人,卻正是這秦觀僅剩的兩位長老——悟休與悟烽!

悟休沒怎麼見過穀風,見穀風也是一身道袍裝扮,以爲是本門的低階弟子,便只看了一眼也沒說什麼。那悟烽可是看着穀風長大的,雖說穀風變化很大,可身上那股氣息,還是讓他一下子便認了出來!

“你是!穀風!”悟烽在幾百年前的那場大戰已經被天赤幾人打成重傷,修爲到現在都難以恢復,只是勉勉強強停留在大道師初期的修爲,現在一眼看到穀風,心中不禁壓下了一塊巨石!

“穀風?!”

穀風的名號在逸麒大陸可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悟休一聽到穀風兩字便呆住了,轉眼看了一眼賢青,見他也沒有否認,悟休的心也一沉:看樣子,這賢青是讓穀風捉回來的啊,那就是說,自己秦觀等三派衆人,凶多吉少了!

“我不跟你們廢話!”穀風的聲音很輕,但是卻散發着一絲的威嚴:“莉莉在哪裏,給我交出來!”

悟休轉頭看了一眼有些發懵的悟烽,心想今天之事看來是不能善了了:“天逸道長,這莉莉就在我們秦觀,但是您放心,莉莉一點事情都沒有,我們只是請她過來做客罷了,天逸道長請跟我來吧!”

說着悟休轉身做了一個請的姿勢,當先向大殿走去!

悟烽卻站着沒動,穀風看都沒看他:“你想跑?!你覺得能跑得了嗎?!”

悟烽聽了這話不禁打了一個寒顫:“穀風,不,天逸道長,怎麼說,我也曾與您同在一派,看在如此情分上,就請放我一馬吧!”

穀風聽了這話冷哼一聲道:“同在一派?!不知道這位道長,所說的是哪一派?”說着穀風轉身看向悟烽:“您的臉也真大啊!還在這裏與我說這些事情!若不是你,我師父無道子也不會死去!既然如此,就先把你送到師父那裏給他賠罪去吧!”

說着穀風右臂一揮,一股帶着殺氣的純真仙氣撲向那悟烽!

悟烽想逃,但是一碰到那仙氣,便再也動不了了!

悟休看到此景,心中便也大致明白這次怎麼三名神級人物在天道門,都被穀風做到如此情景!他心裏不敢相信,這前些日子度天地劫的,竟然就是眼前的穀風,而且看樣子,他已經安全度過了天地劫了!

其他的疑問,悟休想問,也沒了心思,他知道今日想活着留在天道門,都是很難的了……

穀風看了一眼已經沒有任何生命跡象的悟烽,走上了臺階。

悟休急忙在前面帶路。

三人進了秦觀大殿,繞到後院,七拐八拐,穿到了一條小巷子中,走到巷子頭,一扇黑漆漆的大鐵門出現在三人面前。

鐵門上掛着一把很是小巧的鎖,只見悟休從懷裏取出一把圓柱形的鑰匙,在頂部輕輕一按,那鑰匙竟然轉了一下,露出了鑰匙槽!

悟休輕輕把鑰匙插進鐵鎖,輕輕一捅,鐵鎖隨聲而開。

穀風一步上前把鐵門推開,一眼便看見了在黑暗中,正對着自己的一張木牀上,莉莉正暈倒在那裏,一動不動!

這個場景讓穀風頓時氣血上涌,悟休卻突然從自己身邊飛過,一把抓起了躺在牀上的莉莉!

“穀風!我知道你今天斷不會放過我,如今你的雙修伴侶在我手上,我悟休不求別的,只求可以放我這一回!”悟烽說着,一隻手便放在了莉莉那修長的頸部之上,做出一副穀風只要一動,他便會殺掉手中的這個人!

穀風雙眼已經變得通紅:“你!哈哈!”

穀風一聲大笑,身上的仙氣卻是猛地散發出,那悟休也與悟烽一樣,只是微微怔了一下,便再也不動了。

穀風急忙上前抱起莉莉,狠狠的擁進自己的懷裏:“莉莉,莉莉!你沒事吧?!”


現在的穀風才知道,這個世界上真正能陪着自己到永遠的,就只有莉莉、蘇巧兒還有那消失的青兒了!

莉莉在穀風的呼喊下,慢慢轉醒過來,看到穀風,淚水一下子蜂擁而出:“穀風!我知道你會來的,會來的……”

穀風緊緊擁住了莉莉:“我們再也不分開了,他們,沒傷害你吧?”

莉莉突然一怔,像是想起了什麼:“我沒事,不過我聽他們說,好像在逸天谷,還有一名女子,叫蘇巧兒!”

巧兒?!

穀風大怒,心中的怒火再次上升,驀地轉身看着賢青!

在穀風怒視的雙目下,賢青蹬蹬蹬後退了幾個大步,戰戰兢兢的說:“是、是,那逸天谷,把一名叫做蘇巧兒還有一名柳韻婷的兩名女子抓去了!”

“好!好! 女神,我是你女朋友![gl] !”

穀風一連說出三聲好,仙氣蓬勃而出,賢青頓時化爲了灰燼!

穀風抱着莉莉在秦山急速飛了一圈,這秦觀,今日算是已經消失在了這逸麒大陸之上了!

做完這一切,穀風瘋也似的奔向逸天谷!

逸天谷衆弟子在張平的帶領下剛剛回到逸天谷內,還沒來得及休整,張平便感覺到了一股強大又熟悉的氣息在飛快的靠近!

張平深深嘆了一口氣:“這是我逸天谷的劫難啊!”


其餘衆人還沒反應過來,穀風便出現在了衆人面前!

李逝風迎了上去:“天逸道長,我知道你這次來的原因,這一次,我們認栽,更認錯!那蘇巧兒與柳韻婷兩位都在我們谷內,我現在就帶你去,見到兩位姑娘後,我任你處置!但是,求道長給我逸天谷一個存活的機會!”


這李逝風性子急,說話也是直白,現在的狀況,也只能求穀風能留自己逸天谷一條活路了,至於自己,他已經拋到腦外了!

穀風倒是很欣賞這李逝風,敢作敢當,一點都不含糊!

這時那劉雪竹卻也是知道了這一切,從後面跑了過來,一下子便跪倒在穀風面前:“道長!衆位師伯也是爲逸天谷着想,這一次,就請道長饒了我們逸天谷吧!”


穀風手指輕輕一動,劉雪竹被他托起。

李逝風知道穀風在擔心那兩名女子,便走在前面帶起路來!

這逸天谷對兩位女子卻很是客氣,真的像是請來做客的,只不過是把她們鎖在一間屋子裏!

兩名女子看到穀風的到來,蘇巧兒直接一把抱住了穀風!這一切對蘇巧兒來說,都像是夢境一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