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了這麼多人啊,都是資質不錯的修爲,今天我可算是有口福了。”燭九陰話語裏頗爲滿足。

但在李牧看來卻十分的陰森可怖。 “九陰,他們幾個人就交給我了,你在一旁休息休息。” 那一身黑色的女人妖妖嬈嬈的說道。

燭九陰捏住了她尖尖的下巴,在她的脣上印下了深深的一吻。

那女人手中衍生出一把佩劍,輪着劍便直接朝那些道門弟子砍過去。跟隨他一起攻擊的,還有他身後的那些彎彎繞繞的枝蔓支脈上帶着一些倒刺,直接朝那些道門弟子過去。

有些道門弟子根本就堅持不住,還沒有跟九尾玄狐打鬥一番,便被那些彎彎繞繞織嘜上的倒刺刺得遍體鱗傷,甚至有些人連劍都扔不動了,只能夠後退躲避。

李牧手心中衍生出藍橙色的火焰,這火焰吸引了燭九陰的注意,他的目光越發的陰沉起來。

那些彎彎繞繞的枝蔓直接朝李牧刺過來,李牧平生最討厭的便是樹的枝脈,像當初在龍樹那裏,他也因爲這些枝蔓吃了不少的虧,現今絕對不會再讓他們佔一分一毫的便宜。


那些枝蔓被他的傭兵和鬼火燒的咯咯吱吱直響,有些瞬間在火焰當中爆炸,發出砰的刺耳的聲音,炸到一旁,落到了地上的沼澤泥裏沼澤泥承受不住那些溜冰和鬼火的燃燒直接變成水蒸發掉了。

“悍婦,沒想到你連邪門鬼火和邪門傭兵都給他了,看來你真的是把他當成心尖兒上的人了。”九尾玄狐提着寶劍,直接朝裏木刺過去。

李牧敲了敲手指裏的小白龍,小白龍白光一閃跑了出來,化爲一柄鋒利的寶劍,李沐握着劍與九尾玄狐的劍相碰撞,發出了巨大的刺啦一聲現場出現了,由於兩把劍碰撞到一起,所爆發出來的劇烈的火花,閃了每一個人的眼。

“你這小子功夫不錯,居然是畫神級別的。”九尾玄狐一邊打鬥一邊說道。

打鬥到後來他實在是不敵李牧收了劍急忙轉身回到了燭九陰的身後,挽住了燭九陰的手臂,在他的耳邊說了幾句話。

燭九陰搖身一變變成了一隻龐大的蛇,他這條蛇可比蝮蛇大了好幾倍,直接撐破了枝蔓半截生字漏在了外面。

李牧看到他周身所漂浮的那些火藍色的小光球那些小光球的職數可都不少,他急忙上前去,失去了兩個小光球。


力量:+500,+200

“李牧小心!”梅仙的聲音傳了過來。

梅仙的話音剛落,李牧便看到燭九陰碩大的尾巴朝他的身體過來,他來不及躲閃,他的尾部便直接甩到了他的腰上,他只覺得自己腰部的骨頭好像非把斧子砍了一樣,斷了兩半。

他整個人朝後飛了過去,直接摔在了地上,他覺得自己的骨頭都要碎了。

口腔裏一股鹹鹹的腥腥的感覺流露出來,他想要將這種感覺壓制下去,但發現並沒有任何的用,首先他也不再壓制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梅仙和小眼睛的張揚趕緊來到他的身旁沒錢將他從地上扶了起來,擔憂的問道:“你怎麼樣?沒事吧?”

李牧撫了撫腰部感覺到腰部的骨頭似乎已經碎在了肉裏,剛纔吸收的幾百的力量徹底的報廢了。

有不少非常低的屬性指數飄到了他的面前,他急忙擡手將那些屬性小光球全都吸進了體內。

力量:+0.2,+0.6,+0.8……

雖然這些職數都非常的低,但是用來癒合他的身體還是有效的隨着這些植樹的吸收,他便也覺得體內沒有那麼的疼痛了,尤其是腰部的骨頭,沒有像之前的那麼的鑽心的疼痛。

“李牧你太厲害了,這麼快就好了,這種受傷的程度要是擱在我的身上,我估計我得當場就厭棄了!”張揚由衷地讚賞道。

李牧緩緩地站了起來說到:“我的癒合能力比一般的人強,遇到受傷的時候癒合的特別的快。”

“我們出去,在這個地方難以施展身手出去跟他打!今天無論如何我都要拿到九尾玄狐的答案,我們不能夠白來一趟,放心,我剛纔還受到那種欺負,我實在是憋不下這口惡氣。”禮貌無比氣憤的說道。

雖然他知道跟燭九陰對打也許他能夠被秒殺,但是爲什麼不試一試?

萬一他在戰鬥的過程中贏了燭九陰呢?

他的運氣一向不錯,而且還有系統的輔助,他覺得他應該不會輸,就算是輸也不會輸的太過於慘烈。

他帶着那些道友們紛紛的走到了藤蔓洞的外面。

外面冰天雪地,天色極爲蒼白。

燭九陰的另外一半身體暴露無遺。

他的身體比之小眼睛的張揚來說實在是太大了,簡直有他的兩三倍大。

小眼睛的張揚在他的面前可真的是小巫見大巫。

燭九陰的大腦袋來回的晃動着,看到李牧他們後,大腦袋急速的上前來,張開他的血盆大口,好像要將李牧他們一口吞進肚子裏一般。

李牧和他的那些道友們紛紛的四散開來,好像受驚嚇的鳥雀一樣。

散開的李牧伸出手,藍橙色的火焰在他的手心中衍生,那火焰逐漸的大了起來,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球,他用力一推,直接將那火焰推向了燭九陰。

燭九陰趕緊躲閃,看樣子他也非常懼怕那火焰。

李牧看到他躲閃那藍橙色的火焰,心裏面略微的有些放鬆了,只要他害怕,那他就有對付他的辦法,他們便可以戰鬥下去。

其他的道友則拿着他們的劍刺向燭九陰的身體,但是他的身體非常的堅硬,好像鋼鐵一樣,非但如此,還是那種質量最好的玄鐵。

他們刺上去後,李牧都能夠聽到咚咚的響聲,甚至有些道友的劍刺上去而直接斷裂了。


燭九陰的尾部快速從那藤蔓洞中閃了出來,他的另外半截身體出來後,顯得他的軀體更加的龐大。

頓時頓時感覺似乎是生活在夢裏一樣,在現代社會中,他是絕對不會看到如此的龐然大物,更加不會看到上古妖獸燭九陰。

他的身上有些赤羽,非常的小,像是沒有生長好的東西。李牧用幽冰與鬼火直接射過去,正好射到那些小赤羽,小赤羽發出了嗤嗤啦啦的響聲,而燭九陰也連連後退,有種傾倒的趨勢。 “道友,燭九陰就交給我來對付吧,你看着我怎麼把它剁成碎渣?”中年男人一開始對李牧還是比較禮貌的。

李牧剛要再一次的召喚出小白龍,沒想到身後突然想起這麼一句聲音,他轉過頭來看到是一個穿着藍色的衣衫的中年男人,手中握着一把劍,快速的到了燭九陰的面前。

那男人的衣襬被朔風吹的獵獵作響,目光鋒利,看上去一副兇惡無比的模樣,好像惹他的人都要倒大黴了一樣。

李牧並沒有聽從他的話,在他看來燭九陰不是好對付的,這麼一個藍色衣衫的中年男人沒有辦法完全的壓制住燭九陰的。

他身上的小光點值數非常的高,看這樣子應該也是化神到大乘階段的修爲,他的這些值數甚至比他還要高,壓他一籌,但即使這樣,他也並不認爲他能夠壓制住燭九陰。

李牧將藍橙色的火焰召喚出來,大手一揮,藍橙色的火焰直接朝燭九陰過去,他原本以爲這藍橙色的火焰就要燒到燭九陰了,但沒想到那中年道友轉過身來一劍將他的那藍橙色的火焰砍成了兩半。

李牧看到那火焰變成兩個小火人兒在地上蹦達了幾下後,砰的一聲消失不見,頗爲不解的大聲呵道:“你在幹什麼?

“李道友,我說過了,燭九陰就交給我了,你打不過他,燭九陰是我的獵物!”中年男人的話語充滿了霸道。

梅仙上前來扯了扯李牧小聲說道:“今天是獵妖大會,很多的道門子弟爲了爭奪獵物就會發生鬥爭,你就讓他對付燭九陰,反正他也打不過。”

李牧聽從了梅仙的話,站在一旁看着那中年男人跟燭九陰的戰鬥。

中年男人的劍是很好的寶貝,劍花一挽漸漸生出螺旋狀的東西,那螺旋狀直接朝燭九陰過去,套在燭九陰的頭上。

一聲嘶鳴的叫聲在小鹹山上響起,李牧趕緊捂住了耳朵。

遠處燭九陰在地上掙扎起來。

那中年男人收了劍,轉過身來看着李牧他們得意洋洋的說道:“看到了吧,只有我才能夠制服燭九陰,你們不行!”

李牧看到燭九陰身邊漂浮的屬性小光球逐漸的膨脹,可見他的情緒已經達到了臨界點,他整個力量算是真正迸發出來了。

中年男人那麼的囂張跋扈,待會一定會被虐的很慘。

霸愛成癮:首席別碰我 羅巖師兄,你太厲害了,你簡直是我們道門的驕傲!”有拍馬屁的小弟子大聲的喝道。

那位叫羅巖的中年男人臉上露出了一抹頗爲得意的微笑。

李牧嘴角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容,看到那中年男人轉過身來,燭九陰的尾部一掃直接掃在了他的身上。

他被燭九陰的尾部掃了好遠,跟隨他的那些道門小弟子紛紛的上前去各種詢問,然而他們的關懷和詢問無法阻擋他一口血一口血地噴出來。

李牧緩緩地來到他的身旁,說:“你還好嗎?”

這羅巖可要倒黴了!

李牧要不是他身上有系統保護着,身受重傷他也可以拾取身旁的那些小光球進行治療,雖然那些小光球的指數並不是很高,但數量還是非常可觀的,能夠讓他達到痊癒的地步。

“你……”羅巖的整個下巴上被鮮血染紅了,一個字從他的嘴裏一直來回的盤旋着,他根本說不出來其他的話。

李牧轉身看到燭九陰快速的朝他們過來,他立刻退到了一旁。

那些圍在羅巖身邊的弟子紛紛拿出他們的劍朝燭九陰過去。

然而結果並不那麼如意,燭九陰噴出來的火焰將他們幾乎都焚燒成了碎渣渣,有些雖然得以倖免,但傷的依舊很重。

Wωω ¸ttkan ¸¢O

前方沒有那些弟子們替他護着,羅巖單獨一人躺在雪地上,燭九陰如同划水一樣,劃到了他的身旁,居高臨下地看着他,冷漠地說道:“你這道門弟子修爲不錯,如果我把你吃了,一定能夠增強我的修爲。”

“你……”

燭九陰張開他的血盆大口,羅巖整個身體疼痛的好像不是他的了,最後一抹理智告訴他,他要完了。

他絕望地閉上了眼睛……

咚的一聲響起!

他懷疑自己被吃掉了,緩緩地睜開了眼睛,發現面前站着一個高大的男人。

李牧轉過頭來看着他,衝他眨了一下眼,說道:“羅巖師兄,關鍵時候是不是還得我出手,我不會讓你死的。”

羅巖鬆了一口氣,他不知道李牧是否能夠鬥得過燭九陰,但他還是心裏升騰起了一絲感激。

“梅仙的夫君,你確定要插手嗎?”燭九陰冷傲道。

其實他有些忌憚李牧,畢竟李牧的手中有幽冰和鬼火。

“呵呵,我只是自保,燭九陰,我勸你最好乖乖的把九尾玄狐的膽交出來。”李牧說。

燭九陰身體周圍漂浮的那些小光球徹底的膨脹起來,他急速的向前。

李牧眼疾手快的向他投擲了幽冰和鬼火。

他比剛纔躲避的速度還要快,幽冰和鬼火根本沒有辦法進得了他的身,就算進得了他的身,他也似乎學會了用他身上的赤羽將幽冰和鬼火弄走。

眼看着他就要欺身向前,李牧趕緊敲敲他的指甲,小白龍從指甲裏飛了出來。

燭九陰即刻後退,雙眼睛裏充滿了慾望:“不錯啊,梅仙的夫君,你真的很讓我吃驚,你到底還有多少驚喜等着我,這可是上古的龍的精魂,哎!在你的手中真的是可惜了。”

“小白龍!”李牧朝小白龍大呵一聲。

小白龍急速上前,張開嘴就要朝燭九陰的七寸咬去,燭九陰躲避的非常急速。

轉頭便要朝小白龍的尾部咬去,小白龍白光一閃瞬間化成了一道光繞着燭九陰的身體,繞了幾圈兒。

白光一閃,他的軀體已經纏繞上了燭九陰的身體。

燭九陰頓時痛苦的嘶叫了一聲,忍着疼痛,一口朝小白龍的身上咬過去。

血染紅了小白龍如同和田玉一樣的身體,李牧看到小白龍受傷,趕緊使出幽冰和鬼火上去,朝燭九陰的腦袋上過去。

燭九陰痛苦的叫了起來。

九尾玄狐趕緊上前,想要將燭九陰腦袋上的那幽冰和鬼火弄掉,但根本沒有辦法,她趕緊跪在李牧面前。 “求求你了,你放過他,你想要什麼我都給!”這話中的乞求的意思特別的明顯,就差在地上狠狠的磕頭了。

九尾玄狐說完蔥白的手趕緊朝她的肚子上直接戳進,掏出來一個碧綠色的小物件。

那小物件發出幽幽的綠光,綠光一閃,變成了一顆小石頭。

九尾玄狐從地上起身來到李牧的身旁,雙手奉上:“這便是我的膽,今日就給你們,求你們放過他。”

李牧剛要伸手去拿,另外一雙手將九尾玄狐手中的石頭搶了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