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吃屎是什麼感覺嗎?”

“轟隆!”



劉茫的問題宛如一道晴天霹靂,劈得雪媚魂飛魄散,差點癱倒在地。

這是雪媚第一次被人用這種東西比喻,這種感覺,太他娘奇妙了。

就連路星河都看不下去了,“小師弟,你這話是不是太狠了?”

劉茫卻很無所謂,“是嗎?哦,還行吧。”

而蕭遙生呢?還在發呆。

···

月黑風高夜,偷窺盜竊天。

半夜三更,劉茫使用了完美隱身,偷偷摸摸溜出了房間。

風雨無阻往外山下跑去,一想到那偌大的白玉廣場,劉茫的小心臟就忍不住砰砰直跳。

剛出門的劉茫發現這羅森門半夜竟然還這麼熱鬧,特別是十殿山,依舊是燈火通明。

讓劉茫有些驚訝的是,明明外山只有萬來人,可十殿山上陸續來回的人數龐大到劉茫都驚呆了。

白天時還沒這麼多人才對,現在這進進出出的人數,估摸着也得十幾萬吧?


但劉茫暫時不去管這些,此時劉茫腦海裏迴盪着一首歌。

來呀!快活呀!反正有,大把磚塊。

一路暢通無阻摸到了白玉廣場,雖然途中總遇到部分弟子,但這些人並不能感覺到劉茫的存在。

當白玉廣場無人時,劉茫這纔看清楚廣場的大小。

“發達了!發達了!”劉茫激動道。

這估摸着得有五畝地,五畝地,整整五畝地的白玉磚,這白玉磚可是連繫統都說值錢。

“虛無之眼。”

劉茫並沒有立即進行拆遷,而是開啓了虛無之眼。

正所謂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劉茫知道這白玉廣場乃是一座大型傳送陣,既然是陣法,那就一定是人佈置的。

要是輕舉妄動,就怕偷雞不成蝕把米,這陣法一看就非常人所布,拆起來還得動點手腳。

“系統,能幫我把這陣法與佈陣之人的聯繫悄悄斷開嗎?”

“一萬點無恥值。”

“幹了!”一萬點無恥值,雖然現在有些窮了,但劉茫還是付得起的。

“叮,消耗一萬點無恥值,已斷開佈陣之人與陣法的聯繫。”

劉茫心中一喜,正打算慢慢收拾時,系統的提示聲響起。

“友情提示:佈陣之人隨時可能發現陣法聯繫的斷開。”

“哎喲臥槽!隨時?那你他娘還要收我一萬點無恥值,我還以爲神不知鬼不覺呢!”系統的提示着實嚇了劉茫一跳。

深知自己責任重大,劉茫開始着手搬磚,而且爲了防止被人發現廣場的異常,劉茫還是從最外圍一排一排開始下手。

然而劉茫剛拆了第一塊白玉磚塊,系統的提示聲又傳來。

“叮!開啓副業‘拆遷隊隊長’,等級:一星,所到之處寸草不生!”

“哎喲臥槽?!還有這種騷副業?”對劉茫來說,這完全就是驚喜,而且還是雪中送炭。

據劉茫所知,每個副業都有作用,既然這個副業叫‘拆遷隊隊長’,那一定跟拆遷有關。

二話不說,劉茫又開始搬磚,一本正經,毫不手軟的拆。

“咦?”劉茫發現竟然只要手一摸,隨手就將白玉磚拿了上來,根本不需要用力去拆,而且拆下來的磚塊一點土都不帶。

一個字,好爽!

劉茫終於知道,原來拆遷的感覺是這麼爽,一刻都不想停下。

我們不拆遷,我們只是磚塊的搬運工!

就在劉茫拆了三分之一的白玉磚,拆得正嗨時,最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何人膽敢潛入我羅森門!”

“完美隱身!閃人!”

劉茫聽到怒喝的第一時間,立即使用完美隱身偷溜,沒有絲毫猶豫,正所謂,留着廣場在,不怕沒磚拆。

這次拆不完就下次拆,下次拆不完就下下次拆,拆到天荒地老!拆到海枯石爛!

劉茫剛剛閃人,廣場上便出現了一個老頭。

發現白玉廣場縮小了整整三分之一,整整兩萬多塊白玉磚啊,這可是陣法殿的身家性命啊!

“哪個宵小之輩!?有種給老夫站出來,給老夫站出來!”老頭氣得滿臉發紫,兩手瘋狂打顫,好像全身都燃燒着猛火。

就在這時,兩位長得一模一樣的老頭出現在了陣殿長老身旁。

其中一人疑惑道:“千山,發生什麼事了?”

而另一人顯然發現了白玉廣場的不對勁,似乎小了很多,瞬間想通了姬千山發怒的原因。

“無憂,你沒注意到這白玉廣場的異常嗎?”

周無憂這纔看向廣場,也發現了廣場的異常之處,“無慮,你不說我都沒發現,這廣場怎麼小了這麼多。”周無憂好奇問道。

姬千山怒罵道:“不知哪個宵小鼠輩,竟敢闖入我羅森門,還敢盜走老夫兩萬多塊白玉磚!氣煞我也!” 姬千山的怒吼響徹羅森門,更多的長老與弟子也往這廣場聚集而來,也都發現了白玉廣場的異常。

仔細觀察過四周後,三個老頭均無所收穫。

周無憂猜測道:“看來應該是逃跑了。”

“別讓老夫逮到這鼠輩,否則就是抽筋扒皮也難解我心頭之恨!”姬千山額頭青筋暴起,滿腔怒火無處發泄。

這時畢雲濤也來到了廣場中央,“千山,知道是何人所爲嗎?”

見在場所有人都選擇沉默,畢雲濤也知道了答案,頓時戾氣橫生,不管來者有何意圖,但絕對沒安好心。

“敢在老夫的地盤搗亂,千炎,下令讓所有刑殿執法人全門上下給我搜,給老夫找出這個盜賊!”

“是!”姬千炎應了一聲,隨後離開,跟姬千山並無半句對話。

待姬千炎離開,周無憂來到姬千山身旁,“千山,千炎好歹是你孫子,你們爺孫兩一直冷戰也不是辦法吧。”

姬千山卻別過頭去,怒哼道:“哼!那個不爭氣的逆孫,有着不錯的陣法天賦卻偏要放棄!我沒這種孫子!”

周無慮剛準備相勸幾句,廣場的人羣紛紛讓開了一條通道。

“宗主!”

“宗主!”

“宗主!”

見周宗主也過來,幾位十殿長老也一同行禮。

只見周宗主手一揮,一行真氣化成的字出現在衆人面前。

不用找了,那人不在這了。

“宗主見過那偷盜之人?!是誰?”姬千山心中一喜,只要有一絲線索,就有機會將其揪出來!

周宗主卻搖了搖頭,手一揮,字再次變化。

見過,但還沒看清,那人的氣息突然消失了,很是怪異。

“就連宗主都發現不了嗎?”畢雲濤這下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

如果讓此人肆意搗亂,不止這白玉廣場要完,就連各殿都可能遭殃。

就在所有人都萬分擔憂時,我們的主人公呢?

此時的外山懸崖邊。

“看來下次拆得加快速度才行!嗝~!”劉茫說完舒舒服服打了個酒嗝,順便嗑幾顆瓜子。

不曾想嗑沒幾顆瓜子,看向畢雲濤的目光竟然被其察覺到,畢雲濤與劉茫一同對視。

不過劉茫臉不紅,心不跳,就這樣靜靜看畢雲濤,還冷不丁嬉笑一下。

就這嬉笑,讓畢雲濤突然想到了一種可能。

但隨後卻搖了搖頭,這小子應該還沒這種能耐,但一想到劉茫的種種妖孽行爲,這還真不得不懷疑。

“既然這樣,那全部人就先散去吧。”畢雲濤說完消失在原地,其他人也都陸續離開。

隨後畢雲濤出現在了劉茫旁邊,“小子,這事是不是你乾的?”

“怎麼可能?老頭,你怎麼可以懷疑一個十歲的小孩子?我還是很天真無邪的,怎麼可能知道那些白玉磚很值錢。”

“叮,宿主恬不知恥,獎勵1000點無恥值。”

對於畢雲濤的質問,劉茫瞪着兩顆誠實的大眼睛,義正言辭的選擇了否認。


對於劉茫的極力否認,畢雲濤要是會相信纔有鬼,不說有多瞭解,但‘純真’二字絕對不會出現在劉茫身上。

“沒事我先走了哈。”劉茫纔不管畢雲濤信不信,反正沒有證據。

劉茫剛走沒兩步,畢雲濤冷不防喊道:“嘿,你掉的白玉磚!”

好死不死,劉茫還真以爲自己掉了幾塊白玉磚,習慣性的回頭看了一眼。

畢雲濤沒想到劉茫還真上套了,雙眼直勾勾的盯着劉茫,“果然是你這臭小子乾的!”

“What?I don’t know what you said.”情急之下,劉茫選擇了裝傻。

雙眼閃爍着狠戾的光芒,畢雲濤陰沉道:“小子!別總說一些老夫聽不懂的話,你來羅森門到底要幹嘛?”

劉茫三番兩次做出如此出格之事,畢雲濤不得不懷疑劉茫到羅森門來是否另有目的。

雖然劉茫的天賦確實妖孽,咒師更是珍稀的一匹,但如果心不在羅森門,再妖孽也不稀罕。

畢雲濤甚至還有一個猜測,懷疑劉茫會不會是某個老妖怪僞裝的。

被發現的劉茫選擇了破罐子破摔,“就偷了兩塊破磚而已,不至於這麼小氣吧?”

“叮,宿主恬不知恥,獎勵1000點無恥值。”



Leave a Comment