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是一邊的宋瑞沒有什麼表示,只是靜靜的站在一邊,也不發一言,一副“全權由你決定”的樣子。

服務員看到歐陽手中紅豔豔的票子,不知道有多少,但是看起來就不少於四位數,開頭還不小於五,這個開心啊,可憐的服務員哪裏見過這樣的大爺啊,光小費就比別人一桌子的消費還多。本來已經這麼遲了,老闆卻不讓自己回家,還要讓自己加班,服務員是一臉的不情願啊,這下倒好,碰到大爺了,天上掉餡餅了,一個勁的給歐陽點頭,並急忙說道:“哥們,我肯定會好好給你們服務的。”話說服務員那是一個激動啊,就差跪下來給歐陽叫大爺了。

服務員看到這些人都是有錢的主啊,一定不能怠慢這些人,雖然那個穿着大花褲衩子的光頭看起來有點寒顫,但是跟着狼走的肯定不是狗,同樣不能怠慢啊,就把四個人安排在了飯店中最高級的一個包間中。

話說有錢就是爺啊,秦康四個人剛坐到包間中沒上十分鐘,他們的要的東西就全都拿了上來,外加四箱子不知道什麼名字的啤酒,雖說歐陽只要了三箱子,但是這個服務員卻給拿上來了四箱子,說是送的。

跟服務員一陣客套之後,歐陽就把服務員打發了出去,接着拿起四瓶酒分別給了秦康和尚和宋瑞。

秦康不知道怎麼的,今天晚上總是有一種不詳的感覺,總覺得今天晚上會發生什麼似的,看到歐陽給自己把酒遞了過來,伸手擋了擋“歐陽,我不喝酒的。”

但是歐陽哪管那麼多的啊,現在正是興奮無比,今天晚上是兄弟們第一次相見,不喝兩瓶酒,那就說不過去了,直接把酒塞到了秦康的懷中。“偶像啊,咱不能這樣啊不是,今天好不容易聚在一起,怎麼能不喝酒呢,剛好四箱子酒,咱們四個人每人一箱子。”歐陽看了看和尚“是吧,和尚?”

和尚恨不得一個兩箱呢,怎麼會說不是啊,於是也站了起來:“康哥,你要是這樣話就太不給大家面子了啊 。兄弟之間不應該這樣的。”

秦康看着兩個人一唱一和的,也不好在說什麼,便拿起了酒,心裏想到:但願能夠平安到明天早上吧。

接着四個人就拿起酒乾了起來,對於喝酒歐陽還是挺厲害的,一口氣就幹掉了一瓶子,接着吹了一口氣“啊,太TMD爽。”

和尚更是牛逼,等歐陽把酒放到桌子上的時候,這廝已經夾起一筷子菜了,並且大笑道:“哈哈,還是我最能喝 啊。”

歐陽一陣鬱悶,心想自己喝酒算是很牛逼了,怎麼還輸給了和尚啊,一陣鬱悶,用手拍了一下和尚光光的腦袋:“我說和尚,你不是出家人嗎,怎麼還喝酒啊 ,你就不怕你們佛祖來找你啊 ?”

和尚怎不然,雙手抱在了一起,慢慢的點了下頭:“阿彌陀佛,酒肉穿腸過,老婆心頭坐啊。”

獨愛天價暖妻 。。

雖說歐陽和和和尚喝酒時一個比一個厲害,但是另外兩個人就不行了,宋瑞還好點,雖說以前不怎麼喝酒,但是還能應付一兩瓶。但是一邊的秦康就真的不行了,以前在部隊的時候那裏喝過酒啊,要是在“祕特”成員裏邊發現一個喝酒的,那是掉腦袋的後果啊,以前是一滴酒也沒有沾過,這一下被逼吹了一瓶了,腦袋裏邊已經開始有點暈了。

接着大家剛喝完,歐陽就又舉起了一瓶酒某遞給了秦康一瓶,並說道:“偶像,你是我這一輩子裏邊的第一個偶像,爲了慶祝我找到了我的偶像,幹一個。”

秦康無奈,遇到這麼一個“粉絲”都不知道是福還是禍了,無奈之餘,又把瓶子舉了起來“幹。”

話說秦康的酒量是真的水啊 ,剛喝兩瓶之後腦袋裏邊就已經暈呼呼了,看天護板都是轉動的 。

但是和尚卻不理解秦康的酒量,提起瓶子又遞給了秦康一個:“康哥,今後我們大家都是兄弟了,我和尚這輩子也沒幾個兄弟,你們是我的第一個兄弟,來咱們幹一個。”

秦康又被逼着喝了一個。三瓶酒下肚秦康的胃裏邊一陣翻騰,接着就跑向了洗手間裏邊。

剛到了洗手間裏邊就“噗”一下吐了出來,努力讓自己的腦袋清醒了一下,但是酒這個東西害人不淺啊,過了十幾分鍾秦康的腦袋也清醒不了了,待胃裏邊稍有舒坦之後就扶着牆壁走了出去。

到了小包間的時候,宋瑞已經躺在沙發上了,歐陽和和尚卻還在拼酒,桌上凌亂的擺着一堆空瓶子,而桌子底下就只擺了一箱子了,想不到這兩個人在這十分鐘多一點時間裏已經喝了兩箱子酒了,秦康搖了搖頭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歐陽和和尚喝的正盡興,看到自己的偶像回來了,借酒勁一把抱住了秦康,:“我的大偶像啊。。。。”大喊了一聲之後又一瓶塞到了秦康的手中。。。


這樣一來二去的到最後的時候秦康已經喝了五瓶半啤酒了,要是這在“祕特”的話,喝這麼多酒,秦康已經夠掉了十次頭了。

到了最後,四箱子酒就被四個人幹完了,四個人中沒有一個人是清醒的,宋瑞已經躺在沙發上,死氣沉沉的了,而歐陽和和尚抱在一起一會哭泣一會喊着:“牛逼啊,牛逼啊 。。”

秦康雖說已經算是醉的像譚泥了,但是出於自己的職業素質,再加上自己的的身體,在洗手間裏邊衝了不下十次臉之後終於有點清醒了,但是清醒歸清醒,但是自己的力氣身體已經完全沒有一點力氣了。

秦康很吃力的扶起了歐陽和和尚,和尚拉起了沙發上的宋瑞,四個人就出了飯店,出去的時候還是歐陽給的錢,這回他倒是沒有給錢,到了大廳之後直接把自己的錢包扔給了那個服務員。

服務員拿起那個鼓的像快要生了一樣的錢包,就像是撿到天上掉下來的餡餅一樣揣在了懷中。

漆黑的夜晚伸手不見五指,月亮已經躲進了烏雲中,只有三兩顆星星在空中閃閃發出暗淡的光芒。

寬廣的大柏油路上,四個年輕人左右搖擺着向學校走去,但是就在同一時間一輛黑色的大卡車從反方向上行駛了過來。

ps:

大人:“元芳,此書怎麼看?”

元芳:“大人,那是必須必得支持啊!”

大人:“那你還等什麼?送花送票咯!” 秦康四個人正搖搖晃晃走在大馬路上,就在這個時候兩束明亮而刺眼的光從正前方照了過來,那兩束光照在秦康的臉上瞬間讓秦康刺激的睜不開眼睛。

眼看光離着自己越來越近,即將要撞到自己的身體了,秦康猛然之間用自己僅有的一點清醒推開了旁邊的三個人,三個人瞬間就倒到了一邊,接着伸出雙手緊緊的按在了撞過來的這個龐大的物體上。

卡車被秦康猛地用力瞬間就減慢了速度,秦康也被這突如其來的力量撞得往後退了十幾米。同一時間,卡車的車輪和秦康的腳步以同樣的速度平移了十幾米,秦康的腳下瞬間覺得一陣滾燙,卡車的車輪下也冒出了幾道火花。

要是在平常,對於這樣一個卡車,以秦康的 能力,瞬間就能讓他停下來,因爲以前在不對的時候也有相應的訓練,但是今天秦康已經喝了不少的酒,力量已經減的不能再減了,卻被讓卡車撞得往後退了十幾米。

待十幾米之後,秦康就已經把卡車制服了,卡車司機再怎麼踩剎車車也是一動不動。接着卡車就熄火了,在卡車熄火的同時,副駕駛 的門就被打開了。

同一時間, 全能莊園

那雙皮鞋的主人嘴裏邊叼着一支有飲料瓶口一般粗的和棒子雪茄,慢悠悠的從車上走了下來,漆黑的夜晚看不見男人的臉孔,只能看見男子叼在嘴上的雪茄一亮,接着一股濃黑的煙升向天空,接着再是一亮,又一股黑煙升起。

男人走下車之後,後邊不約而同的走下了十幾名穿着黑色背心的男人,每人都是同樣的裝扮,黑色運動鞋,黑色運動褲,黑色小背心,每個人的手中都拿着八十公分長的金屬棍子,下車之後統一的站成了一排,站在了叼煙男子的身後。

叼煙男子下車以後,走到了秦康身邊,很誇張的哈哈一笑:“哈哈,小子,終於找到你了昂。”

秦康用僅有的清醒仔細的看了看眼前的這個人,但是夜晚太漆黑了,秦康沒有看清男人的 臉,接着秦康心中一陣恐懼感升起,忙問道:“你是誰??”

男子沒有回答秦康的話,而是對着後邊招了招手:“兄弟們都給我上,給我滅了這個小子。”

待男人剛說完,後邊穿着統一的馬仔提起手中的棍子就向着秦康撲了過來,嘴裏大聲的喊着:“衝啊。”

齊康仔細的看了看對面差不多有十七八個人,接着秦康揉了揉自己的拳頭,拳頭在寂靜的夜空中響起了:“嘎嘎”的響聲。

衝在第一個的男生到了秦康的邊上,拿起棍子就向着秦康砸了下來,秦康使勁搖了搖頭,現在這個時候一定不能被砸到,要是被砸到的話,今天晚上就要葬身於此了,接着轉頭看了看一邊的三個兄弟,看見他們都躺在地上,秦康這才鬆了一口氣,只要現在這三個人別再給自己當絆腳石那就好了。

當秦康回過神的時候眼前就飛來了一根銀白色的金屬棍子,秦康猛然之間往後劃了一步,接着一低頭,這才躲過這個人的攻擊。秦康使勁的甩了甩頭,現在一定不能走神。

那個男子一棍子甩空了,看到沒能砸到秦康,接着又一棍子咋了下來,這回秦康已經做好準備了,往前一衝,接着抓住了那個人伸過來的胳膊,接着一用力,那個人的胳膊響起了“嘎吱”的聲音,接着腳下劃了一步轉了一個側身,接着一肘子砸到了這個人的腦袋上,這個人瞬間就倒到了地上。

剛弄完這個人之後,秦康又是一陣頭暈,接着胃裏一陣翻騰“噗”一口就吐了出來,剛好前邊一個一個人“啊!!”一聲衝了過來,秦康吐出來的東西就直接灌倒了那個人的嘴裏,那個人瞬間一陣噁心,就蹲到了地上,估計這一下這貨三天不用吃飯了。

秦康吐掉一口之後感覺比剛纔有點舒服了,奪過蹲在這個人手中的 棍子,接着一棍子敲在了這個人的頭上,這個人既噁心,有痛苦的躺在了地上。

秦康把這個人一棍子敲到地上之後,就看到前面又衝過來了十幾個人,踩着這個人的肚子就衝到了前面,順手拿起手中的棍子砸到了一個人的頭上,那個人抱着頭就蹲在了地上,秦康又一腳踩到了這個人的臉上,這個人瞬間又倒到了地上。

這一下秦康已經弄翻了三個人了,但是你能幹掉一個兩個,但是你幹不掉三個不是,那要是你能幹掉三個,那十個呢?二十個呢?肯定是不能啊,雖說秦康是“祕特”成員,但身上的零件跟別人可是一模一樣啊,當第三個人倒地的同時,秦康的後背上就明顯的一震,接着自己向前衝了一個踉蹌,差點倒在地上。


當秦康轉過身的時候,又一個人的一棍子甩了過來,秦康一個冷不防,胳膊上又是捱了一棍子,秦康的胳膊又震了一下,接着腦袋裏一暈,就往後退了一步。話說啤酒的後勁真是厲害啊,再加上劇烈運動之後,秦康的腦袋越來越暈了,往後退了兩步之後,秦康使勁搖了搖頭,鎮定了一下,接着脫掉了身上的背心。決定使出全身的力氣對付這些混混了。

剛纔的那個人一棍子打到了秦康的胳膊上,沒過癮,接着又一棍子向着秦康的腦袋上輪了過來,但是他沒想到的是秦康已經調整好了狀態,當這個人的棍子將要輪到秦康的腦袋上時,秦康猛然一個低頭,躲過了這個人的棍子,接着自己手中的棍子敲到了那個人的第三條腿上,那個男人瞬間像是被電着了一般在地上跳了起來,秦康在原地一個肥腿,就把那個人踢得老遠。

接着秦康的身後又衝過來了十幾個人,這一下秦康也向着人羣中衝了過去,到了人羣中間就往別人的臉上輪,那些人還沒看清楚秦康的位置就被秦康輪到了臉上,眼睛上。

因爲現在秦康是被逼到絕路上了,到了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地步了,所以下手特別狠,幾乎就是一招致命,在人羣中,使勁的揮了幾下手中的棍子,那些人伴隨着慘叫聲就倒到了地上。沒到一分鐘時間,秦康的身邊幾乎沒有幾個站着的人了,這一下秦康是下死心了,衝到站着的那些人的身邊一個旋風踢就踢到那些人的頭上,無不展示着自己的功力。

接着沒出十幾分鍾時間地上的人都開始在地上打滾。

秦康看着這些人都倒到了地上,自己也暈了過去。

但是秦康制服了所有的馬仔,但是卻忽略了一個人,就是手裏叼煙的那個男人。並且那個男人身邊還有一個一直沒有出動的獨眼男子。

待秦康倒到了地上,男子將手中的煙扔到了地上,對着獨眼男子擺了擺手:“去吧那個小子帶到車上。”

ps:支持我的兄弟們,請進小康的羣,193354772,裏邊帥哥美女應有盡有,歡迎大家光臨啊 獨眼應聲點頭,向着暈了過去的秦康走了過去。

漆黑的夜晚看不見獨眼的眼眸,只知道獨眼的眼睛上邊扣着一張墨鏡,雖說現在是黑夜,但是卻遮蓋不住獨眼的那張墨鏡。

只見獨眼走到秦康的身邊,接着在秦康的肚子上踩了踩,接着嘴角向上翹起,露出一絲的邪笑,心裏想到:你秦康也不就是這樣嗎?今天中午打我小弟的時候那麼威風,最後還不是敗在了自己的小弟手中。

一絲邪笑過後,獨眼伸出兩把纖長的雙手就抓住了秦康的領脖子,拖着秦康向着剛纔那個叼煙男人身邊走去,到了男人身邊,獨眼吧秦康扔到了地上,對着男人一點頭:“榀哥,人帶過來了。”


這個叫做榀哥的蹲了下來,有點起一支粗棒子來,接着在秦康的臉上拍了拍:“小子身手不錯啊,哈哈哈。”接着站了起來,臉色突然變得冷凝下來,對着獨眼說道:“這小子今天中午打的是你的手下,怎麼解決就交給你了。任你處置”這個榀哥說完之後就轉身上了大卡車上邊。

獨眼聽到榀哥的話,對着榀哥一點頭:“小的知道了。”說完嘴角又露出一絲邪笑。接着獨眼蹲了下來,提起了秦康的領脖子,接着一巴掌向着秦康放了過去,並非常兇狠的說道:“小子挺狂昂,想不到一個剛來的新生,老子的女人你也敢搶,真他媽是不想活了。”可憐的秦康,現在已經酒勁大發,沒有知覺了,被獨眼狠狠地一巴掌摔在臉上,也一動不動,任由獨眼在自己的臉上拍打。而獨眼更加兇猛了,又一巴掌狠狠的摔在秦康的臉上:“今天就讓你嚐嚐搶我女人的後果。”獨眼說完之後手就背到了後邊,接着從後邊取出了一個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

黑暗的夜晚中看不清獨眼手中那個東西是什麼,但是那個東西卻在黑暗中散出一道冰涼的光。

獨眼從背後取出自己的專屬武器“尖嘴金鉤”之後就上手停在了秦康的臉上,接着調整好了金鉤的方向,把金鉤的尖端對準了秦康的眼睛上,嘴裏喊道:“小子,就讓你來陪老子當獨眼吧。”喊完之後金鉤就往秦康的右眼出插去。

就在這個時候,獨眼只聽見“咣”的一聲,接着頭部被人敲了一悶子,獨眼被敲的翻了一個跟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接着獨眼透過自己黝黑的墨鏡中看到了一個身穿大花褲衩,頭像百瓦燈泡一樣的人站在自己的面前,手中拿着一根跟自己手腕一般粗,跟自己一般長的木棍。只見那個光頭右拿着一根木棍,棍頭握在手中,棍尾擦在地上。左手背在身後,半馬步蹲在地上。活像是一個少**僧。

獨眼一下子就站了起來,指了指對面的和尚問道:“你是誰?”

和尚,把自己的棍子收了起來,大笑了一聲:“我是你沙僧爺爺。”和尚說完之後邁着健壯的步伐,舞着有節奏的棍法,向着獨眼進攻而去。

獨眼被這突如其來的和尚一棍子打倒在地上,還沒等緩過神來,就又被和尚一棍子輪到腦袋上,頓時腦袋裏邊一陣眩暈。但是和尚卻是邁着訓練有素的步伐對着獨眼進攻,一時之間,獨眼沒佔到一絲的便宜,反而被和尚用棍子敲得左暈右炫。

其實和尚本身也有武功的,雖然自己在少林寺的時候的職務是餵豬做飯,但是身在少林寺,看到自己的師兄師弟經常訓練,自己也學了不少,到了最後直接跟老方丈祕密學習了一年,只不過是學了武功之後就不想過寺裏的束縛生活了,想着法讓師傅把他趕了出來。再說和尚的酒量那是牛的一比啊,和尚剛纔本來就沒醉,只不過有點暈眩而已,當時看到卡車開來的時候由於驚嚇,酒勁一點都沒有了。但是他被秦康推出去之後就一直沒動,就看着這邊發生的一切事情,本來和尚是不想動用武功的,因爲和尚的方丈說過,出了寺之後不遇到生死相關的事情千萬不要動用武功,還不能讓別人看見。所以剛纔秦康和那些人戰鬥的時候和尚就一直沒有動,但是現在秦康就要遇到緊急情況了,再者秦康已經暈了過去,也不會看到自己動用武功了,就趕緊上來幫秦康對戰獨眼。

和尚拿出了自己平日在少林寺偷偷學來的少林棍法就一棍一棍打得讓獨眼不知所措,獨眼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就被和尚打的趴在了地上。接着和尚把剛纔從路邊拾到的木頭棒子往地上一扔,抱起了秦康就向着學校那邊上跑,至於歐陽和宋瑞,和尚已經安排妥當了,藏得夠神祕的。至少不會被獨眼找到,等到明早上醒來之後就可以自己回學校了。

雖然和尚平時看起來很傻很讓人無語,是這個和尚也不簡單啊,不一會的時間就抱着秦康逃離了戰鬥現場。

剛纔那個叫阿榀的男人把秦康交給獨眼之後自己一個人就進了卡車內,進入卡車內之後,滅掉了粗棒子之後就躺在卡車的座上眯起覺來,也不管獨狼這邊,但是阿榀剛要睡着的時候就聽見了,獨狼的慘叫聲和,棍子擊打的聲音,帶阿榀跑到車下的時候,已經不見了秦康的人,只有獨眼一個人躺在地上。

獨眼剛纔被和尚一陣猛揍之後已經沒有了反抗能力,就躺在地上,看到自己的老大下了車,就像老大指了指和尚抱着秦康逃走的方向。

阿榀看到秦康被就走了,氣的直跺腳,一腳踩在獨眼的身上:“你個沒作用的傢伙,給老子回家。”說完管都沒管那些躺在地上的小弟就上了卡車。

而獨狼那是一個委屈啊,剛要弄秦康的眼睛,剛要成功,卻沒想到半路出現一個臭和尚,壞了自己的好事,獨眼一邊上車一邊想到:不弄死你個臭尚和秦康,我獨眼誓不爲人。 一夜無話第二天早上。

Wh市的清晨天氣比較好,幾位老人在街邊慢跑,一個清潔工拉着小破車在街上撿垃圾,車子停在了街道邊的垃圾場旁邊,忽的清潔工老人的視線定格在了一邊的垃圾堆上,只見那個垃圾堆上邊橫豎躺着兩個人。

清潔工疑惑的走到兩個人的身邊,這纔看清楚,兩個人一臉享受的躺在垃圾堆上面,兩個人的身上躺着別人扔過來的垃圾袋,清潔工拿起手中的掃帚就敲在了其中一個人的屁股上。

此時的歐陽傲然和宋瑞正一臉幸福的躺在垃圾堆上,心想還是在自己家中的大牀上呢,心中一陣甜美,嘴角還掛着享受的微笑。

就在歐陽享受清晨懶牀的樂趣時,感覺屁股一陣疼痛,猛地跳了起來。

擡起來之後看了看周圍,原來不是自家的大牀,取而代之的是臭氣沖天的垃圾場,歐陽一腳踹醒躺在一邊的宋瑞轉身就跑,心想道,和尚和偶像真是太不夠意思了,吃了我的喝了我的,最後竟然把我扔在了垃圾場上邊,回去以後一定要讓這兩個忘恩負義的傢伙給點顏色看看。

此時的秦康已經醒了過來,只不過因爲昨天晚上喝的太猛了,胃中隱隱有一種疼痛感,秦康慢慢的坐了起來,卻看見一邊的和尚懶懶的躺在自己的對面,兩隻腳丫子裸露在被子外面,能清楚的看到黝黑的腳丫子上邊兩隻蒼蠅在翩翩起舞。

秦康緩緩地從枕頭下拿起了一支菸叼了起來,輕輕一按打火機,瞬間一縷青煙飄上天空。

秦康回想了一下昨晚的場景,自己感到一陣後怕,幸好自己喝的不是太多,要是再喝一點的話,肯定就回不來了,接着秦康有點納悶,憑藉着記憶力使勁想了想,昨天晚上我戰完那十幾個人之後就暈過去了,之後的事情就一點記不起來了,現在卻在宿舍裏邊,則是怎麼回事,是誰把自己擡回來的??接着秦康看了看一邊的和尚,突然嘴角又往上翹了翹,肯定是和尚把自己擡回來的,秦康心裏想到:這個和尚不簡單啊。

接着秦康又想到了一個嚴肅的問題,昨晚上的那些人是誰,因爲晚上的光線特別暗,再加上自己已經酒醉如泥了,也沒看清那些人是誰,難道是自己的身份已經暴露了??不可能,自己纔剛來到這裏一天時間。那麼是自己的仇人?秦康想了想,應該吧,光昨天一天秦康就已經惹了兩夥人了,劉鑫那邊已經沒事了,肯定是在校門口收拾的那個黃毛來找自己了,秦康無奈的笑了笑,這些人的速度真夠快啊,難道這些人會有什麼組織?難道是。。。

想到這裏秦康又是一陣後怕,不會自己剛來第一天就和不法分子對上了吧,還沒有享受幾天大學生活呢。。

接着秦康搖了搖頭不再想了,想了也沒用,還是那句話,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站了起來,扭了扭腰,活動了一下手腕,頓時渾身一陣痠痛,秦康無奈的搖了搖頭:以後有待加強一下酒量了,不然就要死在酒後了。

扭完腰,小小活動了一下,秦康打算到操場裏邊跑個五六十圈,接着剛要伸手去拉開門,宿舍門就被一腳踹開了。

“嘭”的一聲過後,從垃圾場裏邊風塵僕僕趕過來的歐陽站在了門口,衣服的口袋裏還裝着一個沾滿泥土的方便麪袋子。歐陽剛站了下來。 我的漂亮女上司

兩個人站在門口之後就統一的喊了出來:“兩個叛徒。”

這一聲喊得無比的巨大,就連睡得正香的和尚都吵醒了,和尚眯着一隻眼看了看門外,就看見歐陽兩個人眼睛裏邊充滿殺氣的站在門口,和尚嚇得不輕啊,要是這兩個人醒來之後發現睡在垃圾堆上邊,那肯定會吃了和尚的,雖說和尚也是爲了兩個人着想,但是和尚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啊,誰叫你把兩個人扔在垃圾堆裏的,和尚嚇得直接從牀上掉了下來。

一聲 “兩個叛徒”再加上和尚的一聲“哎喲”,把剛要出門的秦康搞的迷糊了,這三個人是幹嘛呢,演戲呢??還是拍劇啊?

秦康拿手在歐陽的眼前晃了一下“歐陽兄,您這是怎麼啦??”

這一下的歐陽正在氣頭上呢,拍掉了秦康的手:“虧我還拿你當偶像呢,你怎麼這麼沒義氣啊。”一邊的宋瑞也接到:“就是兩個超級大無賴。”


可憐的秦康是一臉的委屈啊,到底是怎麼得罪這兩位大神的啊,畢竟不是秦康把兩個人扔到垃圾堆裏的,真的是不知情啊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