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少主,才是他們最重要的任務。

靈子軒怒道:「該死!竟然讓他們給跑了!」

「少主別生氣,等回到靈皇殿,便讓殿主好好查查!只要他們在滄瀾大陸,總會留下一些蛛絲馬跡。」

「那還等著做什麼?快點趕路。」

在路上的時候,那一個洛大人道:「少主,我們中毒了又解毒了,應該是有人暗中在動手幫我們?你知道是誰嗎?莫非是妖王殿的人?」

靈子軒看向凰無夜道:「小夜,難道那男人偷偷的派人跟著你?」

凰無夜道:「應該沒有。」

因為妖血沒有派人,而是親自跟來了。

那一些黑衣人逃走之後,以為安全了,卻沒有想到一道血紅色的身影擋住了他們的去路,渾身帶著可怕的寒氣。 「你是什麼人?」

「這個,你們就沒有必要了!趕緊解決你們追上小夜兒,那老頭的手藝才沒有本尊好呢!」

妖血低聲的呢喃著,然後雷厲風行的動手,把他們全部都給滅了。

靈皇殿非常宏偉壯觀,三皇殿綜合實力要比五王殿高很多,如今凰無夜一看這宏偉的建築群,發現這樣的說法,並不是沒有道理的。

「少主,少主回來了!」

「快點通知殿主!」

「恭迎少主。」

靈子軒一回來,迎接的人都激動的到處忙活了。

等靈子軒戰戰兢兢的等著他老爹來的時候,果然一個怒吼聲傳來。

「好一個靈子軒,竟然偷偷摸摸的去參加拍賣會,花了老夫那麼多錢,從今以後,你三年的零花錢都沒有了!」

「你這一個小氣鬼,你還是不是我爹啊!我差點被人殺了,你竟然只擔心錢!我要跟你斷絕父子關係。」

「呵!跟我斷絕父子關係,我看你活不過三天就會被噁心!」

「嗚嗚嗚!你絕對不是我爹,人家凰王給他兒子隨便花,你卻那麼摳門。我要當凰王大人的兒子。」

「你找打了!竟然敢認別人當爹。」

「咳咳咳!」

這父子的畫風,跟凰無夜想的完全不一樣。

這就算了,為何要給老爹加戲啊!

難道老爹寵著他這一個紈絝寵的太天怒人怨了,弄得全天下的年輕人都想來認爹。

靈皇此時才發現還有其他人,他臉色恢復,免得高冷而又疏離,整理好了衣裳,然後道:「這位便是救了我兒的無夜公子?」

這才是一殿殿主該有的畫風,裝的也像是那麼一回事。

若是沒有之前所見他估計會以為這是他的真面目,可惜現在偽裝來不及了!

「哈哈哈!」

凰無夜到時沒有別的表情,靈子軒卻笑瘋了。

「又一個人知道你的真面目!」

靈皇道:「那又何妨,我想無夜公子也不會說出去的。」

凰無夜嘴角微微一抽,就算說出去也沒有人信啊!

說靈皇其實喜歡跟兒子上躥下跳,非常吝嗇嗎?估計會以為她造謠。

凰無夜道:「因為修為很久沒有增進,想要借用靈皇殿的靈皇陣一用,但是我也不會挾恩圖報,這是給靈皇殿的報酬。」

凰無夜的寶物很多,但是一般拿出東西給人交換,自然是丹藥。

沒辦法,丹藥這東西對於她來說成本低,對於別人來說是超級好東西。

靈皇打開藥瓶一看,好東西!

這丹藥!

「有心了,這我就不客氣了,哈哈哈!」

對於寶物,靈皇來者不拒,沒有虛偽的拒絕。

靈子軒道:「小夜。別給他!你救了我,佔用靈皇陣怎麼了?你還準備禮物,而且完全被這老傢伙給吞了啊!」

「你這小子,跟我來!不教訓你,你是不知道尊敬我這一個爹了。」

靈皇把靈子軒給拖走了,凰無夜聽力不錯,遠遠的聽到了靈皇一邊走,一邊教訓兒子!

「你這小子竟然敢跑,你就不怕我打斷你的腿!」

「我不怕!打斷我的腿你還要用藥治好我,你捨不得!」 「你……」

「我怎麼我。你打!打狠一點!」

「……」

「看在你給賺了丹藥的份上,我從輕處置。不過我以前也沒有想到呢!把靈皇陣借給有錢人用,然後可以換不少錢……」

「你就不怕師兄師姐們造反嗎?你這一個小氣老爹!」

「我是殿主,我說了算。」

「噗!」對於這奇葩父子的聊天,凰無夜忍不住笑了出來。

「無夜公子,請跟我來!我們已經準備好地方給你入住了,殿主要跟少主好好聊聊,所以怠慢了,希望你能諒解。」

靈皇雖然看起來不著調,但是作為一個殿主的處事能力還是不錯的,沒有真的把凰無夜晾在一邊。

凰無夜道:「不介意!靈皇許久未見少主,自然是思戀的緊!我就不打攪他們父子兩了。」

那侍女嘴角微微一抽,思戀,殿主肯怕跟思戀少主花出去的錢,今天殿主可不會繞過少主。

靈皇殿給凰無夜安排的地方很合他的心意,當然等伺候她的人離開,一個人就摸了進來。

「小夜兒,我很想你!」

「一直在暗中跟著我,還想?」

「那不算!這樣才算!」妖血抱住了凰無夜。

要是讓別人知道妖王殿殿主偷偷的到了靈皇殿私會情郎,估計都會驚掉眼珠子。

凰無夜這一次來,自然不是為了那靈皇陣能幫助她提升實力,沒有找到神水,他是不抱希望晉級了。

她的目的是查那一些黑衣人,那一些黑衣人盯上了靈皇殿,一次兩次動手失敗也絕對不可能會放棄。

靈皇殿可不能被他們給擊破,其它勢力太多,若是真的被他們滲透那也很難查,但是九大勢力三府可不能被他們染指。

因為這一些大勢力一旦被他們打出了一個缺口,那麼對於滄瀾大陸,對於老爹都是一件非常麻煩的事情。

既然那一些神秘人要對靈皇殿動手,那麼她就先打入靈皇殿內部查探一下情況。

「小夜小夜我來了!」第二天靈子軒找來。

只不過他頂著一雙熊貓眼,凰無夜問道:「怎麼了?昨晚上被打了?看起來這麼憔悴!」

靈子軒無奈的道:「我很希望我老爹打我啊!但是他從來都不用武力虐待我,而是對我進行非常兇殘的精神攻擊!他對著我算了一晚上的賬,然後開始念叨……」

反正他都不知道昨晚上是怎麼過來的,老爹比之前更兇悍。

靈子軒道:「小夜,你是想要在靈皇殿到處看看,還是直接去靈皇陣啊!」

「去靈皇陣,到時候我出來再逛逛,如何?」

「好吧!那我帶你去見老爹。」

靈子軒帶著凰無夜去見靈皇,靈皇道:「子軒,你可以滾出去了。我要跟無夜公子談談。」

「有什麼我不能聽的,我要聽!」

「丟出去!」靈皇乾淨利落的道。

自然有暗衛動手,那丟人的手段看起來也不是第一次這樣幹了。

靈皇一揮手,周圍已經是高度戒嚴,他道:「真的讓無夜公子看笑話了,我這兒子被我寵壞了。「 「寵壞了!」靈子軒絕對是淚流滿面,老爹你針眼說瞎話真的好嗎?

凰無夜道:「靈子軒的性格不讓人討厭。」

靈皇也沒有跟凰無夜繼續廢話,他道:「無夜公子,你跟老夫說實話,那一些暗殺子軒的人到底是什麼人?」

「我也不知道。」

「果然,我也沒有查到,這一群人作死非常小心!他們的幕後之人想必也是一個非常有心計之人!他要殺了我子軒對付我靈皇殿,是不是挑錯對象了!他只是一個少主而已。」

凰無夜道:「若是他們殺了靈子軒再排熱假冒靈子軒,然後讓殿主你神不知鬼不覺的重病身亡,那麼他們可就可以不費吹灰之力的得到三皇殿之一,靈皇殿。」

細思恐極!

靈皇的臉色一冷,若是這樣想,那麼對方的行為倒是想得通。

「你為何知道的那麼清楚?」靈皇問道。

「我不是跟他們第一次交手,對於他們的陰險的行事作風也很了解。如果靈皇還想要知道一些什麼,等我從靈皇陣修鍊出來,心情好再告訴你一些情報,如何?」凰無夜淡笑道。

她自然不會直接告訴靈皇一些事情,要繼續考量一下才行!

靈皇打量著凰無夜,之前覺得是一個氣質高貴,風華無雙的少年天驕,現在一看,卻覺得眼前是一個藍對付的老狐狸。

「好!」

「要去靈皇陣,跟我來吧!一次最多只能待七天。」

「好!」

殿主親自帶路,送一個人進入靈皇陣,而且那一個人還不是要他們靈皇殿的人。

這件事情,引得了不少弟子的注意。

「殿主怎麼這樣,我都沒有機會,讓一個外人進去!」

「也沒有說外人不能進去,聽說那一個叫做凰無夜的,可是救了少主一條命!少主可是殿主的心尖肉,滿足救命恩人這一個要求並不算什麼?」

「……」

凰無夜進入了靈皇陣之中,靈皇離開,而靈皇陣之中又多了一個人,妖血道:「小夜兒,我陪你修鍊!」

「好啊!」

靈皇回去之後,派人出去查一查凰無夜。

凰無夜,風雲府的天才弟子,風雲府現任府主的至交好友,如今的府主容鑰能夠成為府主,也跟他有很大的關係。

三府大比,凰無夜把其他的弟子全部都給解決了,並且贏得了兩府的寶庫,在那之後,寒宮府和玄月府一個被淹掉一個被燒掉。

之後便是,他還是冥王殿暮夜殿的殿主,如今殿主夜爵能夠打敗夜爵,成為新一任殿主也跟這小子有關係。

五殿的王者之域開始,她也代表冥王殿前去參加。

其跟妖王殿殿主關係親密,妖王殿的人甚至稱其為殿主夫人。

這是一個一品皇靈師!

但是一個一品皇靈師,是如何攪動這三府五王殿的風雲的,這一個小子不簡單啊!

靈皇緊蹙,此人只可交好,絕對不可得罪。寒宮殿和玄月殿就是一個血的教訓,即使他們靈皇殿比他們強,但是絕對不敢冒險。

真是一個可怕的小子。

靈皇殿不愧是靈皇殿,查出來的東西比凰無夜想的要多。 凰無夜知道靈皇殿會調查她,所以她夜裡也會瞧瞧的跟妖血從陣中出來,調查了一番靈皇殿。

靈皇殿倒是一直很穩定,並沒有風雲府還有冥王殿那一些破事。

靈皇無論是勢力還是辦事能力都是一個非常合格的殿主,唯一的缺點就是吝嗇貪財了一點。

因為貪財,以靈皇殿殿主之尊,他竟然娶了一個修為平平的首富千金為靈皇殿的殿主,當時各大長老都很不滿,但是他們殿主愛錢啊!都是他們殿主的鍋,他們也怪不了夫人。

夫妻兩很恩愛,但是殿主夫人修為不高,身體也很弱,在懷上靈子軒的時候年紀已經很大了,這不生下靈子軒十年之後便去世了。

但是死之前,她說她這一生非常的幸福。所以父子兩也沒有悲傷太久。

妖血道:「那吝嗇的小老頭倒是幾個痴情的主,所謂貪財,估計也只是為了讓別人不遷怒他夫人才故意背鍋的吧!」

三皇殿之一,若是夫人是一個修為平平的普通人的話,未來少主的天賦可不好說,所以長老們自然是不願意。

修為普通的夫人就算是他們喜結連理估計在靈皇殿也不好過,但是靈皇那樣做卻可以少很多麻煩。

「不過現在他絕對是一個真財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