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不及多想,張楠揮拳便是迎了上去,直拳而出,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帶著無匹之拳風。

「轟!」

雙拳的對碰,竟是發出一聲空響,在天空不斷的回蕩,令城內的人們皆是忍不住咂舌,這樣的對碰看起來十分的簡單,但是那拳裡面的殺意,那速度,那種決斷,卻是他們完全不能達到的。

很多大仙師都毫不懷疑,若是這一拳轟擊在了自己的身上,定然會被轟成齏粉不可。

「啊!」

劉勇猛地一聲大吼,拳頭上面的力量竟是又猛地加強了好幾分,一種原始的野獸蠻力從他的拳頭之處傳來,。

「嗡!」頓時,那裡的空間竟是發出一陣輕輕的低吟之聲,令張楠手臂上面的衣衫猛地被震碎,而他也是忍不住被轟得直接瞬移一般的倒退了十幾米距離,方才堪堪停住。

「這個傢伙,面對我施展血祭之術后的強大體魄,居然都能夠接下來,當真了的。」

劉勇的心裡隱隱有著一絲驚嘆,他施展血祭之術之後,大仙將修為的他,實力提升到了近乎變態的地步,那樣的一擊,近乎與中仙候了吧,本以為這樣的一擊,必然將張楠轟爆了不可,然而,這效果卻是並非他希望看見的。

「呼!」

張楠長長的吐出一口氣,那本就皺著的眉頭更是變成了一個深深的川字,對方的血祭之術雖然殘忍,但不得不說,這提升太令人心神震撼了。

「好小子,有幾分能耐!」

劉勇化為的狼人,再次化為了殘影,在不少人的眼中,竟是那裡的空間微微一盪,整個身影便是消失與無形般。

「咻!」

空間微微一盪,一雙滿是暴戾之氣的眼睛再次出現在了張楠的眼中,然而,這次出現的不是拳頭,而是狼人揮之而下的利爪。


利爪一閃,那裡竟是泛著一陣驚人的寒光,令張楠不由感到一陣動容,心神一動,頓時右臂之上凝聚出了一個實質般好似石膏一般的仙元力護腕,然後猛然擋在了面前。

「撕拉!」

令張楠沒有想到的是,仙元力凝聚的護腕,竟是被輕易的劃破,頓時令張楠手臂的鮮血猛地滲透了出來,看起來顯然而凄慘。

「劉家的血祭之術可是出了名的,我就知道這小子即便再厲害,也不會是劉勇的對手。不過,能夠將劉勇*迫到了這地步,到是著實了不起了。」

有一名老者望著天空之中的戰鬥,不由露出了幾分感嘆,要知道,這劉勇可是老牌的大仙將,而對面和他戰鬥的小子,頭上可還頂著兩個字『新人』,這兩個字足以說明了他的天賦,但面對施展了血祭之術以後的劉勇,卻是要弱了那麼一籌。

「呵呵,那到未必,我看這次的戰鬥,那個叫張楠的小子,必定會贏!」

這時,在老者的身後,卻是傳來一陣爽朗的笑聲,是一名有著銀色長發的飄逸男子。

男子給人一種說不出來的帥氣,甚至是一種美,好似女子一般的白色肌膚,他微微一笑,手中搖著一把摺扇,更令老者皺眉的是,他居然完全看不清這男子的修為,他甚至都不知道這男子什麼時候出現在這裡的。

「你真的確信?那小子會贏?」

老者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竟是覺得這個看起來好似凡人一般的男子,十分的不簡單,因為,他的那種略顯妖異的氣質,好似從骨子裡面散發出來一般,是那樣的鶴立雞群。

「呵呵,等著看便是!他要是不能贏,倒是奇了怪了!」


男子呵呵一笑,眼神望著天空之中,好似能夠洞穿一切。


「轟!」

天空之中,戰鬥十分的激烈,看起來張楠始終是處於下風,而劉勇的攻擊卻是如同狂風急雨一般,接連而至,不想給張楠反擊的機會一般,硬是憑藉他的速度,讓張楠處於一種只能防守的地步。

「呵呵,這麼急著想要擊殺我,想來你這樣的狀態並不能維持太久吧!」

身上有著鮮血不斷滴落的張楠,卻是絲毫不顧自己身上的傷勢,縱然是遍體鱗傷,有著不死神血的他,只要不死,便是能夠很快恢復,反而,在對方這種急著取勝的氣勢之下,他看清楚了對方的弱點,只要他在堅持一會兒,到時候,他便是能夠輕易的反擊取勝。

「哼,我還不能你有天大的能耐!」

劉勇冷哼了一聲,頓時竟是有分身出來一頭狼人,這樣的秘術,令張楠頓時之間陷入了頭疼。

ps:朋友們,兔子在準備新書,大家有興趣扮演書中角色的,可以加兔子的簡介上面的第二個vip粉絲群,然後留言,歡迎各種龍套!提前告訴一下,下本書的名字已經好了狂人修神。 劉勇化為的狼人,竟是一分為二,這令所有人都是感到一陣驚訝,即便是之前對張楠很是看好的那個男子,嘴角也是忍不住微微露出幾分的錯愕,但這種錯愕並沒有持續太久,便是消失與無形之中。

面對這般變化,張楠也是心裡咯噔了一下,這完全超出了預料,要知道,這對面出現的另外一頭狼人,不僅跟劉勇長得一模一樣,甚至連那般壓迫也是絲毫不差,這說明什麼?這另外的一頭狼人,跟劉勇的勢力竟是一模一樣,就好似複製的一般。

「嘿嘿,小子,怕了吧?若是跪下來給我磕三個響頭的話,我還可以給你留個全屍。」

劉勇嘿嘿一笑,然後好似貓看著老鼠一般的望著張楠。

「想不到,劉家的血祭之術居然還有這等功效,真是厲害啊!」

「是啊,那小子死定了,一個劉勇都處於下風了,這下子要對付兩個劉勇,沒什麼懸念了。」

「呵呵,本來還以為貝越城能夠擺脫劉家的壓迫了呢,看來想多了。」

眾人皆是紛紛議論了起來,顯然沒有人對張楠看好。

之前那老者,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銀髮男子,沒有想到,即便是到了這個時候,銀髮男子仍舊對張楠滿是信心,微微一笑,輕聲道:「放心吧,他一定會轉敗為勝的!」

「哎,看來是真的*我使用全力了嗎?」

沒有想到,這個時候,張楠卻是露出一絲無奈的笑意,隨後攤了攤手。本來他知道對方的血祭之術不能持續太久,並且會有著很大的反噬作用,因此想拖延時間,讓對方不攻自破。

然而,這劉家還真是不簡單,這血祭之術竟然還能施展這般的技能,這令張楠不得不施展自己的真正力量,即便這樣可能會有些駭人聽聞,即便這樣可能會以後引起劉家的高層注意。

「呵呵,好自大的小子,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樣的本事!把你的本事都使用出來吧!」

劉勇呵呵一笑,臉上帶著幾分譏諷,他可不認為張楠還有什麼驚天一般的能耐,能夠擊敗他。

張楠不再多言,站在那裡的他,心如止水,好似他便是這裡的帝王一般。

他的心神一動,六道輪盤快速的旋轉起來,頓時他的氣勢也隨之猛地攀升了起來。

「呼」!

四周狂風大作,強大的威壓令城中的人變了臉色,甚至有不少的小仙師,在感受到令人心悸威壓之後,竟是忍不住雙腿微微的顫抖,有種想要跪下去的衝動。

「這是什麼仙術?太強了!」

眾人皆是忍不住一陣的感慨,剛才那種張楠必敗的想法,早已經拋之於九霄雲外。

站在張楠對面的劉勇,那雙暴戾的眼神之中,也是露出一絲絲的恐慌,張楠在他的面前,竟是如同一座不可撼動的大山一般,這是一種不容置疑。

「不,這怎麼可能?這不可能!」

另外一頭分身而出的狼人,也是難以置信的大吼了起來,旋即兩頭狼人對望了一眼,率先向著張楠發動了攻擊。

而此時,張楠那不斷變幻的手,也是停了下來,頓時向著面前一掌轟擊了出去。

「帝皇印第五印,帝王服!」

隨著張楠的一句話淡淡的從嘴裡說出,一個古老的光印在好似玉璽一般出現,頓時向著面前衝過來的兩頭狼人衝擊了過去。

「猛狼破空!」

兩頭狼人,竟是快速一閃,便是對著面前的張楠一拳轟擊而出,頓時兩個拳頭之上,發出兩道白光,如同閃電一般,好似要撕裂了空間一般。

「嗤嗤!」

有著一種微微的破空之聲在這裡響起,兩道白光融為了一道巨大的白色閃電光柱,這是一種仙元力凝聚而出的仙術,這仙術極其的強橫,這樣的一擊,引動天地之間的仙元力,像光龍一般向著張楠沖了過來。

「轟!」

張楠擊出的那一道光印,和這條閃電巨龍轟擊在了一起,令那裡的空間形成的氣壓產生了一種強大的氣爆,這種氣爆從中央向著外面猛地噴出,氣浪席捲,令不少遠處圍觀之人皆是被掀飛。

「嗤嗤!」

兩股巨大的能夠在那裡僵持,一個好似要擊穿一切,而另外一個卻是好似帝王一般要鎮壓寰宇,帶著一種帝王的霸道。

帝皇印第五印,帝王服!帝王都要臣服,更何況面前的閃電光龍?

很快,那古老的光印便是取得了上風,向著那閃電光龍一步步的碾碎了過去。

「咔嚓,咔嚓!」

閃電光龍不斷的破裂,一寸寸的破裂,很快便是越加的劇烈了起來,變成了被摧枯拉朽一般。

「轟!」

巨大的爆炸轟然而開,古老光印雖然略微有些破裂,但還是在劉勇那驚慌失色的眼神中,轟擊在了兩頭狼人的身上。

「砰!」

身體無比強橫的狼人,竟是直接被光印轟爆,和光印一起化為了齏粉,飄散而下。

城中的人,皆是忍不住喉嚨一陣滾燙,不斷的吞咽著唾沫,這一切太震驚了,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想不到劉勇強大到了這般的地步,而到了最後,依舊被張楠擊殺。

見劉勇死的不能再死了,張楠也緩緩鬆了一口氣,這仙界的空間太穩定了,施展帝王印第五印,這對於他的消耗也是著實不小。

剩下的劉家人,此刻一個個全是落荒而逃,張楠看了看,不過是一些小仙師和中仙師,倒也沒有再追上去,而是大手對著地上的一個戒指一吸,那戒指便是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望著手中依舊血跡斑斑的戒指,張楠微微一笑,仙元力一震便是把上面的血液震為了血霧,飄落了下去。

把戒指戴在了手上,張楠仔細一看,不由微微一喜,這個劉勇還真是個土皇帝,在這麼偏僻的地方,弄了這麼多的仙石,倒是便宜了自己,解了燃眉之急。

「呵呵,小的王靈心,見過張楠大人!咳咳,張楠大人該不會連這點仙石都看得上吧?」

正在這個時候,那看起來根本沒有任何修為,卻是長得如同美女一般的妖異的銀髮男子,卻是呵呵一笑,一步踏出,便是如同瞬移一般,來到了張楠的面前。 望著面前的這個男子,張楠微微一愣,旋即皺起了眉頭,他能感受到這個男子很強,自己根本不是對手,對方將修為隱匿的極其謹慎,根本無法看出他的修為,但張楠知道,此人的修為,至少也是仙候。


「你是什麼人?我們認識嗎?」

雖然對方尊稱自己為張楠大人,但張楠還是心身警惕,他可不想剛飛升上來不久就被自己的仇家派人給截殺了。

「呵呵,大人不必擔心,我是二當家,候銘派來接引張楠大人的。」

這個時候,銀髮的男子看了看下面,也是給張楠私下傳音起來。

聽見候銘二字,張楠心裡的緊張才緩緩放鬆了不少,頓時感到一暖,幸好幾經挫折之後,自己的好兄弟都還活著。

「老三和老四呢?他們都還好嗎?」

張楠有些迫切的向前一步,然後傳音道,當年的四兄弟,就他天賦和實力最強,他一敗之後,估計其他三個兄弟定然日子會很不好過,受到自己的敵人的打壓不可。

「呃!」聽到張楠過問,這銀髮男子王靈心表情略微有些難堪起來,沉思了片刻,方才道:「三當家還好,只是四當家沒有逃過對方的追殺,已經魂歸天地間了!」

聽見王靈心的話,張楠緊緊的閉上眼睛,拳頭握得咯吱直響,一種痛苦在心裡蔓延,想不到竟是成為了永別。

「張楠大人,這裡不是久留之地,咱們還是先行離開為妙!」

微微嘆了一口氣,王靈心不由提醒到,畢竟這裡乃是劉貝貝的地盤,這劉貝貝可是那四大敵人之一的手下。

「嗯,好吧!好久沒有見到二弟和三弟了,走吧!」

張楠點了點頭,死者已矣,而這仇,唯有以鮮血來洗禮。

王靈心大手一揮,頓時在二人的面前出現了一個星域神舟,神舟很快便是變大了起來,而張楠和王靈心也是一步踏出,便是出現在了其中。

神舟速度極快,眨眼之間便是化為了一道流光,向著遠方破空而去。

很快,神舟便是飛出了貝貝星,在虛空亂流之中向著前方穿梭而去。

帶到星域神舟離開后沒有多久,一股強大的氣勢猛地席捲而來,向著貝越城快速的靠近。

很快,在貝越城的天空之上,幾十條神舟停在了空中,皆是泛著熒光,有著光罩罩住其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