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之前他們就已經聽說這一次的宗門大比和往年不同,參賽條件有所放低,然而讓人沒有想到的是,王朝級別的勢力竟然這麼多?

除了王朝級別的國家外,各種門派勢力家族,只要符合條件的,那都有參賽的資格,所以這一次的宗門大比人數比起往年來要翻好幾翻呢。

「切,人多又有什麼用呢,沒有實力根本就不可能跟我們一爭的!」

「是啊,你看看,連靈動中後期的阿貓阿狗都來參賽了,看來宗門大比的質量一年不如一年了!」

「喂,你說話小點聲,這裡有這麼多阿貓阿狗,小心他們一人吼一聲都能把你給吼聾了!」

「……」

這一群人雖然嘴上這麼說,可是他們的聲音卻絲毫沒有放低,因此有不少王朝的隊伍都聽到了他們的談論聲。

然而就算聽到了又怎麼樣,看到這一群人裝扮后,所有人都沒有了脾氣。

原因無他,只因為這一群人都是來自皇朝級別的勢力,且各個都擁有靈動巔峰,甚至其中不乏存在聚靈初期這樣的強大存在。

年輕一輩能達到靈動期已經很不錯了,所以修為如果達到聚靈初期的話,那已經是站在年輕一輩的頂峰人物。

當然,擁有聚靈初期的修為,那就算是在皇朝之中也是佼佼者,畢竟沒點天賦的話,很難在這個年紀擁有這般修為的。

「黃蓋,小心風大閃了舌頭!」

當這一群來自皇朝級別的青年男子議論不斷時,一道帶著一絲嘲諷的悅耳之聲響了起來。

「誰?」

聽到這聲音,名叫黃蓋的青年男子眉頭一皺,顯然有人用這樣的口氣跟他說話讓他非常的不爽。

不過當黃蓋回頭一看時,他的臉上頓時露出了一臉笑容,只見一個身穿金黃色長衫的女子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金莎,好久不見。」

看著面前這個擁有絕世容顏的女子,黃蓋輕笑著打招呼道。

沒錯,這個出現的女子不是別人,正是來自琉璃皇朝的琉璃公主,金莎,而此時她並沒有看著黃蓋,而是不停的在人群中尋找著,好像在找尋什麼人似的。

看著金莎對自己的無視,黃蓋臉上的笑容微微變化了起來,不過他這點變化只是一瞬間而已,並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金莎,你在找什麼呢,要不我幫你找?」黃蓋繼續問道。

「不用了!」

不過就在這時,金莎已經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人,於是乎她擺了擺了手,直接走開了。

從始至終金莎的目光都沒有在黃蓋的身上停留片刻,這讓後者的眉頭微微緊皺了起來。

論身份地位的話,黃蓋並不比金莎差,所以後者憑什麼無視自己的存在呢?

「金莎,別讓我有機會,否則我一定饒不了你,到時候我一定要讓你苦苦的哀求我!」看著金莎離去的背影,黃蓋的臉上露出了些許陰沉。

「哎!」

就當金莎朝陸楓這邊走去時,原本修鍊中的陸楓突然睜開了眼睛,緊接著他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努力修鍊了不少日子了,可是陸楓發現自己的修為還是沒什麼變化,雖然有所提升,但是那一步卻怎麼也跨不出去。

同樣的,不滅梵訣也一樣,雖然已經到了突破的邊緣,可是無論陸楓怎麼努力,這一步卻很難跨過去。

雖然心中無奈,但是陸楓很清楚,自己跨不過去是因為時機未到,又或者是自己的實力還不夠。

所以陸楓也就不強求了,反正以他目前的實力要應付接下來的比賽應該並沒什麼困難的。

「陸楓!」

就當陸楓準備起身時,一道悅耳動人的聲音傳到了他的耳中。

「嗯?」

聽到聲音,陸楓微微一愣,旋即他轉身一看,發現一個絕世美女正笑著朝自己走來。

「琉璃公主!」

見到這道倩影,陸楓連忙雙手抱拳恭聲道。

雖說陸楓現在是大秦王朝的駙馬,可是論身份地位比起金莎來還要低不少,因此他自然不敢怠慢了。

「陸楓,不用跟我這般客氣!」看到陸楓如此客氣時,金莎輕輕一笑道。

「不敢!不敢!不知琉璃公主過來有什麼事情么?」陸楓問道。

「沒事,我只是偶然發現了你,所以就過去打個招呼,怎麼?你難不成不歡迎我么?」金莎眉頭微微一皺道。

見到金莎這個樣子,陸楓連忙搖頭想要解釋什麼。

「噗嗤!」

看到陸楓這樣,金莎忍不住笑了出來,而她這一笑讓周圍不少關注她的青年男子頓時愣了神。

「金莎,想不到你在這裡還能遇到朋友啊,真是稀奇啊!」然而就在這時,一道不太賀和諧的聲音響了起來,緊接著黃蓋似笑非笑的朝這邊走來。

要知道在這一邊的全部都是來自王朝的人,所以黃蓋這話的意思非常明顯,他想不到堂堂琉璃皇朝的公主竟然有王朝級別的朋友。 「怎麼?你有意見么?」金莎聽出了黃蓋這話中話的意思,只見她露出了不悅之色問道。

「沒,只是我沒有想到你會有這樣的朋友而已!」黃蓋看了一眼陸楓,其眼中充滿了不屑之色。

「這樣的朋友?」

陸楓眉頭微微一皺,顯然他聽到這話有些不舒服。

當然,這個男子一上來就對自己產生了如此強大的敵意,這為了什麼陸楓心中很清楚。

如果是一般情況的話,或許陸楓還會有所作為,但是如今比賽就在眼前,他不想生事端。

「琉璃公主,如果沒什麼事情的話我還要修鍊呢,不好意思!」陸楓對金莎歉意的說道,旋即再次盤膝打坐了下來。

而從始至終陸楓都沒有正眼看黃蓋一眼,這讓後者心中十分的不爽。

他黃蓋是什麼人,竟然被一個來自王朝勢力的人給無視了,這簡直就是沒把他放在眼裡。

尤其這事情還是當著金莎的面,這讓他感覺自己的顏面都沒了。

「小子,你怎麼對金莎說話的,給我站起來。」黃蓋看著打坐的陸楓厲喝道。

然而對於這話,陸楓並沒有任何反應,而看到這一幕後,黃蓋心中的怒火更大了。

自己竟然再次被人無視了,要知道從小到大還沒人敢用這樣的態度對他呢。

「小子,限你馬上給我站起來,否則我會讓你後悔來這個世上的!」黃蓋沉聲道。

「轟!」

說完話,一股磅礴的氣勢從他的體內爆發了出來,聚靈初期,這股氣勢的強度毅然達到了聚靈初期。

「琉璃公主,你這個朋友是不是出門忘吃藥了,無緣無故在這裡跟我吼什麼吼?」當黃蓋的氣勢壓在了陸楓身上后,只見後者微微睜開眼睛對金莎詢問道。

「噗嗤!」

陸楓這話再次逗笑了金莎,她怎麼也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這麼說黃蓋。

「小子,你再說一遍?」黃蓋一臉鐵青的質問道。

「還真是有病!」

陸楓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再次將眼睛閉了起來。

「小子,你!!!」

此時的黃蓋已經被陸楓的舉動氣的快要爆炸了,因為還沒有人敢這麼對他的,因此當一股強大的靈力波動爆發出來后,只見前者一個箭步就衝到了陸楓的面前。

「去死!」

看著閉著眼睛調息的陸楓,黃蓋憤怒的咆哮了一聲,然後一拳泛著耀眼的靈光轟了出去。

「黃蓋,你……」

金莎見到黃蓋竟然說動手就動手時,她心中也是一驚,畢竟這附近可還有這麼多人呢,這傢伙竟然一點也不考慮的。

黃蓋可是聚靈初期強者,所以他憤怒一拳的力量那是相當巨大的,不少人看到這一幕時,都為陸楓捏了一把汗。

「砰!」

然而當一道肉搏聲響起后,所有人的嘴巴都張大了起來,緊接著一道道不可思議的倒吸聲響了起來。

「怎麼可能?」

就連黃蓋此時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為他發現自己的拳頭竟然被對方的手給擋了下來。

對於自己剛剛那一拳,黃蓋心中很是清楚,雖然沒有使用全力,可是也已經用了七八分力了,可是對方竟然輕輕鬆鬆用一隻手給擋了下來,甚至連身體都沒有顫抖一下。

「還有完沒完了?」陸楓眉頭緊皺道。

他還真不希望在比賽前發生什麼事端呢,但是如果對方執意要動手的話,那他也不會幹等著被人揍的。

「沒完!」

黃蓋怒吼了一聲,旋即他雙腳猛跺地面,一張臉頓時顯得凝重了起來。

「轟!」

當又一股強大的靈力波動爆發而出時,只見坐在地上的陸楓被強大的力量擊退了數米。

「哼!」

隨著一道輕哼聲響起,只見陸楓緩緩的從地上站了起來,緊接著他體內的靈力波動也一點點散發了出來。

「靈動巔峰?」

感覺到陸楓體內傳出來的靈力波動后,黃蓋的眼中露出了不屑之色。

雖然靈動巔峰和聚靈初期只差一階,但是這一階之差實力卻相差甚遠呢。

「小子,沒有實力還這麼管不住自己的嘴,真是找死!」黃蓋沉聲道。

「住手!」

然而就當黃蓋準備再次出手時,一道嬌怒聲響了起來,旋即一道金光閃過,下一秒金莎就出現在了陸楓的面前。

「黃蓋,夠了!」

站在陸楓的面前,金莎看著黃蓋沉聲道。

雖然以陸楓的實力金莎沒必要擔心什麼,可是如果不是自己的話,陸楓根本就不會惹到黃蓋的,因此於情於理她這時候都得站出來。

「金莎,這是我跟他之間的事情,希望你別插手!」見到金莎出面,黃蓋的臉色更加陰沉了起來。

自己喜歡的女人竟然為了一個男人要跟自己作對,這讓他如何能夠忍受。

所以這一刻,黃蓋對於陸楓的恨意更深了幾分。

看到黃蓋眼神的變化,陸楓有些無奈,這本沒有自己什麼事情,可是現在好像無法擺脫了。

「黃蓋,他是我朋友,如果你想動他的話,那先得問過我!」金莎冷聲道,旋即一股驚人的波動從她的體內爆發而出。

「什麼!」

感覺到這股氣勢,黃蓋的眼中露出了震驚之色。

「聚靈中期,你竟然突破了!」感覺到比起自己強大好幾倍的氣勢,黃蓋的眼中露出了些許掙扎。

「哼,我突破到現在還沒有找人練練呢,你要不要陪我練練呢?」金莎輕哼了一聲道。

聽到這話,黃蓋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原本兩人在同一階段的時候他的實力就弱於金莎,而如今後者修為比他高了一階,那再對上豈不是找虐么。

「小子,是男人就別躲在女人的背後,有本事咱們練練!」黃蓋對站在金莎身後的陸楓沉聲道。

跟金莎打肯定是不明智的,但是如果就這麼算了的話,那黃蓋心中的火氣很難消下去,因此他將目光重新轉移到了陸楓身上。

聽到黃蓋這話,陸楓有種想笑的衝動,這傢伙還真是厚臉皮啊。

自己的修為比起他來低了一階,但是在對方看來自己只有站出來跟他一戰才是男人一樣。

「幹什麼,你們幹什麼?」

然而就當陸楓準備站出來時,一道厲喝聲響了起來。

只見瞬息間,兩道身影就出現在了陸楓等人的上空。

「你們想要幹什麼,造反么?都給我老實呆著,如果誰想要打架的話,我來奉陪!」一名青年男子沉聲道。

聽到這話后,所有人都不說什麼了,就連黃蓋也不說什麼了。

這個青年男子可是擁有凝丹後期的修為,跟他打真是閑命長。

而陸楓看到有人站出來制止時,他輕吐了一口氣,現在還不是比賽的時候,所以沒必要提前暴露實力。

當然,如果真躲不了的話,那陸楓也絲毫不懼怕對方的。

「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